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朵(9)

      张愉从外头晃荡着进来,袁大娘没好气的道:“我正说饭好了,想去叫你,你自己倒掐着时辰回来了,赶紧的,去叫你姨丈和你表兄回来吃饭。”
      
      张愉道:“饭我就不吃了,姨母,我娘把话都跟您说清楚了吧?”
      
      袁大娘指着他道:“三郎,不是我做姨母的嘴碎唠叨,你说你多大的人了,啊?
      成天正事不干,偷鸡摸狗,到处祸祸人,你就是不为你自己以后着想,你也不为你娘想想?
      她这半辈子,享过一点儿福没有?你这当儿子,不能尽孝道,还要让她背骂名,你亏心不亏心啊。”
      
      张愉要是三言两语能就劝好的主儿,也不至于混到如今这个地步了。
      
      他脸色一沉,冷笑道:“行嘞,姨母,您也不用拿我撒气,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本来当初我也没打算能拿喜儿表妹换成亲。
      还不是我娘说喜儿表妹是个瘸子,怕是要嫁不出去成了老姑娘,我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
      
      袁大娘气得,眼睛都翻上去了,缓过这口气,指着张愉骂道:“你这小畜牲,我闺女腿有毛病怎么了?你当她嫁不出去?要不是看你娘可怜,我做什么要换亲,你,你这个王八蛋,给我滚,以后袁家不许你登门。”
      
      张大娘听声儿不动,忙从屋里出来,拉住袁大娘的手臂道:“她姨母,你别跟三郎计较,他就是个浑蛋王八蛋啊。”
      
      说着又骂张愉:“三郎,你是要气死我是不是?还不快给你姨母赔礼道歉。”
      
      张愉道:“姨母,您也犯不着生气,方正那事儿我都打听清楚了,要不然我也不能来这一趟。方正是在你们家喝酒才翻的车吧?
      这事儿说到哪儿去,也是你们袁家理亏。
      这新新姑爷登门的多了,有你们家我表兄那样往死里灌人家的吗?这是方正没事,要是方正死了,你就等着我表哥给方正偿命吧。”
      
      袁大娘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听了张愉的话不禁愣住。
      
      张愉虽然不是个东西,可他长年在城里混,虽说偷了这么多年,倒也没被衙役抓进牢里,而且他消息灵通,认识的人也多。
      所以他的话,袁大娘还是信了几分的。
      
      她问张愉:“你问的谁?”
      张愉道:“我朋友,他平常也给人写诉状,像你们家这样的事,多了,到最后还不是该赔钱赔钱,该偿命偿命?
      我这是为了你和我表哥好,要不然你当我稀罕来。”
      
      袁家爷俩回来了,见张愉坐在炕里,占了袁老爹的位置,正端着小酒盅,啧啧的喝着白酒。
      袁明不耐烦的一翻白眼:“你怎么来了?”
      
      袁老爹倒还沉得住气,瞪了袁明一眼,对张愉道:“喝着?”
      张愉放下酒盅,道:“姨丈,表哥,来来,一起喝。”他倒反客为主了。
      
      袁家爷俩也上了炕,袁大娘盛了粥,摆了两大盘子饼子、馒头,一大碗炖菜,招呼张愉别客气,她则和张大娘、袁大嫂和袁喜儿在后院吃。
      
      张愉把来意一说。
      袁老爹沉得住气,没说话。
      袁明则脸色很不好看。
      
      袁老爹问张愉:“你见多识广,这事,你说应该怎么办?”
      
      张愉喝了口酒,抹了抹嘴,道:“这事宜早不宜迟,待会儿我跟表哥去姜家瞧瞧,看这方正到底伤得怎么样。
      好话总会说吧?况且又是亲家,有什么为难招窄的,咱们帮个忙也是情理中的事。”
      
      袁老爹在那儿思量,问张愉:“这……原本也不是咱们的错,咱们这么上赶着,是不是显得心虚啊?”
      
      张愉呵的笑了,道:“姨丈,您就是不心虚,这事袁家能脱得开关系吗?酒是在袁家喝的,方正是在袁家门口摔的,人也是我表哥送过去的,就是闹到知县老爷跟前,也是袁家的错跑不了了。”
      
      他瞅一眼连喝酒都没兴致的袁明,道:“当然了,要是耍滚刀肉也成,大不了我表哥被打个几十板子。方家出了气,或许就不闹了,但要是姜家继续闹,我表哥还得挨板子、赔钱。”
      
      那又图什么?
      
      袁老爹也犯愁了。
      
      张愉喝着酒,吃着菜,咬着大馒头,含糊的道:“要我说,这事最好是私了,真要闹上公堂,咱们可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袁老爹之后再没说话,一等放下碗,他便去寻袁大娘。
      夫妻两口在后院嘀咕了半天。
      
      乡下人从来没打过官司,一听说要闹上公堂,不管他占不占理,都先腿肚子转筋。
      袁老爹也不例外。
      
      他同袁大娘说:“三郎虽不是个东西,可他的话也在理,这要是咱们始终不肯服软,姜家把明子告上公堂,那时又挨板子,又得赔钱,太亏了。”
      
      可不是。
      袁大娘点头,道:“横竖这亲事是早定下的,本来也就是这个月就嫁,不如……”
      
      袁老爹点头:“那行,待会儿备办几样东西,我让明子和三郎去趟姜家……探探口风。”
      袁大娘想了想,道:“方正受了伤,拿一笼子鸡蛋,再加两包红糖?”
      
      袁老爹道:“既然想继续做这门亲,索性礼物就丰厚些,免得让人挑礼。”
      袁大娘道:“行。”
      
      ………………
      
      姜知甜这边十分不顺利。
      
      进了屋,只有姜四媳妇和姜五老太太招呼她,问的不过是方正怎么摔得,伤得如何。
      
      姜知甜捺着性子从头说了一遍,眼见都摆上炕桌了,也不见姜四太爷,她问姜五老太太:“五奶,我五爷呢?我真有事跟他说。”
      
      姜五老太太道:“甜甜,什么事你跟我说吧。”
      “也行,五奶能做五爷的主是吧?”
      
      从来家里都是男人做主,五老太太还真不敢应承,当下老脸讪了讪,道:“这事吧,实在不该你这个女孩子家家的出头露面,你五爷爷的意思,是让你后娘几时有空几时过来。”
      
      姜知甜就不明白了:“五爷爷是怕我不能做主吗?那您让我五爷爷放心,以后这家,我做主,有事只管找我。”
      
      “你这……你这……”五老太太惊讶的合不拢嘴,简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五老太爷从门外进来,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道:“小小年纪,大放厥词,真是岂有此理。”
      
      姜知甜从炕沿上下来,迎着五老太爷道:“五爷爷,实话跟您说吧,我是要招赘的,以后我们家就是我做主。您要是不愿意,那您给我们家做这个主?”
      
      五老太爷才不愿意,姜若在的时候他就没搭手,现在那家里一群张嘴吃饭的妇孺,连个能干活的都没有,他这时候做什么主?
      不竟往里白填限?
      
      他沉着脸道:“姑娘家家,什么招赘不招赘,这话也是你能说的?你没了爹,我们都知道,可你那后娘是怎么教的?
      这是要让全村的人,不,是全城的人都笑话咱们姜家的姑娘放浪不知检点吗?
      还有今天早上,我听说你们家留了个年轻的男人留宿?寡妇门前是非多,你不懂,你那个后娘也不懂?”
      
      要是换成往日,姜知甜被这么一骂,早就无地自容了。
      可今时不同往日,别说只是骂两句,就是大耳刮子打她,她也不能往后缩。
      
      想到这儿姜知甜甚至还笑了笑,道:“五爷爷是想教导我怎么做人呢?还是单纯就想骂我两句出气?要是后者,我也就不辩解了。”
      
      五老太爷一怔。
      至于前者,还真轮不到他。
      
      他死死盯着姜知甜,从喉咙里咕噜了一句:“真没想到啊……”
      
      姜知甜才不管他没想到什么,她道:“我今天来,就是想同五爷爷商量商量赔偿牛车的事,一共得赔多少?您说个数,也免得今天七叔,明个八叔跑到我们家去逼我后娘。”
      
      五老太太和姜四媳妇都看向姜知甜。
      
      昨晚上姜七跑到姜知甜家闹事,她们都知道,可这种事,都恨不得捂得发霉,哪个敢往外说?这姜知甜敢是疯了吧?
      
      五老太爷有些烦躁。
      
      他既不能装傻充愣,说不知道,这村子这么小,谁家有个风吹草动,不用过夜就全都知道了。
      他也不能说姜七就是他打发去的,默认了姜七想讹张氏,她要赔不出钱来就把她撵走的主意。
      
      他嘟囔道:“一头牛怎么也得□□两吧?车也得修,算一两银子,统共十两。”
      
      一头牛的价钱确实不低,可九两太贵了点儿吧?
      那得多成色好的牛能到这个价?
      五老太爷家的这牛可七八年了。
      
      姜知甜也不争,道:“行,那就听五爷爷的,牛呢?”
      五老太爷眼中闪过一道利光,问:“什么牛?”
      
      “五爷爷家的牛啊?”
      五老太爷张了张嘴,道:“牛伤着呢。”
      
      姜知甜笑了笑,道:“我不嫌弃,想必五爷爷有了九两银子,什么样的牛都能买回来,所以您把牛交给我。”
      
      姜四媳妇叫起来:“为什么给你?”
      
      姜知甜道:“四婶不明白?我赔你们牛钱,这牛现下就是我的了。”
      
      姜四媳妇傻眼了,五老太太也是张嘴结舌。
      
      五老太爷怒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小,我不跟你计较,让你后娘来。”
      
      姜知甜道:“我后娘病了,还是那句话,这个家我做主,五爷爷要是舍不得那头牛,那我就不赔九两,给牛看病用多少,我就赔多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以后每天上午九点更新。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