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朵(5)

      张氏发着怔,顾知远已经走到了她跟前,拱手作了个揖。
      众目睽睽之下,张氏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个,你,你……”
      
      顾知远坦然的微笑,解释道:“我二哥不太舒服,所以我替他来迎亲。”
      他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张氏的焦虑。
      
      “啊,哦。”
      张氏略微松了口气。
      
      这兄弟代替迎亲的不是没有。
      娶袁喜儿的时候不还是姜知甜呢吗?
      
      张氏终于露出了笑容:“好,好,快请进。”
      周围看热闹的人一头雾水,有点儿弄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张氏却没和她们解释。
      
      姜知甜没有亲兄弟,方正腿又伤着,且张氏自知是高嫁,所以压根不敢为难顾知远,几乎是立刻就让族里的兄弟把姜知甜背出来,送进了花轿。
      
      顾知远朝大家一拱手,翻身上马,带着花轿乌乌泱泱的出了姜家村。
      
      一等出了村,顾知远便让人把鼓乐都停了,他下马到了花轿旁边,啪一掀轿帘。
      
      跟着来的两个顾府的婆子上前想拦,顾知远瞪她二人一眼道:“我跟姜姑娘说两句话,你们要是不想吃苦头就站远点儿。”
      
      得嘞。
      
      没人敢惹顾知远,况且二爷临阵脱逃,到现在还没找着人,这桩亲事还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呢。
      两个喜婆自动自发的站远了些。
      
      姜知甜能感觉到不大对劲,不过她蒙着红盖头,什么都看不见。
      听着是顾知远的声音,她惊讶的抬了抬头。
      
      顾知远一手扶着轿门,一边道:“姜姑娘,你要是对这桩亲事不满意,我现在就可以送你回去。”
      横竖离姜家村也没多远。
      
      姜知甜没说话。
      她是实在无语,这没头没脑的,到底什么意思?
      
      她问:“发生什么事了?”
      顾知远笑了笑,道:“来迎亲的是我,你觉得出什么事了?”
      
      姜知甜沉默了几息,道:“顾家二爷后悔了?”
      顾知远道:“聪明。”
      
      姜知甜无声的笑了笑,道:“顾四爷是什么意思?就这么一句话,就想不明不白的把我打发回去?”
      顾知远笑起来,道:“不,你还想知道什么?”
      
      姜知甜垂头不说话。
      人人都有自尊,且那日见过顾知慕,知道他对亡妻一往情深,此生不渝,既然他不愿意娶她,她就该即刻放弃,别再纠缠。
      
      可她不是顾知远,每一步似乎都是老天算好的,步步是坑。
      一旦她行差踏错,等待她的就是万劫不复。
      
      顾知远也不着急,很有耐心的等着姜知甜。
      
      他以为但凡是个女人,遇上这样的事都得哭。
      也不知道姜知甜是不是哭了。他手有些痒痒,真想掀开她的盖头看一眼。
      
      不是。
      他就是想想而已,怎么这手不听使唤。
      顾知远的歉疚也就那么一瞬,随即便被惊讶代替。
      
      姜知甜脸上有失望,有沉思,就是没有伤心和难过。
      他好整以暇的望着她,道:“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顾知远的手还在姜知甜的脸边。
      姜知甜有些不适应,横竖她也没亲娘,也没人告诉她没见到新郎就掀了盖头是不吉利的事。
      
      她一伸手,自己把盖头扯下来了。
      她道:“我就是想问问,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爹的意思?”
      
      “什么?你说退亲这事?我的意思。我爹那个老古板,呵。”
      也就是说,顾歧是不会同意退婚的。
      
      姜知甜心里大致有了主意,她问顾知远:“你们家想怎么补偿我?”
      “补,补偿……”顾知远好笑的道:“哎,我说姜姑娘,退婚对你来说不是坏事吧?就我二哥那人,别看我爹说得天花烂坠,可要是你们两个不能相互有情,不能同心同德,嫁过去你能有什么好日子?”
      
      姜知甜也笑了,她道:“小顾先生,你红口白牙,三言两语,就想让我退了这门婚事?”
      “啊。”
      
      姜知甜摇头:“我不会答应的。”
      顾知远摇头笑了笑,道:“行,你要什么好处?”
      
      姜知甜咬牙,没立即开口。
      顾知远道:“聘礼我们不要了,所有顾家送给姜家的,我保证一样儿都不要回。”
      姜知甜摇头。
      
      还不愿意?顾知远问:“要不你提。”
      
      姜知甜抬眼,道:“退婚对于男方来说,没有任何损失,背骂名的是我。所以我这算不得讹诈。”
      顾知远好笑的附和:“对,你说得都对。毕竟这事是顾家不地道,我认。”
      
      姜知甜问他:“你知道草龙珠吗?”
      顾知远还真的点了点头。
      
      姜知甜道:“你给我弄来草龙珠,我就答应退婚。”
      顾知远一拍轿门:“行,就这么答应了。”
      
      顾知远答应的挺痛快,可惜他做不了主,这边两人刚商量好,那边顾家三爷顾知行快马赶来,道:“老四,爹让我过来迎迎你。哎,你怎么把新娘子的盖头掀了?”
      
      顾知远手疾眼快,啪一下放下轿帘,转身问顾知行:“你怎么来了?”
      
      顾知行看了一眼喜轿,再看一眼被他打发老远的随行喜娘和轿夫,用力一拍他肩膀,勾着他往远处走了两步道:“三哥知道你眼红二哥娶亲,别着急哈,回头我就让爹给你也把媳妇娶回来。”
      
      你知道个屁。
      
      顾知远甩开他,问:“是爹不放心我?”
      顾知行也没什么可瞒的,笑笑道:“得亏我来了。”
      
      这要是他不来,谁知道老四会和新娘子做点儿什么?
      这还当着这么多人呢,他把人新娘的盖头都掀了。
      
      姜知甜还等着顾知远送她回姜家呢,结果没等到他,喜轿继续抬起来,也不知道往哪儿走了。
      鼓乐喧天,姜知甜也没法大喊大叫的招呼顾知远,只得默默等待。
      
      轿子走了得有大半个时辰,姜知甜明白了,这肯定不是回姜家村,没那么远。
      
      顾家可比姜家准备得热闹。
      姜知甜被喜娘扶下来,小心的迈过马鞍、跨过火盆,进了中厅。
      
      有只大手顺着红绸攥住了她的手。
      应该是顾知远。
      
      顾知慕既然逃了婚,别说不会轻易被捉回来,就算回来,他也不会这么容易就心甘情愿的和她拜堂。
      
      姜知甜试图挣开顾知远的手。她是嫁给他二哥的,却要和他拜堂,且他又有婚约在身,这都成什么事了?
      
      顾知远察觉到了姜知甜的小动作,他不满的瞪了她一眼:怎么,你还不愿意啊?
      可满眼都是她的红盖头,他才拍了拍脑门。再瞪,她也瞧不见啊。
      
      顾知远小声道:“众目睽睽,别乱动。”
      姜知甜要说话,一旁的喜娘忙道:“四爷,没进洞房前,您和新娘子都不能说话。”
      
      得,直接把姜知甜的话给截了回去。
      顾知远怎么任凭怎么作都没事,她不成啊?
      女人的规矩、束缚太多,一旦她有所冒失,不错也是她的错。
      
      姜知甜像傀儡似的,由顾知远牵着拜过天地。
      
      顾歧也想到了这拜堂的一对男女毕竟不是夫妻,因此顺利的把他二人打发进了洞房,还不忘让顾三奶奶于氏盯着他。
      他又不是正儿八经的新郎,走了过场就赶紧走吧,可千万别赖在新房。
      
      姜知甜进了新房,顾知远就站在门口,见迎出来的于氏笑眯眯的瞅着她,情知她要打趣自己。
      果然,于氏笑道:“四弟这是眼馋了?别急啊,我听三爷说,年前指定能给四弟把四弟妹娶回来。”
      
      顾知远拱了拱手,是个“怕你了”的意思,他对于氏道:“三嫂,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剩下的就交给三嫂了啊。”
      于氏道:“四弟放心吧,我保证照顾好新娘子。”
      
      得了,横竖和他没关系,顾知远把那句“劳烦三嫂好生照顾新娘”子咽进了肚里,拱拱手,大步而去。
      
      姜知甜安静的坐着,因着没有新郎倌,一应程序倒是都省了。
      顾三奶奶于氏虽然舌灿莲花,巧言解释了顾知慕为什么没来,可姜知甜知道内情,因此只装糊涂。
      
      眼见天晚,新房里又诸事安定,于氏告辞而出。
      
      新房里安静得落针可闻。
      姜知甜伸手自己掀开了盖头。
      
      屋里倒是布置的十分华丽,不知道是顾知慕的手笔,还是顾歧的吩咐。
      
      姜知甜呆呆的坐了一会儿,外头夜色降临,越发显得这喜庆的新房格外讽刺。
      
      姜知甜以为这必定是个孤零零的夜晚,也许明天一早,顾歧便会前来赔礼道歉,甚至开出比顾知远所给的更优厚的条件,然后让人把她送回家。
      
      可她想错了,不到二更,顾知慕便被押回了新房。
      
      顾知慕实在是太好找了,他身无分文的跑出去,也没出城,最后只在酒馆里押了自己的玉佩,要了一坛子酒,不到半天,就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
      他一喝醉,就有人报给了顾歧。
      
      顾歧也没用别人,亲自去报顾知慕押了回来。
      
      他指着顾知慕的鼻子道:“我早和你说过,这亲事,你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除非你当着大哥的灵牌,许诺发誓,以后你的事都不许我这做叔父的管。”
      
      顾知慕喝得醉眼惺忪,紧紧拽着顾歧的衣角道:“叔父,我不能,我爹临死前让我发下重誓,以后我就得听您的。”
      
      “那你就回去成亲。”
      顾知慕悲哀的道:“叔父,你明明说好了,要给我娶青娘的。”
      
      顾歧气怒交加,道:“从头到尾,认错姜姑娘、自以为是的一直是你,我哪句话说她就是那罗氏了?”
      
      顾知慕捶胸顿足:“是叔父你骗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眷属难成》求收。
    现言《金丝雀》求收。
    接档文《泼辣小娘子》求预收。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