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朵(1)

      方正并不蠢,张氏一说,他就明白了。
      
      要说以前他真的对姜知甜没有别的心思,他自小没爹,在村里就吃尽了苦头,后来被张氏带入姜家,境遇才稍好一点儿。
      
      张氏也好,继父姜若也好,总是告诉他:姜知甜是他妹妹,他要让着姜知甜,好好照顾她之类的云云。
      以至于他一直记着这话,也言行如一的贯彻着这个原则。
      
      可就在那天相亲的时候,他忽然生出了一个胆大妄为的念头。
      既然他要娶,姜知甜要嫁,且他们都是两大难题,那为什么不把他们两个凑成一对呢?
      
      可既然问题没他想得那么简单,方正只得作罢。
      且他放弃的十分容易和轻易。
      
      只是再见到姜知甜的时候,方正觉得既惭愧又羞愧。
      
      他站在姜知甜跟前,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
      
      姜知甜不明所以,只问他:“大哥,你的手好了?”
      方正下意识的把手背到身后,道:“小伤,我抓了一把草灰敷上,已经没事了。”
      
      姜知甜说了一句:“虽是小伤,也该仔细着些,别回头伤得更厉害了。”
      
      面对姜知甜发自内心的关切,方正十分羞惭兼羞愧。
      他怎么能生出那么龌龊的念头呢?这几年,她可一直都拿自己当亲哥哥。
      
      姜知甜问他:“大哥有别的事?”
      没有。
      
      方正半天才说了一句:“甜甜,对不起。”
      
      姜知甜知道他说的是换亲的事,闻言只是笑笑摇头,道:“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大哥不必放在心上。”
      方正心里发涩,只能打叠起精神,把自己那点小小的绮念压到心底。
      
      他鼓起勇气道:“我,我以后,都是你大哥,你的情,我永远铭记在心,以后你有用得着大哥的地方,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姜知甜道:“好啊。”
      
      亲事很快定了下来。
      袁家没狮子大开口,要多少多少聘礼,只除了那只银镯子,袁家又要了二两银子。
      
      张大娘虽然舍不得儿子,但只要他能娶上媳妇,让她把命交出来都行。
      
      因着是上门姑爷,该姜家出银子,张大娘让媒人帮着传了个话:她愿意出这二两银子,给姜知甜买布料做衣裳,她就希望他们的第二个儿子姓张,到时她抱走养活去。
      
      张氏原本想自己做主来着,可后来想了想,看在姜知甜出的那只银镯子的份上,她问了姜知甜一声。
      
      姜知甜心道:这想得倒长远,还不能知道能不能过下去呢,倒把第二个孩子预定出去了。
      她没说什么就点了头。
      
      转眼忙完了收秋,方正借了辆牛车,买了半扇子肉,又把地里的花生、豆子各拿了半袋子,赶车去了袁家。
      
      只等过了八月十五,他便娶袁喜儿过门。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方正高高兴兴的赶车去的老丈人家,却满身是血的被人抬回来的。
      
      张氏只看了一眼,当即就昏死过去。
      她以为方正死了。
      
      方正是她的命,是她这辈子最后的指望。
      如果方正有什么好歹,她真的活不下去了。
      
      姜知甜看着浑身是血的方正,也有些怔。
      走前他还生龙活虎的,高兴的脸上带着腼腆和害羞,可转瞬回来,他便人事不知。
      世事无常,不该这样书写。
      
      强忍着心伤和悲痛,姜知甜咬紧牙。
      她真觉得这日子太难过,本来这个家就破败飘摇,随时都有被生活湮灭之感。这不,生活刚有点儿起色,又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她不敢松那口气,就怕自己会和张氏一样,躺下了便再也起不来。
      
      送方正回来的是袁喜儿的大哥袁明和几个邻居。
      
      方正在袁家喝了酒,出村没多远就连人带车翻进了沟里,有人识得是袁家的新姑爷,报给了袁家。
      袁明一看方正伤得不轻,忙带人给送了回来。
      
      说句不好听的,他怕方正死的他们袁家。
      
      他一看这家里没有主事的,除了晕过去的妇人,便是眼前的姜知甜。
      姜知甜虽然看纪不小,却做姑娘打扮,可见是不曾出嫁的姜家姑娘。
      他对姜知甜道:“姜姑娘吧?你看方正伤得不轻,得赶紧找郎中给瞧瞧。”
      
      姜知甜迈步子上前,盯着他看了又看,这才问:“我哥是怎么伤的?”
      袁明被问得一愣,他打量着姜知甜。
      
      这姑娘个子挺高,可也挺瘦,梳着两条大辫子,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有些渗人。
      不是,他问自己这话是什么意思?
      
      袁明来不及细想,含糊的道:“呃,不知道,就是车翻了。”
      
      姜知甜明显不信,她看着袁明,一字一句的道:“我哥是个稳妥人,尤其这车和牛都是借的,他珍惜得不得了,无缘无故,他不会这么疏忽,一定另有原因。”
      
      袁明不高兴了,这叫什么话?合着她哥就样样都好,出事了就是别人不好?
      他顺嘴道:“可能是喝多了吧,没看清路。”
      
      姜知甜又追问:“他是在哪儿喝的酒。”
      旁边有人道:“嘿,你这姑娘怎么这么多废话?他能在哪儿喝,还不是在他丈人爹家喝的。”
      
      姜知甜看了他一眼,问:“当真?”
      “当然真,我还能骗你不成?袁明哥,是吧?中午你们爷俩陪的新姑爷。”
      
      袁明含糊的道:“是。”
      
      姜知甜重新看向他,道:“这就是你们的错了。不是你们灌我哥酒,他也不会摔成这样。”
      袁明气得跳脚:“唉,你怎么说话呢?酒是他自己喝的,跤是他自己摔的,你个姑娘家家怎么能胡乱冤枉人?干吗怪到我们头上?”
      
      姜知甜声音冷沉,没有怨气,只有寒凉:“去的是你们家,喝的是你们家的酒,这是事实,你们承担不承担责任,咱们到县太爷跟前说道去,我不信天底下没有王法了。”
      
      姜知甜朝着大家一鞠躬,道:“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过几位大哥把我哥送回来,但一码是一码,该讨的债,我一样也不少的要讨回来。不送。”
      
      袁家几个人只好推推搡搡的走了,有的骂:“真是好心没好报,把人给她送回来,她倒要赖我们一身不是。”
      也有人道:“又没赖你。”
      
      诸人便都看袁明。
      
      有人问他:“袁明大哥,现下可怎么办?那小娘皮是个黑心肠,她不得讹你们家银子啊?”
      
      袁明心里发慌,他也不确定姜知甜说要报官那话是真的假的,他只能假装无事的道:“讹什么?她敢?”
      
      可心里终究没底。因为他心虚。
      
      姑爷上门,袁家肯定要摆酒摆菜的招待。
      方正老实,袁明给他倒酒,他不敢不喝。喝了几碗,他便推辞:“我酒量浅,真的喝不下去了。”
      
      袁明却给他爹使眼色,不许他管,说什么也非要灌方正喝酒,他道:“你要不喝,就是瞧不上我这个大舅哥,不给大舅哥面子,你还想娶我妹妹?门儿都没有。”
      
      就这么着,方正喝醉了。
      袁明害怕,这真要较正起来,这银子得他出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求小红花,求收藏。么么哒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