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苦情文女主[七零]

作者:流烟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消息

      林青青下楼的时候,看到王婶、 刘嫂和何小丽围在前台议论着什么,正要走过去,却看到本来在说话的刘嫂看到她立刻噤声,便停住脚步。
      
      王婶见刘嫂迟疑,转头看过来,见是林青青把她拉过去,眉飞色舞地说:“你三姐昨天把她婆婆气进医院了!”
      
      林青青面露惊讶:“怎么会……”
      
      “我亲眼看见的!昨天赵家吵得特别厉害,我们整个大院都传遍了。”王婶丈夫是五金厂的工人,和赵家同住在职工大院里,“听说人当时就不行了,说话都说不大清楚,到今天还没从医院出来呢!”
      
      何小丽好奇问:“他们为什么吵起来?”
      
      “还能是为了啥事!就青青三姐,”王婶说着觉得不大对,改口说,“林英做的那些缺德事,咱们整个公社都传遍了!我都听说了,昨天赵立业他娘去买菜,菜市场的人连菜都不肯卖给她哩!赵立业他娘向来爱面子,如今被儿媳妇弄得一家子名声都臭了,心里能忍得了?”
      
      说到这里王婶顿了顿:“而且昨天林英前脚被停职,后脚就被派出所传唤,到晚上才放她出来。这样的人,谁家敢沾,我听说啊,她昨天逼儿子跟林英离婚呢!”
      
      “那怎么她倒下了?”刘嫂疑惑问。
      
      “能为啥?儿子不答应呗!你们不知道,赵立业他娘从一开始就不同意他们,听说她相中的是五金厂书记的闺女,那姑娘我见过,模样水灵不说,还是个大学生呢。偏赵立业瞎了眼相中林英,吵着闹着非要娶她,他娘没法子就答应了,为这她跟徐书记的媳妇都闹掰了。”
      
      刘嫂啧啧两声:“这林英还挺有本事。”
      
      “有本事也没用,婆婆不喜欢啊,隔三差五就要找她麻烦。今年他们闹了好几次,先前我还听说赵立业他娘都找媒人上家里来了,我还当是咋回事,”当时王婶不明白,现在倒是知道了,“赵家三代单传,林英生不出孩子,赵立业他娘能容得下她?”
      
      何小丽握住林青青的手,撇嘴说:“那她也不能打别人的主意,心都黑了!”
      
      “谁说不是呢,”王婶感慨说,“听说赵厂长的放话了,说赵立业要是不肯离婚,就夫妻俩一块从家属院搬出去,从此跟赵家再没有关系。”
      
      “赵家不就他一根独苗,赵厂长能舍得?”刘嫂震惊问。
      
      “不舍得也得舍得,周书记都说了,这件事必须严惩,赵厂长不狠心一点,指不定自己的工作都要保不住。再说了,赵立业年轻没吃过苦,才舍不得舍弃林英,如今他亲娘都倒下了,还能坚持不离婚?就算他不顾亲娘,离了赵家你真当他这日子能过?”王婶完全不看好赵立业和林英夫妻俩能一直耗下去。
      
      何小丽到底是小姑娘,虽然觉得林英蛇蝎心肠,但在婚姻上依然保有天真:“万一他坚持下去了呢?”
      
      刘嫂想着林青青和赵立业认识,便问:“青青你觉得他会离婚不?”
      
      “我哪知道这事。”林青青无奈说。
      
      原著中赵立业和林英经过磕磕绊绊,最终幸福一生,但那是因为痛苦都由原身承受了,林英没有累得赵家名声变臭,赵立业他娘也没有中风住院。少了波折,两人婚姻自然顺遂。
      
      但这一世呢?
      
      他们会相携一生,还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何小丽听林青青话里的意思,打圆场说:“青青之前说过,她和赵立业接触不多,哪会知道这些事。”
      
      王婶和刘嫂听到她的话,也领悟过来,点头说:“那倒也是。”
      
      时间也不早了,几人又说了一会话就散了。王婶和刘嫂走后,何小丽从抽屉里拿出自己带来的书递给林青,说道:“这是我以前用的,你先看着,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
      
      一共两本书,分别是语文和算数,封面都用书皮包过,虽然边角起了卷,但能看出何小丽很爱惜书籍。林青青接过书本道谢,又问:“你现在还在学习吗?”
      
      “嗯?”何小丽微微一愣。
      
      “我觉得……你很想继续读书吧?”林青青问道。
      
      何小丽脸上的笑容暗淡下来:“继续读书又有什么用呢。”
      
      六八年后,国家号召上山下乡,城镇家庭孩子多的只有一个有机会留在城里孝顺父母。何小丽初中毕业前从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因为她家里虽然有三姐弟,但父母从来一碗水端平,她以为自己不会是被舍弃的一方,直到她初中毕业那年,偶然听到父母的谈话。
      
      何母年轻时候吃过太多苦,身体一直时好时坏,因此长女初中毕业后,何父便和妻子商量说长女也大了,劝她退下来让闺女顶岗。但何母却说让长女现在就顶岗,等儿子长大,长女还能愿意下乡?不如让她读完高中,直接让她下乡,等到儿子长大让他顶岗,也能顺理成章留在城里,不伤姐弟情分。
      
      到那时何小丽才知道平时娘对她再好,到了关键时候,儿子闺女都是不一样的。她在家里闹了一通,答应等弟弟长大就下乡,才从父母手中争取到顶岗的机会。
      
      当时虽然答应了,但何小丽依然想留在城里,所以她的目标是在弟弟长大前把自己嫁出去。等她结婚,下不下乡就不是父母能说了算的。
      
      从离开学校选择顶岗的那一天起,何小丽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回到学校了。
      
      林青青听完何小丽的话,说道:“说不定结婚了也可以上大学呢。”
      
      何小丽以为林青青不懂,解释说:“大学是要有人推荐,拿到工农兵名额才能去的,就算结婚能上大学,没有名额也不行啊。”
      
      “万一以后不要名额呢。”林青青说道。
      
      “什么?”何小丽微微一怔。
      
      林青青左右看了看,见没人凑到何小丽耳边说:“说不定哪一天,高考恢复了,我们都能去考大学呢。”
      
      何小丽闻言直笑:“我看你是白日做梦。”
      
      “你信也好,说我是白日发梦也好,我只问你,如果真的有机会,你甘心因为放弃学习,眼睁睁看着机会溜走吗?”
      
      和何小丽深交之后,林青青越发觉得这个初见有些冷淡的姑娘值得来往。对方帮助她良多,她也不想看着何小丽困在这小小的招待所里。特别是在看到何小丽的书本,感受到她对知识的留恋后。
      
      因此犹豫再三,林青青还是旁敲侧击说起高考可能恢复的事。
      
      何小丽沉默许久,垂眸说:“我会好好考虑的。”
      
      “嗯。”林青青点头,该说的话都已经说了,会做出怎么样的选择,只能看她自己。
      
      ……
      
      拿到课本之后林青青没有闲着,接下来两天里,不用干活的时候她都在看书。
      
      其实她不用这么刻苦,毕竟她前世大学毕业了,虽然年代不同,小学一年级的内容对她来说十分简单。但林青青找何小丽借书本来也不只是为了学习,更主要的还是想让人知道她在学习。
      
      这么做的虽然有点表面工程的意思,但效果立竿见影,等妇联孙干事再来探望林青青的时候,她从招待所众人口中听到了这些话:
      
      “这闺女可有上进心了,天天捧着书在看,才两天就认识了好些字!”这是刘嫂说的。
      
      “哎呦喂!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聪明的姑娘,才一天时间就记住了大半本语文,不但能读,还会默写哩!”这是王婶说的。
      
      “林同志的确很厉害!”这是何小丽说的。
      
      不到两天时间,不光招待所工作人员,妇联那边都知道她开始认字,且很聪明,两天读完小学一年级语文的事了。
      
      就连去公社办事的谢宝山都听说了这件事,回去跟家里人念叨:“听说她已经开始学习二年级课本了,照这样的速度,说不定不用半个月,就能学完全部的小学知识点。”
      
      谢宝山的媳妇宋燕是小学老师,提醒说:“一二年级内容简单,她是成年人,学起来自然容易,学到四五年级未必能有这样的速度。”
      
      “那也很不错了。”李杏芳说道,她对林青青很有好感,“我见过林同志,看着就是个聪明姑娘,要是父母都在,说不定也能读书有大出息。”
      
      宋燕虽然泼了丈夫冷水,但她也很同情林青青,跟着叹了口气说:“幸好她运气好,不然这辈子都毁了。”
      
      谢宝山闻言看了眼坐在对面,眉毛都不抬一下的四弟,心想那姑娘哪里是运气好,分明是脑子好!他想起上次林青青去大队部找他三弟,当时他出去前还好好的,回来时却满身怒气,火急火燎地骑着自行车去公社找人。
      
      当时他还以为是林青青说错话得罪谢巍了,现在想来,应该是为了这件事。
      
      只可惜他三弟嘴巴紧,他旁敲侧击好几天了,硬是一点口风都没漏。
      
      李杏芳不知道大儿子心里在想什么,只琢磨着林青青这事,想起什么问:“对了,林同志的养母被抓进去好几天了吧?审查得怎么样了?”
      
      “她养母的事查起来容易,周书记和林家咀大队书记都亲耳听见了,物证也齐全。倒是林同志那三姐,叫林英吧?她有没有涉案不好确认。”谢宝山皱着眉说道。
      
      “这有什么不好确认的?”李杏芳觉得奇怪,不都说人证物证俱全了吗。
      
      “林同志养母说是她一个人做的,跟闺女没有关系,林英也坚称自己不清楚这事,但林同志却说是林英母女密谋。要不然案子这么简单,不至于拖这么久,不过我估摸着就这两天的事了,成不成都得有个定论。”
      
      说到这里,谢宝山顿了顿,斜了眼埋头吃饭的三弟:“其实这事还好说,反倒是林同志往后户口落到哪里,不大好办。”
      
      谢巍终于抬头,问:“怎么不好办?”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