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不问

作者:Asse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冷宫

      阳春三月,长安城花飞满天,大街小巷都充满了欢乐的笑声,宫中各处繁华一片,却唯独有一处宫殿,只有一个被抛弃了的妃子,或许连妃子都不是的女子,还有她三月大的孩子。
      
      女子轻唱着着,“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她在唱着上邪,摇篮里的孩子正在沉睡,她轻轻摇着哄着,生怕安睡的孩子忽然醒过来!
      
      她抬头望了望外面,只见艳阳高照,她撇下孩子,来到了院中,宫殿的门依旧紧闭,宫外依旧无人来,她自嘲的笑了笑,黄粱一梦,说的就是自己吧!
      
      女子是个可怜人。家境不好,爹娘为了给兄长娶亲,就将自己卖给了那些贩卖女子的人贩,人贩见自己长得好看,便要将自己卖入青楼,自己抵死不从,在受尽折磨后终于逃了出去,在野外被人救下,伤好了又被卖进宫当了宫女,也不知道是不是得了上天垂怜,她恰好被提调尚宫调去了御前伺候皇上
      在自己以为逃离了众多宫女的欺凌和太监的冷眼时,却遇上了更大的灾难。南宫谣喝醉了酒,临幸了在寝殿伺候的自己,虽说皇上临幸了宫女之后这宫女便可得一个封号,只是这南宫谣醒来便将她赶了出去,自己也明白不过是帝王手中的玩物,未曾奢望过什么。
      
      过了半月,便发现自己葵水推迟了,她有些害怕,又抱着一丝侥幸,若是真的有了身孕,自己或许能逃离这污浊的下人府,有自己的宫殿,哪怕是一座冷宫。一个月之后,她在御前伺候时晕倒了。南宫谣内监泗溪大怒,便要将她送去宗人府,也不知是何故,南宫谣竟破天荒的替一个宫女召来了太医。
      
      宫中之人都知晓这女子曾被皇上所临幸,见那一夜之后皇上并未再召她,便变着法子欺凌她,太医诊脉时发现了她手腕上的伤口,而正在批阅奏折的南宫谣正好望见了那道伤痕,接下来太医的话更是让南宫谣大吃一惊。
      
      她怀了身孕,怀了龙嗣。她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她看见了南宫谣发青的脸色,想来他也不曾想她会怀上龙嗣,南宫谣要她流掉胎儿,恰好太后来了御书房,见她楚楚可怜,便要南宫谣留下这个孩子,从现在起这个孩子的所有她会负责,南宫谣拗不过太后,便应允了此事。
      
      南宫谣身边不缺如花美眷,而南宫谣正值盛年,后宫妃嫔已然诞下了八个子嗣,三个公主五个皇子。
      
      她不明白太后为何会救下她和腹中的胎儿,南宫谣许了一座冷宫准许她入住,来到大殿外,她正要跪下谢恩,只听得太后告诉了她以前自己的遭遇,她如何能想到,太后救下她,是因为她和太后最小的女儿长平公子异常相似。
      
      长平公主是太后心中的最痛,长平公主十六岁与吐蕃和亲,却在十八产子之时难产而已,母子俱亡,太后生生白发人送黑发人。
      
      太后让她安心在冷宫养胎,她会帮她安排好一切,怎知在来年的春天,太后撒手人寰,自己在冷宫之中待产,无人问津。太监每日送来的吃食皆是馊烂之物,自己只能去冷宫各个角落抓老鼠以求果腹,只求能将孩子平安产下。
      
      待产之日亦是无人问津,所幸有一早年与自己交好的小太监在自己临盆之日给自己送来了他多日攒下的粗布衣,还有一些治伤寒的药材。躺在床上的她虚弱无力,连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孩子在血水里哇哇大哭,她强打精神,拖着刚生产完的身子,给孩子细细擦洗了身子,放到小太监送来的粗布衣中,将他裹好,抱在怀里,盖过那破旧的被子,企图让孩子感受到一丝温暖。
      
      两个月过去了,这个孩子,连个名字都不曾有,自己目不识丁,又有何人会替他起名。一日南宫谣从他宠妃的宫殿回御书房,为了抄近路,路过了冷宫,他今日心情大好,自己最宠爱的妃子怀了身孕,管清辰的弟弟管清寒又从漠北召回了长安,真是喜上加喜。
      
      南宫谣一众路过冷宫时,他发现门外有侍卫守着,便疑惑的问泗溪此处是否是有人居住,泗溪告诉南宫谣这里住着的是他醉酒之后临幸了的那个宫女,算算日子应该已经产子了,南宫谣一时好奇,便不顾泗溪劝阻进了冷宫。
      
      南宫谣进门便看见了正在院中哄着孩子的她,她有名字,叫白雅,名如其人,她生得很雅致,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的她只剩满身的风霜,容颜也被苦难啃食殆尽,南宫谣不曾知晓她的名字,泗溪小声提醒后,他仍旧不知,她看着他,从她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波澜。
      
      她没行礼,就那么抱着她的孩子,看着他。南宫谣一时不知该当如何,便走近她,露出一个迷倒众生的微笑问她可曾给怀中的孩儿取名,她置若未闻,南宫谣便丢下“南宫竞”三字,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冷宫。她抱着孩子笑了笑,终于,这么多年来她最幸福的事,就是有了一个叫南宫竞的孩子。
      
      她轻手轻脚的回了房间,看见南宫竞还在沉沉的睡着,悄悄的从柜子中取了一条白绫,这条白绫是她托小太监无论如何也要给自己找来的,小太监知晓她作何用,虽极力劝阻,但始终无果,便只好作罢,告诉她以后会尽他所能保护好南宫竞,她万分感激,想到此她爱怜的拂了拂南宫竞娇嫩的脸蛋,转身便将白绫挂上了房梁。
      
      她系好白绫,换上了一身红衣,这红衣,亦是小太监所帮。她不舍的看了看南宫竞,搬过了凳子,踩了上去,睡梦中的南宫竞翻了个身,她看着心如刀割,走到南宫竞面前,在他的额上印下一吻,重新摆好自己留在南宫竞身侧的一个玉坠,这个玉坠是自己最珍贵的物件,虽不值钱,只当自己这个懦弱的母亲给南宫竞留下一点念想吧!
      
      他只需要知道自己有一个母亲,不需要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宫中众多妃嫔,不能生养的占了多数,她曾亲眼见到有一个妃子被灌红花,她很庆幸自己能平安生下南宫竞,她知晓若是她还活着,只会成为南宫竞的累赘,若自己身死,南宫竞自是会被位分更高的妃嫔过继而去,这样,南宫竞此后也可衣食无忧。
      
      此时的白雅泪如雨下,她舍不得南宫竞,却又不忍因为自己而使南宫竞得不到一个皇子该拥有的,毅然决然的站上去,顺势踢翻了脚下的凳子。
      
      呼吸不上来,好难受,白雅双脚在空中胡乱的蹬着,像是一匹即将淹死的骆驼扑腾着双脚,她眼前闪过无数人影,将她卖掉的父母,欺凌她的人贩,谩骂她的宫女,一一从她眼前闪过,最后画面定格在了南宫竞那粉嫩的面颊上,白雅看着南宫竞,终是闭上了眼睛。
      
      南宫竞醒后便开始哇哇哭闹,外头的侍卫见南宫竞如此哭闹白雅却不管,心觉烦躁便进门正要呵斥白雅,刚破门而入便看见悬在半空身着一身红衣的白雅。侍卫大惊,忙叫其他人去提调尚宫告诉掌司白雅上吊而死。
      
      摇篮中的南宫竞正在大哭,众多妃嫔围着皇后阿如温查斯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阿如温查斯直觉头疼,便大吼一声“都给我闭嘴!”众妃嫔被勃然大怒的阿如温查斯吓到了,都立刻噤了声,一时间殿中安静得掉落一根针都听得到。
      
      “琦妃,你膝下无子,这”南宫竞,就过继于你来抚养,你可有异议?”
      
      被唤做琦妃的女子站起身,朝阿如温查斯行了行礼,谢过了皇后,便带了南宫竞回了尚轩阁,琦妃对阿如温查斯将南宫竞过继到自己名下的行为并不觉得诧异,琦妃原名司徒筱雅,是司徒大将军府的掌上明珠,被南宫谣强带去了皇宫,因此被阿如温查斯所记恨,不过这样也好,自己好好抚养南宫竞,与后宫之中其他妃嫔与南宫谣再扯不上任何关系便好。
      
      琦妃看着南宫竞,生出了一丝怜悯,她未见过白雅,也不知她有何过往,想来一个母亲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取自己孩子的衣食无忧,看似懦弱却也坚强得让人不由得心生敬意。她瞧见了南宫竞身侧的一个玉坠,她拿过手细细看了看,吩咐宫女换一根自己从安山佛塔求来的一根红绳,将玉坠戴到了南宫竞的脖颈上,南宫竞睁着一双大眼睛,还不知人间艰辛的他用他那晶莹剔透的双眸打量着这个世界,观望着眼前肌肤如雪的女子,这个被他唤做母妃的女子。
      
      司徒筱雅轻轻抱起摇篮之中的南宫竞,给他唱了一首歌,竟也是白雅生前给他唱的上邪。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