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模拟人生:负心人

作者:天空之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保管

      “……”
      那个戒指盒子合上了。
      杨黎不解地看着他。
      门被推开了。
      “布鲁斯?”
      迪克从门口探头出来。
      餐桌上摆着丰富的食物,看起来还没怎么动——气氛似乎不是很好的样子。
      “我打扰到些什么了吗?”
      他眼尖地看到了布鲁斯手里的小盒子,郁闷地吹了一下头发,“你什么都不打算告诉我……”
      “不,刚好。”
      布鲁斯起身,“我有些事要忙……”
      杨黎下意识点头。
      “请好好考虑一下。”
      “……?”
      杨黎在门关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Fine,被请吃饭的中途突然被求婚,答应之后对方突然合上了戒指盒,并且非常迅速的离席……这应该不是求婚正常该有的流程吧?
      放下叉子没过五分钟,那位老管家突然冒了出来,非常有礼貌地请杨黎移步到客厅等人——杨黎的视线越过他的肩膀看到了墙上的猎枪,非常迅速的答应了,没有任何思考。
      Emmm……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栋房子里的氛围,比上次……凶险了一点?
      敏锐的嗅出了一点不友好,杨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突然叹了口气。
      他从花篮里抽出了一支白玫瑰。
      刺已经被修理好了,非常温柔体贴的白玫瑰。
      “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玫瑰花被杨黎拢在手心——像是魔术师一样,花朵晃了一下,杨黎的手心便多出了一个小盒子。
      打开,里面是那枚戒指。
      这意味着任何事情吗?足以让布鲁斯露出那种纠结郁卒的眼神?
      如果你不告诉我的话……我不知道呀。
      他安静地坐了一会。
      ……这里其实是很陌生的,作为韦恩家族上百年的老宅,这栋房子的装潢风格和杨黎的【屋子】其实很像——色调,繁复的雕花,奢华的空间甚至地毯——但是安静的呆在这里,哪怕只有几分钟,杨黎的确感到了不自在。
      ……这里没有布鲁斯。
      当失去布鲁斯的时候,这栋房子不意味着任何事——如果杨黎收下了戒指?他就有了往墙上挂画的权利……还有什么吗?
      杨黎把戒指盒抛起来,看着它停在半空中,慢慢的旋转。
      这魔幻的一幕甚至不值得让大魔法师从椅子上站起来。
      ……杨黎瘫在椅子上,觉得自己被困住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布鲁斯对于结婚如此谨慎。
      他是在质疑杨黎的爱吗?……这也许是值得质疑的,数百年过去,杨黎爱上过别人。
      但是,每一次看到那幅画——每一次,他都会再次爱上布鲁斯。
      ……是因为他的绘画能力太好了吗?如此传神,富有感情?以至于每次穿过那无尽的长廊……都会因为看到一幅画而感觉像是时间没有流动过似的。
      失忆魔法验证了,他仍然爱着布鲁斯,就像五百年的时间没有流动一样。
      ……这还不足够他收下这枚戒指吗?
      #
      夜巡中的蝙蝠侠沉默地绕着来时的路走了第二遍。
      “丢了什么吗?”他的神奇男孩撇了撇嘴,“还是忘记了什么?比如忘记告诉你可怜的搭档不要打断你的求婚仪式?……你甚至都没有单膝跪地……”迪克想了想,张了张嘴,“不是吧?你故意的?”
      故意打断求婚仪式,这是什么烂人。
      “……你对这件事似乎没有什么异议。”蝙蝠侠压低了声音,“我以为你至少会反对一会。”
      “我对你们这种不敏感好吗?马戏团里有两只公狮子——”接收到蝙蝠侠微妙的眼神,迪克翻了个白眼,“我才不在乎我的养父找了一个什么样的伴侣呢,实际上,你这么年轻却总是被催婚……反省一下?”
      阿尔弗雷德偶尔会和布鲁斯提及杨黎。
      他们不避开迪克,实际上迪克可能听得比布鲁斯认真。
      按理说布鲁斯有钱,帅气,风度翩翩——有钱佬应该吧不会缺老婆的,对吧?事实上离开舞会,布鲁斯这个家伙太闷了,偶尔会有点凶,还是个控制狂——哪个姑娘能忍受一个随时随地离开的超级英雄作为丈夫啊?
      阿尔弗雷德真的很担心布鲁斯会孤独终老。
      因此,如果真的遇到喜欢的人,任何事都不应该成为阻碍——
      迪克觉得他说得很对。
      但是布鲁斯持续走神。
      迪克觉得最大的阻碍可能是布鲁斯自己。
      总是想得最多的一个……是的,夜巡里有planABC是让人觉得很可靠啦,有必要因为担心求婚被拒后尴尬就让自己养子掐时间去打断吗?认真的?
      眼看着迪克的表情越来越微妙,蝙蝠侠一边开车往回走,一边放缓了声音,“我从没担心他会拒绝我。”
      ……像是会读心术一样。
      “……别那样看着我,你说出来了。”
      “……哦。”
      迪克乖乖闭嘴了。
      “……杨黎的接受不意味着任何事。”
      他的声音很沉稳,抬手摸了摸戒指盒应该在的地方,它就是不见了,像是魔法一样。
      如果有可能遗失的地点都排除了——鉴于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有不知情者在哥谭的各种小巷死角捡到黑绒面戒指盒的可能性有多低——就是魔法了,没有其他可能。
      杨黎拿走了戒指。
      “他接受,只是因为我想让他接受。”
      “什么?你怀疑他不爱你吗?”
      不知道杨黎到底有几面彩旗在外面飘,迪克思考了一会,“我觉得……”
      “他爱我,我知道。”布鲁斯放轻了声音,“我也爱他。”
      ……杨黎到底爱几个人呢?看起来好像谁都爱一样,但布鲁斯仍然确定自己是他最爱的那一个。
      布鲁斯希望杨黎知道,那枚戒指不止意味着爱,还意味着需要遵守婚姻法里规定的一夫一妻制——啧,哥谭还没通过同性婚姻法……
      他的确没什么浪漫的脑细胞,虽然他擅长创造浪漫的氛围,戒指是他能想到最清晰的暗示了。
      “我希望成为你的唯一一个。”
      ……但是看杨黎毫无警惕心的接过去了,fine,他大概没想太多,或者根本没有这个意识。
      假如杨黎知道布鲁斯真正的想法,他会怎么回答呢?“我希望我们的婚姻源于爱情,而不是不安和警惕……”?
      ……至少布鲁斯会这么想的。
      他踏着哥谭的月色走进大厅,不出所料地看见了消失不见的戒指盒。
      #
      杨黎正盯着戒指发呆——
      一只有些粗糙的手拿走了半空中的戒指盒,放进了口袋。
      “我可以暂时替你保管。”哥谭小王子看起来从容不迫,“不用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又废了一千多的稿……
    是说,布鲁斯表达感情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但他轻易不会失控。
    尽管杨黎就是那匹失控的野马(……),他至少不会对自己失控。
    有谁get了红白玫瑰的梗吗?我瞎写的,并没有。
    你们满手戒指的脑洞真是吓死我了……
    以下弃稿,欣赏一下爱到ooc的老爷。
    #
    “如果你希望的话。”
    “……”布鲁斯愣了一下,谨慎地稍微后撤,“我假设你知道二十一世纪送钻戒是什么意思?”
    你到底想不想让我答应啊?
    在内心吐槽了一句,杨黎面带笑容,“虽然在二十七世纪没有这种诡异的钻石崇拜……但是,是的,我知道。”
    “所以……你答应和我结婚了?”
    布鲁斯早在内心做好了一百个杨黎拒绝后的备案,其中有六十个是分手然后扔进戒备名单,二十个是以后再也不要见面,十九个地下情人,还有一个随机应变。
    很难说他没有带着试探——
    布鲁斯想要这段关系有一个结果。
    听着杨黎对别人甜言蜜语,情场老手都能甘拜下风。
    ……还很令人窒息。
    大脑逐渐无法思考,呼吸困难,心脏拼命收缩那种窒息。
    怪不得他说不在乎我和那些模特上报纸。
    他无所谓地这样想,又难以自制地,像是个被渣男骗婚的小可怜,自我安慰般地想——
    会不会结婚之后就好了?
    有一瞬间布鲁斯都被自己恶心到了。
    渣男是不会因为结婚就变成居家好男人的。
    ……呵,爱情。看你把一个聪明人变成了什么样。
    布鲁斯甚至没有认真的想过杨黎也许会答应。
    干了渣男会做的事情,这种人还有可能不是个渣男吗?
    这种矛盾的心情中,杨黎已经拿起了戒指,看了一会,戴在了中指上。
    意外的合适。
    ——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尺寸的?
    杨黎看着似乎仍在走神的布鲁斯,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被他一把抓住。
    “……我仍然不敢相信……”
    “有那么严重吗?”
    “……”布鲁斯眼神复杂地看了杨黎一眼,“这意味着我们属于彼此了。”
    “……唉?”
    杨黎眨了眨眼,“……只有彼此吗?”
    呵,果然是渣男。
    布鲁斯一瞬间就在内心里做好了的标签,嗯,有了新欢还要旧爱,顶多能做个情人,将来迟早有一天会翻船——
    “……真难办啊。”
    那“渣男”看着他,眼神意外的平静,“我会让你没有安全感吗,布鲁斯?”
    安全感?
    如果哥谭人能有百分之五十的安全感呢……企鹅可能就当不成市长了。
    他不置可否,在椅子上微微歪斜,眼神仍然紧紧盯着杨黎,不放过任何的微表情。
    这倒不像是一次求婚或者更浪漫的什么,更像是一场审讯或者战争了 。
    杨黎看着布鲁斯,仿佛已经得到了答案。
    “那么……”他亮出了手上的戒指,“这个能让你有安全感吗?”
    如果没有爱情,婚姻不代表任何事。
    布鲁斯早就有了答案。
    蝙蝠侠之下,偶尔他也会像是个凡人一样自欺欺人。
    他知道杨黎的爱——但却不觉得自己不可替代。
    偶尔他都想要质问杨黎到底有没有当断则断的美好品德——啊,算了吧。
    哪怕在内心一次次告诉自己这是“渣男的策略”——
    我自己都做不到放手。
    “……还给我。”
    他压低了声音。
    #
    虽然想着“人心变得真快”,杨黎还是褪下了戒指——然后握在手心。
    他再次问出那个问题。
    “——我会让你没有安全感吗?”
    “我只是个普通人类,杨黎。”
    “……我想你对普通这个词的理解有点问题……”
    有几个人会被写进历史书里?蝙蝠侠的占地都快赶得上灭霸了。
    “我会孤独,“布鲁斯说,突兀地在说出之后感觉到了一些畅快,“会难过,会……嫉妒。”
    “你和其他人说话的时候——啧,我嫉妒自己还是单身的时候。”
    一旦踏入杨黎这个怪圈,一言一行皆为疼痛。
    ……只有再次和杨黎对视的时候,这种疼痛才会减轻,变成甜蜜。
    有毒的糖,让人为痛苦上瘾。
    “如果这个能让你感觉好一点的话,如你所愿……”
    “不,它不能。”
    只有你才能。
    #
    杨黎凝视着布鲁斯。
    他恍然看到初见时,那只黑色的野兽。
    不同当日,此时那只困兽逃出了笼子,却又伤痕累累,压低了声音咆哮,恐吓所有潜在的敌人马上远离——
    哪怕告诉他“我不会伤害你”,也只会被吼回来,“总有一天你会的!我知道!”
    超人被我指责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心情。
    他展开手指,眼看着布鲁斯即将把那枚戒指取走——
    “我很抱歉。”
    他说。
    怎么说呢?
    快乐王子看到了世界上不快乐的事情,却无能为力——
    燕子死在他的脚边时,他大概会露出这种表情。
    “我很抱歉。”
    他低声重复。
    布鲁斯开始自责为什么要给他这种选择。
    ……好吧,这个做了渣男图鉴的笨蛋未来人只是没有那种忠诚感——你能对他要求些什么?
    他不会感觉到心痛的——
    “我没办法让你感到安全,我很抱歉。”
    “……”
    哥谭的布鲁西宝贝想要安慰他【这很正常啊毕竟蝙蝠侠就是没有安全感】,哥谭的至黑蝙蝠侠想要把他按倒打一顿,然后亲吻他。
    “我真的很抱歉……”
    除了抱歉还能说什么?
    杨黎沮丧地低下头。
    “我不想让你伤心……”
    这句话似乎以前说过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给你安全感。”
    他低头,额头接触着餐桌——有着【合适】特征的杨黎能不顾形象地这样做,可以看出真的沮丧到极致了。
    “我……果然在二十一世纪就会让人伤心……啊,如果当时往后穿了五百年就好了……”
    谁也不见到的话,他们会好一点吗?
    “——不。”布鲁斯说,“想都别想。”
    “……那,有办法让人不伤心吗?”
    布鲁斯扯了扯嘴角,牵起他的手,吻了吻他的指尖。
    “……只要你笑一下。”
    除了原谅他,我还能怎么办?
    内心中面无表情的布鲁斯被幽灵抱住,叹了口气。
    ……怎么就偏偏踩了你这坑了呢。
    #
    花了一百月石改这章节。
    不说了,审核审了一天,明明什么都没有还红锁让我改,讲点道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