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朵(2)

      姜知甜知道张氏说得都是实话。
      但实话是实话,给她招个游手好闲、偷鸡摸狗的男人就能解决问题了?
      
      她道:“您这话是,不过招个上门姑爷就能解决我哥的媳妇?能解决咱们家的穷病?”
      
      张氏含糊的道:“咱们家一穷二白,啥都没有,好姑娘哪个肯来?
      这不是,那张家,有个表妹,虽说腿有点儿拐,可只要能生养。
      再说了,你还在家里,又有你哥,要是那姓张的敢不知好歹,你哥还能替你撑撑腰。”
      
      姜知甜沉默了一会儿。
      她明白了,给她招姑爷是虚,给方正换个媳妇回来是实。
      她并不多生气,也不多伤感,只是觉得气闷。
      
      穷,像一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好像日子没有盼头,天空没有阳光一样。可她不知道怎么才能把这穷掀开。
      如果不穷了,一家人也就能好好的了……吧?
      
      姜知甜好脾气的道:“只要真能给我哥娶来媳妇,我答应。”
      张氏一怔:“你,你,你真答应?”
      姜知甜道:“真答应。”她缓缓的道:“这么些年,人人都不容易。”
      
      张氏一下子就捂着脸哭起来:“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你守你爹的孝,一守就是三年,这出了孝都十九了。别人家的丫头小子都是十一二就订亲,你上哪儿定去?没有合适的人家,只好招姑爷,可这入赘不是什么好活计,好人家的小伙子谁愿意?”
      
      她说的都是实情,姜知甜懂。
      
      其实张氏已经嫁过一回,虽说给姜若生了个小丫头,但她毕竟才三十七八,又天生好相貌,再嫁不是问题。
      当然,嫁的好坏是问题,但她没义务拉挂着姜知甜姐妹俩。
      
      她舍不得小女娃是真的,她和姜知甜可没亲缘。
      
      但张氏这几年咬着牙,愣是没再嫁,家里门户也守得极紧,这一二年方正又长成了大小伙子,愣是把这个家撑起来了。
      
      姜知甜领她的情。
      
      递过去一条帕子,姜知甜起身出了门。
      日子就是这么个样子,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也不是她哭两声,她就能原谅她的。
      
      张氏也明白,自己和这个大丫头没什么母女情份,只能说搭伙过日子,暂时谁也离不了谁。
      
      她没有忏悔之心,手指头伸出来还不齐呢,真要比,自然方正要比姜知甜亲近得多,一个是自己生的,一个是隔着亲缘的继女,这还用比吗?
      
      可她也不好受,不是她要苛待这个继女,实在是日子没法过啊。
      
      她懒懒的收了哭,满心都是空的。到底是母女一场,临到了拿她卖了给自己儿子换媳妇,她终究觉得对不起姜知甜的爹——姜若。
      
      姜知甜又去而复返。
      张氏怔住,还当她反悔了,眉毛都立起来了,一肚子的刻薄话等着她呢。
      
      姜知甜打开一方素色绣花帕子,里面是一对银镯子,她看着这对镯子道:“这是我娘留给我的。”
      说罢递到张氏跟前,道:“好歹相看一下,要是那姑娘真行,这镯子就当聘礼吧。”
      
      张氏这回终于生了点儿歉疚之心:“这……我怎么好拿你的,这是你娘给你的,也是个念想。”
      姜知甜笑道:“得了吧,想念不想念的,我心里惦记着呢,不用您惦记,您真不要?”
      
      张氏终是伸了手。
      哪能不要?就算是换亲,是那么好换的?
      
      姜知甜走了,她又好生哭了一场。
      
      ………………
      
      相看那天,张家来的是张大娘姐俩。
      要说给方正的就是张三郎张愉的姨表妹袁喜儿。
      
      姜知甜一早就用竹竿打下几颗刚泛红的枣子和几棵红透了的海棠,用水洗干净了湃在井里。又从后院把去年晾干的山楂片拿进来,洗了用热水沏开,再搁上几块糖。
      
      客人一进屋,她便把山楂红糖水端上了桌。
      
      张大娘打量着姜知甜,对她还算满意。
      
      这姑娘除了年纪大些,样貌还不错,身手也挺利索,这张氏抱着个孩子,这家里进进出出都是这位姜大姑娘,瞧着院子干净,屋子也利落,可见这姑娘能干。
      
      只是太过苗条、纤弱了些,不知道好不好生养。
      
      张氏也在打量跟来的袁喜儿。
      
      袁喜儿比姜知甜小着三岁,今年十六,圆脸盘,皮肤倒也白净,只是细眉细眼,比姜知甜要丰腴得多。
      
      乡下人说媳妇不看相貌,一看能不能干活,二看好不好生养,因此袁喜儿这样的更得妇人们中意。
      
      只除了她的腿,确实有些拐。
      要说不碍眼,那是假的。
      
      张氏一边和张、袁两姐妹寒暄,一边打量袁喜儿。
      小姑娘家到了外人家里,总是有些放不开,她一直板着小脸,挨着袁大娘低头坐着,也不说话。
      张氏让了好几回往炕里坐,她也只腼腆的笑笑,不肯动。
      
      袁大娘轻拍了她一下,对张氏道:“这孩子太腼腆,在家就娴静的很,一出门就更是一句话都不往外蹦了。”
      她又夸姜知甜:“你看你这闺女多好?人生得好,性子也爽朗。”
      
      张氏心道:姜知甜那是没办法,这袁喜儿一看就养得娇,穷人家的孩子哪儿敢有脾气?
      她谦虚道:“您可真会夸奖,这也就是看着人家的孩子好罢了。”
      
      姜知甜打量着张大娘。这就是未来的婆婆?
      
      她五十多岁的年纪,花白相间的头发挽成个髻,插着一枝银簪子。
      脸盘有些瘦削,眼角已经起了皱纹。一双眼睛有些发红,时不时的就要眨上一眨,想必是做针线活做多了。
      
      她面色愁苦,眉心有个不疙瘩,为人看着也有些软善。
      
      袁大娘比张大娘富态些,但神态也不安闲,和张大娘十分相像。
      虽说买猪看圈,但光看一个张大娘,实在想像不出来那张三郎是个什么模样,什么脾气禀性。
      
      张氏和张大娘、袁大娘拉起家常。
      张家什么都没有,就一间破屋子。当然,张氏看的也不是张家有什么,而是袁家有什么。
      
      袁家比张家强些,除了袁喜儿,上头还有个哥哥,下头有个弟弟,家里有六亩地。
      张氏点头。
      
      娶个腿有点儿拐的媳妇不要紧,这媳妇娘家富裕也值了。
      
      三个人有说有笑,一直盘桓到中午。
      姜知甜去做饭,这会儿方正回来了。
      
      袁大娘和袁喜听着方正管张氏叫娘,便知道他是准姑爷,娘俩四只眼睛都落到了方正身上。
      方正一脸的莫名其妙:“这是……”
      
      张氏笑着道:“这是你张家婶子,袁家婶子,这是你袁家妹妹。”
      
      方正脸一红,头一低,匆忙一一叫了人,因有女眷,他不好多待,转身就出去了。
      
      袁大娘只看了这么几眼,心里很是遗憾,不过大面上这小伙子没什么毛病,长得不高,但挺柱壮,长得不算多好看,但四肢腿脚都没什么毛病。
      
      还算满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泼辣俏娘子》求收藏
    新文《刻骨》求预收。
    新文《反派的娇公主》求预收
    推荐完结文《独一无二》《眷属得成》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