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朵(10)

      五老太爷愤怒的抬起拐棍,点着姜知甜道:“胡说八道,大人的事,几时轮得到你插嘴?更轮不到你做主。去,叫你们家大人去,再敢胡闹,我就替你爹教训你。”
      
      姜四媳妇也跟着吵嚷道:“甜甜,我们家体谅你们家穷,又出了伤病,这才没催你们赔钱,可你也不能得寸进尺吧。”
      
      五老太太在一旁冷声道:“这没爹没娘的孩子就是没教养,那张氏真是个没用的废物,连个家都当不好,既然她当不起这个家,那就让她离开姜家庄吧。
      克夫的贱女人,不是她,姜若也不会被克死,你这不分好歹的白眼狼,让那女人灌了什么迷魂汤?她都把你卖了给她亲儿子换亲了,你倒还替她数钱?没成色的玩意儿。”
      
      三人三张嘴,吵得姜知甜耳朵嗡嗡的。她身单力孤,不必硬碰硬,当下一句话没说,甩手就出了门。
      
      五老太爷还在骂,姜四媳妇跟出来,追着姜知甜道:“你看看你这孩子,一句话不对,你倒先撂了脸子,都是你的长辈,你就这么做人?”
      
      姜知甜停下步子,对姜四媳妇道:“四婶,你告诉五爷爷和五奶奶,我是诚心诚意来商量赔钱这事儿的。
      但赔是赔,我可不是冤大头,要是五爷爷想要十两银子,行,我把牛牵走。他要是又不想给我牛,还想要那十两银子,恕我不能答应。
      也别说什么我是个孩子当不得家这样的话,就算你们伙着把我后娘和我继兄撵出了姜家村,可那房子和地还是我和慧慧的呢,谁也别想动。”
      
      “你——呵,你好大的脸面,你算什么,六叔没儿子,你和慧慧又是女孩儿家,早晚要出嫁,你们家就是绝户,那房子和地是族里的,早晚得分……”
      
      姜知甜冷笑一声,也不跟她吵,转身就走。
      
      到了大门口,她扬声首家:“各位叔伯,给我做个见证,我哥用了五爷爷家的牛车,被袁家灌醉了酒,回来的路上摔伤了,我来找五爷爷商量赔偿的事。”
      
      本来这一大早的,各家各户都醒了,有那眼尖的瞧着姜知甜进了五老太爷家的院子,便都竖着耳朵听。
      
      姜七更是扒着墙头,一眨不眨的盯着呢。
      见姜知甜居然当街就嚷了起来,有那胆大的便出了门,明目张胆的看热闹。
      
      姜四婶傻了:“哎,你怎么说话呢?”
      
      姜知甜不理她,道:“我字字属实,句句是真,若有一句撒谎,叫我天打雷霹。”
      
      她侧头问姜四婶:“四婶,你敢对着乡亲,对着老天发誓吗?我刚才哪句话说错了?是不是五爷爷说要我赔偿九两的牛钱,一两的修车钱?我要牵牛走,五爷爷却不肯?”
      
      姜四媳妇可不敢当此重任,转头就往屋里跑了。
      
      姜知甜看向人群中的姜商道:“大伯父,您是读书人,也是我爹那辈儿里最年长的一个,我不敢奢求您替我说句话,我就请您给评评理。
      如果您说我错了,那行,不用你们撵,以后我和姜家断绝关系,以后是死是活,绝不讨扰姜家。可如果您说我没错,若族里不管,我就去官府评评理。”
      
      姜商虽是读书人,却是个没有胆气的,被点名道姓,不免有些瑟缩,见众人都看他,他就更是吱唔着不开口。
      
      姜商身后有个年轻人道:“大哥,你平时之乎者也,满足的圣贤之言,怎么到了紧要关头,你倒不敢开口了呢?”
      
      他走到人前,对姜知甜道:“好丫头,你就是六哥家里的长女甜甜吧?我是你十一叔,我叫姜岱。”
      
      姜知甜乖巧的道:“十一叔,你可是要给我做主?”
      
      姜岱是族长姜珉的小儿子,早两年说是去书院读书,但到底读没读出个结果,谁也不清楚。
      
      不过他一站出来说话,众人就都不敢说话了。
      
      这小子命好,亲爹是族长。
      在这乡下,族长就是土皇帝,权力大着呢,谁敢不长眼的惹他?
      
      姜岱道:“你的话我都听见了,这样吧,你跟我进去,当着五叔的面要把这事说道说道。”
      
      这是要两方对证,免得冤枉了谁。
      
      姜知甜又不心虚,没什么不敢的,院里姜四跑出来,拦着姜岱道:“岱兄弟,我爹气喘病犯了,有什么事,要不改天?”
      
      这是当了缩头王八呢。
      不过毕竟是长辈,姜岱也不能往死里逼。
      
      他看姜知甜。
      
      姜知甜想了想,有了主意,她对姜四道:“两句话的事,五爷爷当真不能出来说?”
      
      姜四挠头,软声道:“甜甜,你五爷爷年纪大了,有些糊涂,你别跟他计较,这事我做主了,也不用你赔九两十两,就赔二两就行,那牛年纪大了,这一摔,把腿摔折了……”
      
      二两当真不多。
      
      姜知甜道:“那行,十一叔替我做证。”
      姜岱点头。
      
      姜知甜又道:“不知道五爷爷着急不着急。”
      
      姜四脸一红,道:“乡里乡亲的,你们家什么情况大家伙都知道,再说你哥又病着,哪能逼你还钱?那我们成什么了?”
      
      姜知甜对姜四倒是刮目相看了,没想到一向寡言少语的他这么通情达理?
      
      既然四叔不咄咄逼人,她也没必要在满怀怨恨,因此姜知甜道:“多谢四叔体谅,我和我后娘、我哥,还有我没了的爹,谢过四叔。
      那就说好,我几时有钱,一定先把四叔的赔偿还上,但凡有谁再假借替五爷爷讨要赔偿为名,我可一概不认,只会打出门去。”
      
      姜四不说话了,只含糊的道:“这个自然。”
      
      人群里的姜七见事不好,出溜一下就跑了。
      
      姜知甜也没非得把他揪出来让大家伙用唾沫淹死他。
      
      毕竟村里人都知道他昨天跑到自己家闹事去了,至于为什么,想来过不了半天,各家各户就全晓得了。
      
      这会儿隔壁的姜严跑过来道:“大姐,你们家来了两个男人,说是姓袁,六婶和他们吵起来了。”
      
      姜知甜一怔,忙向姜岱道谢,跟着姜严就往家跑。
      
      姜岱朝众人挥手:“没事就都散了,要真是关心六哥家的事,没事就多帮个忙什么的。”
      
      不比看热闹强?
      
      众人这才一哄散了。
      
      姜四招呼姜岱:“十一弟,难得回来,进去坐坐?”
      
      姜岱原本是想去见五叔的,不过看他五叔做的这糟心事,他也没心情了,道:“改天吧,我回去跟我爹说一声,看六哥家的事怎么办。”
      
      姜岱面色通红的送姜岱走远,这才折身进了屋。
      
      五老太爷一脸怒气,显然刚才外头的情形他都听见了。
      
      五老太太上前劝道:“行了,别生气了吧,你到底是长辈,那孩子耍赖犯浑,你能怎么样?难道要让人指指点点,说我们不讲情份?先吃饭吧。”
      
      五老太爷伸手就把炕桌掀了,道:“吃什么吃?就凭她一个丫头片子,居然也敢跟我耍心眼儿?呸。”
      
      五老太太又气又疼,眼泪都流出来了,心疼的道:“你不吃就不吃,生气是生气,好端端的,你掀桌子做什么?砸坏了碗不得花钱重新补啊?”
      
      姜四劝自己母亲道:“娘,您别唠叨了,把桌子收拾收拾,我跟爹说两句话。”
      
      五老太太带着姜四媳妇出去,姜四坐到炕边。
      
      五老太爷抬眼问他:“打发走了?”
      
      “是。爹,您犯不着跟她一个晚辈计较,她早晚是要嫁出去的。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别看她现在得瑟,可一等她远嫁,姜家那几个人,还不是想怎么摆布就怎么摆布?”
      
      五老太爷哼一声,道:“那你可想美事吧,没听她说她打算招赘?”
      
      姜四道:“就算招赘又怎么样?她招的那人家,爹你又不是不清楚,一个偷儿罢了,又好吃好赌,将来给几个钱打发了,姜家最终落到谁手里还不一定呢。”
      
      五老太爷长叹一声,道:“按说一家子里道的,我也不愿意下狠手,可谁让她们实在是……占着茅坑……那张氏跋扈刁钻,要不然,这村里哪儿还有她们娘几个的容身之地。”
      
      姜四笑笑,道:“早晚的事,如今最要紧的就是尽快促成甜丫头和张三郎的婚事。”
      
      五老太爷眨巴眨巴眼睛,道:“方正这一伤,怕是和袁家的亲事做不成了,这桩亲事不成,甜丫头肯定会就此推托和张家的婚事。
      你说得没错,当务之急是如何逼着张氏娘俩捏着鼻子也得应下张家的亲事。”
      
      他看姜四:“要不然,你抽个空,去寻一下张三?”
      
      张三就不是个好人,可越坏得流脓才越好啊。只要他撒泼耍浑,方正又伤着起不来身,只有张氏和姜知甜姐妹,能耐他何?
      
      到时闹得越大,她们娘几个越吃亏,最后还得委屈顺从。
      
      五老太爷越想越解恨,这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结果。
      
      姜四却摇头,道:“不好,太容易让人抓住把柄,族叔不是个爱管闲事的,平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那个十一却太爱管闲事。”
      
      五老太爷不屑的道:“多管闲事又能如何?如今和甜丫头最亲近的就是咱们家,我可是她爹的亲五叔,她家没个男人,正是需要咱们出手的时候,你这就去姜家,务必要把这桩亲事做成。”
      
    插入书签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