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朵(2)

      袁明回到家,袁大娘正在门口望着,忙问:“怎么样了?”
      他含糊的道:“家去说。”
      
      袁大娘又向几个邻居道谢,这才关了门进屋,见袁明垂头耷脑的坐着,忙问:“到底伤得怎么样啊?”
      袁明道:“不清楚,总之浑身都是血。”
      
      坐在一旁的袁大嫂惊叫道:“唉呀,那就是不成了呗。”
      袁明愤怒的瞪她一眼,喝斥道:“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袁大娘也不高兴,嫌袁大嫂说话晦气,白了她一眼,问袁明:“姜家怎么说?”
      袁明烦躁的道:“方正他娘晕过去了,姜家大姑娘说是咱们家的责任。”
      
      姜大嫂又惊声道:“凭什么怪咱们家?是他自己赶车摔倒坑里的嘛,关咱们什么事?讹人也不是这么讹的,真是穷疯了。”
      
      话都让袁大嫂说了,袁明气得跳起来给了她一个耳括子,骂道:“滚回屋里,你在这跟着捣什么乱?有你说话的地方没有?”
      
      姜大嫂捂着脸哭:“你怎么打我?又不是我讹你?你个怂玩意,对着外人跟缩头王八似的,你倒回家来打老婆?我告诉你,姜家不管要多少银子,横竖我是一文也没有的,大不了他死我,我给他赔命去。”
      
      这夫妻也算心有灵犀,总之打定主意,真赔钱,他们也不赔。
      
      袁大娘拉拉个脸。
      这可真是越不爱听什么,她就越说什么。
      
      袁明心里也不舒坦,他本就怕这事闹到官府,得他给方正赔命,偏他媳妇口没个遮拦,非要瞎叨叨,气得他动手又给了两拳。
      
      袁大嫂哭叫着对袁大娘道:“娘啊,你儿子疯了吧,他就这么动手打媳妇,您也不管管?”
      
      袁大娘怎么没管?
      她拉了半天,可到底上了年纪,袁明又年轻力壮的,她还挨了一下呢,当下气得道:“你们两要闹就给我滚出去。”
      
      这才吓唬住袁大嫂,灰溜溜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袁大娘问炕上的袁大伯,道:“你说说怎么着啊,看这事弄的,本来大好事,怎么就……”
      袁大伯磕着烟袋锅子,道:“明子媳妇也没说错,这事又不怪咱。”
      
      袁明急了,道:“可姜家那姑娘说要报官。”
      袁大娘一咬牙:“报什么官,她怎么敢?进门先打一百杀威棒,那就是个死,是钱重要是命重要?那又不是她亲哥……”
      
      袁明问:“可要那方正真死了呢?”
      袁大娘不说话了。
      
      姜家寡妇失业的,一家女人,就方正一个男人,他要真死了,那一家女人真活不下去,做什么事都不稀奇。
      
      袁大伯咳了两声,对袁明道:“你慌什么,那方正又不是你推的。”
      袁明心道:虽然不是我害的,可那酒是我灌的,万一县太爷一时糊涂,非要拿我顶缸呢?
      
      他目光咄咄的望着袁大伯:“爹,那你说怎么办?”
      “她不会报官的,说这话也不过是吓唬你,想要几两银子。”袁大伯说着冷哼了一声,道:“要银子嘛,不给,人却有一个。”
      
      袁明眼睛一亮:“对,赶紧把妹妹嫁过去,到时成了一家人,看他还怎么好意思跟我计较。”
      
      袁大娘一听不干了,袁喜儿是她亲闺女,虽说腿有毛病,可那也是她的宝贝疙瘩,她道:“不成,万一那方正要是死了呢?”
      
      袁明才不管,他道:“死也没那么快,怎么不得拖个一两个月的,爹,咱这就让人去跟姜家说,只要她们不计较,咱们这两天就把喜儿送过去。”
      
      袁大娘看着袁大伯:“她爹,你倒是说句话啊。”
      袁大伯道:“明子的话也对,明天先让人过去姜家看看。”
      
      ………………
      
      姜家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张氏醒了,人怔怔的躺在炕上,心里空落落的,仿佛魂都被人摘走了。她木讷的想:天还没黑,我怎么就睡着了?
      
      对了,刚才我做了个恶梦,梦见我们家方正一身是血的被人抬回来的。
      吓死我了,幸好是梦。
      
      她一骨碌爬起来,头有些晕,她只得坐了片刻,才扬声道:“方正呢?方正,你回来了没有啊?”
      
      外头响起脚步声,进来的却是四老太太,她忙过来道:“你醒了?”
      “四婶,你怎么在这儿?我怎么睡着了?”
      
      “唉,你哪儿是睡着了,你是晕过去的。”
      “不,不是,出,出什么事了?”张氏一脸惊恐。
      
      四老太太道:“你们家阿正,出了点儿事。”
      张氏一把捂住耳朵,一边摇头一边哭道:“我不听,我不信,我们家阿正不会有事的。”
      
      四老太太叹了口气,道:“阿正还昏着呢,你这当娘的总得照顾照顾,他身板子那么重,我也搬不动,不说别的,起码你得给他换个衣裳,擦洗擦洗吧。”
      
      张氏号啕大哭:“老天啊,你怎么就这么见不得我好啊,我一连死了两个男人,就剩这么一个儿子,你还想怎么样?是不是非得逼我去死啊?我到底前世作了什么孽,你要这么惩罚我?我不活了。”
      
      四老太太看她哭得这样悲惨,心里也不落忍,只得迈步出去。
      
      张氏哭了一阵,只得收了泪,匆匆忙起身下地,去了西屋。
      
      方正果然僵直的躺在炕上,一动不动。天还没黑,他身上血迹斑斑,看得张氏腿都软了。
      她扑到炕沿,轻摸着方正的肩膀,一抽一噎的哭着。
      
      她问四老太太:“甜甜呢?”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倒不好好照应着方正,忒是觉得那不是她亲哥是吗?
      
      四老太太道:“她去城里请郎中了,说是怕镇里的赤脚先生不顶用。她临走的时候从你那里拿了一只银镯子,说是先当了用用。”
      
      四老太太不知内情,还当是姜知甜偷拿的。
      
      张氏呆呆的道:“那本就是她的东西。”
      也是她唯一从她亲娘那儿留下来的念想,这回算是都搭出去了。
      
      张氏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起身去打热水。
      四老太太虽说上了年纪,腿脚倒灵便,早把热水烧好了。
      张氏替方正把衣裳脱了,用干净帕子给他从脸到全身都擦了一遍。
      
      血是从他头上和腰间流出来的。
      还有其他地方也有,不过都是皮外伤,这会儿已经不流血了。
      
      张氏只能念阿弥托佛,希望方正只是外伤。
      
    插入书签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