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朵(3)

      顾知远好不容易把顾知慕弄醒,顾歧也回来了,白芷早告诉他顾知慕的事,他沉着脸进了后院去看顾知慕。
      
      顾知远忙让开:“爹,你回来了?”
      顾歧道:“你先出去。”
      
      “得嘞。”顾知远走到门口又道:“爹,您也甭数落我二哥,他和我那位未来的二嫂是天定的缘份。”
      说完哈哈大笑。
      
      在顾歧锐利的眼刀下,他这才慌不迭的出门。
      
      顾歧坐到顾知慕身前坐下,问:“酒醒了?”
      顾知慕一脸木讷,并无羞惭和窘迫,他只是问:“叔父,青娘呢?我明明看见她了,可知远却取笑我是喝糊涂了,认错了人。我不信,她人呢?”
      
      说到最后,已经是喉头哽咽,他哀求顾歧:“叔父,我求你,你把青娘还给我,青娘一向温婉柔顺,最是贤淑不过,她是这家里最孝顺的媳妇,我不能没有她。”
      
      顾歧按住顾知慕的肩,让他死死的坐在椅子上不能动弹,这才道:“你如果当她是青娘,那她就是。她有名有姓,有家有住处,你想要她,再过几天,你们成亲了就能见到她了。”
      
      顾知慕压根没听懂顾歧的意思,只听道自己能见到她了。
      他终于有了点儿精神气,问道:“真的?再过几天?”
      
      顾歧在心里算了算,道:“今儿十八,再有一个月吧。”
      顾知慕一时欢喜,一时心伤,他道:“时间太长了,叔父,你体谅体谅我,能不能让我快点儿见到青娘?”
      
      顾歧冷冷的盯着顾知慕。
      
      他不愿意撒谎骗他,可是看看他是什么样子?
      他如今的模样,就像个没脑子的傻子,是酒精麻醉了他的心志?
      压根不是。
      
      他就像个软弱的孩子,只听他想听的,只看他想看的,只做他想做的。
      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他自己,和他想像出来的青娘,以及他自以为是的深情。
      
      可顾歧还是说:“既然你那么爱青娘,自然不愿意她受一丁点儿的委屈。要嫁给你,她不得备办嫁衣和嫁妆?你总不能让她成为世人的笑话。匆忙而嫁,是妾还是娶啊?”
      
      “对,叔父说得对,我怎么肯委屈了她?”顾知慕一拍脑袋,道:“我怎么都忘了,嫁衣,现在做肯定来不及,那我去给她买现成的。咱们县城不行,我去府城。”
      
      他一跃而起,脸上不仅有了笑意,还有几分讨好,总算比从前只知喝酒的行尸走肉多了几分灵活气儿。
      
      他讨好的道:“叔父,我也老大不小了,不能总让您替我操心,这回嫁娶,就都包在我身上吧,您能不能跟府里的顾叔说一声,我需要银子。”
      
      顾歧淡淡的道:“如果你今天到明天能够都不喝酒,那么明天你再来找我,我一定都答应。”
      
      顾知慕道:“我知道叔父是怕我又犯旧毛病,您放心吧,我如今只盼着早点儿把青娘娶回来了,有了她,我怎么还会喝个烂醉。”
      
      等顾知慕走了,顾歧长长的叹了口气。
      
      顾知远倚在门口,忽然开口道:“爹,你不厚道啊。”
      
      顾歧吓了一跳,也幸亏他还不算老,否则被这冷不丁一吓,非得吓出毛病来不可。
      他转身瞪着顾知远道:“你胡说什么?”
      
      顾知远耸耸肩。
      顾歧骂是骂了,可心里是相当的不是滋味,他问顾知远:“你都听见了?”
      
      “没啊,我就听我二哥说他要把他的‘青娘’娶回来。不是我说,我那二嫂没了有四年了吧?您上哪儿给他变出个二嫂来?”
      
      顾歧道:“他醉眼昏花,把姜家那大丫头错认成了罗氏。”
      顾知远怪叫:“那你就来个将错就错?”
      
      顾歧默认。
      他也知道他办事不厚道,可是他不能看顾知慕这么昏昏噩噩的过下去。
      
      他像是在劝顾知远,又像是在说服他自己,道:“不管他是不是错认了姜姑娘,起码他不排斥姜姑娘,只要成了亲,他总能活得像个人样。”
      
      顾知远啧了一声,道:“爹您也是活了半辈子的人了,又因为走家串户,各家隐私知道的比别人都多,您这瞒天过海,暗渡陈仓的,是忒嫌人间怨侣太少是吗?”
      
      顾歧不悦的瞪着他问:“你什么意思?”
      顾知远道:“我还能什么意思?知道您是为了我二哥好,不忍看他这么消沉下去,可您也不能因为姜知甜毫无还手的余地,就这么往死里欺负她吧?”
      
      顾歧怒道:“这怎么叫欺负?我是为了她好。你也看到了,她那么个情况,能有什么好亲事?嫁给你二哥,并不算委屈她。姜家衣食难继,咱们顾家虽称不上锦衣玉食,却不至于像姜家那样捉襟见肘。”
      
      顾知远呵呵笑了两声,道:“委屈不委屈的,要看您自己怎么想了。”
      她是为了一口饭,为了一身衣裳活着的吗?
      
      顾歧瞪他怒斥:“我能怎么想?我是成人之美。”
      
      “成谁的美?我二哥的?还是姜知甜的?他们俩肯领你的情吗?我二哥心心念念只有二嫂,你强塞给他一个新的二嫂,他知道自己被骗,会有什么后果您想过吗?”
      
      顾歧心道:能有什么后果?闹一阵他没精神闹了,不照样得把日子过下去?
      
      顾知远又道:“还有姜姑娘,您觉得她可怜,可她除了没钱,哪儿可怜了?没您拉郎配错点儿姻缘,谁敢说她找不着合适的男人成亲生子?”
      
      顾歧道:“什么叫合适?招个流氓地痞小混混叫合适?去给个老男人当妾做小叫合适?去给人当后娘叫合适?”
      
      顾知远道:“您这叫强词夺理,哦,合着嫁给我二哥不是当后娘?您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怎么想?姜姑娘就算不招上门女婿,不嫁人,她这一辈子就不能过好了?”
      
      顾歧十分不屑的瞥一眼顾知远,摇头嘲讽的道:“你们就是都还年轻,拿热血和理想当饭吃,等你吃在这世道上跌惯了跟头,你就知道自己有多幼稚有多可笑了。什么有情饮水饱,没有基本的生活,她的容貌带给她的只有灾难,绝不会有‘好’字。”
      
      顾知远才不接受他爹这种说法,他张嘴就道:“您也甭拿您那一套说事,我们摔跟头怎么了?好像您没年轻过似的。”
      
      顾歧不愿意跟他废话,粗暴的打断他道:“闭嘴,这些无聊的东西,我没兴趣跟你讨论,总之我警告你,这件事你不许和你二哥多嘴。”
      
      凭什么啊?
      
      顾歧又道:“药铺里的草药本来早就该到,却一直耽搁着没发,你下午就启程去府城瞧瞧,看问题出在了哪儿?”
      
      顾知远呵了一声,道:“行吧,您就是怕多嘴,所以一竿子给我支这么老远。成,我走。”
      他甩手走到门口,又道:“您当我稀罕管?我才懒得多那嘴呢。”
      
      顾歧手里紧紧攥着茶碗,脸色铁青,几次想把茶碗摔了泄愤,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
      
      顾知慕虽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可当初大哥待他十分情重,他待这个侄子也有如亲生。
      如果大哥没有英年早逝,顾歧对顾知慕也就是无可无不可。
      毕竟侄子嘛。
      
      可兄嫂相继逝去,顾知慕又敏感、聪慧,这些年,顾歧在他身上花费的精力可比顾知远都多。
      他是真的为了顾知慕好。
      
      什么男女情爱,就那么回事,等他和姜知甜过直了日子,那个罗氏,迟早会淡忘。
      死了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总得好好活下去。
      
      所以顾歧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第二天一大早,顾歧也就才起身,外头报:“老爷,二爷求见。”
      顾歧怔了怔,苦笑了笑,道:“请他外间坐。”
      
      他还真是挺心急。
      
      顾歧没让顾知慕多等。
      
      顾知慕一见着他,便起身深深一揖:“昨儿个侄儿又喝醉了酒,跑到大街上丢人,侄儿特来向叔父请罪。”
      顾歧伸手虚扶:“罢了。”
      
      他喝醉酒也不是一次两次,真要跟他计较,自己早气死了。
      
      顾知慕坐下,与从前相比,倒是多了点儿神彩飞扬。他道:“我来一是向叔父赔罪,二来也是向叔父道谢,这几年,叔父对我是拳拳深重,侄儿十分愧疚。”
      
      顾歧道:“我是不忍看你如此自苦。你说你年还不大,总不能这辈子就这么昏昏噩噩的过吧?”
      “是。”顾知慕道:“以后我一定听叔父的吩咐。”
      
      顾歧不太相信,不过他还是一脸慈心甚慰的模样,道:“知慕,叔父理解你痛失爱侣之心,可人活在世,不是只有这一桩事情。就算你不想要锦锈前程,可也不能这么折腾折磨自己吧?
      
      若你爹娘在世,看你如此自苦,得多伤心失望?叔父不求你大富大贵,只求你平闰安安。待娶了妻,你便好好的过吧。”
      
      顾知慕垂眸,掩盖了眼里的哀伤。从前读到“情深不寿”,他只是一笑置之,可自从失去罗氏,他才知道老天当真会嫉妒有情人。
      不过好在,他的青娘又回来了。
      
      顾知慕打起精神,诚心诚意的道:“叔父说得是,我都晓得的。”
      顾歧道:“那好,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喜好,你自己的婚事,我就都交给你来办。”
      
      顾知慕欢喜得溢于言表,起身道:“多谢叔父成全。”
      
    插入书签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