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苦情文女主[七零]

作者:流烟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审查

      林老太被抓第一天,林青青就去派出所做过笔录,该问的事都问清楚了,之后警察同志又来过招待所两次,问了一些细节问题。所以虽然面上看着平静,其实林青青心里很奇怪,怎么今天突然要把她叫到派出所去。
      
      林青青看着走在面前的警察同志,想了想加快脚步走到他们身边问:“张同志,我能不能问一下你们今天叫我去是有什么事吗?”
      
      “做笔录啊。”张同志心说他刚才不是说过了吗?
      
      “之前不是做过笔录吗?”林青青说道,“而且您之后也找我问过两次,怎么突然又要做笔录?”
      
      “哦,这事啊,”张同志恍然大悟说,“是这样的,之前你的笔录和赵同志的口供有一点对不上,谢同志今天过来了,想出个主意,我们队长就安排我们过来叫你了。”
      
      虽然他没有明说是哪里对不上,但从之前两次笔录中他提到的问题,林青青已经猜到了大概。林老太对养女虽然很心,却十分疼爱林英,肯定会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所以之前两次补录,林青青一直坚持最初是林英提出这件事。
      
      尽管如此,因为缺少证据,案子一直拖到了今天。所以听到前半句的时候,林青青面露失望,等听到谢巍名字的时候,惊讶问:“谢同志怎么会来?”
      
      “这我也不太清楚。”张同志摇头说。
      
      说话间,两人到了派出所,林青青跟着张同志走进一个会议室,张同志说道:“你在这里等会,我去叫人来。”
      
      林青青点头应下,坐在会议桌旁边。
      
      等了大概三四分钟,有两个人进来,走在前面的是玉田派出所的警察队长何宝生,后面个头高些的正是谢巍。
      
      谢巍身上还穿着那身军装,但料子看着要新一些,衣服也显得更挺括。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进来时微微点了点头,虽然幅度很小,但还是被林青青捕捉到了,她脸上露出浅浅的笑,也冲他点了点头。
      
      何队长走进来坐下,说道:“林同志,你好。”又指着谢巍说,“这是谢巍同志,之前跟林同志一起来过,你还记得吧?”
      
      “记得。”林青青点头,跟谢巍问好。
      
      打过招呼后,三人坐下来,何队长简单向林青青说明了一下情况,和她所想的一样,这一次叫她过来,正是为了林老太坚持事情跟林英无关这件事。
      
      简单介绍后,何队长说:“今天谢同志过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办法,我认为方法可行,但是否顺利,还需要你的帮助。”
      
      如果说林老太是迫害者,那林英就是一切的始作俑者。如果不是她,林老太不会想到逼迫原身生子,也不会将原身嫁给有暴力倾向的瘸子。因此林青青比谁希望林英受到惩罚,何队长的话她自然不会有任何异议,点头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尽力。”
      
      何队长点头,指了指谢巍说:“具体该怎么做,由谢同志来说吧。”
      
      ……
      
      玉田镇派出所的审讯室没有林青青想象中的那么吓人,就是一个狭小的房间,里面放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盏台灯。
      
      林青青坐在凳子上,看着台灯照亮的桌面,静静地等待着。
      
      也许是两三分钟,也许更久一些,审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戴着手铐的林老太被人从外面带进来,按在林青青对面的凳子上。
      
      这过程中林老太一直低着头,林青青看不清她的脸,但能看到她头发凌乱,衣服也有些脏污,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狼狈,这是原身记忆里没有的林老太。
      
      “好久不见。”林青青开口。
      
      林老太听出她的声音,猛地抬头:“怎么是你?”
      
      看到林青青,林老太脸上的害怕尽数褪去,表情变得十分尖刻:“你怎么来了?你想干什么?看到我这样你满意了?”
      
      “嗯,是挺满意的。”林青青点头说。
      
      林老太猛地站起来,抬手就要打林青青,但很快就被人按回去动弹不得,只能用怨毒的眼神瞪着林青青:“早知道你这么白眼狼,当初我就该淹死你!”
      
      “是啊,当初您就该淹死我,可是怎么办,我还活着,反倒您——”林青青放轻了声音,勾起唇角说,“未来不太乐观啊!”
      
      “毒妇!蛇蝎心肠!”林老太气得更厉害,口不择言骂道。
      
      “我蛇蝎心肠也是被你和三姐逼的,如果不是你们逼我生孩子,我会出来指控你们?”
      
      林老太被审了几天,对这个话题十分敏感,当即否认说:“这件事跟你三姐有什么关系?都是我一个人做的,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否认完又呸了一声,“你这样恶毒的女人也配喊她三姐!”
      
      “没有关系?你敢说最开始不是三姐提议,劝你逼我替她生孩子?你敢说你没有和三姐密谋,策划一切?”林青青问道。
      
      “本来就跟你三姐没关系,我为什么不敢说!”林老太怒道,“我看你就是嫉妒她!嫉妒她有个好工作,嫉妒她嫁了个好男人!孩他爹啊!你睁开眼看看吧,你当初救的白眼狼不光想害死我,还想害你闺女啊!”
      
      林老太又哭又嚎,外面等着的何队长担心起来:“这样能成吗?”
      
      “再看看。”谢巍靠着墙壁,听着里面传出的声音淡淡说道。
      
      见谢巍一脸平静,何队长只好耐住性子往下听。
      
      里面林青青看着林老太哭嚎,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她穿到七十年代后,隔三差五就要看到林老太撒泼,到现在看到已经不会再心生波澜了。看林老太哭够了,声音小下来,林青青才不紧不慢地开口:“我嫉妒她?嫉妒她不能生?还是嫉妒她被抛弃?”
      
      这话可算是戳中了林老太的心肺,她顾不上哭诉林青青白眼狼了,骂道:“你才不能生!你才会被抛弃!”
      
      虽然这么骂着,但说完之后林老太眼神中却闪过一丝担忧。
      
      林青青笑了笑说:“你现在嘴硬也没有用,哦对,你还不知道吧?你和林英逼迫我替她生孩子这事,在整个玉田镇都传遍了,事情发生第二天,林英就被学校停职了。听说她回家的时候和婆婆发生冲突,赵家老太太被气得进了医院,到现在都不认识人呢。”
      
      林老太在心里跟自己说林青青在说谎,不能相信,可脸色还是控制不住变得苍白起来。
      
      “赵厂长看媳妇住院不认人,也发了脾气,放话说,要么离婚,要么赵立业和林英一起从赵家搬出去,从此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林青青说完,笑着问,“你说,赵立业是会选择离开赵家,还是跟林英离婚?”
      
      “立业、立业不会跟英子离婚的。”话虽然这么说,但林老太的语气的却不那么肯定。
      
      林青青戳穿她的话:“这话,估计林英自己都不信吧?如果她坚信赵立业不会离婚,何必想着借腹生子?”
      
      “她是被她那个婆婆逼得没办法了!”林老太失声喊道,说完醒悟过来,“不、你肯定在骗我,你想让我说这件事跟英子有关系?我偏不!她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是我心疼她才想出这个主意!”
      
      “啪啪啪!”
      
      突然响起的掌声让林老太愣住,她疑惑地望着林青青,却见这个平素看起来老实的养女脸上笑容讥讽:“真是感人至深的母女情啊!只可惜,你不承认也晚了。”
      
      “你什么意思?”林老太警惕问。
      
      “字面意思啊,”林青青用充满怜悯的眼神看着林老太,“你想把罪责都担下来,但是很可惜,林英承受不住打击和审讯,已经承认自己参与谋划了。”
      
      “不、不可能!”林老太不住摇头。
      
      林青青却像是没听见林老太的话,叹息说道:“你说赵立业不会离婚,我的意见恰恰相反,他不但会离婚,还会和林英彻底划清界限,毕竟赵家可容不下一个坐过牢的儿媳妇。”
      
      她说得真真的,就算林老太不想信也忍不住信了:“你说的是真的?”
      
      “你就当我是骗你的好了,”林青青站起来说道,“也是,虽然林英被抛弃了,工作也干不成,名声臭了还不能生,但在外面苟且偷生总比坐牢好一点对吧?如果你们母女俩没有分到一个监狱,说不定你也能骗自己一辈子。”
      
      她越是这么说,林老太越觉得她说的事是真的,望向她的眼神里恨意更深。但林青青却毫不在乎,语重心长地说:“虽然你不想认我了,但在我心里,你还是我娘。我今天来也不是想耀武扬威,只是想告诉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老实交代,说不定母女俩还能少坐几年牢,两人口供对一直对不上,会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说完,林青青起身离开审讯室。
      
      带上门的那一瞬间,林青青眼睛突然一酸,她连忙低下头,用手捂住嘴巴,控制自己不发出哭泣的声音。
      
      一只拿着蓝色手帕的手伸到面前,谢巍低沉的声音响起:“擦擦。”
      
      林青青接过手帕擦掉眼泪,等到那突然到来的悲伤散去,吸了吸鼻子才抬头冲谢巍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让你看笑话了,手帕……我洗过了再还你成吗?”
      
      她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谢巍收回的手摩擦了一下,克制住想给她擦掉眼泪的冲动,淡淡说:“随你。”转头跟张队长商量起接下来要做的事。
      
      ……
      
      赵立业打开病房的门出来,看到站在外面的林英。从林老太被带走到现在才几天时间,她整个人都没了以前的精神气,看到他时眼睛一亮,期待又担忧地喊:“立业。”
      
      如果是以前的赵立业,看到林英这样肯定会心疼,但最近事情一桩接着一桩,他身心俱疲,实在没心思心疼林英,语气冷淡问:“你怎么来了?”
      
      林英被他的语气刺了一下,眼睛渐渐变红,低声说道:“我想来照顾娘。”
      
      听到这话,赵立业心里腾地升起一股火,脱口而出:“你别给我添乱了行不行?如果被爹看到,他会怎么说你不知道啊?”
      
      他爹这次是铁了心逼他们离婚,为此跟中学那边打招呼,把他的工作都给停了,连医院都不让他进。赵立业实在没办法,只好托朋友租了间屋子,让林英搬出去住,又跟他爹说等他娘病情稳定再去县城离婚,他爹才勉强点头。
      
      如果被他爹知道林英来医院照顾他娘,这件事肯定不能善了。
      
      林英又何尝不知道这些,但她心里实在太害怕了,虽然他们现在稳住了公公,但如果婆婆病好后,公公还没有改变主意呢?所以她想趁着现在来医院照顾婆婆,等婆婆病好了再透露出去,说不定能打动她公公的铁石心肠。
      林英觉得自己都是在为她和赵立业的未来做打算,听到他的话后当时就委屈得不行:“你不说他怎么会知道?”
      
      “医院来来往往这么多人,怎么可能瞒住我爹!”赵立业说着感觉有人朝他们看过来,拉着林英就往走廊尽头的水房去。
      
      水房里空无一人,赵立业把林英推进去后关上门,一脸无奈说:“你别给我添乱了行不行?”
      
      “你觉得我是在给你添乱?”林英瞪大眼睛望着赵立业,泪水涌上来,“你还是怪我对不对?可我也不想的啊!你都不知道你娘做了什么事,她找媒人来说要给你相亲,还让我赶紧腾位置,我实在受不了才会回娘家。我也没想到我只是那么一说,我娘竟然会做出这种事,立业,你信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想的!”
      
      赵立业当然知道自己母亲逼迫妻子的事,如果不是这样,之前林英向她哭诉,说逼迫林青青生子的事和她没有关系,他也不会这么快相信她。那天他回家,他娘和林英发生争吵,再次逼他们离婚,他也不会坚持不肯答应,还把责任怪到他娘头上。
      
      如果不是这样,他娘也不会被他气得中风住院。
      
      想起躺在病床上认不得人,连口水都控制不住的亲娘,赵立业不但没有像以前一样心软,还质问道:“你这是在怪我娘?”
      
      林英的声音戛然而止,她愣了一下,立刻摇头否认:“当然没有!可是立业,我只有你了……你这样真的让我很不安……”
      
      林英走到赵立业身边,抱着他的手臂低声抽泣着。
      
      在她的抽泣声中,赵立业的渐渐低下头,他拥抱住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我该回去了。”
      
      说完,赵立业将林英推开,拉开水房的门走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林英的哭泣渐渐转为嚎啕大哭。
      
      她不明白,怎么一夕之间,一切都变了!
      
      林英哭了很久,直到声音嘶哑才回去病房,她还是想跟丈夫再谈谈。但是她刚走到病房门口,就被两名穿着警服的人拦住:“请问是林英同志吗?”
      
      这几天频繁出入派出所的林英看到警察,反射性地颤抖了一下问:“是我,请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有几个问题想请林同志去所里聊一聊。”警察同志说道。
      
      林英点点头说:“我能跟我丈夫说一下吗?”
      
      警察同志往旁边让了让,林英走进病房,喊了声“立业”,但赵立业没有回头,林英等了会只好自己开口:“我跟他们去派出所一趟,今晚你能过来吃饭吗?”
      
      病床上的赵母啊啊两声,赵立业连忙伸手握住她的手,过了半响才说:“我会考虑。”
      
      林英脸上露出笑容:“我等你,你一定要来啊。”
      
      说完,她转身走出去,和警察一起离开。她以为这跟之前一样,只是一次短暂的问话,自己很快就能回家。却没有想到,她再也回不到那间新租的屋子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提前更新粗长一把!
    另外已经跟编辑商量好明天入V,零点有万字更新,评论会有红包掉落!
    PS:V后日六,随时加更!
    求一下接档文预收!
    1,《穿书七零之假千金》
    一觉醒来,叶敏穿成真假千金文里的炮灰假千金。
    原著中真千金父母出身不好,怕闺女跟着自己吃苦,偷偷把闺女和隔壁大队徐书记家刚出生闺女调换。
    于是真千金吃上麦乳精时,假千金碗里米汤不见米;
    真千金穿上的确良时,假千金衣服上满是补丁;
    真千金被推荐上大学时,假千金为了弟弟的学费被嫁给傻子;
    等到真千金的富豪爷爷回国寻亲,真千金父母开着轿车将假千金送回徐家,表示当初抱错了孩子,带着真千金一家子移民国外。
    叶敏:“我可去特么的!”
    2,《六零美食红包群[穿书]》
    一觉醒来,林多多穿成一本年代文里活活饿死的冲喜新娘,看着躺在床上只剩一口气的男人,林多多表示还好,她有美食红包群。
    【叮!您上传的松鼠鳜鱼菜谱红包已发出!】
    【恭喜您抢到修仙界自带灵气大鳜鱼!】
    【恭喜您抢到星际豪华大虾仁!】
    【恭喜您抢到古代天然青豌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