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朵(12)

      姜知甜一蹙眉,心说,五爷爷怎么来了?还来的这么巧,也不知道他把自己和张愉的话听进去了多少。
      
      张愉冲她直挤眼睛,有几分得意,还有几分戏谑。让你拒绝?挨骂了吧?
      
      姜知甜冷冷的盯了他一眼。
      被人听见又如何?挨骂又如何。她没有亲爹亲娘,谁敢左右她的命运?
      
      姜知甜缓缓转身,望向站在院门口的五老太爷。
      
      五老太爷又瘦又高,平时总爱教训人,所以生着一副十分严肃的脸。
      
      小时候,姜知甜特别怕他,如今想想,他不过是色厉内荏罢了。
      只要她占理,他也不足为惧。
      
      五老太爷拄着拐棍,一脸的失望和义愤,望着姜知甜,又叹气又摇头,好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他身边是扶着他,一脸憨厚和意外的姜四。
      
      姜知甜上下打量了五老太爷一番,讥诮的笑了笑,凉凉的道:“刚才十一叔说要跟五爷爷说两句话,四叔说您气喘病犯了。”
      
      这像是犯病的样子吗?骂人的时候气发丹田,多有底气?
      真犯病了,能跑到她们家教训她?
      
      五老太爷脸上挂不住,气的直点拐棍,骂道:“听听,听听,这像什么话?我是你祖父,你做晚辈的竟敢这么不孝?你是不想认宗族了不成?”
      
      姜知甜道:“五爷爷理解错了,我不过是关心一下您的身体,什么都没说,又不是诅咒您?”
      五老太爷脸气得铁青:“你敢?”
      
      姜四忙在一边劝:“爹,您别跟晚辈计较。”
      
      他看向姜知甜,憨厚的道:“我爹也是听说袁家来人了,想必是为了阿正的事,怕你们娘几个吃亏,所以过来瞧瞧,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姜知甜把视线转到他脸上,停顿了一瞬。
      
      姜四笑得十分慈祥。
      
      姜知甜瞧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顺着他的话道:“四叔说得是,乡里乡亲的,谁家有事,不得帮个忙?我谢谢您和五爷爷。”
      
      姜四笑着点了点头,道:“何必客气?谁让咱们是一家人呢。”
      又问张愉,一脸亲切的道:“这位是?”
      
      张愉忙自报家门:“我姓张,行三,是邻镇张各庄的。”
      “哦——是张三郎,这不是准侄女婿嘛。”
      
      姜四松开五老太爷,快步走到张愉跟前,十分亲热的打着招呼:“你来是商量婚事的?我是甜丫头的四叔,亲四叔。”
      
      张愉的视线在姜知甜和姜四脸上掠过。
      他很快分析出姜四对自己是善意,整个形势都对自己有利。
      
      他立刻顺竿爬,笑着道:“四叔好,你可得替我做主,姜姑娘说话不算数,这长辈们都定好的亲事,她非得退亲……”
      说到最后,他一脸委屈和不愤。
      
      姜知甜恶心的别了脸。
      
      他自己都二十六七了,比姜四小不了几岁,一口一个“四叔”,还做小孩子撒娇、委屈模样,真是不要脸。
      
      姜四又是疑惑又是好心的道:“这,怕是误会吧?两家结亲,下定、请期,这都是有规矩可讲的,无缘无故,甜丫头怎么可能退亲?”
      
      张愉道:“可不是,说的就是这个理,要是瞧不上我,当初就别结亲啊。这都走到最后一步了,她突然反悔……”
      
      张愉说着委屈的看了姜知甜一眼。
      姜知甜压根不理他,拣起靠墙根的笤帚开始扫地。
      
      姜四劝慰张愉道:“甜丫头还是个孩子呢。”
      说完这话又想到她的年纪,着实是不小了。
      
      他干咳一声,道:“只要没出嫁,那就是孩子。孩子嘛,不懂事,说的都是气话,你别放在心上,好男不跟女斗嘛。”
      
      五老太爷恨声道:“什么孩子,你倒是会替她遮掩,要不是她嫁不出去,孩子都生一串了。”
      姜四憨笑道:“爹也别太苛求大侄女。”
      
      姜知甜一声冷笑,她为什么没出嫁,他们不知道吗?
      这个时候装什么糊涂?
      
      张愉则像是找着了可以说话的知己,热切的回应:“四叔这话说得太对了,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和她计较?这不是见了四叔才跟您唠叨两句吗?”
      
      姜四笑着道:“甜丫头的爹娘死得早,家里也没个主事的,我是她亲四叔,这不是听说你们来了,这就赶紧过来,有什么事也好一起商量?”
      
      他问:“袁家的人呢?他们怎么说?”
      
      张愉道:“来的是我大表哥,袁家说了,我表妹喜儿按先前定好的日子出嫁,他们也会帮着我这大舅哥治伤。”
      
      姜四一拍大腿:“仗义,仗义啊,这才是做事的人家呢。太好了,亲事照常办,姜家添人进口,说不定阿正一欢喜,人就好了呢。”
      
      张愉简直欣喜若狂,他哈哈笑了几声,道:“四叔真是善解人意,我要早知道四叔是这么个通情达理的人,就该先去拜访四叔才是。一切都听四叔的,您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五老太爷道:“早就应该这么办,这一家子无知妇孺,能办出什么好事来?”
      姜四又劝:“爹,甜丫头也不容易,您就少说两句吧。”
      
      他随即又对张愉谦逊的道:“不能这么说,我虽是长辈,可好多事,咱们得讲理,是吧?凡事商量着来,商量着来。”
      
      他吩咐姜知甜:“甜丫头,你娘呢?让她出来,我跟她好好商量商量你的的事。”
      
      又婉转的教训她:“家里来了客,别的没有,花生总有一碟?白水总得有一碗吧?你也老大不小了,忒该懂点儿人情世故了。”
      
      姜知甜笑吟吟的起身,对姜四笑道:“四叔说的极是,要是来的是客,我自然好生招待,可来的是贼。”
      
      姜四道:“唉,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太伤人了,还不赶紧向你家姑爷道歉?不过是道听途说,哪家不传闲话?你怎么能信?”
      
      五老太爷怒声道:“混帐。”
      这丫头不是牙尖嘴利吗?怎么这时候她倒不搭理自己了?
      混帐,真是混帐。
      
      姜知甜继续扫院子,渐渐扫到姜四和张愉脚下,一院子的炮土狼天。
      
      姜四只得后退,无奈的道:“甜丫头,你还不去叫你娘?这院子什么时候不能扫?偏要这时候扫,你这不是撵人吗?”
      
      姜知甜反问道:“四叔口口声声要说要见我娘,我娘死了好几年了,您不是知道吗?怎么反倒来问我?”
      
      “你……”姜四脸色变了变。
      他装了这半天,实在有些忍不住,这丫头说话怎么这么噎人呢?
      
      姜知甜又冷笑了一声道:“我从来不知道四叔是这么‘仗义’的人,偏帮起外人来倒是有模有样,反倒是我说什么,四叔都有十句百句的等着挤兑我。”
      
      五老太爷道:“不知好歹的白眼狼,你四叔又是为了谁啊?”
      
      姜四勉强扯出个笑来,道:“你这丫头,误会了不是?我是为你好啊,怎是偏帮外人?再说了,你和三郎亲事在即,很快他就是咱们姜家的姑爷,怎么会是外人?”
      
      姜知甜道:“四叔,我还是那句话,这家,以后由我来当,不管是谁,有事只管找我,不必拿我后娘做由头。”
      
      五老太爷吐出一口浓痰,呸道:“呸,你当家作主?你也配。”
      
      姜四也一脸嘲讽的道:“这话就不对了吧?甜丫头,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这就想当家作主?没这道理吧?”
      
      五老太爷道:“休想,没门,又不是你们家的人都死绝了?”
      
      姜知甜强忍着没说话,她冷冷的道:“不管有没有这道理,以后这就是我们家的道理。”
      姜四痛彻心扉的道:“你这丫头,怎么这么蛮呢?”
      
      姜知甜把尘土扫到姜四身上,道:“蛮不蛮的,不在言语上,而要看怎么做事。”
      
      姜四连连后退,嫌弃的不得了,他只好退一步道:“行,你当家,和你商量,那你倒说说,无缘无故,你怎么能退亲呢?”
      
      姜知甜停下扫帚,望着姜四道:“四叔这话说得就不对了,怎么可能是无缘无故呢?
      昨天我去城里给我哥抓药,唯一的一只我母亲留给我的镯子硬是让人给偷走了。
      看热闹的人指认是他……”
      
      她一指张愉,痛恨兼嫌恶的道:“就是他偷的。
      那不只是一只镯子,那是一条命。
      要不是我死说活说,非得把镯子要回来,但凡我哥有什么闪失,他就是杀人凶手。”
      
      姜知甜声色俱厉,张愉做贼心虚,就仿佛她字字句句都是抽在他身上的鞭子,他下意识的瑟缩了下。
      
      讪讪的道:“姜姑娘,我那不是不知道是你吗?不知者不怪,是吧?再说后来我不是把镯子还你了吗?我还给了你十两银子,是你自己不要,你怎么还不依不饶了呢?”
      
      姜知甜冷笑,问姜四:“四叔倒说说,既然明知他是贼,我为什么还要招他做姑爷?难道非得等他哪天犯了不赦之罪,被杀头斩道,连累了整个姜家声名才算完?”
      
      姜四讪讪的道:“你这也太夸张了,哪儿就到了那个地步?”
      
      姜知甜呵笑道:“四叔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呢?您也有闺女,就不怕让人指指点点,说咱们姜家出了个害群之马,以至于没人敢求娶姜家的姑娘?”
      
    插入书签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