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千般好

作者:顾了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月雨

      11

      苏好的前桌郭照听见两人的对话,耳朵一竖。

      好事不出门,八卦传千里,昨天返校以后,苏好和徐冽周五在面馆约会的消息就从几个女生嘴里传开了。

      虽然有目击者说,苏好和徐冽是提前约好,但根据老班错发消息到班群的事件推测,也有一批吃瓜群众见解独到,认为苏好当时是碍于面子,威胁徐冽跟她演戏。

      郭照本来没站边,但现在听苏好这个捉奸的口气,再品品徐冽这个清高的态度,可不就是那么回事吗?

      带着点发现大佬奸情的兴奋,郭照两眼放光地扭过头,对上苏好想杀人灭口的眼神,脖颈一缩,赶紧又转回身去。

      苏好却看着她想起什么,拿笔戳戳她的肩:“跟我出来一趟。”
      郭照慌忙摆手:“苏姐我没听到!我没听到你捉徐同学的奸!”
      “……?”

      这一嗓子,几十双眼都瞅了过来。

      不到万不得已,苏好真的很不想爆粗口。
      她匪夷所思地看着这位人如其名,外号“聒噪”的前桌:“我捉你大爷奸……你嗓门里装了个喇叭是吗?”她踢踢郭照的凳子,“跟我出来。”

      郭照在周围“一路走好”的目光目送下,僵硬地跟苏好出了教室,一直走到走廊尽头的死角。

      “苏姐,我不是故意偷听你讲话,耳朵闭不上我也很为难……看在我给你抄了这么多作业,并且还将持续供应你高中生涯剩下一年半作业的份上……”

      苏好给她打了个“停停停”的手势。
      郭照在嘴皮子上划了道拉链。

      “我问你,你宿舍是在我隔壁吧?”苏好问。
      郭照一愣:“苏姐你真是仙女下凡耳聪目明神通广大,连这都知道了……”她羞愧地低下头去,“对不起,上周五凌晨我不是故意骂你,就是突然被嘭一声震醒了,没缓过劲,忘记隔壁是你。”

      “哦,捶墙骂人那个是你?”
      “你不知道啊?”郭照张大嘴。
      “现在知道了。”
      “……”

      并且知道了,基本可以排除郭照的嫌疑。
      毕竟看着也不怎么灵光。

      而且苏好对这位“作业供应商”本身也有信任:她跟郭照传过的纸条多了去,郭照真要使坏,早八百年就可以。

      苏好拍拍她的肩:“想将功补过吗?”
      郭照想到东北口音都出来:“老想了姐!”
      “那你告诉我,你们宿舍当时还有谁被吵醒了?”
      “我那一嗓门,她们都醒了啊。”
      “那有谁起来过?”

      郭照回忆道:“尤欢欢被吵醒以后想上厕所,大半夜不敢一个人,找庄可凝陪,她俩出过宿舍。”

      “出去多久?”
      “不记得了,我一下就睡过去了,没听到她俩回来……”

      苏好默默记了这两个名字:“还有谁?你同桌呢,是不是也跟你一个宿舍?”
      “是呀,但我不知道她起没起,”郭照瘪瘪嘴,“我睡着太快了。”

      苏好点点头:“那你知道我隔壁另一边住了谁吗?”
      郭照报了四个名字。

      “行,没你事了。”苏好拿手机备忘录记下,食指点点下唇。
      郭照小鸡啄米地点头:“保证守口如瓶。”
      *

      下节英语课,又是分析期初考试卷。

      苏好专心致志地盘算着自己跟隔壁两个宿舍谁有过节,全程没听讲。
      分析到最后一篇阅读理解的时候,她被叫了起来。

      英语刘不像物理李暴躁,对待苏好还挺温和:“苏好,这次考场上发生了意外,你没来得及涂答题卡,老师也不知道你做题情况,你把这五道题答案报一下吧。”

      这五道是哪五道?就不能说清楚吗?
      距离下课只剩五分钟,还非得为难人。

      苏好叹着气站起来,试探道:“C?”
      刘芬点头微笑:“没错,报下去。”
      “C、C、C、C。”
      “……”

      郭照偷偷转过头给苏好竖了个大拇指:不愧是你。

      刘芬敛起笑意,沉出一口气,让苏好坐下。

      “旁边徐冽,”她换了个人叫,“你缺考了,老师也不知道你情况,你也来报一下。”
      徐冽站起来:“C、A、B、A、C。”

      “卧槽,第二题怎么可能选A?我他妈在BCD横跳了十分钟。”有人拍了一巴掌桌子。

      “怎么不可能?”刘芬打手势让徐冽坐下,脸上笑意重现,“标准答案,非常好。这篇议论文有很多生僻词,逻辑性也很强,除了第一题是基础分,第二题开始就设了陷阱,很多同学第二题理解错,后边全错了。能够得满分很不容易。”

      苏好两只手移到桌下,对徐冽无声鼓了两下掌。
      不过明明是鼓掌,却带着“你好棒棒”的生气。
      可能还因为他刚刚臭屁的高姿态不高兴。

      徐冽低头看了一眼,平平地收回视线。

      讲台上刘芬开始分析题干。
      苏好也没管她在讲哪,继续在草稿纸上列隔壁两个宿舍的“死亡名单”,下笔狠辣,力透纸背。

      等下了课,刘芬走到西北角,看了眼苏好手肘下涂画得乱七八糟的草稿纸,弯腰拍了拍她的肩:“是刚才上课没听,不知道在讲哪里,还是考试的时候没认真答题?”

      “老师您真厉害,”苏好抬起头,目光真诚,“两样都说对了。”
      刘芬皱起眉:“你这学习态度,就算将来艺考过了,也要被文化课拖后腿。”

      “还好吧,”苏好嘀咕,“不是说很多同学第二题错了,后边跟着全错吗?我全蒙C好歹还对两题。”
      刘芬摇着头走出了教室。

      苏好翻开课桌盖,把英语试题卷往里一塞。
      桌盖落下,阴影覆上皱巴巴的试卷,隐没了题号边那列字迹认真清晰的——“CABAC”。
      *

      一上午过去,苏好对于排除郭照后的七位嫌疑人作了个嫌疑大小的排序,然后决定暂时把这事搁到一边。

      学习比天大。查案不能影响学习。下午一定要挑一堂课翻牌子。

      上午第四节课下课铃一打,整栋教学楼全军出击往食堂跑,脚步声振聋发聩。

      苏好上午用脑过度,肚子饿了,也打算去食堂吃饭,不过她没着急。
      文铭和李貌会冲在前线帮她打好饭菜。

      苏好慢悠悠绑了个马尾辫,拿小镜子照了照,又觉得松垮了些,拆掉重来,等彻底满意,看了眼一旁稳如泰山的同桌。

      苏好本来是不想搭理他的,可一上午过去冲淡了情绪,她这金鱼脑子也不记得当时到底干吗要生气。

      她好心提醒了他一句:“喂,再不走没菜吃了。”
      徐冽写了几个字才搁下笔,转过头来:“看来食堂在方圆十里外。”
      “什么玩意儿?”

      “你们叫‘姐’的,不是都一言既出吗?”徐冽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合拢课本,揉着后颈走了出去。

      苏好留在原地阅读理解,回忆了一下自己“既出”了什么“一言”。

      ——以后苏姐我罩着你,南中方圆十里,保你吃香喝辣,风生水起,怎么样?
      ——看来食堂在方圆十里外。

      “……”苏好无语地跟了出去,等追上徐冽已经到食堂,周围闹哄哄人挤人,她从后边戳了下他的背脊,“哎你这人说话拐弯抹角的累不累?我保你吃香喝辣行了吧!”

      话音刚落,不远处文铭和李貌挥着手招呼苏好:“好姐姐,这儿!给你打好饭了!”

      苏好被转移注意力,刚要问打了几份,忽然看见一群大汗淋漓的男生从对面那道门推搡着跑了进来,几个人上蹿下跳地在抢一颗篮球。

      她还没来得及嫌弃避让开,那颗篮球就意外飞了过来,直直砸向徐冽。

      徐冽淡淡看了眼飞来的球,垂在身侧的手刚要抬起,苏好猛一扯他的胳膊,扬起右手一把挡掉了球,望向对面几个傻住的男生:“皮痒啊?”

      不远处文铭和李貌一愣,八哥似的跟上:“皮痒啊施嘉彦?”

      男生们懵了懵,赶紧去捡滚到一边的球。

      苏好揉了揉被篮球打到的食指。
      徐冽低头看了眼她的手,还没说话,施嘉彦奔上前跟苏好道起歉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跟我道歉干吗?”苏好朝徐冽努努下巴。

      施嘉彦忙转向苏好身后的徐冽,刚要张嘴突然懵了,见鬼似的嗫嚅出一句:“……冽哥?”
      苏好:“?”

      徐冽眼睛微眯了眯,似乎也有些惊讶,朝施嘉彦点了点头。

      “你怎么也来南临了?你不是……”施嘉彦一顿,意识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身后有人叫他名字,他朝他们喊了句“就来”,又转头问徐冽:“哥你在哪班啊?”问完看了眼苏好,记起来了,“哦,七班?我回头来找你啊哥。”

      徐冽点点头。
      施嘉彦掉头跟那帮人跑了。

      苏好瞅瞅徐冽:“北城的老朋友啊?”
      “嗯。”徐冽随口应了句,虽然表情还是那个表情,但不知怎么,苏好觉得他的心情似乎差了一大截。

      “还排什么队,跟我去吃饭。”见他准备排队,苏好直接把人拉走,“你们读书人是不是傻,球来了都不知道躲,别每天闷头刷题好吧,课余时间锻炼锻炼身体,学学我这身手……”

      徐冽看了眼苏好喋喋不休的嘴,没多解释。

      苏好本来想分点自己的饭菜给徐冽,反正文铭和李貌一惯大手笔,碰上好菜直接双份,她也吃不完,结果到了长桌那边,听说陈星风刚好不来了,多了一份饭菜。

      她就把那份餐盘推给了在对面落座的徐冽。

      文铭和李貌来得早,已经风卷残云地吃了个七七八八,记起抢人快递的事,也对徐冽非常客气:“反正是多打的饭菜,你不吃也浪费,别客气,当这儿自己家哈。”

      徐冽没说话,拿起筷子低头吃饭。

      察觉到他的低气压,文铭和李貌都不吱声了,三两口扫荡完餐盘里的饭,双双站起来跑路。

      “我们先走了啊,苏姐。”文铭跟苏好打过招呼,想和徐冽也说一声,又不知道人家名字,杵杵李貌,“姐的同桌怎么称呼?”

      “姐夫?”李貌挠头。
      苏好:“……”

      “你俩思想这么别致怎么不干脆叫爸爸呢?”苏好费解地皱眉。

      两人对视一眼,从善如流地朝徐冽点头致礼:“爸爸我们先走了!”
      徐冽:“……”

      “从今天开始,”苏好深吸一口气,“我真的要跟聪明人交朋友了。”
      徐冽点点头,不知意思是“随便你”还是“我觉得也是”。

      苏好叹息一声,拿起筷子,刚要夹菜,却突然发现食指有点抖。
      刚才挡球那一下震着了。

      苏好瞟了眼对面的徐冽,想去揉指头,记起刚刚那句“学学我这身手”又有点拉不下脸。
      她悄悄搁下筷子,想了想,换左手去拿。

      徐冽抬头看她一眼。

      “干吗,没见过左撇子?”苏好灵活地夹起一捆胡萝卜丝,正准备潇洒地塞进嘴里,到嘴边的胡萝卜丝就从两根筷子中间漏了下去。
      “……”

      徐冽搁下筷子,起身离开长桌。
      苏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错,他好像叹了口气。

      她望着他的背影没入人潮,赶紧趁机揉手,片刻后,看见他走了回来,重新在她对面坐下,把手里的一柄勺子递给她。

      苏好没接,对他缓缓眨了眨眼。

      “怎么,”徐冽看看她,脸上没笑,语气里却有笑意,“还要我喂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要要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