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模拟人生:负心人

作者:天空之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你似乎还想起了一些别的,很受欢迎,是不是?”
      “我感觉轻松多了……似乎能自己回忆起来了。”像是九头蛇给的那个禁锢被打破了一样。
      “慢慢来,别一次想太多。”
      巴基依旧拉着幽灵的手,于是幽灵用指尖轻轻点了点巴基的手背。
      “你看起来不太妙。怎么了?”巴基配合的松开手指,不经意间看到了幽灵手腕内侧的伤痕,“……”
      巴基的笑容僵住了。
      他仿佛看到血从伤痕中涌现出来。
      刚才催眠过程中的,记忆涌现的感觉突然出现,他的大脑好像习惯了那种感觉,像是打碎了什么屏障,由小小几道伤疤,蔓延出了无限。
      巴基的眼前划过一些影像。
      人类……的尸体。
      血洞戳在额头,脸,喉咙,心脏——
      ……我做了些什么啊……?
      像是个真实的噩梦。
      “巴基?”
      半透明的幽灵询问了一声。
      然后他就看见表情很糟糕的冬兵冲出了屋子。
      #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
      布鲁克林,参军,雪天……
      坠机,九头蛇,佐拉……
      任务,洗脑,兵器。
      变成了敌人的兵器,该死的听话,还他妈的很好用。
      我……杀了多少人?
      詹姆斯·布坎南·巴基·巴恩斯,并不害怕杀戮,他在军队里干的全都是脏活,专门暗杀——可是,他知道他是在保护好人,他杀的都是恐怖份子。
      冬日战士就不一样了……他杀的全都是好人,零星可能有几个叛变者?……他还杀了霍华德和玛利亚。
      朋友毫无光彩的眼睛——差点让他吐出来。
      也许幽灵的治疗的确有用?没用多久……他的大脑流利的将记忆串起来,送回了他的脑子。
      他能理解到幽灵刚才为什么表情奇怪了——十有八九,那时候他就看到了冬兵脑子里那些惨状,只是不说。
      在所有记忆都恢复的现在,他又想把那些记忆全部推回去,至少请让他忘记霍华德和玛利亚的脸……
      “书上说,人面对悲伤有五个阶段——否认,愤怒,协商,沮丧和接受。”
      幽灵从墙里冒出来,那张灰白色的,不带表情的脸看起来格外的非人,“别花太久。”
      “他们是我的朋友!”冬兵的拳头砸在墙上,“而我他妈就那样开了枪!我……”
      幽灵歪头看着他。
      别那么看着我——
      冬兵知道这样做毫无意义,但是他控制不了自己……他掐着幽灵的喉咙将他按在墙上,他的手臂在发抖,手指却在慢慢收紧。
      这大概是杀人兵器独有的肌肉记忆。
      我不应该这么对他!他又做错了什么?停下!
      幽灵可以穿过一切障碍物,如果他想要他就可以逃走的——
      也许詹姆斯就是被脑子里乱窜的死人逼疯了。
      他又扭断了一个友人的脖子。
      “咔——”
      “……”
      一瞬间世界安静得可怕。
      “你该庆幸我已经死过了。”
      詹姆斯重新找回了呼吸。
      “……”
      如果人杀不死该怎么办?
      ……如果人杀不死该有多好。
      被詹姆斯在心中一次次杀死的冬兵嗤笑了一声。
      #
      新客人发烧了。
      谁知道是什么的后作用……幽灵修改过所以不怎么完美的摄神取念?没怎么尝试过的催眠?还是洗脑的反噬?
      反正幽灵不止一次看着巴基闭着眼睛按着脑子缩成一团,看着很糟糕。
      也许一下子想起来太多糟糕的回忆有点刺激到他了……但是幽灵又有什么办法?大脑的问题就是没办法精确处理,他从冬兵脑子里看到了不少细碎的黑暗场景,却也没办法剔除它们,仿佛那些东西和詹姆斯的灵魂紧紧相连,无法割舍。
      有些时候事情就是这样。
      幽灵无所事事的坐在冬兵的床脚,想着:真惨。
      他没有朋友,所以不知道杀死朋友大概是个什么感觉。
      实际上他本来应该也不知道杀死谁是什么样的感觉——他在巴基的脑子里看到了。
      动作流畅,画面清晰,有点血腥。
      然后他就没办法做出什么评价了。
      他没有太多负面情绪的,人类面对悲剧会有四个阶段,他好像直接跳到了接受。
      他不喜欢剥夺生命……又说不出来杀戮到底哪里不好。
      欧尔麦特死过短短几秒,只是让他坚决的不希望自己成为杀人犯。
      然后——巴基,冬兵,这样一个战争机器,杀人犯,闯进了他的屋子……一个既讨厌战争又讨厌杀人的幽灵,却只能这样想:真惨。
      这出悲剧里,被杀死的人当然很惨,死不瞑目;动手那个也惨透了,身不由己,还因此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人事物。
      还失去了理智和自我。
      幽灵摸了摸喉咙,被扭脖子那一下其实没什么感觉,但是他戏剧性的表演“我已经死了”并且滑落在地的时候,冬兵的表情有点伤到他了。
      他从那个表情里读到了满满的痛苦与恐慌。
      两个负能量的家伙是没有未来的。
      幽灵听得见背后的战士起身的动静——被强化过的超级战士当然不把区区发烧放在眼里——叹了口气,“也许你会永远留在这里陪我呢。”
      他不清楚自己是第几次这么想,却知道这句话就像是个flag一样——因为显而易见的,所有人最后都走了。
      “不,我要离开。”
      看吧,看吧,让他有选择权就会得到这样一个结果——
      “……抱歉。”
      冬兵坐在他背后,声音听起来冷静了一些,“……我之前……没办法控制。”
      幽灵慢半拍才想起来他是在为了扭断他的脖子而道歉。
      “我没有受伤,也没有生气。”
      幽灵扭头,看见一只垂头丧气的鹿仔。
      他看起来像是快要活不下去了,幽灵想。
      “……别露出那种死人脸啦。”
      他试图积极一点——之前那个没全想起来的,一闪而过的詹姆斯就是个好例子——他模仿那个毫无阴霾的笑容,试图诱导一只活不下去的鹿,“不是你的错。”
      “——别那么轻易的评论这件事。”
      “唔,我大概就是当不了心理医生的。”
      拜托,你倾诉的这个对象并不能理解你的痛苦。
      幽灵蹭了蹭床单,“——不是你的错。”
      他一下子窜起来,和冬兵脸贴着脸——冬兵显然被他吓到了,条件反射一样向后倾身,斜着倒在床上——幽灵呢?为了保持一个足够接近又不会被冬兵看到表情的姿势,只好跟着倒了下去。
      “不是你的错。”
      他重复着。
      “我杀了他们……”
      他感受得到冬兵的颤抖和反抗,于是更加用力的抱紧了怀中这另一个摇摇欲坠的灵魂。
      “不是你的错。”
      “霍华德,玛利亚……”
      他能听见冬兵仿佛无法控制一样,剧烈的喘息,说话的声音都带着破碎。
      “不是你的错……你知道的。”
      他感觉到巴基紧紧抱住他,宛如落水者紧拥浮木。
      “他们都死了……”
      “接受它,然后报仇,如果你想要的话……只是,活下去,别像一个死人那样,好吗?——别想陪着我一起死去。”
      我更想你活着。
      #
      幽灵从床上醒来,发了两分钟的呆。
      “我大概真的不适合当心理医生……”
      昨天抱着冬兵安慰了很久,直到他因为病后虚弱(可能还有情绪上的?)加上情绪爆炸消耗了太多体力睡过去。
      幽灵也只好跟着一起睡——他不太想考虑如果巴基第二天一个人醒过来……
      不是幽灵觉得冬日战士很脆弱需要保护,只是,谁还没有点不安的时候?
      他起身去找失踪的巴基——最后在冰箱旁边找到了。
      不得不说这个画面挺奇妙的。
      很大一只的冬日战士正抱着头蜷缩在冰箱旁边,而冰箱……充满了裂痕。
      他飘过去,组织了一会语言。
      “……你知道我家的小冰箱塞不下你的,对吧?”
      “……抱歉。”巴基抬起头,苦笑,“我知道……但是控制不住自己。”
      打开冰箱,冷气扑面而来……他能做到的只有用力关上,甚至因为腿软而半步都不能动弹。
      这和他的意志力无关,单纯只是PTSD发作。
      “你最近说了太多抱歉了。”
      “我想给你做点吃的来着,作为补偿?”冬兵蹲在地上,“我……我可能有点怕冷。”
      “我扶你去坐着?”幽灵贴心的伸出手,“我没有腿,但也猜得到你蹲着那么久腿会发麻……”
      “实话实说,有点使不上力。”
      “我给你做点热汤。”
      “我喜欢酸的。”
      “……”幽灵笑了笑,“好。”
      吃点东西,然后就发现世界美好了许多。
      幽灵看着冬兵短了一截的头发和干净的脸,剃掉胡须让他看起来年轻了不少。
      “如果你想要谈谈,我随时都可以。”
      巴基放下了勺子,扫过幽灵的脸——他看起来依旧是半透明的,但是考虑“他已经死过一次”这件事已经不能再让巴基不安了,因为他知道,摸起来触感冰冷的幽灵抱久了也会变暖——要说想要谈谈?他只有一个问题。
      “你看光了我的记忆,而我对你还不怎么了解。”
      他谨慎的措辞——上帝证明,他可是第一次试图和一个男人进一步深入交流——“那不怎么公平,对吧?”
      幽灵顺着巴基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手腕,有点懵的看着上面四五道疤痕,“Emmm,恐怕这件事就要这么不公平下去了……我也不记得。”
      “?”
      “解释起来有点费劲,”本着不向攻略对象提及前任的原则,幽灵试图蒙混过关,“你看,老人家总会忘记些什么。”
      “如果你不想说关于那个的事,当然没问题……那就说点别的?”
      “唔,我基本上什么都会一点,除了打架。”
      “任何事情?除了打架?”巴基露出一点笑意,“哇,你听起来会在小学被堵在校门口。”
      “为啥?”二十七世纪的杨黎没有懂,“……我们那里没有小学。”
      “幼儿园?”
      “没。”
      “高中?”
      “没。”
      “那你们在哪学习和交朋友啊?”
      “看管中心。”幽灵摸了摸下巴,“所有有问题的小朋友都去了看管中心玩游戏,偶尔下线就一起学学虚拟世界学不到的东西……也有点类似于学校吧?”
      “……”巴基感觉到胃里有点不舒服,看管中心?有问题?……“你的情况……还真是出人意料。”
      “很普通啊?我们那边都这样。”
      “……”
      幽灵后知后觉的抬头,看着巴基有点沉重的表情,“……”
      我就说,两个负能量的家伙是没有未来的。
      “唔,我其实没什么感觉……日子过得挺好……”
      幽灵皱着眉毛,试图露出安抚人心的笑容,同时后悔实话实说——不是他的错,他真的觉得这没什么,因此分不清自己的经历哪些比较惨不适合说出来……
      是这些没有经历过基因组合的家伙感情太丰富了。
      “我不觉得如果你没感觉的话会留下那样的伤痕。”巴基语气微沉,随即放弃般摇了摇头,“算了。”
      “我这个……”幽灵结结巴巴的说,他看了一眼自己手上凭空出来的疤痕,是说,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历史,因为欧尔麦特毁了时间线,他可能经历过一段全新的人生,但是他一点都不记得了。
      “没什么好说……”
      他叹了口气。“因为我不记得,好吧,我猜我没办法跳过这个……接下来,我给你讲一下唯一一个靠拳头从这里走出去的人的故事?”
      仔细想想,欧尔麦特也不算前任吧?
      #
      “结果他们一个都没有回来?”
      “当然,谁都找不到这里……所以,我想,如果你哪天也能出去……最好别许下这种诺言。这是唯一会让我有点伤心的事情。话说你的套话能力实在是太一流了……我原本不想说那么多,结果开了个头就被你套完所有话了……”
      “唔。”拿着啤酒杯,巴基舒了口气,“你知道……很久以后,你总有一天会出去的吧?”
      “……大概?”
      “没有大概,某一天你出去了,我就去找你。”
      “……”
      “这样听起来有点希望了,对吧?”
      “……”
      两个负能量的家伙在一起是没有未来的。
      幽灵和巴基碰杯,“到时候我去找你喝酒。”
      如果这两个负能量的家伙都在试图变得有希望一点?
      嗯,感觉好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字数这么多假装自己过年有双更过了【喂
    多发留言啦,读了好看的留言之后作者会思路爆发的
    征封面!有或者认识会画画的小伙伴可以留言然后我们秘密接头【喂
    6.1 改了悲伤的五个阶段,当年似乎偷懒没查资料(doge)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