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朵(4)

      终于见不着张愉了,姜知甜才停下来,她紧紧攥着失而复得的镯子,心口怦怦怦的跳得厉害。
      
      这短短半天时间,她几乎从地狱到天堂,走了好几个过子。
      此时,镯子失而复得,她简直喜极而泣。
      
      夜长梦多,她不敢再耽搁,匆匆把镯子当了一两银子,去了济生堂。
      
      济生堂不像别的药堂那样人满为患,姜知甜都要怀疑这坐诊的顾郎中是不是有人们传得那么神了。
      
      济生堂在这泰平县开了几十年了,如今坐诊的郎中顾歧是当年老撑柜的小儿子,他是个落第秀才,一直不能进益之后,便放弃了科考,转而当上了济世救人的郎中。
      
      泰平县都说顾歧医术好,但他出诊费用也高,一次一两银子。
      也许是因为要价太高的缘故,穷人不敢踏他这门槛。
      
      姜知甜按了按怀里的银子。
      只要能救方正,一两银子就一两银子吧。
      
      她迈步进门。
      正堂里很暗,因是近下午,阳光余晖照不进来,显得这济生堂十分幽暗。
      
      姜知甜不禁有些忐忑和莫名的害怕。
      空气中全是药草的香味儿,苦涩中又夹带着特有的浅香。
      
      屋里没人,只有草药柜子矗立在靠北的一面墙上,上面标着药草的名字。
      姜知甜呆呆的看着,好像她读懂了上头的字,就能替方正抓出救命的药草一样。
      
      忽然有个人从高深的柜子后头起身。
      
      姜知甜吓了一跳,忍不住失声惊叫:“啊。”
      
      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他看见姜知甜,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艳的亮光,随即咧嘴一笑,露出一嘴白牙:“分明是你吓了我一跳,怎么进来也没声儿?”
      
      姜知甜不好意思的道:“抱歉。”
      
      那年轻男子看一眼姜知甜,眼里就含了笑意:这姑娘真好骗,说她不对她还真道歉啊?
      
      他问姜知甜:“你有什么事?”
      姜知甜忙恳切的道:“我想请顾先生出诊。”
      
      那年轻男子一指自己的胸膛,大言不惭的道:“我么?”
      姜知甜不好意思的道:“敢问阁下是哪位?你可别欺负我们乡下人没见过世面,我想请的是顾先生。”
      
      至于他,谁知道是谁?
      
      年轻男子眉眼一弯,哈哈大笑,道:“你这乡下人可是够牙尖嘴利的,我怎么欺负得了你?不瞒你说,你要请的顾郎中是我爹,不过他没在。”
      
      姜知甜不可避免的脸上现出了忧虑,她问:“顾先生去了哪儿?几时能回来?”
      小“顾先生”颇有点儿不正经的道:“我爹去了邻县,没个三五天怕是回不来。”
      
      啊?姜知甜果然一脸失望。这么长时间?她等得起,可方正也等不起。
      她颓唐的低头转身。
      
      顾知远叫住她道:“哎,你家里有病人?”
      姜知甜点头:“嗯。”
      
      “很严重?”
      姜知甜一脸忧愁:“嗯。”
      
      顾知远又问:“你就这么走了?不治了?”
      
      姜知甜一脸无奈的道:“顾先生又不在,我哥的伤怕是也等不到先生回来,实在没办法,我……”只得找别人看看。
      
      但这话不能说,否则人家脸面往哪儿搁。
      
      可她那点儿体恤人的心思,顾知远一眼就瞧出来了,他心道:这姑娘,还挺善良,她自己都这么难了,还在替他考虑。
      
      他转出柜台,站在姜知甜身前,问她:“你眼睛没毛病吧?”
      
      没啊?姜知甜一脸无辜的望着他。
      她眼眸漆黑有神,澄净无波,确实不像有毛病的。
      
      顾知远一指自己:“没毛病,我这么个大活人站在跟前,你没看见?”
      看见了啊。
      
      姜知甜转过弯来,迟疑的问:“你,你也会看病?”
      顾知远一脸的不满:“这话说得,我虽比不过我爹,可总比你没头苍蝇似的乱跑耽搁时间强吧。”
      
      姜知甜脸上放光,欢喜的道:“那可太好了,不知道顾先生出诊的诊金是多少?”
      
      顾知远咳了一声,有些心虚,这姑娘也太好骗了吧?他不过是做做样子,装装架势,她就拿他当国医圣手待了?
      
      他故作深沉的道:“先看过病人再说吧。”
      说罢扬声往后头唤人:“白芷,过来看店。”
      
      一个只有十六七岁的小伙子跑过来,问顾知远道:“四爷您要去干吗?老爷可说了,让您好好待在济生堂,哪儿都不许去。”
      
      一眼看见姜知甜,他便明白了,一脸惊悚的对顾知远道:“您,您又要背着老爷出诊?”
      顾知远瞪他,道:“老爷一时半会的回不来,我过去给人看看,又不开药。”
      
      白芷只能把“老爷回来非得打断您的腿不可”给咕咚一声咽了回去。
      他眼睁睁的看着顾知远跟着姜知甜出了门。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姜知甜请顾知远进门。
      四老太太还没走,迎出来道:“哟,甜甜回来了?这是……”
      
      姜知甜忙道:“四奶,这是我请的许小郎中。”
      四老太太挺高兴,道:“好,好,快给阿正瞧瞧去吧。”
      
      姜知甜边往里走边问:“我哥怎么样了?”
      “唉,还没醒呢,也不知道……”四老太太没再说下去。
      
      一行人进门,只有炕上躺着的方正,不见张氏。
      姜知甜一皱眉。
      
      四老太太道:“阿正他娘去哄慧慧了,说是慧慧有些烧,唉,这孩子身子也未免太弱了点儿。”
      姜知甜这眉皱得更深了,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日子比黄连还苦。
      
      顾知远放下手中的药箱,偏腿坐到炕边,先给方正诊脉。
      
      四老太太小声对姜知甜道:“许小郎中大老远来的,总得吃口热饭。”
      姜知甜不肯去,还不知道方正伤得怎么样,能不能医好呢,给顾知远吃什么饭?
      她没心情。
      
      四老太太又道:“你哥伤成这个样子,你和阿正娘可更该好好保重,要不然,谁来照顾阿正啊?”
      姜知甜嗯了一声,敷衍的道:“我待会就做。”
      
      她知道四老太太是好意,可她现在只想知道方正的伤情。
      
      顾知远给方正诊完了脉,又掀起被子看了看他的伤。
      方正的衣裳是张氏给他脱的,只穿着里衣,伤势一目了然。
      顾知远又扒着他的头看了看后脑勺。
      
      姜知甜这才问:“我哥的伤怎么样?”
      顾知远道:“他身上的伤都是皮外伤,小腿骨折了,得打板,还有就是他脑后的伤,不大好,这也是他一直昏迷的原因。”
      
      随着顾知远的话,姜知甜的心跳得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皮外伤好治,横竖他一个大男人,受点儿伤也没什么。
      
      小腿骨折了?也还好,大不了养个两三个月,横竖如今收了秋,马上就是冬天,地里没什么活。
      可脑后的伤让他一直昏迷不醒,这可怎么好?
      
      姜知甜问顾知远:“许小郎中,我哥脑后的伤可能治吗?”
      顾知远脸色也有些深沉,他道:“这可说不好,这脑袋不比别处,看也没法看,只能先这么着。万一他运气好呢,三两天就能醒,可要是运气背了点儿……”
      
      姜知甜瞪大眼睛,眼里全是无助和绝望。
      顾知远却只能残忍的告诉她事实:“……那就一辈子都只能这么着了。”
      
      姜知甜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许小郎中,我求求你,救救我哥吧。”
      顾知远吓了一跳,忙下了炕,避到一旁,伸手要扶姜知甜。
      可想想又不合适,她到底是个姑娘家,尤其这乡下长舌妇多,别回头再坏了她的名声。
      
      他松开姜知甜,搓手道:“姜姑娘,你别这样,要是能治,我肯定能治。”
      可他也无可奈何不是?
      
      姜知甜眼里的泪啪嗒一下就掉了出来。
      她心里特别空,还特别冷。
      
      她不是当家作主的张氏,可也知道家里日子不好过,方正到底是男人,有他在,这个家就没人敢过分欺负。
      
      可如果他一辈子就只能这样了,这一家人可怎么活?地里的活计没人收拾,她和张氏又是孤儿寡妇,怕是这村里的人都能欺负死她们。
      
      她该怎么办啊?如果有人能治好方正,让她赔出一条命也行。
      
      顾知远看她如此可怜,心里也不忍,他道:“我先给你哥开些活血化淤的草药,吃着试试,要是行呢,那就继续。要是不行……”
      
      姜知甜含着眼泪抬头看他。
      他别吓她啊。
      
      顾知远不忍的别了眼睛,故作轻松的道:“你别这么悲观,要是我的药不管事,不是还有我爹呢吗?”
      姜知甜眼睛里骤然迸发出亮光来,看着顾知远的眼神好像在膜拜神诋。
      
      顾知远:“……”
      他头一遭诚心的腹诽他爹:爹,您可一定别辜负了您的英名啊。
      
      顾知远开了药方,等墨渍干了,递给姜知甜,嘱咐道:“天已经黑了,你再去抓药也来不及,不如等明天一早我来的时候给你带过来。”
      
      姜知甜心乱如麻,尽管知道顾知远是好心,可她还是摇头:“济生堂有这些草药的吧?我能不能跟你回去取?”
      
      顾知远严厉的盯着她,道:“我理解你救人的心情,可半夜赶路不是小事,万一,你出点儿什么事,让你们家人可怎么办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留下小红花再走。么么哒。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