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模拟人生:负心人

作者:天空之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不喜欢叫鹿仔吗?也许是因为太可爱了?
      ……呃,没错,对一个满身硝烟味的壮汉叫小鹿,违和感其实不是一般的大。
      “那巴恩斯?”
      “……”
      “……如果你不介意,叫詹姆斯?”
      幽灵终于看出些什么来了。
      “你不记得了。”
      “……我的名字是……鹿仔?”
      冬兵冷酷的表情混入了茫然。
      ……看着不是一般的可爱,甚至有点像鹿仔。
      “你对这个词有印象?”
      “我不知道……詹姆斯,巴基……有点熟悉。”
      一开始被那个“鹿仔”的解释模糊掉了,当巴基这个词和詹姆斯,以及巴恩斯这些放在一起,冬兵有种模模糊糊的熟悉感。
      “那就是有印象。”幽灵露出笑容来,拍了拍人类的肩膀,“年纪大了总会忘记点什么事情……就比如我,前两天突然发现自己连前男友的名字都记不住了……”
      冬兵的眉毛抖了一下。
      年纪大?前男友?
      幽灵的面容看起来顶多二十出头,怎么也不像是老人。
      ——不,死都死了,谁知道他多大?
      ……等等,我……看见了一个幽灵?
      仿佛刚刚发现了这个事实,冬兵的眼神回到了幽灵脸上……一醒来只看到幽灵一个人,幽灵的态度又很奇怪,仿佛活人看到幽灵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冬兵到现在才开始惊讶。
      他沉默了一会,“我很年轻。”他板着脸说,“……忘记自己的名字和忘记其他人的……那不一样。”
      幽灵看了一眼个人信息上的90+数字,怀疑了一秒自己对于年轻的定义。
      冬兵迅速略过了这个话题。
      “……你死过?”
      很奇怪。
      这并非是一个能问的出口的问题——死人不可能回答,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世界上有幽灵,冬兵应该被恶灵缠身。
      “啊,当然。”
      幽灵半透明的指尖轻轻接触了一下冬兵的眼角:那种触觉奇怪极了,像是柔软的冰顺着他的指尖流入了大脑……但是冬兵没有躲避的意思。
      不只是因为他习惯于承受,也因为那种感觉……意外的舒服。
      “我已经死了很久了。”幽灵的声音一点也不冷,说起这种诡异的话也像是在谈论天气,“你还活着……看起来却像是死了一样。”
      “……我没有。”
      “别否认啊,看这个黑眼圈,你多久没好好睡一觉了?”
      “我睡了很久,刚刚醒过来。”
      冷冻算是睡觉吗?
      “你的身体可能不这么觉得。”幽灵有点强硬的牵起冬兵的手,拽着他向客房走去——二楼一整条走廊,他数着,一二三……七,“休息一下?”
      过于柔软的床铺。
      没有掩体,但是整个房间也一览无余,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
      很安全。
      幽灵坐在书桌椅上,看着冬兵安静的解下武器,一开始还是单纯的对身材的欣赏,眼神慢慢就飘向了桌子上的第三把小刀——哦,鞋子里还有一把,为什么要在枕头下面再藏一把?
      战士真可怕。
      “所以,巴(鹿)基(仔)?”
      “嗯。”
      “我是杨黎,如果觉得拗口的话可以叫我艾兰,我们可能要相处一段时间啦。”
      “嗯。”
      “……”
      啊,这种说什么都可以答应下来的感觉,就是想让人做点糟糕的事情……
      无证驾驶老司机已经把脑洞飘向了各种play,回过神时脱干净的冬兵已经钻进了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那过于冷酷的面容也松懈了。
      “……”
      ……居,居然看得我也有点困了。
      冬兵睡着的样子好像是得到了极致的幸福一样——那张脸因为没有带着阴沉和冷酷而突然变得温和英俊起来,怎么说,反差萌?
      幽灵的手指勾了勾,突然想到了自己变成碎片的画板。
      他盯着沉睡中的人类,【合适】的特质让他及时终止了这种有点奇怪的行为(好像刚才脑补的脑洞不够奇怪一样),无声的飘出了屋子。
      “……这就是养仔的感觉?天啊,真是复杂……”
      杨黎突然意识到,冬兵已经睡着了,他不必再费劲的嘀嘀咕咕生怕尴尬的沉默了。
      “但是……啊,那个人就是战争啊。”
      娜塔也有伤,但是她那样狡猾,变换自如,硬是让幽灵看不出来任何硝烟的痕迹——冬兵,詹姆斯,“鹿仔”,截然相反……不加修饰,他看起来就是一次微缩的,充满痕迹的战争。
      幽灵讨厌战争与死亡。
      很难得找到些什么让他这种人讨厌的东西,说实话,这种感觉也有些新奇。
      冬兵只睡了三四个小时,看起来却好多了。
      ……意外的,在冬兵洗漱完之后,发现对方不会用梳子。
      是指把头发梳起来变成小马尾那种。
      “你的头发会变长……”
      手持梳子,幽灵飘到冬兵背后,“别剪掉了,梳起来吧……”
      幽灵的头发永远是那个长度,没办法长出来也没办法变短的那种……他绑头发的手顿了一下。
      ……我居然会羡慕这种事情。
      把碎发绑起来的冬兵看起来清爽了很多,露出一截后颈,莫名的有点色气。
      从背后,幽灵这个专属角度来看的话。
      ……好吧,有些事情必须要承认的。
      打开自己的情绪面板,又是那一条熟悉的【欲.求不满】。
      日哦,换个衣服也算身体接触。
      “我给你准备了汤。”
      幽灵领着冬兵飘向餐桌,“刚冰冻回复,你的胃估计不怎么好……”
      “我只能吃流食。”
      低着头,安静的跟在幽灵后面,冬兵平静的说着。
      “(不然的话)再次冰冻会很麻烦。”
      幽灵停顿了一会。
      “……冷吗?”
      “嗯。”
      “汤是热的哦。”
      “……嗯。”
      幽灵坐在椅子上,他感觉不到冷热,只能凭借看得到的热气来评价食物是否足够暖和。
      但他感觉得到,他讨厌战争。
      甚至更加讨厌了一点。
      “你想家吗?据说上战场的人都会想家。”
      这是一个士兵的话题,书上总是会出现。
      ……如果他回答想的话,就加速送他出去吧。
      “为了理想而奋战的士兵,没有思念的必要。”举着勺子,冬兵干巴巴的说,“……况且,我也不记得。”
      “……连家都忘记了?”
      “我是武器。”冬兵喝了一口汤,“不需要家。”
      #
      “……也不知道我们俩谁更惨一点。”
      杨黎挠了挠脸颊。
      “……安慰你的话,我也不需要家……”因为家人也不需要我,“但是,我想,咱们俩还是不一样的。”
      “我得帮你想起来才行,不然都没办法判断……”
      你能不能,多陪我一会?
      啊,这个问题,即使你自己都不知道,别人也不能越俎代庖帮你决定吧?
      “……”
      ——没有任何人应该被命令。
      即使是这种,冬兵完全被不会拒绝他的情况。
      杨黎的确有点掌控欲,但是更倾向于对方心甘情愿。
      “那么……在我能帮上忙之前,别爱上我哦?”
      ……这种说法有点自恋嫌疑。
      捂着脸反省了半晌,幽灵抬头,看着巴基严肃认真的脸——似乎完全不觉得刚才那句话有哪里好笑或者诡异,依旧沉稳的回答,“了解。”
      ……啊,果然睡着了才比较可爱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哇,好多留言说要喂胖巴基,在喂了在喂了2333
    只能吃流食是在lof上看到的,据说被冰冻之后肠胃会不好……
    【但是我满脑子里只有糟糕的东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