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宋玲阁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算重生一次也斗不过渣男,那还不如直接干掉他,一了百了。
内容标签: 宫斗 重生 婚恋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玲阁 ┃ 配角:宋夫人杨松 ┃ 其它:重生复仇复仇虐渣宅斗宫斗

  总点击数: 1256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725,579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完结短篇
    之 复仇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034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宋玲阁简单粗暴的复仇计划

作者:小河遥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小姐,你醒了,喝口水吧。”身边是熟悉的奶娘宋妈妈的声音。
      
      宋玲阁睁开眼睛,看到奶娘端着水慈爱地看着她,“这……”她迷惑又不解,“宋妈妈!你……”话未完她猛地站起来,扑到宋妈妈怀里,“妈妈,你还活着!”
      
      奶娘被宋玲阁吓了一跳,“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宋玲阁根本没听到她在说什么,自己还能见到奶娘真是太好了,这不是在做梦吧,她拼命地抱着奶娘,感受到自己和奶娘都是活生生的,她嚎啕大哭起来。
      
      奶娘吓坏了,连忙抱紧她大声喊着人,去找大夫来。下人们惊慌失色,不一会儿夫人就过来了,宋玲阁看到了自己的娘亲,她愣住了,娘亲不是早就死了吗?死……不对啊,自己也已经死了啊?自己明明记得是被那个人一杯毒酒赐死了……
      
      娘亲抱住她,“我的乖,囡囡啊,你怎么了,是做噩梦了吗?可别吓娘啊!”她扭过头对着丫鬟道“你们是怎么照顾小姐的?”
      
      丫鬟们跪成一团,磕着头。
      
      奶娘也哭喊着,“小姐莫不是中邪了?”
      
      宋玲阁回过神,使劲掐了自己,疼!又看看自己周围,这是自己从前的闺房,看到丫鬟们,都害怕的看着她。这都是真实的,她不是在做梦也不是到了阴曹地府,她是回到了从前!
      
      宋玲阁回过神来,看到娘亲和奶娘笑了,把两人吓得够呛,颤巍巍问“囡囡,你……”
      
      “娘,我没事。”宋玲阁迅速反应过来,“我就是做噩梦了。我一觉醒来没见到娘亲,想你了。”她抱着自己的亲娘哭出来,自己真是太想念娘亲了,没想到又回来了,就是不知道回到什么时候,能否避免悲剧发生。
      
      “娘,我饿了,你让他们都出去。我要单独和你说说话。”
      
      宋夫人破涕为笑,“快起来,你这么大了,可别撒娇了。”接着吩咐人给小姐准备东西吃。
      
      宋玲阁心态十分复杂,也不知道怎么和娘亲说,她吃这东西来消化这一切,娘亲在旁边絮絮叨叨,她一句话也没听清楚,过了一会儿大夫也过来了,给她检查了一遍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宋夫人才放下心,看着宋玲阁松了一口气,“你啊,都这么大了还不省心。”
      
      宋玲阁看着这熟悉的一切,既惆怅又兴奋,仿佛前曾往事只是自己做的一个噩梦,那冷宫生不如死的日子,那对贱人耀武扬威的表情,自己父母惨死,兄弟被幽禁而死,后来的后来她得到了一杯毒酒,自己的儿子也落得残疾苟且偷生……
      
      宋夫人絮絮叨叨的,看着女儿神色恍惚,担心道:“囡囡,你莫不是病了?”女儿怎么变得这么奇怪?她走过来仔细看着女儿的神色,想问清楚。
      
      这时候乳娘过来道:“夫人,老爷请夫人和小姐过去,有客人来。”
      
      宋夫人一喜,“囡囡,先和我去找你父亲去。”宋玲阁不解,母亲点点她的额头,“小没良心的,前阵子你不还求着母亲帮你吗?这回倒给我装迷糊了。”
      
      宋玲阁随意问:“母亲,你在说什么啊?”她刚回来,思绪一时间还没理清楚。
      
      边说边走着,不到片刻便看见父亲在亭子中,他正对着宋玲阁,对面坐了一个人,看背影能看出是个年轻男子。
      
      宋玲阁脑海里轰的一声炸了,这个背影她就是在重生投胎也忘不了,当即不管不顾地冲过去,她的样子吓坏了母亲,忙拉住她。
      
      宋志青大叫一声,“玲儿,你做什么!”
      
      “父亲,杀了他!”宋玲阁大叫,抽出了父亲的佩剑直直地往那人身上刺去。
      
      “你……”那人动作敏捷,往右一闪,躲过了宋玲阁的刀,宋玲阁则扑到在地上。
      
      场面乱成一团。
      
      “来人,把小姐带回去。”下人们慌慌张张过来拦住宋玲阁,宋玲阁一击未成已经冷静下来,她只是一是看到这个贱人没把持住罢了,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家破人亡,落得如此地步。
      
      可怜父亲一心助他成就霸业,兄弟为他鞍前马后,到头来得到的却是家破人亡,全部惨死。这个贱人,宋玲阁仇恨第看着他,杨松!就是这个人骗了自己,骗了父亲,当初他一无所有前来投奔,父亲爱其才,自己则爱慕他少年英雄,嫁给了他。父亲母亲待他如亲子亲力培养,给他兵权,然而带他一朝为帝后便翻了脸走狗烹毁了当初的盟约,又设计杀害了父亲,母亲含恨而终。
      
      现如今宋玲阁一见了他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恨不得啃其骨啖其血,将他挫骨扬灰毁尸灭迹,方解自己心头之恨。
      
      宋夫人喊道“囡囡!你别怕!老爷,女儿她中邪了!”
      
      宋父夺过女儿手中的刀,“大夫呢!都死了吗?”
      
      “晚辈……”杨松想上前,“令爱可是病了?”
      
      宋玲阁有听到那人的声音,“你这个贱人!”大惊大怒之下,宋玲阁晕了过去。
      
      杨松一震,宋夫人手忙脚乱也顾不上他,抱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哭喊起来。
      
      慌乱中,宋大人只好先把杨松安慰几句便让他离开,心下郁闷,今天本来是想让女儿瞧瞧看看自己未来的夫婿,怎么玲儿这么……不过他到底担心女儿,也不便多说什么。
      
      宋玲阁又做噩梦了,梦里那阴沉沉的冷宫里,她独自一人吃着残羹冷炙,突然有太监过来,说是贵妃娘娘来看她。
      
      那个女人来了,笑容明媚,纯洁无瑕的对自己说道:“姐姐,你该让位了。”然后圣旨就来了,赐了自己一杯毒酒。
      
      宋玲阁哈哈大笑起来,真是可笑又可恨啊!自己全家为了他殚精竭虑鞍前马后,他却为了这个女人卸磨杀驴残害忠良。是了,自己瞎了眼迷了心,害了自己也害了宋氏一族。
      
      她笑完毫不犹豫地喝了毒酒,诅咒道:“若有来世,定让你们挫骨扬灰,不得好死!”
      
      那女人则命人用尖刀刺入了她的心脏,真疼啊!宋玲阁大叫着醒了过来。
      
      乳娘听到她叫了一声,立马过来安慰她,宋玲阁摆摆手让她出去了。她抱着被子呆呆的坐在床铺上,这段时间她一睡着就做噩梦,前尘往事一一浮现,父亲只当她生病闹别扭,母亲以为她中了邪,找了好些道士来家里,还去寺庙拜佛。
      
      而那杨松也来了几次,父亲和母亲对他很满意,看样子只要自己好了立马就能定下婚期。因为皇帝马上就要选秀了,她在秀女之列。
      
      当朝皇帝昏庸无能,已经五十多了,江陵王已经起事了,各地纷争将起,家里人是绝对舍不得让她入宫的。但是一旦抗旨,父亲的野心就要暴露了,正巧杨松入了父亲的眼,他祖上是□□之玄孙一脉,算起来也是皇室后裔。加之他本人年少英才,学识过人,又带有五千人马来投奔,父亲起了爱才之心,赏识他欲与爱女聘之。
      
      杨松娶了自己借助父亲的力量招兵买马争夺天下夺了皇位。自己本来以为她也爱重自己,不曾想到他一直在欺骗自己,到后来封了自己为皇后也是为了别的女人占好位子罢了。可怜她还以为那个女人可怜,自己把她当做姐妹,没曾想到自己救了一条毒蛇,最后害了自己的孩儿,想到这里,宋玲阁留下了悔恨的泪水。这一世既然自己有了回头路,那么定然要报仇雪恨。
      
      父亲大概被杨松迷了心窍,一直认为自己在说胡话,那天她刚说了几句,便把母亲吓得病了,要给自己驱邪。她了解父亲,父亲刚愎自用,认准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那么自己能做什么呢?宁死不嫁?一个养在深闺的女子,手中无权无力的,兄长不在身边,母亲是一个柔弱的夫人,这要如何使得呢?如果自己以死威胁不出嫁呢?可是那要怎么报仇呢?宋玲阁知道自己阴谋阳谋都不行,不算聪明也无城府,唯一能看的就是脸蛋了,和杨松玩心眼计谋那是找死,连自己的父亲都不是他的对手。自己找帮手?如果能趁他大业未成前将其斩杀,那么就算他有经天纬地之才也无法施展了。
      
      在新婚之夜毒杀他!那时候自己能够接近他,而且他也不会怀疑自己。宋玲阁冷笑一声,这是她唯一能想得到的办法了。虽然这办法也很蠢,但是有用。
      
      无可避免的宋玲阁还是踏上了花轿,今天她就要和杨松成亲了。
      
      喇叭吹吹打打人来人往喜气洋洋,宋玲阁却是麻木一片,好不容易等到礼成,她自己掀下了盖头,把喜娘吓坏了,宋玲阁冷笑几声,让喜娘出去了。
      
      父亲母亲临别的话语近在耳前,让自己侍奉丈夫好好度日。宋玲阁淡淡地,父亲大概要失望了,而杨松今天也是他的死期。她把奶娘叫过来吩咐了几声,然后偷偷拿出了衣服里的小药包,拿在手里。
      
      宋玲阁自从知道必须要嫁给杨松以后就按照自己前世的行为对待他,让杨松以为自己已经爱上了他,前世是自己眼瞎,看不出他对自己有多敷衍,而今倒是看出来,但还要陪着演戏,不光演给他看,还要给父亲看,让他放松戒备。
      
      宋玲阁把药倒入酒中,今天这交杯酒就是杨松的催命符。她又坐回床上,盖好了红盖头端端等着。
      
      “来看新娘子啊!”呼啦一大群人闯了进来,杨松也在后头。大家热热闹闹的闹完洞房都离开了,杨松看着宋玲阁,轻声安慰道:“你先吃点东西,我等下就来。”
      
      宋玲阁羞涩的点头,不语。
      
      他要出去,喜娘拦住了他,“新郎官,还没和交杯酒呢?”
      
      杨松一愣,笑着回来,“我都忙昏头了,囡囡,来。”
      
      宋玲阁看着喜娘把那毒酒倒入杯中,一杯给杨松,一杯给自己,心微微颤抖,动作却不慌不忙拿起酒杯和杨松一起喝起来,她亲眼看见杨松把酒喝了下去。自己也免不得沾了一点,杨松却是一饮而尽。
      
      “如今,你终于是我的妻了。”他温柔的看着宋玲阁,宋玲阁心下作呕,却还是羞涩的笑着。杨松深深的看她一眼,便去外面应酬去了。
      
      他一离开,宋玲阁就把喜娘打发走,把其他人也打发走,拿出一枚药丸服了下去。哈哈哈,她无声的笑起来,这□□是她千辛万苦得来的,剧毒无比,但发作慢,只要解毒及时是可以救活的,但要过了今晚任是大罗神仙也救不活了。
      
      宋玲阁早就想清楚了,自己没那么大本事去谋划去争夺去打仗,论心计论手段论口才均不是杨松的对手,还不如一了百了的杀了他,人已死有再多计谋又有何用。
      
      他死了父亲就算知道是自己干的,那又怎么样,还能杀了自己不成?顶多把自己关在家庙,再说还有兄长和母亲在,自己过不了多久就能出来,等下再放一把火,自己趁乱昏倒,还能有什么事情。这□□谁也不会知道是自己下的,因为自己也吃了,而且自己也会中毒,只不过不会死罢了,哪个姑娘会在自己新婚之夜毒杀丈夫?
      
      “真可怜啊!”
      “谁说不是呢?新婚之夜走水,死了丈夫,自己也毁容,听说是盐城第一美人呢?”
      “唉,宋小姐命不好。”
      “听说那杨大人一表人才,没想到天妒英才啊。唉,那仆人怎地这么不小心,把蜡烛弄倒了也不知道。”
      “有人推测是婚宴当晚太过忙碌,一时不察觉,导致了这场火势,唉,那天风也大。可惜那杨大人为了救自己的新婚夫人,没来得及冲出来,被大梁砸中了。”
      “可怜宋小姐年纪轻轻守了寡,也毁了容貌,只怕会孤苦一生。”
      “你别瞎说,我觉得另有隐情呢,要不然那为何丈夫死了,她还活着?保不准宋小姐命硬,克夫呢!”
      “你不要命了!”
      “别议论了,当心小命!”有人呵斥道,众人便不再言语,转而聊起老皇帝选秀之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