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苦情文女主[七零]

作者:流烟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荒唐(捉虫)

      林红卫早上起来眼皮直跳,本来就觉得不大舒服,听媳妇念叨一阵“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后,心情更不好了。
      
      去大队部的路上,他一直在想大队里最近有什么大事。
      
      林老三家的媳妇又要生了,他媳妇前头生了四个闺女,老娘放话说这次要还是闺女就要让儿媳妇回娘家,回头得让妇女主任上他家一趟。林二狗这阵子躲懒,见天往山林里钻,回回出来一嘴油光,得找个时间跟他谈谈,要是事情闹大被送农场改造别找他哭……
      
      这一路林红卫想到的都是大队社员间鸡毛蒜皮的事,心里安定不少。
      
      如今年景好了,大队虽然不富裕,但人人都能吃饱饭。不像六零年那会,闹饥荒隔三差五都有人饿死,闹得他们这些当干部的天天提心吊胆。唔,知青队那边倒是得管管,一群下乡的半大孩子,没几个是能消停下来的。
      
      林红卫心里盘算着走进大队部,先召集大队干部开会,商量一下上头最新发下来的政策该怎么实施,要学习的文件也要趁早组织社员们进行学习,完了说一说接下来的计划,以及大队里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会议一开就是半小时,结束后各回各的办公室。
      
      林红卫坐到办公桌前,伸手摸了摸眼睛,好像不跳了?但念头刚闪过,眼睛又狂跳起来。
      
      就在这时,大队里的小年轻从外边进来,压低声音说:“书记,门外来人了。”
      
      “谁?”林红卫捂着眼睛,语气烦躁问。
      
      小年轻说道:“说是公社周书记。”
      
      林红卫一听睁开眼,连忙大步走出去,到门口看到院子里站着三个人,打头的不是公社周书记又是哪个?林红卫顾不上眼睛直跳,笑着走上去说:“周书记您怎么来了?来来,快请进。”又让小年轻赶紧倒水去。
      
      周书记摆手说道:“这不是上头有文件发下来,让我们这些领导多到基层走走?趁着今天有空我就过来了。”又问林红卫要不要一起。
      
      领导说话,林红卫哪有不应的,赶紧答应下来,去倒茶水的小年轻听到他们的对话,傻不愣登问:“书记,那茶还倒不?”
      
      这话说得忒没眼色,林红卫差点噎住,但还是问周书记:“要不您喝杯茶再走?”
      
      周书记还未说话,他身边穿着军装的青年先开口了:“周书记,看完林家咀大队,咱们还得去下一个大队。”
      
      林红卫早就注意到穿军装的青年了,一是因为他相貌生得好,二是因为他气质和普通人不一样,更像是军人。再看这人面生,不免疑惑公社什么时候调来了个退伍军人?
      
      “谢团长说得对,这茶我们就不喝了。”周书记笑道,招呼大家出去。
      
      林红卫听到周书记对青年的称呼却是愣了一下:“谢团长?”
      
      周书记边走边问:“老林你还不认识他吧?这是谢巍同志,你别看他年纪轻,已经是团长级别了。”
      
      谢巍是兴丰大队有名的出息人,林红卫哪能不认识他,笑呵呵说:“认识认识,兴丰大队谢大队长就是谢团长大哥吧?说起来我们以前还见过,不过那时候谢团长年纪小,才这么点高。”林红卫说着在胸口处比了比。
      
      “那得是谢团长参军前的事吧?”周书记笑着问道。
      
      谢巍点头说:“十四年前的事了。”
      
      “没错,当时谢老书记还在,谢团长还在读初中吧?”林红卫问道,见谢巍点头,又说,“我记得那时候谢团长成绩很好,还说要考大学来着,没想到最后去当了兵。”
      
      周书记笑呵呵说:“还是参军好,如果谢团长去上大学,我军岂不是少了一员虎将?”
      
      林红卫闻言煞有介事地点头,他也听说过谢巍的事迹。谢巍六二年参军,六五年被派往国外战场,到七零年才回国。回国不久他就因军功升了副团长,如今三年过去,又升任团长。
      
      那可是团长啊!
      
      级别和县长相当,哪怕转业后降半级也是副县处级干部。更何况谢巍今年才二十八,转业前肯定还能再往上升一升。
      
      林红卫每回想起这事,都感叹老谢家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要是按部就班去上大学,谢巍能有现在的成就?
      
      ……
      
      其实去大队部前,周书记三人已经在大队里转了一圈,从社员口中得知了林家咀大队大致的情况。如今把林红卫叫出来,只是想了解得更详细一些。
      
      周书记今年才调到玉田公社来,一心想做出一番事业。虽然各大队的情况文件里都有,但他也想趁着这次下基层了解得更详细全面一些,进行资源整合再考虑后续发展。
      
      因此从大队部出来后,他们没再往社员聚居的村里走,而是沿着田间地头,一路往后山走去。
      
      林红卫边走边说:“春秋季节的时候,我们也会组织大队社员来山上抽竹笋、采菌磨,但您也知道,咱们玉田镇到处都是山,竹笋菌磨都不是啥稀罕东西,费劲采摘晒干拿到镇上也卖不出什么价钱。”
      
      “那……”
      
      周书记刚开口,就被谢巍打断:“有人。”
      
      周书记微微一怔,看着谢巍一步步走到岸边,将一人高的枯黄杂草拨开些。周书记和林红卫走过去,看到下面是条小溪,溪边蹲着一个拿着衣服捶捶打打的姑娘,林红卫惊讶说:“这不是……”
      
      但他才刚开口,谢巍便肃着脸嘘了声,只好咽下到嘴边话,疑惑地看向谢巍。但他却不说话,只往溪边指了指。
      
      林红卫不敢得罪他,便又看向周书记,周书记也有些疑惑,但他这几天和谢巍接触过几次,知道他不是大惊小怪的人,便冲林红卫点点头。
      
      随着他们安静下来,杂草那边响起不耐烦的声音:“你倒是说话啊?”
      
      那声音响起,几人才发觉溪边还有一个人,只是被杂草挡住了,所以他们没看见。只是别人听不出那人的声音,林红卫却听出那是林老太,眉头忍不住皱起来。
      
      早听说林老太刻薄养女,没想到私底下她的态度这么恶劣。
      
      林红卫正想着,就看到溪边洗衣服的姑娘停住捶打的动作说:“你想让我说什么?我说我不愿意,可您听了吗?”
      
      姑娘说着话转过头来,阳光下,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眼睛也是通红的。
      
      溪边的姑娘正是林青青,早上赵立业来林家后,她就提着竹篮来这里了。大队里洗衣服的地方共有三个,一个是村口池塘,一个是村尾小溪,还有一个地方就是这里。其实它和流经村口的是一条小溪,这里是上游,因为离村里比较远,很少有人过来。
      
      因此林青青和谢巍将地方定在了这里。
      
      而一切也如她所料,赵立业来后,林老太觉得家里不方便说话,便出来找她。到了这里后,看到四周没人就和她说起了替林英生孩子的事。
      
      眼角余光扫到岸上的人影,林青青迅速低下头,继续捶打起衣服。
      
      林老太却被她的话激怒了,往前走了两步说:“你这个孩子怎么就是说不听?亏你三姐还对你这么好,你却连这点小事都不答应!”
      
      “对我好?”林青青再次停下捶打的动作,抬头看向林老太,“你说她对我好,可我养鸡喂鸭的时候她在哪?我砍柴挑粪的时候她帮过我吗?这些年我干最多的活吃最少的饭,她帮我说过一句话吗?”
      
      林青青站起来,嘲讽地笑了笑:“不对,她帮我说过话啊,就在今天早上,她让了我半碗粥,但您说说,她为什么突然对我好起来了?”
      
      林老太没想到才半个上午的时间,乖顺听话的养女就变了,她脸色都气变了:“我就知道你是个白眼狼!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当初你被带回来的时候我就该把你掐死!”
      
      “是啊,您早该掐死我的。”林青青低下头,伸手抹了抹眼泪,然后抬头,吸了吸鼻子说,“如果我死了,这些年我也不用那么努力干活,包揽全部家务,只求您看我一眼。如果我死了,我也不用听您说,三姐生不了,让我替她生个孩子这种话!”
      
      听到这话,林红卫猛地瞪大眼睛,脱口而出:“怎……”
      
      他的声音才刚出口,嘴巴就被谢巍捂住。这个刚才一直沉默的青年军人双眉紧皱,黑沉的目光中透出一丝煞气,让人无端后背生寒。林红卫吓得一凛,连忙用手自己无助嘴巴,后退一步朝周书记看去。
      
      周书记也没想到自己会从这场母女争执中听到这样的隐秘,脸色渐渐严肃起来。
      
      建国后妇女地位有了很大改善,但在农村,许多问题依然存在,比如家庭暴力,比如生男生女问题。
      
      但这段对话中透露出的事情,比这些问题更严重。
      
      溪边林老太被林青青的话刺了一下:“你是觉得我亏待你了?这些年我是没给你吃还是没给你穿!咱们大队哪个跟你这么大的姑娘不是被爹娘嫁了换彩礼钱,我就是让你替你三姐生个孩子,怎么了?”
      
      “再说要不是我男人,你早就饿死了,一个孩子还不能换你一条命?”林老太气炸了,要不是闺女生不出孩子,林青青敢这么跟她说话,她早把人卖深山老林去了!
      
      想到这里,林老太深吸一口气说:“林青青我告诉你,东西我已经备齐了,今天晚上你不答应也得答应!事成之后,你老老实实把儿子生下来,我还能发善心给你找户好人家!你要是把我惹急了,我就把你嫁到深山里去,看你以后还能不能有好日子过!”
      
      听到这里,周书记再也忍不住,怒斥出声:“荒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周上榜,求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