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弄哭空手道冠军gl

作者:名字挺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清水

      不多时,我和毛利兰终于到达了牙科医院,虽然它外表看起来很无害的样子,但是我知道它里面肯定是很犀利的。
      
      一想到那尖锐的工具,以及戴着口罩、披着白大衣的牙科医生的冷凝目光……我下意识地脚步颤了颤,没有什么勇气继续向前了……
      
      或许我突然的停顿,令陪同的毛利兰有些诧异,她抬眸瞧着我的神色,有些担忧,“怎么了?白井同学哪里不舒服吗?”
      
      我扁了扁嘴,语气有些埋怨的意味,“我哪里都不舒服,我想回家,让我回家躺着就舒服了……”
      
      见状,她轻笑了一声,可能是没有想到平常这么霸道酷炫拽的我、居然这么害怕医生和医院的存在吧……
      
      虽然这时候我已经没有什么面子里子了,但是我仍然不想去见医生,一想到她平常那副老好人的个性,我挑了挑眉,一个不成型的想法就从脑海里挥之不去了……
      
      我抬眸看着她的双眼,伸手抓住她的手臂,晃动了一下,目光有些希冀地发出星星眼攻势,“我现在牙齿已经不痛了,应该就不用去看医生了吧?”
      
      她歪了歪头,并没有像平常那样跟我温柔体贴地说些什么体己话,而是笑眯眯地一口否决道:“不行哦。”
      
      见她这么不配合,我有些微怒,加大力度地又晃动了一下她的手臂,学着电视剧的超高人气台词,转变语气跟她说道:“——喂,女人,你就这么想要吸引我的关注力吗?现在你乖乖听我的话,我大可让你实现愿望!”
      
      我话一说出口,她怔住了,然后又很快地爆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她又忽然地意识到自己身处于医院,双手拼命地捂住嘴巴忍住笑意,以此来抵抗不利的现状,她憋笑憋得十分辛苦,肤色白皙的脸颊都在此刻被涨红了,看起来分外的滑稽搞笑。
      
      我豆豆眼地盯着她,心情有些恼怒,“喂,女人,你在笑什么!”
      
      她摆了摆手,但是她没有意识到我仍然在抓住她的手臂,所以因为她的动作,我不可避免地也身体晃动了几下,她担心我要倒在地下,赶忙地伸出另外一只手、扶住我的腰肢,“白井同学小心!!”
      
      被她稳稳扶住的我,一个不留神,就被她拉进了怀里,她的身上有股淡淡薰衣草的花香,很清新,令人嗅得本是应该很有好感的,但是此时此刻我十分的不悦!
      
      ——因为这个味道我闻过的,工藤同学身上也有这样的味道!!
      
      可恶!这个臭女人还说什么「我和新一只是青梅竹马,并没有什么超格的关系」!
      屁嘞!这个女人果然是在骗我!不然他们连衣服上的香味都这么相似这点又怎么解释呢!
      
      我抬手抓住她的衣领,压低声音,质问着她说道:“你身上的味道,为什么和工藤同学的味道这么相似?!”
      
      她愣愣地眨了眨眼睛,由于我俩靠得比较接近,可以清晰地看见她长长的睫毛,“你是说味道?”
      
      我故意露出来超凶超凶的表情,恶狠狠地瞪视着她略带无辜迷茫的神情,“不然呢!你果然就是想把我骗得团团转,然后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就想把工藤同学变得你的囊中物吧?!”
      
      哼!你没有想到吧!
      这样天衣无缝的计划,全部都被我的火眼金睛给识破了!这下子我看你还怎么解释!
      
      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露出来了十分无奈的眼神,原本想要按住太阳穴,但是忽然意识到一只手臂被我紧紧地抓住,另一只手臂又正圈在我的腰上……
      
      沉默了好几秒后,她才轻叹了一口气,“……白井同学你不要想多了,我真的没有想要对新一做些什么,也从来没有对他产生过别的什么想法,我和他早就变成亲人之类的关系了,至于你说的香味,大概是我从通信邮购、团购回来的柔顺剂吧。”
      
      通信邮购?
      
      这是什么平成年代高中女生的购物方式?这不是天天看电视广告、上了年纪的欧巴桑才会痴迷的购物方式吗?!
      
      我不信!这个家伙肯定是在骗我!
      
      我凶巴巴地瞪视着她,“你休想再骗我!这种老奶奶才会使用的通信邮购……你以为我会信吗!哼!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再相信你了!!”
      
      见我说得这么坚决,她有些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老奶奶……白井同学这么说实在是太过分了!明明我的淘友野原太太才二十多岁!”
      
      ……重点是那个吗?
      
      而且淘友怎么回事!这么古老的通信邮购居然有那么多年龄阶段的受众粉丝吗!
      
      或许是我表露出来的质疑表情太过于明显,她不好意思地轻咳了一声,“野原太太是我有次不小心把地址写错到埼玉县的时候认识的,她人非常好,还会特地打电话来告诉我、近期邮购物品的优惠活动……”
      
      说到一半,她偷偷地瞄了我一眼,小嘴嘟起了一些幅度,声音有些低低的,听起来好像很委屈的样子……
      
      “通信邮购买的东西明明很实惠便利阿,只要写封信件、寄去给指定地点、就可以收到想要的东西了!这比去百货公司买一大堆又提不回来的情况不知道要好多少倍的了!
      
      而且这种购物方式、在咱们生活的乏味九十年代本身就很有趣的好不好,这哪里只属于老奶奶的了……其实是白井同学太不懂了……”
      
      我耳朵敏锐地动了动,又蹬了她一眼,“你刚刚说什么了吗?!”
      
      “没有没有!”她猛地摇头摆手,像个小媳妇似的,尽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总而言之,我用通信邮购、团购买了一大堆柔顺剂回来,但是买的实在是太多了,于是我就分了一些给新一而已……”
      
      我十分犀利地抓住了关键字眼,“你只把柔顺剂分给了工藤同学吗?”
      
      面对我怀疑的目光,她表现得分外干脆利落:“没有没有!我还分给了妈妈和阿笠博士!!”
      
      妈妈?阿笠博士?
      
      那应该就不是单单给了工藤同学吧?但是这也有可能是她的权宜之计,可能是她不好意思只送给工藤同学,也担心被本人或者其他好事者无意发现了,所以才有意无意地把其他柔顺剂分给别人吧?!
      
      嘶!
      这个家伙果然很可怕!
      
      但、但是……这样的情敌我真的有可能能击败她的机会吗?
      
      我悄咪咪地抬头望了她一眼,结果被她担忧的目光给抓了个正着,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脸颊有些红,难道是因为我俩靠得很接近,她因此觉得很热了吗?
      
      我好心地主动退开她的怀抱,松开她的手臂,但是没有离开多久又被她抓了回来……
      
      可恶!这个家伙果然是存心的吗!
      “喂,你的手要放在我的腰上到什么时候阿!快放开我知不知道!!”
      
      被我这么一提醒,她后知后觉地赶紧松开了手,脸颊通红地跟我低声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担心你又摔倒在地上了……”
      
      我没好气地轻哼了一声,我怀疑你想跟我搞好关系,而且我还有证据!
      
      在我准备想要再对她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清晰的机械广播声便响了起来——
      
      “请白井椿小姐进入野原樱千露医生的办公室。”
      
      来、来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不断地告诉自己没事的没事的,做好了无数次心理准备后,终于迈出沉重的脚步,以极慢的速度挪到办公室的门口。
      
      但是面对我一步三回头的不舍神情,我的坏情敌最终握着拳头,情绪饱满地对我说出来了鼓励话,“白井同学你去吧,我会在外面一直等你的!”
      
      但是可能是这个坏情敌平时对我的温柔心计太有效、太靠谱了,加上我立马就要上「残酷刑场」了,想到她平时展露出来的高超厨艺……
      
      我心情有些复杂,而且还有些不太满足,“……你只是在外面等我吗?”
      
      她好像不太懂我的意思,眨了眨眼睛,很是无辜,“什么?”
      
      我有点儿不太好意思地瞄了她一眼后,又快速地转移了视线,“……我、我想吃热蛋糕,你会做给我吃的对吧?”
      
      她愣了半秒钟后,便笑着应了下来,“当然了,不过要等你牙齿好点了哦。”
      
      我轻咳了一声,用比细小如蚊还要小的声音、背对着她说道,“……我要那种淋上好多好多好多蜂蜜和奶油的那种,你不能忘记这种重点知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的声音、在此时此刻听起来就分外的甜蜜,比蜜糖还要甜丝丝的,“好,我知道了~”
      
      被充分满足的我,屁颠屁颠地进入医生的办公室时,好似听见了站在身旁、一直围观我俩的吃瓜群众的小声嘀咕……
      
      “明明只是看个牙医而已阿,搞得这么夸张是做什么,以为自己在拍什么电视剧或者是小说里的人物吗……”
      
      我:“……”快跑!!!
      
      ·
      
      拍完片子后,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后终于打开了牙医的治疗室里。
      
      牙医野原樱千露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扎着高高的麻花辫,面色有些苍白,在我看向她的时候,展露出来非常僵硬的笑容……?!
      
      我:难、难道……?!!
      “那、那个……医生?”
      
      她说话的时候不仅声音有些抖,连手指不自觉地颤抖了好几下,“其实这次是我实习后的第一次正式上岗……”
      
      我:“……我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
      
      “白井小姐你先在椅子上躺下来吧!不要担心!这次我一定会好好放松的!!”
      
      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情,我先走了!”
      
      可是我还没有走几步,牙齿就传来了刺刺的痛感,令我忍不住痛叫出声:“嗷呜!”
      
      “白井小姐你没有事情吧?”
      
      我:“……你怎么说都是专业医生,我要豁出去了!你快来吧!”
      
      “好、好的!”她手脚僵硬得像是机器人,咚呲咚呲地走到我的身边,可能她是看出来我的极度紧张,立马转移了话题:“刚刚我在里面听见你们在聊通信邮购,你也对这玩意儿感兴趣吗?”
      
      我满脑子都是牙痛牙痛牙痛,只好随随便便敷衍一下她,“还好吧……”
      
      “这样阿,说起来我的美伢姨姨也很热衷通信邮购,不仅日常生活用品都用这种方式买的,而且了还买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减肥食品和器械,甚至还给我寄了不少过来……”
      
      美伢姨姨……?
      话说眼前这位牙医也是姓野原的,对照毛利兰刚刚才跟我提起的那位野原太太……这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她是一位非常有趣的人,虽然有点儿好面子,但是她待人真的很真诚,对了她还有个儿子,叫做新之助,他也很有意思……
      
      有次在临考前我曾借住过他们家里,新之助可能是看出来我很紧张,特地跑来跟我玩躲避球,最后托了他们的福,最终我也顺利通过了考试balabala……”
      
      感受到她的动作越发稳重起来,牙痛的情况也没有那么明显了,我眨了眨沉重的眼皮,说起来昨晚我因为牙疼没有睡好,而牙医小姐还在孜孜不倦地说着野原一家的故事……
      
      “zzzz……”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