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朵(1)

      方正和袁喜亲事在即。
      
      袁喜儿临出嫁头天晚,袁大娘对袁喜儿是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她:“你那个婆婆虽然泼辣,可本性是个善良的,之所以这么泼辣,不过是为了防着外头的男人。
      
      她是你婆婆,你嫁过去之后要好生孝敬。”
      
      袁喜儿低头,一句话不说,也不知道听进去没听进去。
      可不管她听不听得进去,袁大娘也得说。
      
      她又嘱咐:“方正呢,是个实诚孩子,没什么大本事,不过倒也本份,你要好生待他。
      这夫妻就是一辈子的事,以心换心,你既出嫁,就不像从前在娘家,不管怎么耍小性,都有爹娘担待,到了婆家,能忍就忍,千万别让娘担心。”
      
      袁大娘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剩下的,那个慧慧,年纪还小,只要你好好笼络笼络,早晚她和你是一条心,就是……”
      
      她咬咬牙,道:“就是那个姜大姑娘,不是个好相与的。”
      
      她把所有的事都怪罪到了姜知甜头上:“要不是她那么刁,你也未必能嫁进姜家去,总之,你凡事都别和她硬碰硬,什么事都留个心眼。”
      
      袁大娘摸着袁喜儿的手,叹道:“有什么事,让人给你爹和娘送个信,要是方正敢欺负你,娘去给你做主。”
      
      袁喜始终没吭一声。
      袁大娘只得作罢。
      
      因方正腿伤未愈,是姜知甜代他迎的亲。
      
      袁家对姜知甜很是有所忌讳,因此并没为难,姜知甜倒是白占了个便宜,顺利的把袁喜儿接回了姜家。
      
      姜知甜扶着袁喜儿下了牛车,含笑道:“嫂子,咱们到家了,门口有个火盆,你抬脚。”
      袁喜儿点点头,顺利的迈了火盆。
      
      屋里,张氏坐在上首,袁喜儿下拜给她行礼。
      
      小门小户,没什么八抬大轿,也没什么喜乐喧天,甚至张氏也没请什么傧相。就由姜知甜扶着袁喜,给她磕了三个头,就算是拜过堂了。
      
      张氏扶袁喜儿起来,怜爱的道:“喜儿,我知道委屈你了,不过你和阿正是天定的缘份,注定要做夫妻,所以你放心,以后这家里没人会亏待你。”
      
      袁喜儿低头默不作声。
      
      张氏体谅她是新娘子害羞,又腿脚不便,只嘱咐她和方正好生过日子,就让姜知甜扶她去了西屋。
      
      方正就坐在炕沿,听着外头和对面屋的动静,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
      姜知甜笑着把袁喜儿扶到方正身边坐下,道:“哥,嫂子娶进门了,可就没我事了吧?”
      
      方正脸涨得通红,低头道:“多谢妹妹操劳,我,我都记着呢。”
      姜知甜笑出声,道:“行了,谁让你谢来着?你替嫂子掀了盖头,好喝合卺酒。”
      
      方正答应了一声,伸出手又缩回去,如是几次,才鼓起勇气掀开了袁喜儿的盖头。
      
      袁喜儿脸上敷了粉,两颊又抹了胭脂,妆虽浓,却掩盖了她肌肤微黑的缺点。
      
      她自始至终就一直低着头。
      方正本来就不是个会说话的人,看了一眼也就低下头去。
      
      姜知甜捧了两盅酒过来,递到他二人跟前。
      
      方正端了酒盅,笨拙的道:“那个,喜儿,我,我,”
      他“我”了好几声,也没说明白他的意思。
      
      姜知甜道:“哥,你就说你挺高兴不就结了?娶嫂子进门是大喜事,别的话不用多说,以后你们俩相亲相爱,早点儿生个大胖小子。”
      
      方正终于活分了起来,瞪了姜知甜一眼道:“你看你,没出阁的姑娘家,说的都是些什么啊?”
      姜知甜道:“祝福话啊,我知道阿正哥脸上挂不住,这本来是你该说的,却被我抢了。”
      
      方正脸红得像是大红布,窘迫的道:“胡,胡说。”
      
      姜知甜看向袁喜儿,道:“嫂子,你也看见了,我哥是个实诚人,心里有话他也说不出来,总之日久见人心,以后你就知道我哥的好了。”
      
      袁喜儿终于抬头,朝着姜知甜笑了笑。
      
      袁大娘的话,她从来都是当耳旁风,尤其她说姜知甜如何心坏,又如何刁之类的,袁喜儿都不信。
      
      她对姜知甜说不上多有好感,但既嫁了进来,她就不愿意和姜知甜交恶。
      
      姜知甜只等二人喝了酒,又放了炕桌,摆了晚饭,这才退出去,替他们小夫妻关上门。
      
      张氏站在东屋门口,一拉姜知甜,两人进了东屋,张氏问:“怎么样?”
      姜知甜忍笑:“您着什么急啊?这天也才黑,再怎么样,也得等到明早才能知道。”
      
      张氏又气又笑,道:“我说甜甜,你如今是越来越不知羞了,你自己都还没出嫁,什么都不懂,倒打趣起你哥和你嫂子来了。”
      姜知甜假意道:“看看,您现在是亲儿子、亲媳妇,哪儿还把我放在眼里?”
      
      张氏一急,脱口而出道:“怎么会?我……”
      
      到嘴边的话,张氏又咽下去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一眼姜知甜,道:“从前你我也就是两不相关,不过是凑合着过日子,可自打这些日子经了这么多事,我是真心拿你当亲闺女看。”
      
      她眼圈又红了,道:“我承认我以前对不起你,可我也是没办法,但凡有条活路,我也不会搭上你。”
      
      姜知甜把手巾递过去,道:“行啦,我又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亲生的还卖儿卖女呢。”
      
      人都是自私的,谁不先顾着自己的亲生儿女?
      姜知甜还真不吃这个飞醋,也不因此怨恨张氏。
      
      张氏捧着手巾,却不擦泪,只问姜知甜,道:“你,你真不恨我?”
      姜知甜道:“不恨。”
      
      张氏一下子就哭出来,道:“有你这句话,我死了也有脸去见你爹了。我不求你多孝顺我,我就求你别恨我。”
      
      姜知甜只得安慰她:“今儿这大喜的日子,您干吗这么哭天抹泪的?被我阿正哥知道,还当我欺负您了呢。”
      
      张氏气笑了,白了姜知甜一眼道:“忙活了好几天,你不累啊?不赶紧歇着去,你倒在这儿牙尖嘴利的挤兑我。”
      
      姜知甜等张氏不哭了,道:“我有几件事想跟您说。”
      张氏放下手巾,道:“什么事?”
      
      姜知甜道:“我哥娶了嫂子,我也要出门子,按理说没什么操心的事了,可我最放心不下的是慧慧。”
      张氏不爱听了:“她是我亲闺女,我还能害了她不成?”
      
      姜知甜笑笑,道:“您是不会有意害她,但说句不好听的,您对她还是精点儿心的好。我知道家里日子艰难,您心里不顺气儿,只能拿她撒气,但是,能收敛还是收敛着点儿吧。”
      
      经氏被说得面上无光,可一想这慧慧确实是没享过几天好日子,她这当娘的着实愧得慌。
      
      她嗔怪的道:“用你说?我自己知道。”
      姜知甜笑了笑,又道:“以前我曾说过,这个家由我做主。”
      
      张氏看了她一眼,心道,那不过是说给外人听听,如今她都要出嫁了,还怎么管家里事?
      姜知甜道:“以后就都交给哥哥和嫂子吧,不过如果有什么不能决断的大事,您只管来找我。”
      
      她说得很是郑重,张氏却不以为然的道:“已经娶了你嫂子,想必以后没什么要紧的大事,你放心,我不会常去打扰你。”
      
      谁家过日子也不容易。
      
      张氏这些日子没少听人冷嘲热讽,先前她给姜知甜换亲,人人骂她没良心,为了自己儿子便牺牲养女。
      
      如今她给姜知甜说了门好亲事,又惹人红眼嫉妒,明面上说她沾光享福,背地里却骂她卖女求荣。
      她是个要脸儿的,自然不愿意背这骂名。
      
      所以她这么说,也是这么想,以后不管什么事,哪怕她打断牙齿往肚子里吞,也绝不去求姜知甜。
      
      姜知甜欲言又止,最终只是笑笑,回了自己住的厢房。
      
      一夜无梦,姜知甜睁开眼,天才蒙蒙亮。睡得太沉,她竟一时有不知今夕何夕的茫然感。
      
      屋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有细微的脚步声走出来,接着是掀开缸盖舀水的声音。
      姜知甜一骨碌爬起来,从窗户往外望。
      
      是大嫂袁喜儿。她正拎着多半桶水,步子迟缓的往屋里走。
      
      姜知甜匆忙穿好衣裳,推门出去,帮着袁喜儿提着水桶,道:“大嫂起来的真早,我还说容我睡个懒觉再起来做早饭呢。”
      
      袁喜儿不禁脸颊微红。褪去新娘的浓妆,她就是个普通的姑娘,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姑娘,才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
      
      她道:“我听你哥说了,以前都是你做家里的三顿饭,以后就我做吧。”
      姜知甜笑笑道:“这是哥哥嫂子心疼我。”
      
      袁喜儿不禁看她一眼。
      
      其实她觉得姜知甜这性子挺好的,不管她心思是毒还是坏,可起码这一天一夜,她唯一的善意都是姜知甜主动给予的。
      
      袁喜儿便低声道:“我不会当人家大嫂,也只是学着当,不管怎么说,你也是要嫁人的,在娘家过几天舒服日子是应当的。”
      
      姜知甜不由得掩唇笑起来。
      
      袁喜儿不好意思的问:“可是我说错话了?”
      姜知甜摇头:“不是,我是觉得,有嫂子心疼可真好。”
      
      她一个后娘带大的,从小到大,家里的活全是她的,倒不是多委屈,可是难得有人肯体谅她,她挺领这个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第二更。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