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朵(13)

      姜四沉默了好几息。
      
      他眼睛里全是凶光,以至于掩饰都掩饰不住,只能垂眸不去看姜知甜。
      
      此刻,他心里恨如滔天,如果说以前还想着,促成这桩婚事,她熬不过几年,但也就这样算了。
      
      毕竟是个女人都受不了自己的相公是个贼,担惊受怕,提心吊胆,又抑郁寡欢,这样的女人都活不长。
      只要她一死,姜知慧又不一定能长大,再摆布张愉就太容易了。
      
      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要么弄死姜知甜,毕竟太碍事了,要么就把她嫁出去。
      
      姜四好不容易才克制住了狠毒,他不能这时候就上前扇她,那样太不占理了。
      
      因此他抬头讪笑:“甜丫头当真让人刮目相看啊,如今看问题是比从前更有主见了。”
      五老太爷呸道:“有主见个屁。”
      
      姜四一看这样不成,自己这爹在这儿不但没有长辈的威严,反倒处处拉自己后腿。
      
      姜知甜厌恶的蹙了蹙眉。
      
      姜四道:“甜丫头说的很对。虽然只是咱们姜家的姑爷,可外人不知情,只会当成是咱们姜家人,真要犯了事,姜家便被抹上了污点,谁也逃不掉。”
      
      姜知甜漠然的望着他,并不为他赞同自己就觉得有多高兴。
      
      果然,姜四话锋一转,道:“不过,这人不是一成不变的,书上还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呢,咱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总得给人洗心革面的机会,是吧?”
      
      姜知甜还真没法反驳,毕竟姜四的话简直太踏马的有道理了。
      可那也得看是谁。
      
      张愉嘛?呵,他都活了小半辈子了,这是说改就能改的?
      她看向张愉。
      
      狗改不了吃翔,一个贼能真的金盆洗手?
      
      张愉多奸猾,轻佻的朝姜知甜笑了笑,立刻向姜四表决心,道:“四叔说得对,我以前是有点儿浑,不过您放心,我肯会改的。”
      
      姜四笑着点头道:“知错就改,这就是好孩子。”
      
      姜知甜真是无语。
      说这两人相见恨晚,那都是抬举他们,说他们是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一点儿都不过分。
      
      五老太爷沉着脸道:“甜丫头,把你后娘叫出来吧,定好亲事,到了正日子,我们好过来帮忙。”
      
      他倒也乖觉,生怕说要找姜知甜的娘,姜知甜会让他亲自去地下找,所以变成了“后娘”。
      上了年纪的人,对于“死”总是有所忌讳。
      
      姜知甜没搭理他们,她心里窝着一团火。
      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如果他们再苦苦相逼下去,她会做出什么来。
      
      这会一辆马车由远及近,到了门口停下来,车帘一挑,跳下个年轻高大的男人来。
      是顾知远。
      
      他大步进门,招呼姜知甜:“姜姑娘,你哥好点儿了吗?”
      
      姜知甜忙抬头,一见是他,脸上立时露出惊喜来:“呀,小顾先生,你来了。”
      说时丢了笤帚,快步迎出来,道:“快请屋里坐。”
      
      五老太爷义愤填膺的道:“甜丫头,你不愿意张家的亲事,就是为了这个奸夫吧?
      真是家门不幸,怎么会出了你这么个浪荡不知廉耻的东西。
      我这就去找族长,你尚未成亲,便和外男勾勾搭搭,理当沉塘。”
      
      家丑不可外扬,姜知甜实在不愿意把家人不和的情形展示给外人看,尽管五老太爷说话又刻薄又恶毒,可她忍了。
      
      顾知远倒是一脸惊讶的神色,斜了眼五老太爷:你谁啊?嘴怎么这么脏?
      
      姜知甜抢到他前头,道:“小顾先生,我哥还是没醒,劳您再给看看,跟我来吧。”
      
      顾知远对上姜知甜的眼神。
      她眼眸照样黑白分明,可那里满是克制和隐忍。
      
      他不由得心软。
      
      两人正要往屋里走,姜四拦住她二人的去路,道:“甜丫头,这位是谁啊?”
      姜知甜看了他一眼,抿紧唇,眼神十分不赞同。
      
      他管得太宽了点儿。
      
      姜四十分执着,大有她不解释,他便不会罢休的模样。
      
      姜知甜只得道:“城里的小顾先生。”
      小顾先生?
      
      管他姓顾还是姓别的,这姜家不是他想进就能进的地方。
      
      姜四向顾知远一拱手,歉然的道:“家里有事,恕不接待外客,甭管您是为什么来的,还请这就回去吧。”
      
      顾知远看一眼姜知甜,一脸的似笑非笑。
      姜知甜摇头:你别说话。
      
      她望着姜四冷笑了一声,道:“不劳四叔做主,小顾先生,您请。”
      姜四大声道:“甜甜,你若不听长辈的话,可别怪四叔不客气。”
      
      姜知甜道:“四叔从来没客气过,还请继续不客气下去吧,您的客气,我怕我们家消受不起。”
      “嘿,你这孩子真是……不知好歹。”
      
      姜四一脸痛心疾首,他对顾知远道:“我这侄女没爹没娘,自然也……不太懂事。”
      
      他一脸的一言难尽,意思是:我的意思你懂吧?
      顾知远一画洗耳恭听的模样。
      
      姜四又道:“那什么,我是她嫡亲四叔,这不甜丫头马上要成亲了?
      女人最要紧的便是名誉,否则便是死不足惜。
      再说了,你就算为了自己考虑,还是别跟我这侄女来往了吧。免得丢人现眼,坏了你自己的名声。”
      
      顾知远哈的笑了一声,道:“姜姑娘懂不懂事,我不知道,不过你是谁?这么大人了,怎么连话都不会说?你爹娘没教你怎么叫好好说话吗?”
      
      姜四压着怒气问:“你说什么?”
      
      顾知远道:“我是谁,来做什么,该不该和姜姑娘交往,和你没关系吧?别说你只是她四叔……”
      
      他探询的看向姜知甜。
      
      姜知甜道:“隔房的。”
      
      顾知远更有底气了:“就是她亲爹,也不该不问青红皂白就血口喷人吧?”
      
      “你,你说什么?我几——几时血口喷人了?我说的句句属实,不信你问甜丫头自己。”
      
      顾知远点点头,道:“行,我会问,不过该走的怕是你吧?”
      
      门口有个沉稳的中年男人道:“知远,闭嘴。”
      
      众人不知道车上还有一个人,此时都望门口望去。
      
      这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着一袭灰袍,却文质彬彬,像个读书人。
      他手里拎着个药箱。
      
      顾知远道:“爹,这你不能怪我,我这才进门呢,什么话都没说,先被人安了个奸夫的名声,我冤不冤啊。”
      
      五老太爷一看情况不妙,当下晃了晃身子,软倒在地。
      
      姜四大惊失色的上前,道:“爹,你这是怎么了?
      甜丫头到底是是辈,又是个孩子,她说话直,又冲,可她是您孙女,您可千万别生气啊。
      这要是气个好歹,你可让甜丫头以后怎么办?”
      
      在场诸人:“……”
      
      这是多么险恶的用心?
      几句话,便把“不孝”的罪名安在了姜知甜头上。
      
      顾知远已经“享受”过这种待遇,当下十分同情的望了姜知甜一眼。
      姜知甜一脸的冤枉。
      
      顾先生没看顾知远,先蹙眉问张愉:“你怎么在这儿?有什么事?”
      
      张愉认得顾歧,知道他是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就是县太爷对他也格外尊重,自己一个贼,哪儿有多大底气?万一他路见不平,把自己扔进牢里,亏不亏啊?
      
      他不敢惹顾歧,当下讪讪的道:“没,没事。”
      说着便往门口溜:“您忙着,我先回去了。”
      
      顾知远哈的一声道:“我听明白了,这臭名昭著的毛贼就是姜什么四叔给姜姑娘说的夫婿。
      我说这是亲人吗?是仇人吧?
      还得是积年恩怨,要不怎么这么恶毒的把个好好的姑娘往火坑里推?”
      
      他一脸嘲讽的望着姜四爷俩。
      
      顾歧一皱眉,他呵斥顾知远:“闭嘴。”
      说时走到五老太爷身边,蹲下来把住他的脉门,诊起了脉。
      
      不管事情到底怎么样,这么个老先生躺在地上,万一真出点儿事总是不好。
      救人要紧。
      
      姜四偷偷打量顾歧。
      
      顾歧虽看着儒雅,像个读书人,可张愉见他就像老鼠见了猫,姜四也不由得起疑:这到底是哪儿号人物?别是惹不起的人吧?
      
      他忙解释:“并不是我要把这侄女往火坑里推,是这甜丫头的后娘拿她的亲事给她继兄换的亲。袁家那边答应的好好的,甜丫头却要反悔,我们这也不是……这做人总得言而守信,您是讲道理的人,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顾歧意味不明的唔了一声,松了五老太爷的手,道:“这位老先生年纪大了,得好好将养。”
      姜四:“啊?哦。”
      
      敢情这位是个郎中,他说父亲:什么?
      醒悟过来,姜四明白了顾歧的意思。他这是说五老太爷没病,没事别往外瞎串门呢。
      
      姜四脸上火辣辣的烧得慌。
      
      顾歧不再管五老太爷,问姜知甜:“病人在哪儿?”
      姜知甜上前行了个礼,叫了声“顾先生”,道:“我哥在西屋,我领您进去。”
      
      顾歧也就跟着进了屋。
      张愉早溜了,姜四背起五老太爷。
      
      五老太爷自知瞒不下去,姜四一扶他,他就醒了,两人对视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
      这事不好闹得外人都知道,否则要说他们爷俩欺负晚辈。
      
      横竖这郎中爷俩不可能永远在这儿,有什么事还是得他俩走了以后再说。
      
      当下姜四搀扶着五老太爷一溜烟的出了姜家大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来,给大家出个脑筋急转弯:五行金木水火土,谁的腿最长???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