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模拟人生:负心人

作者:天空之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翻完那本只有短短几页的新书,洛基呼了口气,合上书,打量了一下相比起薄得惊人的内容显得过于厚重的精装书脊,“你不打算继续了?”
      “嗯,不想再继续自我折磨下去了……”幽灵揉了揉脖子,“这场圣战打了几十年了。”
      同一个内容写多了当然会写烦的。
      “自我折磨?哼……我看你相当乐在其中。”
      “唔,都是些自娱自乐的东西。”
      “……算了,喂,仆人,去给我拿点新书好了。”
      “遵命,殿下——你想要什么类型?”
      “恋爱的。”
      杨黎伸向书架的动作顿了一下,“……有推荐的作者吗?”他不抱希望的询问。
      “艾兰,对,就是你手边的那个书架。”
      “说实话,在恋爱这方面我没什么精彩的描写。”因为自己本身就一窍不通……
      “透过书,也能了解作者,”洛基摸了摸下巴,“我猜,爱上一个作者比爱上一个活人简单点。”
      “……”
      听起来他好像已经放弃让杨黎陷入爱情了。
      不知为何,杨黎反而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殿下,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哟。”他缓慢的从书架上抽出书,“这么快放弃真的好吗?”
      ……说得像是我在依依不舍一样。
      杨黎摩擦了一下书本,“……当然,您开心就好……”
      “要打赌吗?”
      洛基眯了眯眼睛,“如果我骗过了自己——离去之前,我要让你内心煎熬,撕心裂肺,心碎而死——”
      他细细的咀嚼着诅咒,听着像是洛基在抱怨幽灵的心情太过平静,没怎么投入这恋爱游戏,“如果您没有呢?……不,没有骗过自己不能作为一个赌结束的标志,如果我让您爱上我了呢?我能得到什么奖励?”
      洛基好像没有生气,他缓慢的勾了勾嘴角,“那我就放过你。”
      幽灵眨眨眼,“这似乎不太够。”
      他弯腰,接近神祗,“这样的话……我无所不能的神啊,赐我一个终止吧。”
      他轻飘飘地笑,“我终究不像是您那么坚强……我不想在这里等一千年……”
      “怎么样?我亲爱的神大人?”
      “……好。”
      #
      从很久以前,杨黎就知道打动洛基的关键在哪里了。
      “您准备好了吗?”
      “……呵,还要我配合你吗?”
      “对,洛基,对我友好一点。”
      念着神祗的真名,幽灵柔和了表情。
      ……洛基闭了闭眼。
      没错,这的的确确是出去的最好方法。
      他暗示自己敞开心扉,不知道有没有用。
      #
      洛基和索尔是兄弟,是奥丁的儿子,他吐槽索尔的喜欢依靠武力,事实上大部分神话里的神祗都是这样,比起魔法,更偏向于用带有神力的冷兵器正面刚。
      洛基才是异类,看他纤长,并不强壮的身体……
      同样是奥丁的儿子,为什么洛基更喜欢魔法?
      比起父亲,更偏向于母亲。
      他需要柔软,永不背弃的爱。
      “你放松好了吗?”
      没有得到回应。
      但杨黎觉得效果已经到峰值了。
      他舒了一口气,“其实你没办法放松也没关系。”
      “……?!”
      你耍我吗?!
      “你知道的,我了解你是什么样的人……总而言之,你不是个所谓的好人,大部分时候觉得当个坏蛋挺有趣,偶尔也想当当好人。”
      他想起那些被烧掉的画,又想起黄金杯中的半杯酒。
      他牵起洛基的手,等了好一会,直到不喜欢身体接触的神祗强迫自己放松下来。
      “……不管你想当好人还是坏蛋,我都支持,我都会爱你。”
      杨黎亲吻了一下洛基的手背,看着面无表情的神祗,眉眼弯弯,笑容温和,“就像是一个合格的信徒,全心全意信任你。”
      #
      告白着的幽灵动人极了,洛基能感觉得到手背上逐渐升起来的热度。
      但是这样就想打动他?太天真了。
      ……不,我应该做的不是否定他,而是接受他。
      该死的,这能有多难?
      “你是我的神祗,Loki。”
      “带着我的灵魂一起走吧。”
      一瞬间,纷杂的东西涌进来。
      他终于忍不住,一下子甩开了杨黎的手,“口口声声冠冕堂皇的说些什么,其实不过是想要离开这里,为了离开这里欺骗我?”
      他的声音里带着无法遮掩的怒气。
      “你这——”
      “嗯。”杨黎还在笑,“谎言会让人很生气,对吧?”
      洛基哑口无言。
      他几乎能猜到杨黎下一句话会说些什么,就像是大部分没有办法接受他恶作剧的家伙一样,抱怨,也许会生气——
      “但是,你连会骗我这点也挺可爱的。”
      “……”
      “我昨天说喜欢你这样,是觉得很新奇,对吧?以谎言之神的.名义,我骗你的。”
      “……”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你连骗人的时候都很可爱。”……所以,原谅我吧?
      ——这家伙还真是够肉麻的了。
      洛基叹了口气。
      他试图让自己放松一点,想点快乐的事情,试图喜欢上幽灵的告白,却躲避幽灵温柔的眼神,只是闭上眼——
      无论何时都包容他,让他想起了天后。
      大概是因为比起严苛的奥丁,他更喜欢温和的弗丽嘉,才会感觉到些许触动。
      ……这样也好。
      将这种触动加深——
      脸上突然有些许的触感。
      洛基一下子睁开眼睛——幽灵的的手轻触着他的脸颊,已经凑近到了超过警戒范围——“所以,这次你准备好了吗?”
      他从对天后的思念中回过神,意识到幽灵在说些什么,手下意识握紧,最终还是松开,让魔杖化为光点消散。
      他看起来游刃有余。
      “——当然。”
      #
      这是一个被打断过的吻。
      纠缠,舔舐,结束的时候,洛基觉得自己应该露出笑容,于是他便笑了。
      杨黎伸手,点了点他的额头,“……不错嘛?”
      “你以为我是怎样?当然,我接过吻。”
      “我是说和你接吻的感觉。”
      “……”
      模拟人生前期作品中,只要选择好需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成功,也一定会有正面结果。
      随着游戏的复杂,攻略模式也越来越复杂……唯一不变的,只要找对方向,就可以加到好感度,比现实情况简单一些。
      ……真的吗?
      感觉粉色的好感度条满了大概三分之一,幽灵笑了笑,却没有接上下一句本该有的台词。
      他情不自禁的注意到洛基的眼神非常平和,比起往日的烦躁或者伪装出来的温柔好了不止一星半点,但是,他就是不想再“乘胜追击”了。
      突如其来的,他想放弃。大概是因为他信仰的神祗也没什么耐心,他突然想要半途而废,并不想要顺从洛基马上离开的心思,想要他留得再久一点……很好理解,对吧?
      他的沉默引得洛基凝视着他的眼睛,难得的,没有说诸如嘲笑幽灵词穷之类的刻薄话,而是换了一个话题。
      “你很适合。”
      他打量着幽灵的面容,再看看幽灵一丝不苟的衣装,“你喜欢读书更胜于在外面上蹿下跳,”他扯了扯嘴角,“我也一样,更喜欢安静的钻研一点什么,比起和别人打架……我喜欢安静的空间。”
      “这个房子够安静了。”幽灵模棱两可的说着……对,我也喜欢安静,因此这这房子是这样……所以,既然符合你的喜好,你考虑再留几天吗?
      不。
      洛基的眼神放在幽灵的袖口上,又看了看幽灵的手指,“……魔法,你很厉害。这点非常难得。”
      幽灵能感觉得到洛基在自我说服,他甚至想象得到粉红色的计分槽慢慢上涨的过程,“……嗯,做饭很好吃,会写些打发时间的小故事……嗯……”
      他有点想阻拦这个过程,但却突然想起不久之前下过决心不加阻止。
      “会跳舞……会画画。还很聪明?”
      听着另外一个人一项一项的列举自己的优点,杨黎看起来没什么自负或者羞涩的样子,他只是留恋的看着洛基思考中不自觉展露出来的认真表情,眼神温和。
      “还有什么想要补充的吗?”
      “……还很爱你。”
      洛基很会说谎,因此也能稍微看出别人有没有在说谎。
      幽灵的表情很平静,说到Love这个词的时候,眉眼变得更温和了。
      比上一次真了那么一点点。
      好感度条满了三分之二。
      并非他列举的那些幽灵的长处真的有那么触动他,只不过是借这个过程调整心态——洛基的自控能力真是非常优秀,消除敌视,抹去偏见,抑制不快——仅仅在几句话之间,他看起来甚至有点情意绵绵的意思。
      杨黎却有点难受。
      他半闭着眼睛,毫无征兆的倒下,落在洛基的腿上,像是一片缓慢飘落的羽毛;洛基对这件事好像毫不惊讶似的,伸手抚摸了一下幽灵纤长的发丝。
      “……你不应该爱上任何人,洛基。”
      空气仿佛凝结了。
      幽灵仿佛能看见三分之二的进度条一下子被清空,他眨眨眼,不顾头皮上越来越明显的痛感——看起来笑容满面的人正在扯着他的头发泄愤——“如果爱任何人让你抑制自我,你应该就这样永远爱着自己,这没什么不好的。”
      “哇哦。”他的手上还带着余怒,不过似乎不怎么严重,声音里却又透露出一点高傲,“你还真是了解我啊。”
      说着指责一样的话语,听起来却像是赞同。
      然后毫无预兆的,幽灵一下子被掀了出去。
      重量只有几克,他在空气里翻滚了几下,就灵巧的恢复了站姿,低头看着面无表情的神,“……”
      “……给我找书。”
      神祗的语气很平静,仿佛完全跳过了刚才的小插曲。
      这次杨黎没有丝毫停顿——他甚至没有回头,对着小书架勾了勾手指,一本精致的童话就落入了洛基的手心。
      “这本是最新作。”
      杨黎双手合十,歪头看着洛基,“希望能合你口味……”
      与系统自带的硬装书皮不一样,这本童话的封皮是杨黎自己画的——黑色,绿色与金色相交织,绘出了梦幻般的感觉。
      #
      前几天亲了一下脸颊,结果两天都不见人影;这次明明比上次更深入,看起来却仿佛无事发生。
      杨黎就是有这种感觉……洛基像是个逻辑黑洞,将两条相交曲线硬生生分开,在交点处以谎言略做掩饰,让亲密的东西硬生生变得不平行也不相交。
      亲吻本来应该是亲密的,互相喜欢的人靠亲密接触来交换情感;倒过来,亲密接触的人,多多少少也会有一点温存带来的情感。
      他被洛基的笑容激怒了:这个人是有多讨厌身体接触,还是特别讨厌亲密关系?为什么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他也会露出掩盖受伤一样的笑容呢?
      不错嘛,伪装得不错,笑得跟真的似的。
      亲吻大师被一个吻激怒了,哇,这可真是一件大事。
      利用独处时间,他完成了那本童话,关于害羞的小精灵,玩弄人心的小恶魔,以及被爱的罗兰。
      完成的时候,他都被这本书里面的爱意浓度惊到了。
      ……我的标准和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你可以随你想要的毁灭世界没关系,我负责爱你,完全不会阻拦你,甚至,你邪恶的样子看起来意外的帅气。
      #
      “是的,我会爱你,永远。”
      就像童话一样。
      “l'll always love you no matter what.”
      我会永远爱你,不计其他。*
      #
      “咔哒。”
      锁的响声非常突兀。
      书仅仅翻了半本。
      杨黎下意识去看洛基的脸,仅仅看到了他眼角仿佛被欺负狠了一样,泛起的粉色。
      洛基合上书——他只看了一半。
      杨黎坐在地上,看着洛基站起身,先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俯视杨黎,“……你。”
      “——是?”杨黎坐在地上,歪了歪头。
      “打赌,是我赢了。”
      还在在意这个啊?
      对方看了一本书,进行了完美的自我攻略——嗯,如果去除作者正坐在他面前的地毯上这个因素,是洛基赢了没错。
      杨黎伸手,“……那么,给我吧?”
      “嗯?这是你的贡品,我大发慈悲的收下了,哪有还给你的道理?”洛基手上的书一瞬间消失,也看不出他放到了哪里——等到看见杨黎依旧伸着手,他突然反应过来杨黎要求的并不是什么触动人心的童话。
      【如果我骗过了自己——离去之前,我要让你内心煎熬,撕心裂肺,心碎而死——】
      他露出一点气恼,瞪着幽灵略带无神的眼睛,“我不是已经带走你的心意了吗?”
      “……哎?”
      杨黎完全不买账。
      “这样不行——”他着急起来,不知为何连话都有点说不利索,“你不能这样……”
      “我可是谎言之神。”洛基高昂着头,盔甲,法杖,和他刚来的时候一点不差的装备覆盖在他的身上,“我骗你的。”
      锁响了,他要走了。
      靠自我暗示和单方面建立起来的情感非常热烈,也能够被理智主宰。
      他看起来已经恢复了理智,不再露出马上要哭出来一样的表情。
      ……他向外走的步伐却非常慢。
      “……你爱我对吧?”
      神祗的信徒终于捋顺了言辞,追上了洛基,“爱人,就希望所爱之人幸福……”
      他的声音像是易碎的泡沫。
      “……我骗你的。”谎言之神加快了脚步,他终究没有甩开幽灵,只是冷下脸,“我没有爱过你。”
      “……”
      这可真伤人。
      明明知道这是个谎言,却又不知道能如何拆穿——仿佛邪神的爱情就是这么来去匆匆,门一开就散了似的。
      门外,是一片金色的宫殿。
      洛基的脚步略微停顿。
      他转身,面对着幽灵,平静了心情。
      “……我欺骗了我自己,也欺骗了你。”洛基的眼神复杂,他将尖锐的法杖抵在杨黎的心口,“除了我,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杀死你。”
      神祗笃定的说。
      “……所以,我愚蠢的信徒,带着被玩弄的耻辱和后悔活下去吧。”
      ……别在最后还开这种玩笑啊。
      杨黎有点哭笑不得。
      洛基后退一步,穿过了结界。
      随即,像个反派一样,张开双臂,笑了起来。
      ……很得意的那种,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然后拼命嘲笑只能呆在一个小屋子里的幽灵。
      “再见,你伟大的神祗即将去征服世界了,愚蠢的人类……在这小小牢笼里呆一辈子吧!”
      杨黎:……这种想打人的感觉究竟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B站上一美念童话中的一句。
    ……我尽力了,orz,洛基写得我头秃。
    三分之二那时,我想推一把来着,但是就是觉得哪里不对,ho,这样扭曲的感情怎么能算是爱呢?
    爱不能让其中某一个人压抑本心的。
    杨黎就给我开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套路。
    他在书里和洛基说,无论怎样我都会爱你,我和外面一整个世界的人都不一样,你把我当溺爱都可以,你负责作天作地,我负责爱你。
    ……哇。
    杨黎被娜塔莎爱过,他其实暗搓搓很喜欢那种溺爱,然后开始溺爱别人。
    这是那种将来绝对会养出熊孩子的家伙。
    #
    然后,说实话,洛基这篇拖得这么长,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怎么写都疯狂ooc。
    因为我特别喜欢欺负正派,所以描写也倾向于正派人物,洛基这种?哦,完全的自我挑战。
    给大家看一看另一种走向,注意这是弃稿,没有后来了。
    #
    洛基为什么是恶作剧之神呢?
    为什么不能是什么艺术啦,战争啦——
    不那么……的神?
    #
    杨黎能感觉到洛基彻底放开了。
    就像是假装自己还是只小猫,不伸爪子和路人卖萌的野猫,混熟之后……别说爪子了,那种彻底放开,无所顾忌的姿态——
    交换调味料罐子的标签,让厨艺技能满点多年的杨黎做出了人生第二份诡异品质的食物;在杨黎睡着的时候在他脸上浪费墨水;以及最可怕的一次……
    他给颜料施幻术,调制颜色的杨黎毫无所觉,结果……最新作惨不忍睹。
    只有线条没问题的那种,两只眼睛的颜色都不一样。
    举着笔看着一瞬间被解除幻术的画作,杨黎目瞪口呆:“……”
    洛基差点笑背气过去。
    杨黎慢慢的放下笔,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着躺在沙发上的洛基,仿佛看到一摊猫饼。
    就像所有面对熊孩子不怎么过分恶作剧的家长一样,看着洛基轻松的笑容,杨黎陷入纠结:我要不要说说他?
    ……不,想太多了,说他是没用的。
    杨黎表情冷酷,头也没回的重新拿起画笔。
    是时候反击了。
    “殿下,我要上了。”
    “嗯?”
    在沙发上瘫成猫饼(并没有)的洛基挑了挑眉,轻盈的从沙发上跳起来,一瞬间身上就覆盖上了看起来过于正式的全副武装,包括那个弯弯长长的角,战衣以及尖锐的法杖,“正好,让我看看你的——”
    洛基身上的颜色迅速互相交换。
    “……”
    金色和绿色互相交换,黑色的部分自动翻成各种颜色——看起来就像是他这身衣服掉进了颜料桶一样。
    “谁还不会几个恶作剧的法术?”杨黎昂头。
    他盯了洛基被换成绿色的头盔看了两秒,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
    冒犯神祗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这次恶作剧战争彻底升级。
    性转,动物化,放大缩小……
    杨黎觉得自己快能编写出一本《那些看着没什么卵用但是相当适合恶作剧的魔法大全》了。
    “停战。”
    他有点疲劳的捂住腹部(笑到痛),“玩累了。”
    洛基耸耸肩,手上的法杖一瞬间消失,看起来心满意足。
    ……这么乖?有诈。
    “我做了晚饭。”
    他露出那种有点顽皮的笑容,看起来像是个大男孩,“敢吃吗?”
    “???”
    杨黎一点一点的歪头,觉得自己头上的问号可以拿去做表情包了,“您不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类型吗?”
    “Well……”他懒洋洋的拖长音,“你厨房柜子里塞了一打厨艺指南,对新手也很友善。”
    两人并肩走到桌子前,看到着实上食物的那一刻,杨黎沉默了一会,“……殿下,恶作剧之余还能抽出时间做饭,我很佩服……”
    看着这一桌的恐怖品质,他抽了抽嘴角,“就是……您尝过吗?”
    要不要我先去拿点复活药?
    ……怎么进来的家伙一个两个都点了这种有毒料理天赋的?
    “嘛,味道不怎么样……不过汤我还是有信心的。”
    汤……多梦蘑菇汤,普通品质。
    “一人一半?”
    “这是您精心准备的最后一次恶作剧吗?”
    杨黎无奈的坐下,盛了两碗汤,“入梦魔法?”
    “唔……我想带你去看看阿斯加德。”洛基勾了勾嘴角,“防止你这种没有想象力的画家画不出来。”
    #
    哇,笑得快乐一点就觉得ooc,我TM在写什么。
    洛基这个人物太复杂了。
    我看了一遍雷神,觉得他笑得快乐一点其实没什么,但是一下笔就有种写他阴险完全ok,写他笑就显得ooc。
    Emmmm。
    #
    顺说,这篇的有话说都这么长了,再讲讲一个虐到我肝疼的脑洞。
    上面那一小段不是弃了吗?决定弃的那一瞬间,我就冒出来了脑洞:说不定这么快乐的样子都是杨黎的幻觉。
    洛基走了之后,他陷入怀念。
    颜色诡异的画,恶劣品质的食物,是他自己心神不宁,做出来奇怪的东西后脑补出来被恶作剧,做梦蘑菇汤是他想要混淆梦与现实……
    这怎么能这么虐!【拿烟的手微微颤抖
    这只是脑洞!不存在的!我想写甜!【不存在的【喂!
    神经病虐文写手想转甜,嗯,我要上天了。
    下一个下一个!
    犯罪心理巧克力帅哥摩根or冷酷无情战争兵器冬吧唧
    没有意外的话大概写冬兵?
    目前想写的名单已经越来越长,什么脑x小能手查尔斯,将小黑屋翻个底朝天探索世界本源的福尔摩斯,一直想写但没找到空的心灵捕手威尔,呃,这么一数好像超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