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毓

作者:江离为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抽王八

      两人又坐着说了会话,秦毓看看对方前面的书堆,便不再打扰对方学习,起身去了食堂,秦毓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尤其是这个张克明的,遂去了窗口,给对方买了一些卤味,虽说他们学校食堂饭菜味道不怎么样,但是这些零嘴味道还是很不错的。买完后又去商店给自己买了盒酸奶后回宿舍了。
      除了回家的李君,宿舍其他两人都在,男生宿舍尤其是高中大学的男生宿舍,女生是个永恒的话题。秦毓进门时两人正在就他们系几个漂亮女生谁来当系花更合适展开热烈的讨论,不过准确的来说,是王凡在说,张克明心不在焉的回复几句。
      王凡颇有些话唠,边铺床边说了不停,把几个系花候选人从身材到样貌再到才华都一一分析一遍,至于品性,抱歉没和他同班他也不了解。张克明正在打游戏,偶尔答应一声,只是这声音里夹杂着鄙夷和不屑,秦毓有些叹气,王凡这家伙神经太粗整天乐呵呵的,异常的心大,没有发现张克明对他的不友好。
      秦毓走进来时脚步很轻,两人都没有察觉,直到秦毓拉开凳子发出“吱”的一声,两人才一起回过头来。
      王凡一看见秦毓就夸张的挤挤眼睛,“难得你没在宿舍,还没去打球,怎么?出去约会了?”
      秦毓把手里的袋子放到张克明桌上,指了指:“给你买的。”张克明抬头看了秦毓一眼,没说话但眼神里似乎对秦毓的识相很是满意。
      秦毓挑挑眉,走回到自己书桌前懒懒的坐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觉得特别口渴,边和王凡说话边给自己倒水喝,“和谁约?没人选啊,要不直接挖墙脚吧,就你家刘岚了。”
      哪成想接到战帖的王凡丝毫不惧,摆出个仰天大笑的姿势,“兄弟,这年头长得帅已经不吃香了,像我这种暖男才最有市场,我家岚儿现在被我迷的神魂颠倒,你抢不走的。”
      “啧。”秦毓夸张的鼓了下掌,“果然恋爱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啊,瞧瞧,我们凡凡今天竟然喷香水了,我说怎么一进门就觉得有些呛鼻子呢。”
      “......”王凡一顿,举起胳膊闻了闻后,抬头怒视着秦毓咆哮道,“这香水很贵的,我攒了几个月零花钱才买到的,很好闻的好吧,哪有呛鼻子,我家玉儿都说我今天可好闻了,和我....和我亲嘴时间都长了呢!”说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脸荡漾。
      “是吗?那恭喜了啊。不过.....”秦毓扬起嘴角笑笑,慢悠悠的打开电脑,翻出早上无意中看的懒人系鞋带法,弯腰捣鼓鞋带,冷静提醒道:“亲的时间再长,也改变不了你是童子鸡的事实啊。”
      “哼!”王凡仰天冷笑,“说得你好像不是童子鸡一样。咱宿舍除了克明,都是童子□□!”
      “话虽如此。”秦毓冷静摊手,“可终究不一样啊,我是单身,你又不是。”
      “.....”敌人战斗力太强,王凡一下被呛住,想找什么话来反驳秦毓,但又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愤愤的去洗澡了,临进门小声嘀咕了句,“你倒时说不定也是能看不能吃呢,哼!”。
      不过这句话因为声音太小,秦毓并没有听到。等王凡进了卫生间,张克明关了游戏走了过来,鄙夷道,“你跟那傻逼说那么多干嘛,穷不拉几的,买个香水还要攒几个月零花钱,真是丢人。”
      “......”秦毓抬头看了张克明一眼,没说话,继续低头捣鼓鞋带。
      张克明绕过书桌坐到秦毓旁边,“你和咱班楼下那个宿舍人熟吗?”
      秦毓没抬头,“不熟,怎么了?”
      “这样啊。”张克明有些失望,“开学这么久了,还没怎么去过他们宿舍,都是一个班的,还是多串串门比较好。”
      “说的很有道理,你现在去吧,顺便代表咱宿舍问个好啊。”秦毓意味不明的笑了下,语气微妙道。
      
      “.....”张克明深吸一口气,继续再接再厉,仍笑着说:“你知道的,我不大会挑起话题,怕一个人去尴尬嘛。”
      “所以?”终于学会怎么快速绑鞋带的秦毓抬起了头,看对方。
      张克明微笑:“你和我一块去呗。”
      秦毓笑笑:“江林在图书馆,这会应该还没回来。”
      张克明一瞬间是惊讶的,秦毓竟然猜到了他的想法,不过他还是假作迷茫的问:“江林没在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找他,宿舍不还有其他人嘛。”
      “也对。”秦毓关掉电脑特单纯一笑:“行吧,那就走一趟吧,反正也没事。”
      计算机一班男生要比女生多点,共有五个男生宿舍,2楼222,3楼301、302、303、304,本来这样的安排是很不合理的,但是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空不出来闲宿舍让他们统一一层,所以222就像远离大陆的孤岛一样,漂泊无依,就连辅导员偶尔来查寝也常常会忽略了这个宿舍,222住民们对此倒很喜闻乐见,不来好啊,不来就可以夜不归宿,尽情逍遥了。
      两人到时222宿舍正在打牌,门一被推开,三张贴满纸条的脸就映入了眼帘。张克明四下看了眼,果然如秦毓所说,江林还没回来。
      舍长沈余率先摆手招呼他俩,“稀客啊,看来祖国大陆还是惦记着我等海外游子的啊,来来来,坐吧。”
      秦毓走过去看了一眼三人的牌,瞬间表情复杂,“你们竟然在玩抽王八?”
      222另一个住户李瑞开口:“对啊,你俩要不要加入,我给你说天浩都抽中五次王八了,哈哈,太逗了。”
      “你可以闭嘴了。”222最后一个住户王天浩瞥他一眼,冷冷道。
      三人脸上就属王天浩纸条最多,下来是李瑞三条,而沈余脸上仅有一张纸条,每张纸条上都是个用红笔画的奇丑无比的简化版乌龟图像,几人说话期间带动着纸条上下翻飞,显的特别喜感。
      秦毓看的叹为观止,他自从初中起就没在玩过这个了,不过看三人玩的挺嗨,便也有些手痒,从旁边搬了个凳子坐下,“好啊,加我一个。”
      李瑞喊了一声“好嘞”往旁边挪了挪,又看了看一直站着没开口的张克明:“你呢,要不要来?”
      张克明也是一脸无语,不过人家问他了,总不好不搭理,干笑了下:“不了,我在旁边看看就行,你们玩吧。”
      大家也没勉强他,很快便开始洗牌分牌。
      半小时后,秦毓扔下手里的牌,一把扯下脸上的纸条,开始揉手腕,“说,你们是不是互相透露牌了,邪了门了,次次都是我抽中,我还就不信了。坦白从宽,老实交代吧。”
      三个222成员都一脸无辜的摊手,纷纷表示:
      “没关系啦,我们不会笑话你的。”
      “这真的只是巧合,或许是主场作战的优势?”
      “我们运气好而已啦。”
      “.....”秦毓面无表情,边揉手腕边活动脚腕:“别废话,是男人就拔剑吧。”
      就在这时,宿舍门开了,江林抱着几本书走了进来,看见秦毓和张克明时,下意识愣了下,其他人都还没动静,就看见李瑞刺溜一声从凳子上站起来,跑到了江林身边,爆笑着和江林嘀咕什么。
      江林一时没听清,不得不打断他:“你说什么我没听清,秦毓什么八王什么的?”
      秦毓顿时怒目而视。
      李瑞虽已然将生死置之度外,但终究怕秦毓待会揍得太狠,便压低音量的又说了一遍,江林仍然没听清,只能自己引申猜测:“秦毓王八王....八王....爷?你刚才说的是这个吗?”
      秦毓:“......”
      张,沈,李,王:“......”
      江林看了看周围人脸色,尤其是秦毓的,觉得有些大事不妙,尴尬的清清嗓子:“......咳,你声音有点小,我真的没听清,要不,你再说一遍?”
      话音刚落除了一脸懵的江林和神色复杂的秦毓,其余众人都开始爆笑,沈余连连竖大拇指:“看不出来啊,小林子,高!实在是高!‘八王爷’好名字,以后秦毓就是‘八王爷’了,哈哈哈......,不行了,我要笑死了,哈哈哈....”说到最后撑不住开始趴在桌子上爆笑。
      秦毓冷笑着就过去掐沈余的脖子:“你这哪能笑死,我就做做好人助你一程吧,就当替天行道了。”
      李瑞和王天浩一看舍长有危险,也闹哄着挤进去凑热闹,宿舍一时之间真是鸡飞狗跳,惨叫连连。
      江林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一时间对秦毓颇有些抱歉,正准备上前拉开他们,就看到张克明站在桌旁正神色不虞的盯着他。
      想起秦毓在图书馆对自己说的话,江林微微笑了笑,主动挑起话题:“听秦毓说你和郝月在一起了?挺好的,我和郝月是高中同学,挺开心她能找到幸福的。同学几年,我对郝月也算有些了解,待人很真诚,希望你们以后能珍惜彼此,一直走下去。”
      最后几句话江林说的意有所指,希望对方能珍惜郝月,不要辜负了人家女孩子。
      张克明又不傻,当然能听出对方的意思,不过江林也一直在暗示他和郝月是清清白白的,想到这脸色终是好了些许,不过他可没忘了郝月今天的表现,分明就是对这个江林有情,哼,我的人从身到心都只能是我的,你江林又算个什么东西,不就是白了点吗?一身洗的发白的衣服,一看就是个穷鬼,也就那张脸能看了,以后顶天就是个靠女人的小白脸,哪有自己家境殷实,郝月以前是没遇到他而已,才会对这个穷鬼有心思,但以后的人生,他才是那个陪着郝月共度的人。
      被冠上“小白脸、穷鬼”帽子的江林观察着张克明的表情,他刚才那番话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确了,他和郝月只是同学关系,他也衷心祝福他们能一直走下去,不想两人因为他而起什么芥蒂。
      这厢张克明心里已经九曲十八弯的转了一圈,面上仍摆着和善的微笑:“我知道的,我很爱郝月,会好好待她的,你们两竟然也是好朋友,这世界还真小,说明我们真的有缘啊,改天有时间一起聚聚。”
      江林听到张克明这话倒有些疑惑了,吃不准对方是什么意思,他觉得张克明表现有些奇怪,刚才还一脸阴沉的看着他,自己就这么解释了一下,立马乌云密布转晴空万里了,难道不用再三朝自己确认下吗?是真的想通了还是.....
      不过人家已经这么说了,江林便也点头微笑:“好啊。”
      那边几人也结束了战局,秦毓一挑三竟然也没怎么吃亏,淡定的起身拍拍身上的土,没理旁边呲牙咧嘴的三人组,直接朝江林走了过去,胳膊好哥们似的搭在对方肩上似笑非笑的低声道:“我图书馆好心提醒你,你就这么报答我,你可真行。”
      “.....”江林干笑了下,“我真不是故意的。”
      秦毓摊摊手,没说话。
      江林无奈的抓抓头发:“那你说怎么办,要不请你吃饭,怎么样?”
      “行啊。”秦毓扬扬眉:“吃什么,提前说好,便宜的可不行。”
      江林顿了下,下意识抿了下唇,开口道:“你想吃什么?不过得等段时间,现在恐怕还不行。”
      秦毓心细,注意到江林一闪而过的不自在,看看江林的脸色,又低头看了眼江林洗的发白的板鞋,笑了笑,拍拍江林肩膀:“逗你的,我对吃的没讲究,你平时在哪吃?明天我的晚饭就归你了。”
      江林:“宿舍旁边的食堂。”
      “男生宿舍旁边的食堂?”秦毓立马想起每天被面条支配的恐惧日子,虽然那家面条很好吃,但架不住天天都吃啊,他都快吃吐了,前几天也尝试了一下其他窗口的饭菜,怎么说呢,味道真是相当一言难尽啊,“不会还吃那家面条吧?有其他好吃的吗?”
      江林没想到秦毓还记得自己当初给他推荐的那家面条,笑了下:“有啊,还是有几家不错的,味道也还可以。”
      秦毓狐疑道:“真的?我就信你一回,如果明天饭难吃的话....”秦毓笑笑:“你知道的,咱两就不是一顿饭的事了。”
      虽然秦毓话语里威胁气十足,但江林知道他只是开个玩笑,因为对方眼里有着很明显的笑意。
      和江林约好晚饭,秦毓看看张克明:“走不走?快要熄灯了。”
      张克明本来就是来探江林的底,这会知道了他想知道的,没了留下来的兴趣,便跟着秦毓往外走。
      两人刚打开门,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大喊:“八王爷,以后要多常来玩啊,我们等你~”话音刚落,随即就是响起一阵爆笑声。
      秦毓:“......”手又有些痒了怎么办?!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