峡谷巅峰[重生]

作者:叫我胖大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周海涛,张峰,当着我的面你们就别装傻了!告诉我,你们耍了什么手段才让AND战队放弃我们,跟你们签约了?”雷飞龙一大清早就堵在TCL战队场馆门口,不分青红皂白就破口大骂。
      
      周海涛打着哈欠从场馆里头走出来,“呦,我当是哪条狗在饶人清梦,原来是你啊雷飞龙。”
      
      “你说谁是狗?”
      
      “谁应谁是狗!”
      
      为了避免两个人的对骂往更加幼稚的方向继续下去,胖教练走上前扯了扯周海涛,压着声音说:“有什么事,让他进来再说,被人看到影响不好。”
      
      周海涛皮笑肉不笑:“PTK战队预备队教练都不嫌丢人,我怕什么?就算真传了出去,谁会在意我们这个小战队?甚至我还要感谢雷大教练免费为我们TCL战队做宣传呢!”
      
      雷飞龙虎着脸,不得不妥协:“进去说!”
      
      他跟着周海涛和胖教练进了场馆,一进去,他的眉头就及不可查地蹙了起来。
      
      这个场馆,和以前不一样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盆半人高的绿植,仔细看了眼,他才知道是橘子树。橘子树冬天也不落叶,放在门口倒是让场馆多了一分生机。
      
      越过两棵橘子树,雷飞龙便注意到场馆被分作渭泾分明的几个小区域。偏北位置是临时搭建起来的羽毛球场,中间用简陋的网拉起来。他还注意到角落摆放着几个不大的铁笼,里面装着排球、网球和羽毛球。
      
      仔细一想,他意识到只把这里视作羽毛球场并不确切:同样的场地,它可以是排球场和网球场,甚至兴致来了,把网撤掉玩其他运动都可以。
      
      正中央的区域,则多出来了一个前台。此刻虽然没有人,但有前台和没前台完全是两种概念,毫不夸张地说,就像是一间房子装了门和不装门的区别,哪怕这道门在他看来简陋到了寒碜的地步。
      
      但这就是仪式感,会给人一种要进去先敲门的暗示。
      
      南边是休闲区,从饮水机和桌上的咖啡豆就能判断出来。他往那边挪了两步,意外地发现这张沙发是他在网上看到的一款,舒适度评价很高,但因为价格太高一直没有入手。沙发旁还养着几条金鱼,不怕生地冲着水箱顶吐泡泡。
      
      雷飞龙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震惊非常。上一次来,他笃定这里还没有这些东西,没想到短短几天,这个场馆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这个变化令他感觉有些不妙,之前的场馆就像一个还没装修过的样板房,随时都有可能易主。但现在的场馆,被TCL战队慢慢打上了自己的烙印,就像是装修过了一样,只要眼睛没瞎,都能看出这栋房子有人居住。
      
      换句话说,他切实感觉到了自己现在就跟一位客人一样。
      
      “雷教练,几天不见,您的气色看起来还挺不错。”欣赏够了雷飞龙变换的表情,周海涛才缓缓开口,“我还以为你这几天过得不好呢。”
      
      雷飞龙脸色一沉,他过得好?别开玩笑了,没被开除已经是万幸!这些日子,他每天都被来自老板的训话荼毒,每天晚上都得吃安眠药才能睡着!
      
      这一切都是拜TCL战队所赐!
      
      雷飞龙恨得牙痒痒,却也只能忍气吞声,嘲一句:“TCL战队现在搭上了AND,果然哪哪都不一样了。就是不知道你们这样的好运能持续多久。总有一天AND战队会知道,他们为了你们放弃和PTK战队合作,是最愚蠢的决定。”
      
      “愚不愚蠢,我想不用雷教练来定夺,AND战队的辉煌,足以解释一切。”
      
      康有福双手背在身后走了进来,他后面还跟着几个彪形大汉,搬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组件鱼贯而入。
      
      “康先生大驾光临,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迎接你啊!”周海涛笑得眼角都起了褶子,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和康有福握手。
      
      雷飞龙背地里说人坏话被抓包,略有些尴尬地搓了搓手。不过,他还是不想放弃AND战队这艘大船:“康先生又见面了,我们老板汪先生跟我聊天的时候常提起你,说没能跟AND战队合作,他深感遗憾。”
      
      “没和PTK战队谈成合作,我也十分愧疚。买卖不成仁义在,改天我一定请汪先生吃饭。”康有福笑道。
      
      他话说的诚恳,又滴水不漏。雷飞龙实在是没办法插话了,只好垂手待在一边,闭上了嘴巴。
      
      康有福招呼着大汉们把东西搬进来,这边的动静惊醒了还在睡觉的战队队员们。封飞舟最是闲不住,主动下楼帮忙把东西搬进来。
      
      “小伙子力气挺大啊!”康有福挺满意。
      
      封飞舟腼腆地笑了笑。
      
      受到鼓舞的队员们也学着封飞舟卖力气,不一会儿就把门口大卡上面的东西都搬了进来。
      
      “飞舟,”胖教练挥了挥手,“安平呢?怎么没跟你们一起下来?”
      
      封飞舟擦了擦额头的汗:“他啊,一早就去晨练去了。”
      
      晨练?安平什么时候还有这习惯了?
      
      胖教练挠了挠头,反正他这辈子晨练是不可能晨练的。
      
      东西都搬进来之后,本来还挺宽敞的场馆,一下子显得拥挤了许多。零碎的散件太多了,周海涛左看右看,也看不出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别看了,看了你也不懂怎么组装,”康有福挺熟稔地把手搭在周海涛肩膀上,“我联系过师傅了,等一会儿他们就会到这来帮忙组装,你到时候接一下就行。钱我们给过了,这点你不用担心。”
      
      康有福倒是很懂周海涛的顾虑。
      
      他这么一说,周海涛也就放心了。他隐约能猜到这些东西是用来做什么的,心里不免有些激动。
      
      他这一激动,脸上多少带出来些情绪。
      
      康有福见了,不由得感慨:“说实话,跟TCL战队合作,我是挺想不通的。如果不是蒋成夺一力要求,我们也不会跟你们合作。”
      
      当然,在那天之后他打电话问过了老板,老板说按蒋成夺说的去做,他才彻底歇了心思。也明白了蒋成夺在AND战队,确实具有很大的话语权。
      
      康有福的语气很平淡,周海涛一时摸不清他的意思。
      
      不过很快,他继续说:“不过今天看来,你们战队还算不错。至少场馆布置得很不错,有点内行的意思。”
      
      内行?
      
      周海涛愣住,什么内行啊,不就是钟安平那小子随便搞搞的吗?难道说那小子还有室内设计的天赋?
      
      “阿嚏!”
      
      正在晨跑的柯书清打了个喷嚏,鼻子红红的。尽管他在有意识地提高自己的身体素质,但原主的体质太差,扛不住这十二月份骤然变冷的天气,一不小心感冒了。
      
      才跑了一圈就精疲力尽,柯书清不得不就近找个石凳坐了下来。
      
      临枫市跨江大桥旁,少年坐在江边,目光悠远地看着水面。晨曦的阳光落在他白皙的肩头和耳梢,那一幕美景几可入画。
      
      蒋成夺也不知道为什么,仿佛被吸引了一样走了过去。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来到了柯书清身边。
      
      柯书清抬起头狐疑地看着他,他才想起来自己戴了口罩。
      
      “是我。”蒋成夺摘下口罩,低头看着柯书清。
      
      原来自己所以为的美景,走进了却是另一番景象——少年鼻子红红的,像是被谁欺负过了一样。脸上还带着几颗汗珠,摇摇欲坠地挂在他的鼻尖和下巴,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替他擦掉这调皮的水珠。
      
      蒋成夺自然没有那么做,他只是把手里的早餐放在了石凳上,然后脱下外套:“穿着吧,生病了就别到江边吹风。”
      
      “我没有。”柯书清刚一开口就愣住了,感冒让他的鼻子发堵,说出来的话带着绵密的鼻音。
      
      像是在跟谁撒娇一样。
      
      这个认知吓得他连忙清了清嗓子:“咳咳,谢谢关心,我晨练不习惯穿得太多。”
      
      “吃早餐了吗?”蒋成夺干脆坐在他身边,替他挡住凌冽的寒风。
      
      柯书清瞟了他一眼,想不到这家伙竟然这么接地气,就在他身边吃了起来,边吃还边跟他说:“这家的煎包和豆浆都不错,我这两天早餐都是在这里吃的。”
      
      “你这样的身价,还需要自己来买早餐?”柯书清惊了。
      
      以前在TCK战队,那些个队员跟大爷一样,早餐都是他跟一个后勤阿姨一起出去买的。
      
      “买个早餐而已,难道还需要别人代劳?”蒋成夺好笑地摇了摇头,“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柯书清挑眉看他:“什么误会?”
      
      “比如像我这样的人,都是不食人间烟火,吃个饭要山珍海味,洗个澡要玉液琼浆。”
      
      柯书清嘴角抽了抽,“你想太多了,我只是不明白,像你这样的王牌,AND战队竟然没有给你制定一套营养食谱。”
      
      “有啊!”蒋成夺勾唇,看着柯书清的眼睛里带着几分少年的狡黠,“但我想吃什么吃什么,都是王牌了,还不能有点特权?”
      
      柯书清:“……”
      
      别人都说蒋成夺少年老成,年少成名。以前柯书清也是这么想的,但现在看来,蒋成夺身上的光环太甚,以至于所有人都忘了,他不过也只是个二十岁的小孩。
      
      只有小孩才有资格任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只有小孩才有资格任性——柯“叔”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