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朵(8)

      一夜无梦,姜知甜一大早起来做早饭。
      
      白芷从后罩房出来,眯瞪着眼睛往外走。
      
      姜知甜迎上前道:“白芷兄弟,早饭马上就好,你别嫌弃,好歹喝碗粥再走。”
      白芷摆手:“不用了,姜姑娘,昨儿四爷说今天让老爷过来给方正哥看诊,家里药房得有人看,我这就回去了。”
      
      说什么了不肯再待,出了院子,拉了马就走。
      
      张氏一挑帘子出门,正扫着个白芷的背影,她问姜知甜:“那小伙子谁啊?你怎么送得这么殷勤?”
      
      姜知甜无奈:“人家那么小,当我弟弟足够了,什么殷勤?他是顾先生家的伙计,昨儿大半夜来给我哥送药,我就让他在后罩房委屈了一宿。”
      
      张氏瞅着姜知甜,道:“你以后别滥发好心,要不是我昨儿睡着了,这人是绝对不能留的。”
      姜知甜无语:“……”
      
      张氏又教训她:“你年纪轻,心太好,可别什么事都不往心里去,咱们家孤儿寡母的,但凡进出个男人都得招得满城风雨,你是嫌日子忒好过是吧?生怕村子里的长舌妇的谣言淹不死你是吧?你和张家的亲事还要不要了?”
      
      姜知甜道:“您说的我都明白,可我不赞同,您这些年可以说足够小心谨慎,可是收到的白眼、怨恨、嘲讽一点儿都不少,甚至照样有男人对您揣着觊觎之心。”
      
      张氏的脸一片惨白。
      
      姜知甜道:“我没怪您的意思,也不是非得和您顶着干,可这世道您还没看明白吗?要是咱们让别人的眼光圈得束手束脚,除了咱们自己憋屈,也没多得别人一点儿同情和怜悯。”
      
      张氏道:“我也是没办法。我是半老徐娘了,除了一死,可你还年轻。”
      姜知甜无所谓的冷笑了下,道:“名声再坏又如何?难不成还有比张三郎更坏的亲事么?”
      
      张氏不说话了,她想解释。
      姜知甜不想听。
      
      说来说去,就那一个字:穷。三个字:没办法。四个字:是被逼的。
      可又有什么用?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与其她们两人在这儿抱头痛哭,不如先解决当前必须解决的问题。
      
      她道:“我去五爷爷家问问。牛和车肯定是要赔的,但赔多少,得和五爷爷商量,不能谁跑来说个数就是谁。”
      
      昨晚是七叔,谁知道今晚是谁?
      
      张氏犹豫的道:“要不还是我去吧。”
      
      她一个女孩子家,哪怕岁数再大,在这村子里也没说话的余地。
      可自己到底是慧慧的亲娘,真要撒泼打滚,族长也得让她三分。
      
      姜知甜解了围裙,道:“您别怕,我就是顶着让人打几个耳括子,也不会让咱们家吃亏。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我哥病着,赔也不是现在赔。”
      
      好像一夕之间,姜知甜便多了几分挺身而出的勇气和果敢。
      张氏既心酸又感动,不管怎么说,这个家多个人撑着,她就能轻松些。
      
      姜知甜口中的五爷爷是父亲姜若的亲五叔,两家还没出五服。
      
      但这村子里几乎全是姓姜的,没出五服的多了,可乡下人自己日子都不好过,况且又都是“气人有,笑人无”的性情,也没谁肯对姜若这一枝子的人多几分同情和怜悯。
      
      姜知甜到的姜五爷爷家时,他家大门还关着。
      
      她一敲门,先听见一只狗的狂吠,紧接着有爪子挠门的声音,那狗吠就在跟前,好像那狗会突然冲出来,咬姜知甜几口的模样。
      
      姜知甜吓得脸色惨白,两腿发软。
      她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真想转身就跑。
      可那哪儿行呢?
      
      她紧握着拳头,长吸一口气,喝呼道:“呔——”
      那狗才不怕她,继续狂吠。
      
      姜知甜左右四顾,真想找根趁手的棍子。
      不是为了打它,就是为了给自己壮胆。
      
      姜四媳妇听见狗叫,出来开门。
      门才开了一道缝,一条土黄色的狗便朝着姜知甜扑了过来。
      
      姜知甜尖叫一声,猛的一跺脚:“滚开。”
      姜四媳妇喝呼住那狗,惊讶的问:“哟,这不是甜甜吗?你怎么一大早过来了?”
      
      那狗虽然没真往姜知甜身上扑,可是龇着牙,伏在地上,朝着她低低的吼着。
      姜知甜道:“我来找五爷爷说点儿事。”
      
      姜四媳妇道:“进来说。”
      姜知甜盯着那狗,一步都不敢动。
      她一动,那狗就稍着她。
      
      姜四媳妇笑道:“你别怕,这狗不咬人。”
      姜知甜怎么那不信呢,真要咬了,算谁的?
      
      她道:“四婶,我怕狗,你把狗先圈起来行不行?”
      姜四媳妇蹙了蹙眉,嘟囔道:“这狗真不咬人。”
      
      姜知甜道:“四婶,这狗毕竟是畜牲,它要不咬人,您怎么说都行,可要是它真咬了人,我可不依的。”
      
      姜四婶不高兴了,嘀咕道:“不怪你没嫁出去,事儿可真多。”
      到底一脚踢到狗身上,喝斥道:“滚出去。”
      
      那狗低嗷一声,撒腿跑出了门。
      
      ……
      
      袁家,袁大娘抱着孙子袁虎子在炕上玩儿,袁大嫂在堂屋做饭,就听着门外头有人拍门。
      
      袁大嫂赌气囔囔的道:“这大清早的,谁啊?”
      袁大娘没好气的道:“开门得了,哪儿那么多废话。”
      
      袁大嫂手里拿着烧火棍就往外走,袁大娘气得喊道:“你走动都拿个烧火棍,那上头还烧着呢,不怕烧了屁股啊。”
      
      袁大嫂低头瞅了一眼,见烧火棍真冒着烟儿呢,忙按到一旁的鸡槽子里。
      
      大门一开,袁大嫂愣了:“姨母,你怎么这么早……”
      张大娘由张愉扶着进了院儿。
      
      袁大娘听声儿忙迎出来:“姐,你怎么来了?”
      张愉客客气气的管袁大娘叫了声:“姨母。”
      
      袁大娘一看他就来气,白他一眼道:“你这又是犯什么事了?一大早就挫弄你娘走这么老远的路来这儿?”
      张大娘心疼儿子,抓了袁大娘的手道:“不怪他。”
      
      袁大娘没好气:“你这儿子不学好就是你宠的,小时候不懂事,你从来都不管,如今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成天混日子,你还不管,你真是……”
      
      想气死谁啊。
      
      张愉不正经的笑道:“姨母,我来可是真有事。”
      
      他能有正事怪了。
      
      袁大娘瞪他一眼,道:“你姨父和你表弟在后头场上晒豆子呢,你过去帮个忙,该吃饭了我叫你。”
      
      张愉虽然不愿意,不过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非得进屋里,只得咳了几声,敷衍道:“我转转,转转。”
      
      袁大娘瞪他:“这可不是城里、镇里,全是乡里乡亲的,你手脚干净点。”
      “知道,知道。”
      
      张愉摇摇摆摆的走了,袁大娘扶着张大娘进屋,对袁大嫂道:“多加一碗米,再多烙几个玉米面饼子。”
      袁大嫂抱怨:“粥都已经熬好了,还怎么加米?难道要吃夹生的?”
      
      袁大娘啐了一口,道:“那你就再多添一瓢水。”
      袁大嫂哎了一声,利落的掀开锅盖,又舀了一瓢水进去。
      
      多加米她舍不得,加水可没问题,大不了人人灌个水饱。
      
      张大娘忙摆手:“不用了,她姨,我和三郎是吃过饭来的。”
      “得了吧,到我这儿你还客气什么。”
      
      袁大娘让张大娘坐到炕里,道:“炕头热乎,你往里坐坐。”
      
      给她倒了碗水,看她裤脚都被露水打湿了,不由得皱了皱眉,问:“姐,你来到底什么事?”
      
      “这不嘛,三郎昨儿在城里遇着了姜家那大丫头。”她一脸愁苦的道:“三郎是个不长眼睛的,拿了人家的镯子。我听说她那后娘前头带来的方正受伤了?”
      
      袁大娘道:“可不是,她们倒赖上我们家了,我正说吃了饭,让袁明过去打听打听,这人到底怎么样啊。”
      
      张大娘叹了两叹,问袁大娘:“那这亲事,你是怎么想的?还做不做了?”
      袁大娘没说话。
      
      张大娘又唉声叹气的道:“我就是想问问你的意思,我怕你要是不愿意了,我也就不做打算,不管怎么说,喜儿是我外甥女,我盼着她过得好,总不能真嫁个……”
      
      方正要是死了?袁喜就是个寡妇,寡妇日子有多苦?那是黄连水,苦得人直想吐啊。
      就算方正不死,万一他残废了呢?袁喜嫁过去,还是吃苦受累,不得好日子过。
      
      袁大娘没好气的道:“不做又能怎么办?难不成要退亲?姜家如今口口声声都赖咱们家灌了方正酒,所以才出的事……她爹的意思是,把喜儿嫁过去。”
      
      张大娘为难的道:“姜家怎么这么不通情理?”
      袁大娘道:“穷疯了呗,这时候了还讲什么理?”
      
      “那也是,一家子孤儿寡母的,就方正那么一条根儿。”张大娘道:“我总觉得,三郎这亲事怕是要黄了。你说他个不长眼的,偷谁不好,怎么偷到人家姜家丫头身上。”
      
      张大娘说着就哭了起来。
      
      袁大娘也没办法,脾气上来,不管不顾的道:“有事说事,你哭什么?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就是想继续做这门亲事吗?行,姜家要钱,我给不起,我把闺女赔给她们。”
      
    插入书签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