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模拟人生:负心人

作者:天空之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魔药

      他的到来毫无征兆。
      纽特正在观察一片草叶的纹路,寻找最适合的部分——
      一回头,杨黎坐在他的凳子上,笑着看他。
      “……”
      不合时宜的,也许是因为连续几天泡在药材堆里,纽特有点犯恶心。
      “你怎么过来了?”
      他说。
      What the hell。
      他想。
      “针织草。”杨黎看了看纽特手里的东西,“有极高的药用价值,可以促进血液循环,但是一次性食用200毫克以上会导致暴躁易怒。”
      他看起来像是在背书。
      即使是背书,看起来依旧光彩夺目。
      ……啊,这是一支闪烁着珍珠母光泽的迷情剂,只是看起来比较像人而已。
      “而你准备了好多,整整一篮子。”杨黎瞄了瞄纽特的坩埚,“你要惹谁生气?”
      纽特没说话。
      他的眼神聚集在杨黎的脸上,过了好一会才移开视线,抿了抿唇 ,“与你无关。”
      “……喔。”
      大魔法师站起身。
      他无疑是缓慢的,曾经过于缓慢的生活节奏仍要印在他的动作上,像是永不消退的伤疤,或者独属于某幅画的底色;但这个人向你走来的时候——他就像是一场风暴,他的接近是无法拒绝的,一场自然灾害,毁坏一切循规蹈矩,一切整齐的建筑,轨迹,生活——然后在废墟中,既新又延续数千万年的某种东西破土而出。
      “与我无关吗?”
      杨黎温柔地询问。
      “与你相关的事情,为什么和我无关……?”
      这听起来实在不讲道理,纽特想,他到底有没有猜到那一篮子的针织草是用来干什么的?他准确的知道药效,也知道他自己的问题,他有可能想不到那些药会用在谁身上吗?
      ……好吧,的确和他有关,永远和他有关。
      “……”
      再一次,无数次,偏移的视线重新回归到杨黎身上。
      “无论你给我什么,我都会喝掉的。”
      这件事情有点没有意义。
      他们对视。
      纽特转身,开始翻箱倒柜。
      什么都喝?好啊,正主在面前,赶紧提纯出一份药品,现场实验好了。
      忙起来,工作中,不想交流,别和我说话。
      杨黎看着纽特的背影,体贴的保持沉默。
      纽特的实验室并不怎么宽敞,位于他的箱子里,要说的话……其实不是那么整齐,书脊和实验器材到处都是——
      杨黎在桌子上发现了一本《神奇动物在哪里》。
      即使忘记了男巫的名字,他知道这本书是他写的,杨黎的书塔里有几本相似的……他记得这本书有超过五十个版本。
      他的动作非常自然,拿起书,装作欣赏封皮。
      手指自上而下,抚摸着书脊。
      牛顿·阿特密斯·费铎·斯卡曼德(Newton Artemis Fido Scamander)。
      男巫的名字是这样的。
      像是得到了一片拼图,有些难以和整体拼起来的拼图——哎?他叫牛顿?这么有特色的名字杨黎居然会忘记?
      失去一小块灵魂带来的记忆缺失是无法逆转的,杨黎再怎么拼命回忆也想不起来。
      他只好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轻声的——“Newton……?“
      ……哦。
      被魔杖指着的杨黎举起双手,乖巧.jpg
      “Who the HELL are u?”
      “嘿,嘿,相信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
      “所以,你杀了谁?”
      “……我印象里可能没谁?”
      “制作魂器需要杀死生命。”
      “呃。”杨黎稍微放下了一点双手,相对的,纽特的魔杖抬高了,“别——你不会真的打我的吧?”
      “我不确定。”
      “我持保留意见。”杨黎对着手心吹了一口气,某种灵光一闪之后,一只小小的阿尔曼鸟出现在杨黎的手心。
      不会飞的,羽毛都有些参差不齐的阿尔曼鸟。
      ……乍一看像是莱克西的崽。
      纽特怔愣地看着那只阿尔曼幼崽——正在啃杨黎的袖子,腐蚀性唾液给红色的西装外套袖口开了个口子,“……所以,你真的割下了一块灵魂?”
      “我猜是的?”
      那只蓝色的小鸟变成了一团红雾,又在眨眼之间消失了。
      “你的魂器变成了一个人,这——这不太能讲得通,”纽特低着头,“但这的确解释了你为什么会忘记一些东西……”
      “……所以?”
      “当务之急是让你的灵魂完整,你知不知道灵魂分裂会发生什么?你需要——”
      “嘿,我的灵魂是完整的好吗?它自己长好了。”
      “……分裂灵魂会使你的灵魂变得极不稳定……”
      使灵魂重新变得完整的办法是忏悔,必须真正感受自身的所作所为,但是……极度痛苦。*
      ……杨黎的灵魂是完整的。
      “你痛过吗?”
      孤僻,没什么社交常识的小灌直接问了。
      “什么?”
      “极度的痛苦,你有过吗?……在灵魂分裂之后……”
      “有……吧。”
      理论上应该是没有才对。
      但实际上……
      “有的。”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虽然理论上,他不会有那么多的负面感情——
      实际上他有过。
      数百年,漫长的积累之后,某一瞬间,他仍会有爆发极度的痛苦。
      “我仍然会痛苦,”杨黎略微皱起眉毛,嘴角的笑容也有些无奈,“虽然会迟钝一点……”
      纽特看着杨黎,就在他的旁边,没被处理过的针织草散发出一点苦味。
      “……帮我把那个篮子处理掉。”
      “……什么?”
      “它们没用了,如果不小心被挤进来的动物吃掉会出事。”
      “……不管你做出什么,我都会喝掉的——”
      “即使我真的想做,它们也不会比迷情剂有用。”纽特冷酷地说,“处理掉。我只是不想做了。”
      “……你想让我喝迷情剂吗?”
      杨黎看着纽特的眼神里有一点调侃,“我挺喜欢,喝起来像是你的味道。”
      “……出去,带上你的篮子——我的屋子里已经容不下更多的迷情剂了。”
      杨黎耸耸肩,带上篮子,看着纽特带着点红色的脸颊,非常心机的wink了一下。
      纽特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之后,用双手捂住了脸。
      再抬头的时候,无声无息地,那个人已经走了。
      ……一时居然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他随手翻开魔药大全,不经意地,完全巧合地,在数千条魔药中找到了迷情剂的介绍。
      【魔法世界中最有效、最强大的爱情魔药,特征是珍珠母的光泽和呈螺旋上升的蒸气,气味根据个人的喜好而定。】*
      “肯定是随便说的……”
      ……所以,“喝起来像是你的味道”……到底是什么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改编自百度百科
    我发誓我很久以前,就是杨黎失去记忆的时候,我没有预料到这种故事走向。
    我甚至一度不知道为什么单单要写忘记了纽特的名字……今天上网搜了纽特全名,搜了魂器,像是魔法一样,一切被穿起来了。
    ……哇。
    观测平行世界真快乐。
    然后,我回顾的时候发现杨黎忘记告诉洛基某个变色恶作剧魔法是永久性的了。
    为女武神的头发默哀三秒。

    啊忘记了还有玩梗的地方。
    what the hell,可以表达情绪,也可以直译为见鬼了23333
    感觉知道之后会——
    小幽灵:……?
    这样缓缓地打出一个问号2333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