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拾旧颜

作者:青曼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月关城之乱

      大年三十刚过,正月里,众臣还沉寂在新年的轻松氛围中,各自走门窜亲。哪知还未出门,四皇子镇守的月关城却传来加急战报!
      
      草原的冬季向来难熬,游牧族每年到此时便会组了马队去到南朝边境试图抢夺粮食与女人!四皇子镇守月关城后,心头抑郁,对此便对镇守月关城的老将发了好一通火气!直言对方不过是有勇无谋的莽夫,你们竟也无可奈何?
      
      四皇子亲征了北朝边境,挣了军功,众老将被训得敢怒不敢言。只有一人名唤刘铮的将领对此事放心不下,每晚与底层士兵镇守城关。
      
      哪知就是因为此人一举,倒是让月关城挣得了一席喘息之地!
      
      四皇子见自己口中的莽夫竟用起了计策,这脸是打得啪啪响!
      
      虽脾气不好,但毕竟在战场上呆了这么多年,收拾心态后头条不紊布兵迎战。
      
      北方条件恶劣,游牧族向来以凶猛著称,如今得了指点,善用计策后竟如猛虎添翼!
      
      四皇子所有军人不多,如今只占地利!硬撑几日损失惨重,这已不是力量上的差距!若是月关城破,自己所有功名,都将被抹杀!
      
      当机立断连夜调符至最近诸侯处寻借兵力!随后修书一封,派人快马加鞭直达天厅!
      
      如今这消息送达皇上手中时,已过了五日有余!
      
      圣上震怒!
      
      南朝向来重视文人,与北朝缠绵数年的战争后,虽培养了些将领也多是四皇子心腹!如今月关城之乱,当今圣上手中能独当一面的将领竟是少之又少!
      
      此时金銮殿下,鸦雀无声。
      
      皇上来回踱步,怒斥道:“平日为着小事便能争上半个时辰,如今,你们怎么一个个的闭口不言,一副老神在在!啊?”
      
      众臣:“皇上息怒——!”
      
      皇上怎么也没想到,能文能武的四皇子竟是在那月关城栽了一大跟头!五日已过,战场上瞬息万变,如今什么个情况也无人敢道!
      
      话音刚落,金銮殿外一声高喊:“报——!”
      
      皇上忙提步下了九阶祥云梯,来报的士兵还未下跪,便被皇上一把抓住手腕!急匆匆问道:“月关城到底如何!?”
      
      那士兵一身风尘,闻言竟是潸然泣之:“回圣上!月关城——破了!”
      
      众臣哗然,皇上一个踉跄,半晌才道:“四皇子人呢!?”
      
      士兵跪拜在地:“四皇子尚未调配到兵力,哪成想那游牧族白日里竟是行障眼法,入夜,竟是持梯子架攀岩而上!四皇子带领残将退至云侯封地阑城!”
      
      “人还活着便好,”皇帝呼了口气随后问道:“梯架是什么?”
      
      士兵:“足有城墙高的长梯!”
      
      众臣闻言更是一惊,不由与身侧同僚交头接耳,整个金銮殿只欲那嘈杂细碎的声音。
      
      月关城属南朝北方要地,前临广袤草原;后临诸侯封地,因气候条件苛刻,此处诸侯并不像南方水乡那般兵力充足经济富庶!月关因地势高耸,这么多年游牧族不过抢夺些物件,如今竟城破!若是游牧族长驱直入,便直达南朝京城!
      
      整个金銮殿中多是膏粱文绣,安于现状之人,见此也是慌了神。
      
      常言道,福兮祸兮?谢太尉沉吟片刻,正欲走上前,哪知陈肃却快他一步道:“臣,欲行那粮草之事!”
      
      谢太尉对着陈肃可谓是怀恨在心,见此便退了回去,揣着手没有说话。
      
      皇上见终是有人开口了,揉了太阳穴。如今这些个官员,无所事事整日盼着朕早死再去抱那新帝的大腿,不由道:“这粮草之事怎么也轮不到你,治粟内史,你亲自去!”
      
      被点名的治粟内史一愣,忙走上前来拱手:“臣遵旨。”
      
      别说那治粟内史了,就连陈肃也是一愣,随后退回人群。
      
      话音刚落,金銮殿外竟是一阵喧闹!
      
      只听来人大声喊道:“皇上!皇上!——!”
      
      陈肃听闻这声音,不由将视线落到揣着手沉默不言的御史大夫身上。却见他此时煞白了脸,哪还有刚才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秦源还未进来,御史大夫颤颤巍巍忙跪拜,说道:“此乃臣的幺子秦源,臣管教不当自当受罚!”
      
      皇上一愣,挥挥手:“让他进来!”
      
      秦源身穿京城屯兵甲冠,目不斜视跨入金銮殿跪拜而下道:“参见皇上!”
      
      皇上被这闹得没有脾气,问道:“御史大夫之子秦源是吧?你可知擅闯金銮殿之罪?”
      
      秦源道:“知晓!”
      
      皇上一拍龙案,怒道:“那你还敢这般以下犯上?”
      
      御史大夫忙道:“皇上息怒!”
      
      哪知秦源却道:“秦源自小便知自个儿不是读书的料,但有一颗报国的赤子之心,如今爱国有难,身未顶天立地的男儿,哪能苟且偷生!”
      
      皇上眯眼:“你就不怕朕砍了你的头吗?”
      
      秦源:“皇上乃一代明君,用人有度,自是不怕!”
      
      皇上沉默,半晌坐到龙案之后,说道:“陈大人以为呢?”
      
      陈肃对秦源此举倒是出乎意料了些,被点了名也只好站出来拱手道:“回皇上,秦源虽未上过战场,但自小便习得武艺,若是派去协助四皇子亦不是不可。”
      
      说罢,话音一转道:“如今月关城之乱,也说明如今南朝急需武将。章卫尉也曾带兵打仗,也不失为出色的将领,再则四皇子也在呢。”
      
      章卫尉掌京中屯兵,负责皇城兵力,属护城军!若是将他调离,京中兵力松散,若是余青侯......
      
      陈肃也知晓皇上所想,遂道:“不若臣暂挂帅领兵前去,再交予四皇子殿下。”
      
      谢太尉闻言,从人群中跨出,拱手说道:“皇上,陈大人所管之事皆是山泽海税,到底不妥。四皇子常与臣交谈行军打仗之事,不若就由臣去罢!”
      
      皇上看着谢陈二人,陈肃已自作主张了一次,这事必须慎重。
      
      沉吟半响道:“容朕再想想!”
      
      退朝后,秦源忙走上前去将跪拜在地的御史大夫扶了起来。御史大夫那是气得不轻,指着秦源的鼻子,骂道:“逆子啊,逆子!我秦氏一族迟早被你给害死啊!”
      
      秦源笑着顺了顺御史大夫的胸口道:“爹,儿子可是想了后退之路的!”
      
      御史大夫张了张嘴,若不是几十年的涵养,那句‘后退个屁’就已经骂出来了!
      
      陈肃揣着手走了过来道:“你这般行事,可把御史大夫骇的不轻。”
      
      御史大夫瞧见陈肃优哉游哉的模样,这气不打一处来。伸出手,正欲骂将,哪知秦源眼明手快一把将御史大夫的手给摁了下来!
      
      随后拱手道:“多谢陈大人!”
      
      陈肃笑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秦源犹豫了下,道:“到底辜负了陈大人一开始的美意。”
      
      陈肃瞅了憋气的御史大夫,说道:“无事,你已做了你该做的事。”
      
      御史大夫:“......”
      
      秦源愣了一下,还未说话,御史大夫冷哼一声道:“哼,你这臭小子,被人夺了媳妇,还不自知!”
      
      陈肃笑了笑,拱手:“屋里还有娇妻侯着,陈某先行一步。”
      
      御史大夫闻言,更是气得直吹胡子!
      
      秦源看着陈肃的背影,总觉得他说的该做的事,指得并不是谭家小姐。
      
      谭文从陈肃那里得了消息后也是沉默半晌。如今月光城之乱,竟是提前了近十年!不用想,也知是谁的主意。
      
      罪魁祸首陈肃,此时正拿着谭文的账本说道些错处,对此,也是无语了番。
      
      陈肃见谭文心思不在次,压降账本放下,转而说道:“如今游牧族的首领还是赫尔拉,若是发生在几年后赫坦继位,倒是一大患事。”
      
      前世的月关城之乱,游牧族生生打到了天子脚下!
      
      就如同现在一般,朝中起初慌乱不止,忙派了四皇子领兵前去!而对余青侯,圣上自是不敢召集入京!
      
      随后,便有人提出北方条件苛刻,粮食亦是不足!而军队需要大量的粮草资源!而游牧族虽彪悍异常,但少了食物也寸步难行!再加上攻下的土地需人坚守,整个南朝上下皆认为,只需坚守至春季草原草肥马壮之时,自会回到草原游牧。
      
      而新登位的赫坦却是下了决心要在这南朝安家安户,当即下令,命众族人食俘虏人肉!
      
      南朝一直已礼仪之邦著称,见此大骇!因而军心溃散,无不说道那游牧之族就是那地狱中的恶鬼!
      
      谭文呼口气,只愿这一世不再经历那般可怖之事。
      
      陈肃伸手理了了谭文的耳发,笑道:“前世太子也没料到,只是为了除去四皇子的手臂,竟闹得国政动荡。”
      
      谭文说道:“那人便是一蠢货罢了!倒是那安玉阳,他可接了去?”
      
      陈肃道:“他哪能放任不管呢?”
      
      陈肃说罢,凑到谭文的耳边道:“阿文,你如何知晓这安玉阳的?”
      
      这安玉阳,相貌生得美,再加上出生贫寒,早早混在了那鱼龙混杂之地,学了肚子的坏水儿!更谈不上有什么好的品德,为了银子,那是什么都敢做!
      
      谭文与自己说起时,期初还不信。待这一看去,竟与那人像了七八分!就连前世让太子栽头的玉璟公子也不过像五分罢了!
      
      谭文睨他一眼,想了想说道:“我前世不光只逛青楼......”
      
      陈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