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千般好

作者:顾了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月雨

      07

      一句话,群雄逐鹿的局面高下立见。
      一群女生你看我,我看你,脸上都有了想遁地逃走的窘迫。

      距离学校脚程一刻钟的地方就是一片居民区,南中不少学生都住在那里。
      她们当然不是约好一起来的,只是看到杜老师误发到班群的消息,不约而同地想趁近水楼台来得月。

      没想到月没等来,先等来了一个个志同道合的同学。

      第二个女生到的时候,还跟第一个女生装腔作势地说了句“好巧”,解释爸妈今晚加班,自己一个人出来吃饭。

      第三个女生到的时候,店里已经充满心照不宣的尴尬,但大家勉强还能维系场面话。
      直到第四个,第五个鱼贯而入,形势渐渐控制不住了。

      第六个女生进来后,爽快地捅破了窗户纸,跟大家说:“得啦,都别装了吧,既然这样不如各凭本事,等新同学来了看他愿意跟谁坐咯!”

      然后七号选手苏好就出现了。

      不过人家跟她们不一样,看上去是和新同学事先约好的。
      一姐不愧是一姐。

      一群女生如坐针毡,可谁也没好意思众目睽睽之下第一个跑路。
      好像谁先跑谁就输了。

      徐冽沉默地看了眼苏好,又望向她身后——倒也没马上拆台,似乎在理解这里的状况。

      但苏好还是没把握他会不会陪她演这个戏,趁他没开口先发制人,拽着他手腕,把他往里拉:“看什么呢,饿死了,跟我来。”

      她掐着他的手腕在悄悄使劲,暗示他别挣,另一只手在手机上拨弄什么,把他拉到角落才松手,在宽敞的四人座坐下,敲了敲桌板:“坐啊,点餐。”然后把手机递给他。

      但手机屏幕上并不是点餐界面,而是便签本。
      上面打了一行字:不是不打算交女朋友么,你同桌我发发善心帮你挡桃花。

      徐冽站在桌边扫了眼这行字,终于在她对面坐下。
      苏好为自己随机应变的本事赞叹地打了个响指,指指他手边:“扫个码,微信。”

      点餐二维码在徐冽这侧的桌沿。
      徐冽拿起她的手机切到微信,扫完码再递还回去。

      “你吃什么?”苏好问。
      “你点你的。”徐冽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还挺界限分明嘿。
      这是不放心她,怕她也是朵烂桃花吗?

      嘁。
      苏好拿起手机准备点单,刚垂眼,余光里飘过来一道纤瘦的身影。

      是之前为大家捅破窗户纸的六号选手尤欢欢。
      明黄碎花裙,齐肩黑直发,唇红齿白的一个女孩子。

      她怀里抱着一个看起来有些沉的纸袋,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腾出一只手叩了叩桌沿:“打扰啦!”
      苏好瞟她一眼,脸上带着“知道打扰你还来”的杀气。

      “我马上就走。”尤欢欢双手合十,跟她比了个告饶的手势,把纸袋放到桌上,“徐同学,这是我的课堂笔记,借给你用。”

      “……”苏好看了眼自己身后装着一沓笔记本的书包。

      徐冽没接,看尤欢欢的眼神似乎不认得她。

      “啊,我是尤欢欢,刚才加你微信你没通过,看杜老师在班群给你推荐这家面馆,我就直接过来找你啦,还有她们也是。”尤欢欢指指不远处小心翼翼看着戏的五个女生。

      苏好:“……”
      前因后果说得这么单刀直入,这是要拉她跟她们共沉沦吗?

      徐冽看了眼微信界面,还没张嘴,尤欢欢就预感到他要拒绝,把纸袋往他面前一推:“别客气,大家都同学嘛,你拿去用呗!”说完踩着小皮鞋蹬蹬蹬跑出了餐厅。

      其他五个女生也像总算找到溜走的契机,一个个飞奔出去。
      面馆里瞬间只剩苏好他们这一桌。

      服务员惊诧道:“哎这点好的餐……”
      不知哪位女选手回头喊了一句:“都给角落那桌吧!”

      服务员端着六碗招牌三鲜面过来,一碗碗搁在两人桌上。
      徐冽、苏好:“……”

      “得了,吃吧,回头把钱转给她们。”苏好一言难尽地看看这六碗面,挑走了唯一一碗没放香菜的,刚端起来又想到什么,问徐冽,“你吃不吃香菜?”
      “不吃。”

      唉,来还恩的嘛,行吧。苏好想了想,刚要把这碗推给他,被他抬手拦了下。

      他端过一碗香菜少些的汤面,从手边筷筒抽了双干净的筷子,把堆在上面的香菜撇到空碗里,然后低头吃面。
      一丝声响都没有地吃面,跟苏好身边那些喊着“面不嗦还有什么灵魂”的男生简直是两个世界。

      苏好抽了双筷子也开始低头吃面,吃了两口,瞟见桌角那个纸袋又有点生气。

      辛辛苦苦跑这一趟,却被尤欢欢抢了先机。
      这女生还挺有一套,扔下笔记就跑,是想强买强卖吗?她这不良少女还没出手呢,就有人在她面前班门弄斧?

      苏好突然没了胃口,“啪”地搁下筷子。
      徐冽掀起眼皮看了看她,听见她问:“哎,这笔记你要收啊?”

      他瞥了纸袋一眼,还没说话,苏好又摇起头来:“知道尤欢欢成绩排名吗你就敢收?”
      “不知道。”徐冽把嘴里的面咽下去才说。

      “她跟我一个考场,就最差那个考场知道吧?她上学期期末数学才考了六十分,满分可是一百五啊!”

      徐冽一言不发地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被镇住了。

      苏好觉得这是个好时机,从纸巾盒抽了张餐巾纸擦手,然后轻轻掸了掸残留在指尖的纸巾屑——架势熟练得像在掸烟灰,不良少女的大佬形象拿捏得十分精准到位。

      气场摆足了,她转头从书包里拿出六本笔记本,叠成一摞往桌上重重一搁,勉强地说:“你要真想借笔记,拿这个去。”

      徐冽脸上现出一丝欲言又止。

      “干吗?你还想要她的?”苏好瞪他。
      “你不是跟她一个考场?”他抬了抬眉,好像是真不理解她的脑回路。

      苏好:“……”
      忘了解释,这些笔记来自她成绩名列前茅的舍友。

      但现在重点已经不是解释这个。
      而是——徐冽在看不起她吗?看不起她也可以,她承认术业有专攻,文化课不是她的专业领域,但把她说得连尤欢欢都不如像话吗?

      苏好气笑:“我上学期期末数学考了七十分好不好?一个考场也分半斤和八两啊!”

      “……”徐冽沉默了会儿,见她确实认真在狡辩,而不是说笑,微不可察地叹了叹,“古时候十六两一斤,半斤和八两是一个概念。”

      “……”这下苏好也不想说这是谁的笔记了,起身把一摞本子一本本砸进书包,拎上就走,“那你就用尤欢欢的笔记去吧,再!见!”

      徐冽望了眼她风风火火的背影,好笑地低下头去,看见汤里没挑干净的香菜叶,又皱了皱眉,拿筷子撇到一边,忍耐着继续吃剩下的半碗面。
      *

      白折腾一趟,人情没还成,反给自己添了莫名其妙的堵,离开面馆的时候,苏好的心情着实不太美丽。

      半道舅舅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怎么还不回家,她说着“就回就回”,也懒得再等公交,打了个车往春庭湾去。

      春庭湾那一片是高档小区,虽说不是独门独院的豪宅,不过联排别墅大小也算别墅。这里的住户哪怕称不上富豪,家庭经济条件在本市也算上层了。

      苏好舅舅的生意做得比她爸妈大。她从前只住普通小高层,寄住过来倒是由俭入奢。

      苏好进门的时候,邹家一家三口正在一楼客厅围着那张红木圆餐桌吃饭。
      她换好拖鞋,懒懒说了声“我回来了”。

      “皮到这么晚才回来!”邹誉皱起眉头打量她,“也不给你弟弟做个表率!”

      “皮到这么晚才回来!也不给你弟弟做个表率!”邹恺拿筷子敲了下饭碗,笑嘻嘻跟了一句。

      林阑轻轻拍他后脑勺:“学什么舌,八哥啊你?你姐再皮也比你优秀多了,你姐会画画,你会什么?”

      苏好经过餐桌,冲邹恺冷笑一声:“你姐再皮也比你优秀多了,你姐会画画,你会什么?”

      邹恺不服气地挺胸:“学什么舌,八哥啊你?”
      “小鬼头,我不是你八哥,我是你爸爸!”

      邹誉瞪大了眼。
      苏好一噎:“的外甥女!”
      邹誉又把瞪大的眼收了回去。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苏好顺手薅了把邹恺的小寸头,“作业太少了是不是?”

      苏好也只是随口一说,为了掩盖刚才顺嘴出溜的尴尬,结果这话不知戳到舅妈舅舅什么痛处,两人一前一后按了按心口。

      “怎么?”苏好停下来奇怪地看着他们,“您俩心脏约好了一起不舒服啊?”

      邹誉搁下筷子,指指儿子:“刚才我跟你舅妈陪这小子做了整整一个小时作业……”
      “然后一面卷子也没做完。”林阑苦丧道。

      “寒假不是刚给他请了家教吗?”苏好问。

      “那不是又被气走了吗?这小子,一般的家教老师哪里受得了他!”邹誉叹了口气,“我这放着生意不做,都亲自出马了,可现在的小学奥数题怎么这么难?”

      “好好,”林阑求助地看向苏好,“你会不会教弟弟啊?”
      苏好咳嗽一声,揉着耳朵装聋:“啊?”

      “你真是病急乱投医,还指望上好好了?”邹誉冲林阑摇摇头,“没听琼瑶剧里说吗?一个破碎的姐姐怎么拯救一个破碎的弟弟?”

      “……”无语,非常无语。

      苏好掉头上楼,走进三楼客卧,把因为装着几本笔记而异常沉甸甸的书包往飘窗一甩,甩完想起什么,在手机上打开班群,戳进尤欢欢的头像。

      对方的微信号刚好是手机号,苏好懒得特意加微信,直接顺着这串手机号通过支付宝转账,把刚才六碗面的钱打给了她,备注:「拿去分了转给其他五个。苏好。」

      没想到对面很快把钱重新转了回来,备注:「徐同学已经把钱转我了。」

      苏好细眉高高挑起,在转账界面的聊天框输入:「他怎么转你的?」
      刚发出去,系统弹出提示:加为朋友才能聊天,发送验证加为朋友。

      苏好于是转了一块钱过去,在备注里问尤欢欢:「他怎么转你的?加了你微信?」
      尤欢欢又把这一块钱转回来,在备注里答:「跟你一样……」

      苏好从这一串灵性的省略号里,读出了吃瘪的味道。

      哦。
      她抱胸看着手机屏幕,满意地点点头,点到一半又滞住。

      去还人情,结果反而让人家请她吃了碗面,这不合她做事的规矩,她得把钱转给徐冽。

      苏好打开微信,发现徐冽的微信号搜不到支付宝账号。那就只能主动加他微信好友。
      可是这人好狗,自己都需要同学帮忙补课,哪来的优越感,居然敢嫌弃她脑子不好。

      苏好捏着手机,和自己的胸襟默默打着官司。
      五分钟后心里的法槌落下。

      算了,金鱼脑子不记仇。
      不过,金鱼也有金鱼的骄傲——
      苏好向X发送了验证:「转你面钱,转完双删。」

      小半个钟头过去,对面始终没有反应。
      苏好琢磨了下语气,重新发送了一条验证。

      南中宿舍楼,徐冽从公共盥洗室回到宿舍,一手拿了条毛巾擦拭湿漉漉的短发,一手解锁手机。

      微信界面通讯录那栏,红色数字已经跳到“15”,点进“新的好友”,一连串全是新同学们发来的好友验证申请。

      最上面两条来自同一个人。
      SH:「转你面钱,转完双删。」
      SH:「麻利点,在南中,还没人能活着拒绝我的好友申请。」

      徐冽瞥了眼这位张牙舞爪的老虎头像,眉梢一扬,默了默摁下“接受”,随手把手机扔到床上,转身继续去擦头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冽哥眉梢一扬,懒得跟小屁孩计较。
    冽哥,请记住你现在往床上扔手机的手势,以后扔人的时候要考的。
    *
    本章二十四小时内所有评论继续发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