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朵(4)

      方正虽是压着嗓门说得,可一个门里一个门外,袁大娘姐妹听得清清楚楚。
      哟,这是怎么回事?
      
      两姐妹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
      
      张大娘老实,一听方正这话,心里就咕噔一声,情知这亲事要黄。她是好不容易才求得自己这妹妹答应,要不然,以袁家的条件,虽说袁喜儿腿有点儿问题,也是不难寻桩合适亲事的。
      
      袁大娘脸色就有些不好,不满的剜了张氏一眼。
      你儿子不想成亲,你干吗瞎给他张罗?这不是耍着我们玩儿吗?
      
      袁喜儿始终没抬头,只是站在袁氏身后,和来时一样。
      
      张氏气得在心里骂:这个浑蛋臭小子,怎么专坏事儿?老娘给你寻门亲事容易吗?我这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才寻了袁家这姑娘,还没谈妥呢,你倒来捣乱?
      
      她只能压下心里的怒气,朝着袁大娘姐妹歉然的一笑,没好气的对门外的方正道:“小孩子家家,大人谈事呢,你别捣乱。”
      方正急了,道:“总之,我不成亲。”
      
      他气急败坏的说完,撂脚就走了。
      
      袁大娘不高兴了,她起身一拽张大娘,道:“姐,走了,人家压根没诚心说亲,还耍着你我姐妹大老远的跑这一趟,这天底下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人心都坏了。”
      
      张大娘没动,反拽住她的手道:“你先坐坐,不急。”
      她是个老好人,没有袁大娘那么大脾气,她总觉得,这事还能再好好谈谈。
      
      张氏忙拦住袁大娘,歉疚的道:“她婶子,孩子不懂事,不过几句浑话,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她说时就抹了泪,道:“我们家方正打小就没了爹,我一把屎一把尿,好不容易把他拉扯大,受过的苦不知道有多少。
      他从小就懂事儿,别人家孩子还只知道窝在爹娘怀里要糖吃呢,他就已经知道帮着我做活了……总之他是个再孝顺不过的孩子,这是生怕我为了给他娶亲要花光家底呢。”
      
      要是这么说,那倒还情有可原。
      袁大娘的脸色终于好看了点儿。
      
      张大娘也是孤儿寡母家家的,听了张氏这话,心有戚戚,便打圆场:“是个孝顺孩子,真懂事,要是我那三郎有你们家哥儿一星半点儿,我就知足了。”
      
      她说着也抹起了眼泪。
      
      袁大娘对张愉这个外甥也是实在糟心,她是实在看不过这个老实姐姐活了大半辈子,就落这么一根独苗苗,却又娶不上媳妇,让张家绝后,这才答应用袁喜儿换亲。
      
      再说方正小伙子长得也确实不错。
      
      她为袁喜儿的婚事也是操碎了心,就因为她的腿有点儿跛,外头人笑话,她自己也自卑,长年不出家门。
      因此亲事是高不成低不就。
      
      其实袁大娘倒乐意把袁喜儿嫁入方正这样的人家,他穷不怕,只要他不嫌弃袁喜儿。
      
      袁大娘便劝张大娘:“我也没说什么啊,误会解释清了就行,你就别跟着哭了。”
      张氏收了泪,赔笑道:“对,对,就是误会,那孩子真的不是对喜儿姑娘有什么不满,她那是心疼我呢。”
      
      张大娘看袁大娘:“你觉得,怎么样?”
      
      袁大娘做为女方,自然要挑剔些,她相当矜持的道:“要说方正这小伙子,大面上看没什么毛病,我给闺女找姑爷,也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只要他有一把力气,很老老实实过日子,能对我闺女好就成。”
      
      一听这话,张氏便知道有戏,立刻打起精神道:“她婶子就放一百个心,不是我自卖自夸,这村子里就没有我们家方正这么样样都好的哥儿。家里的地全是他收拾,力气有的是,为人又厚道,又会体贴人,您有什么不放心的?”
      
      袁大娘浅浅的笑了笑,道:“这日子久了才能看出人心呢,你们家方正到底什么脾气禀性,我且得看看呢。”
      
      “这没问题,您只管看,要是我说了一句谎话,您拿大耳括子打我。”
      
      袁大娘噗嗤一声笑出来,道:“结亲结的是两家之好,我打你耳括子算怎么回事。”
      
      张大娘见两人都满意,便催道:“那,就把这两桩亲事定下来?”
      张氏道:“行,等我寻了黄历,挑了良辰吉日,便请媒人登门。”
      
      袁大娘没说话,算是默认。
      张大娘也道:“那行,到时您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也请了媒人来提亲。”
      
      袁大娘又问了张氏一回:“你可能替你儿子做主?”
      张氏咬牙,把个方正在心里骂了一回,陪着笑道:“自然,我是他娘,他敢不听我的?”
      
      袁大娘冷笑道:“那是最好,可别前脚定了亲,后脚他就悔亲,我们袁家可不是好欺负的。”
      张氏连连赔礼:“必不会的,您就放心吧,回头我好好教训教训那犟孩子。”
      
      说定了亲事,张氏便把那一对银镯子掏出来,伸手拽过袁喜儿,道:“好孩子,婶子一见你就喜欢的紧,也没什么值钱东西,就这么一对家传的镯子,日子再艰难我都没拿出来当,今天就给你当做见面礼了。”
      
      袁喜低头不说话。
      
      张氏会来事儿,直接给袁喜儿套在了手腕子上。还要再套别一只,被袁大娘劈手夺了,道:“留一只吧,权当下定了。”
      
      张氏还要留她们老姐妹吃饭,袁大娘死活不依。
      她家又不是缺这一顿饭,何必给人留下个不好的印象。
      
      她拉着袁喜儿出门,在院子里又碰见方正。
      方正站起身,头都不敢抬。
      
      袁大娘又睃了他一眼,再看一眼袁喜儿,小声道:“你不好好看一眼?”
      袁喜儿飞快的抬眼溜了一回方正。
      很快就垂下眼帘,羞红了脸。
      
      袁大娘一看,这就是同意了啊。
      她不由得好笑,白了袁喜儿一眼。
      
      袁喜儿立刻收了怯意,又成了木木的女孩儿。
      
      张大娘还在左右张望,想再看一眼姜知甜。
      不过姜知甜不在,她也只能作罢。好在,那姑娘能干,又生得漂亮,配自家那祸害绰绰有余。
      唉~
      
      张大娘被生活折磨得已经绝望而麻木,她如今心心念念的只有给老张家延续香火,至于对不起谁,她已经管不过来了。
      
      送走袁大娘姐妹两个,张氏揪着方正的耳朵,把他拎到了屋里。
      方正也不敢叫疼,乖乖的站在张氏跟前。
      
      张氏骂他:“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大好的日子,你捣什么乱?”
      方正低声辩解:“我没捣乱。”
      
      “还说没捣乱,我费劲巴力,好不容易才给你说了门合适的亲事,你知道娘有多难吗?”
      “娘,我都知道。”
      “知道你还说不娶?你不是故意说给人家姑娘听呢?”
      
      方正抬起头,道:“娘,我娶什么样的姑娘我都认,可是妹妹她……”
      
      张氏声音一下子拔高,质问道:“她怎么样?没爹没娘,我把她养大成人就已经仁至义尽了。”
      方正道:“您干吗刀子嘴豆腐心?明明你也关心她。”
      
      张氏被噎得哑口无言,半晌,降下声调道:“再关心又如何?咱家过的啥日子,你不是不明白,要是家里,也不用说有千金万金,但凡有你的聘礼钱,我也不会打她的主意。”
      
      方正梗着脖子道:“我成不成亲都无所谓,可妹妹,她应该说门好亲事。”
      他特意强调“好亲事”三个字。
      
      张氏气得一咬牙,口不择言的道:“什么才算好亲事?她年纪不小了,村里像她这么大的,孩子都满地跑了,除了没钱没地没屋的鳏夫,哪个肯正经娶她?还是说你想让我仗着她有几分姿色,把她卖给城里有钱人做小?”
      
      方正脱口而出:“那不行。”
      张氏冷声这:“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倒是给我条路?我这么费劲巴力,连脸面都豁出去了,我又是为了谁?你倒好,为了外人的三言两语,倒来逼你娘我?我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
      
      四老太太牵着姜慧进了院,看张氏和方正这娘俩神色不好,张氏正抹眼泪,便道:“亲娘俩,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阿正啊,你娘带大你不容易,你可不能气你娘。”
      
      方正一下子就耷拉了,他低头道:“是。”
      
      张氏抹了眼泪,把姜慧领过来,向四老太太道谢:“多亏您老人家帮我带着慧慧。”
      四老太太道:“说这些做什么,事儿怎么样了?”
      
      张氏在这村里没什么相好的人家,一则她是寡妇,后嫁进来的,因着身份就让人轻视。尽管死了男人不是她害的,但世人总认为这样的女人不吉利。
      
      等到姜知甜的爹死了,村里有那几个游手好闲的人难免打她的主意。
      
      她不甘心吃亏,自然闹了几场,这下不但没得来村人的同情,反倒让村里的女人更加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都说要不是她不检点,也不会勾得男人心性浮动。
      
      张氏又气又委屈,见她们都跟防贼一样盯着她,她更不愿意和她们走动。
      
      四老太太只有一个独子,在镇上过活,一年半载才回来一次。她又是个心善的,有事的时候,张氏便请托四老太太帮着带一带姜慧。
      
      张氏喝斥方正:“还不给你四奶搬个马扎子来?”
      
      当着外人,方正不敢再和张氏分辩,只得搬来两个小马扎子,他见张氏和四老太太有话说,便主动抱着姜慧出了院子。
      
      张氏对四老太太把今天相看的事一说:“我看袁家嫂子还是满意的,可方正这孩子不知轻重,他非得说不肯成亲,差一点儿就把袁家嫂子气走。”
      
      四老太太道:“其实有句话,我早就想说。”
      “您说。”
      
      “阿正是个好孩子,甜甜那丫头也是个能干的,你怎么就没想着……他们俩凑一对呢?”
      
    插入书签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