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拾旧颜

作者:青曼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战后

      如今月关城加急战报传来,圣上连夜下旨谢太尉持令,调配北上各诸侯兵力!
      
      就如陈肃所言,这一世的游牧族没了心狠手辣的赫坦令族人食其肉后,待行至腹地之时便遇兵力不足,粮草之危!
      
      随后与四皇子纠缠半月后,退至云侯封地阑城数十里。
      
      四皇子亲征北朝边境时,这仗也打得有来有回,几时被对方这般追着打?
      
      随着游牧族示弱,期初还当是有诈。待众将查探得知因是粮草不足才行这暂退之法后,心头的戾气随之冒出!当即下令,乘胜追击,将游牧族赶至月关城!
      
      京城内,皑雪压枝,寒梅飘香。
      
      陈肃一人独靠窗沿处,手持挂有同心结的玉制烟杆。伸手捻了一缕烟丝放进烟斗中,随后拿压棍细细压紧。
      
      这压烟一事看似简单,却门道众多。若是紧了,不易燃;若是松了,无烟劲。陈肃向来亲力亲为,如今却是压紧了些。
      
      随后含住烟嘴,看着院子里的梅花,从窗口探出身子唤了一声‘阿文’。
      
      谭文此时正身披狐裘伸手折那梅花,闻言并未转身,而笑道:“怎么了?”
      
      陈肃看着她,许久缓缓展露笑颜道:“无事。”
      
      说罢,便拿着烟杆子转身回了屋子。
      
      谭文折了梅再看过去时,那处的人已不在了。
      
      想了想便将折下来的梅花交与了站在一旁的婷玉:“待会儿再插了瓶放屋子里,我先去瞧瞧他。”
      
      婷玉接过笑道:“小姐与姑爷的感情可真好!”
      
      谭闻言,笑了。待想到婷玉与那青林的事后,心里一窒,也就没有接话。
      
      待进来时,正巧见着陈肃伸手有一搭没一搭得抚摸着咕咕的脑袋。随后将小一袋子的谷物挂在了它的脖子上,犹如交代少小离家的孩童一般道:“轻装上阵,回来的时候记得让青辞给你装了。”
      
      待咕咕点头哈腰后,陈肃这才捧它到窗外,咕咕扑腾了下翅膀,不一会儿便消失在灰白的天空之中。
      
      转而问道:“阿文插瓶的梅可弄好了?”
      
      谭文:“没呢,进来瞧瞧你。”
      
      陈肃露出笑意,伸手轻抚了谭文透着凉意的脸颊,将手中未点燃的烟杆随手放下,说道:“只需一年了......”
      
      游牧族沿途烧伤抢掠,民众流离。
      
      待四皇子带兵收复,见此情景,众将心中无不气愤难掩!
      
      纠缠一月有余,终是将游牧族驱赶出月关城!而后站在满目疮痍的高墙外,广袤的草原,绵绵无尽,四皇子迎刺骨的寒风陷入了沉思。
      
      刘铮虽在月关城一乱□□不可没,但此人性子倔强,不畏强权,若是将大意失荆州一事上报圣上恐节外生枝。再则父皇也老了,自己虽手握军权又得岳丈吴郡侯扶持,可到底比不得太子正统。游牧族虽退,到底怕他卷土重来,终是派了兵连探得消息。
      
      这般想着,身后却传来女子娇媚的声音:“殿下,城墙高处风大,可别坏了身子。”
      
      四皇子转身,见那女子身子娇笑,面容甜美。手中正抱了宽大的狐裘,因力气小走上这城墙似累得紧。也不由呼吸急促,白色的气雾随着微张的口中呼出。
      
      四皇子跨步上前接过女子手中的狐裘,揽了她的腰笑道:“阿荫,倒是苦了你。”
      
      此女子正是谭荫。
      
      谭荫送至四皇子府为姬妾后,日子并不好受。府上侧妃姬妾众多,多是官员的庶女或是歌坊中的艺姬。燕肥环瘦,各有姿态。再则四皇子常年不在府上,这些个女子自是寂寞难耐,笑里藏刀之事时有发生。
      
      谭荫初来府上,如履薄冰,好在承欢一夜后并无争宠意味,加上府中女子众多,这才让正妃对自个儿松懈了不少。
      
      坐在妆台处,瞧着铜镜中芳华依在的女子,到底是狠了心!听从王氏的意见,去到那花满楼习得那取悦之道。
      
      月关城之乱传入京城后,谭荫辗转反侧。是赌这一次的命,还是呆在这深院中做那红颜骷髅?所有的准备,不过是为得一次机会罢了!
      
      换上男装,多次与死亡擦肩。终是让她赌对了,愈发觉得,收益与风险相并存!
      
      谭荫娇脸一红道:“妾身只求殿下安好。”
      
      四皇子哈哈大笑,说道:“阿荫这般真心,孤自当不会负了你。”
      
      四皇子思绪了数日后,终是去问那途中所遇的隐士宏先生。
      
      宏先生性子古怪,时常说些人听不懂的话,随后才细细推敲一番,在这战场中也是出现得莫名其妙。起初还当是太子使的绊子,可想到太子胆小如鼠,这般时候完没有心思坑害的。加之得他助力后,竟是势如破竹,也久将怀疑放下。
      
      如今战事平缓,也起了招募的心思。
      
      宏先生待得知四皇子所忧之事后,竟是摸着山羊胡子笑眯眯道:“殿下如今不过是将功补过,加之圣心难测,若是再这般相互权衡下去只对殿下不利啊!”
      
      四皇子皱眉,问道:“此话怎讲?”
      
      宏先生反问:“殿下这么多年,就没有发现吗?”
      
      四皇子沉默,宏先生也不急,伸手端了一旁自个儿用绿茶与牛奶熬制的奶茶。此时正冒着热气,抿上一口,整个心肺都暖和起来。
      
      见他还未想明白,心道这些个人除了陈肃那泥鳅,怎的都这般愚钝?
      
      遂说道:“皇上心中的储君另有他人,殿下,不过是牵扯太子的工具罢了!”
      
      四皇子瞪大了眼,当即说道:“不可能!如今宫中成年皇子不过八位,除了孤,还能有谁?”
      
      宏先生说道:“殿下背后有吴郡侯扶持,加之生母乃谢太尉嫡妹德妃娘娘,殿下,宫中之事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辩不得啊!”
      
      四皇子沉默半晌,随后竟是握拳咬牙:“十四!”
      
      宏先生愣了一下,要说皇上心中所想到底是何人,自个儿也不知道。这后头,不过是随意说的一句话,哪知这四皇子怎么就记恨上十四了?
      
      握拳轻咳一声后,说道:“何以解忧,唯有握权在手。殿下如今当务之急,便是挣得军功。游牧族乃南朝一大患事,如今受创严重,我军尚有一战之力!”
      
      说罢,起身拱手道:“若是所需,宏某自会竭尽全力!”
      
      四皇子思量许久,这游牧族能再这南朝边境走抢这么多年,自有一套能力。再则莽然闯入广袤的草原,那游牧族作为地头蛇,哪能这般容易降服的?
      
      当即便推了宏先生的提议,道还需深思几日。
      
      这般话刚落下后,前去探测消息的士兵却传道:游牧族首领赫尔拉前两夜遇刺身亡,凶手不知所踪!
      
      四皇子闻言与宏先生相视一眼,大喜!
      
      料梢春寒时,本一片祥和的京城再次传来战报!
      
      四皇子有勇有谋,竟是趁游牧族首领遇刺身亡,众子夺位,群龙无首之际,领兵攻入草原!
      
      圣上得此消息,大惊!直言草原条件苛刻,贸然前进恐覆军!连夜拟旨,传唤四皇子镇守月关城!
      
      陈肃得知这般消息时,冷笑一声,未道一言。
      
      草原广袤无际,加之又有饥饿狼群出没,若是行军于此甚是坚幸。可如今游牧族受创,群龙无首,这又何不是一次将边境之患彻底解决掉的一次机会呢?当今圣上自是知晓,这般下旨,也不过是怕那四皇子一身功名归来,甚得百姓赞颂后,恐无法掌控罢了!
      
      十日后,皇上未等来传旨公公,等来的却是他战亡的消息!
      
      满朝哗然!
      
      皇上坐在龙椅之上,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颤巍巍说道:“你再说一遍?”
      
      匍匐在地传旨的公公一哆嗦,跪拜在地的刘铮却是不怕,梗着脖子照着原话道:“四皇子殿下刚愎自用,不听众将之言,以至于月关城失守。后急功近利,枉顾圣意,追至草原数十里开外,誓要生擒游牧族新首赫坦!哪知中了敌方计策,胸中一箭当场毙命!”
      
      皇上愣了愣,随后拍案而起:“大胆!你的意思是朕的儿子死有余辜?”
      
      刘铮眉头都不带皱的:“臣,不过是如实相告罢了!”
      
      皇上丧了子,又被这么一堵,那是怒火攻心,随后面色胀红拍着胸口痛苦地躬身咳嗽!
      
      一旁的蒋公公瞧见了也是吓得不轻,忙道:“宣太医——!”
      
      随后立马将皇上仰靠在龙椅之上,头偏向一侧,焦急唤着皇上。
      
      皇上喘着气,胸口好似堵了一团棉花出不了气。而此时空白的脑海中缓缓浮出的却是那余青侯!
      
      当即死死抓住蒋公公的手,一手卡住自己的脖子再次弓腰费力一咳,竟是咳出一团带血的浓痰!
      
      随后疲倦地挥挥手,说道:“退朝罢,待谢明付将小四的尸身归至京城后,让他来乾清宫见朕!”
      
      蒋公公这么一会儿,身上已冒出一层薄汗。
      
      闻言,忙应了一声,见皇上已经闭卷地闭上眼睛,这才尖着嗓子道:“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众官见皇上离开后,这才交头接耳起来。
      
      御史大夫似安奈不住,忙冲上前去抓住还未站起身的刘铮问道:“我儿呢?我儿呢!”
      
      刘铮被抓得莫名,抬手见那一身官服也知是御史大夫。呐呐道:“大人所说是何人?”
      
      御史大夫急道:“我儿唤秦源!”
      
      刘铮闻言,竟是起身拱手:“望御史大夫节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