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拾旧颜

作者:青曼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圣上对刘秉真多有亏欠,虽暗中派了人保护,但也抵不过对方离去之心。太子如没事人一般跟在皇上身边处理政务,刘秉真睁着略浑浊的眼睛,隔日便将辞呈交于了上去。
      
      皇上无奈,轻叹一口气终是挥手准了!
      
      陈肃看着这沾满鲜血的雪地,问道:“刘大人,真要离开?”
      
      刘秉真拱手:“陈大人救命之恩,刘某自当铭记。只是夫人在犬子惨亡后便抑郁在胸,如今也无多少时日。唯一愿望,便是能回犬子出生之地青州。”
      
      陈肃擦拭了手中带血的长剑,随后递给了身旁一身青衫的瘦小侍卫道:“不等了?”
      
      刘秉真抬头,浑浊的眼睛里竟是泛起了一丝希翼。容貌沧桑,半晌从怀里摸出了一叠厚厚的信封塞到陈肃手中。后腿两步,再次郑重地鞠身拱手:“待到那日,还望陈大人鸿书万里,刘某自当感激不尽!”
      
      陈肃拿着信封,只闻那马车中一声声有气无力的咳嗽,终是拱手道:“愿君一路顺堂。”
      
      枯藤老树之下,雪花飘落。
      
      一旁瘦小的侍卫瞧着马车轱辘转着缓缓走远,问道:“主子,可要奴才跟去?”
      
      陈肃摇摇头:“不必了。太子向来是个怕事儿的,经这一遭,也会老实些时日,哪还会注意刘秉真夫妇?”
      
      说罢,环视了其余两人,转而道:“近些日子我事务繁忙,青林跟在阿文身边到底不妥。青辞,你便暗中跟着夫人。”
      
      青辞诶了一声,问道:“夫人漂亮吗?”
      
      陈肃看了他一眼,青辞忙给了自己一嘴巴子道:“随口问问,随口问问。”
      
      这青辞善于潜行探得消息,暗中保护也是一把好手,可却是个好色生事的家伙!
      
      想了想还是说道:“这事儿还是交给青玉,至于你......我实在不放心!”
      
      青辞嚎叫一声,还未说话,一旁沉默寡言的青玉拱手道:“定不负主子所托!”
      
      青辞翻了个白眼,青玉这家伙,这时候倒反应得快!
      
      陈肃心里好笑,摸着下巴沉吟片刻:“把这些个收拾干净,月关城还未传来消息,到底是不放心,青辞闲来无事便去跑一趟罢!”
      
      陈肃有了前世的经验,在丽城得心应手,也就多了不少的时间去做别的事儿。
      
      宏先生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常年行走在各国灰色地带。前世南朝覆灭之时,他所建的戏龙阁行事就如阁名,专接那些扰人朝政的生意。这一世,陈肃花费了大量的精力,终是寻到了还无所事事四处流浪的宏先生。
      
      见是个正翘着二郎腿唱小曲儿的乞人,陈肃心里异常复杂。
      
      两人也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遭,相视一眼后出力的出力,出银子的出银子。倒是摸打爬滚八年后将青林一行人培养了出来。虽比不上前世的戏龙阁,但贵在占了先机,能用!
      
      陈肃不止一次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
      
      听说,最近又去做什么生意。
      
      岁阴穷暮纪,献节启新芳。
      
      大年三十,举家欢庆。
      
      就如往年一般,众官持帖携子女入宫参宴。
      
      陈肃自是在内,靖南侯因只有侯位加身尚无功绩,所得皇宴之位并不怎么美。出门时,见这陈肃到底尴尬了些,后与侯夫人提步上了马车。
      
      陈肃先行一步,跨上马车便笑着伸出手。
      
      谭文今日穿了冰纹梅花长裙,外套紫貂长裘,虽美艳动人但这行动上诸多不便。瞧着陈肃伸手,也没客气。
      
      陈肃一手使劲,便将谭文搂了满怀。一手掀开帘子,待站稳后这才护着她进去。
      
      街道两旁,阁楼林立。半空中拉了细网,一盏盏流苏荷花灯垂挂于此。谭文掀开车帘望去,就好似穿梭在布满荷花的水底,上头还有另一个美妙的世界。
      
      陈肃侧过身子,紧挨着谭文看去,笑道:“有没有一种过奈何桥,忆前尘往事之感?”
      
      谭文一愣,转而看着陈肃。别说,还真有那么一点。摸了摸被吹得冰凉的脸,随后便将那帘子放下。
      
      西华门,正两门大开。众官纷纷携眷行至下马,立在寒风中将请帖递与门禁卫查试一番后,缓缓步入皇宫。
      
      宫灯高挂,一片喜色。
      
      谭文与陈肃走上前去,却恰好遇着就职此处的秦源。
      
      秦源生得高大,此时见着谭文与陈肃相伴而行,郎才女貌好似神仙眷侣。
      
      只看一眼便中规中矩地将帖子递了回去,说道:“恭喜陈大人喜结良缘。”
      
      陈肃接过,笑道:“客气了。”
      
      谭文愣了一下神,随后被陈肃揽腰离开。想了想,好似为了确定什么回头看了一眼办事仔细的秦源后,说道:“我本以为他如前世那般一人去了边境......”
      
      陈肃看着一盏盏连成长龙的精美宫灯,竟是照不透更远处的宫道,站在原地,好似还能听到风儿的呼啸。
      
      陈肃笑了笑说道:“阿文,你到底是个女子,这朝中之事,我自会处理。你只需好好赚些个银,待解甲归田之后,好生养着我这个吃白食的便成了。”
      
      谭文白了他一眼,近日青林也随了他出去,两人也不知道去做什么。此时见他不愿多说,也未强求。
      
      半晌,终是说道:“那也得有命受才行!”
      
      陈肃嬉笑道:“我答应你,自会好好的!”
      
      金銮殿之外,皇上身穿金丝纹龙冕服,头戴九龙戏珠冕冠,携德庆皇后设高楼焚香祭天。奏乐,众官家眷无不躬身跪拜!司仪站立在旁侧诵歌,以致苍天怜惜!
      
      随后下高台,行祭祖之礼!帝亲提诵辞,行三叩九拜之礼!炮声起,响彻天地,遂礼成。
      
      众臣高呼:吾皇万岁!
      
      待目送圣上就坐高位皇袖一挥,蒋公公躬身走上前来,抬嗓道:“宫宴起,奏乐——!”
      
      众臣起身,各就席位。舞姬身着祥云细纱,头梳飞云髻鱼贯而入。随着乐声起舞弄袖,一片歌舞升平之态。
      
      众臣自是瞧得津津有味,皇上看得高兴处还会与德庆皇后交耳细语,好不恩爱。
      
      谭文看了一会儿便没了兴致,瞧着陈肃如别人那般看得起劲,不由在伸出放在席下的脚暗搓搓地去踹陈肃。见他毫无反应,不由用了吃奶的劲儿,狠狠踹了去!
      
      这宫中摆宴用的桌子并不大,也就能坐四五人罢了。皇上虽在帖子上标了位置,但也只是划分出一个范围。这一来恰逢御史夫妇,陈肃遂笑着上前凑作了一桌。
      
      谭文这一脚下去,哪知坐在对面的御史夫人却疼得皱了眉头说道:“这桌子下头,敢情还有一小猫呢!”
      
      陈肃闻言侧过头,待瞧见谭文脸色微红,也是一头雾水。遂低垂了头,笑问道:“怎么了?”
      
      谭文还未说话,御史夫人却道:“无事,风湿犯了。”
      
      话音刚落,陈肃便察觉到自个儿被踹了一脚。当即明白了过来,自己的脚一直放椅栏上呢,谭文这是踹道了御史夫人!
      
      憋着笑,拱手道:“内人顽劣,还望御史夫人海涵。”
      
      御史夫人瞅着谭文,见她微红了脸心道一声可惜。若是秦源不那么作,这般活波的姑娘便是自家的儿媳妇了!心里不由将秦源骂一通,寻思着散宴后去说道说道那孩子!
      
      闻言笑道:“年轻人爱闹,不碍事。”
      
      谭文正抑郁地维持女子的形象,哪知陈肃却也在桌下暗搓搓地伸手来勾住谭文的手指,并且犯贱地挠了挠她的手心。
      
      谭文转过视线,此时场中的舞姬已换了一批。不由看着陈肃,见他还是那般,想了想也将视线落到了舞姬身上。
      
      陈肃心里好笑,凑过去小声道:“我这是在寻人,阿文以为如何?”
      
      坐于舞姬对面的,多是皇子公主。谭文也回过味儿,心里一恼就将手挣脱开来。
      
      御史大夫见着两人的互动,端了酒抬头望天,轻叹口气,秦源这傻小子哟!
      
      宫人掌灯并立,上菜的宫女鱼贯而入,井然有序。
      
      宴至半席时,谭文凑到陈肃耳边说了一句后便起身,陈肃见此亦起身拱手道:“御史大夫慢用,陈某与夫人去去便来。”
      
      此时已有不少官员女眷离席,多是要去那五谷轮回之所。这谭文是新妇,未来过这皇宫寻不得路也在情理之中。御史闻言,也未多心。
      
      谭文与陈肃一同离宴,刚一出来,便恰好遇到正好回来的谢云霞。
      
      谢云霞今日穿了一身紫红色水纹金丝长裙,头戴桃花金镂钗冠,素雅中带了一丝高贵。
      
      迎面见着谭文陈肃二人后,忙转了神色走上前道:“倒是恭喜陈大人约谭小姐喜结连理了。”
      
      陈肃见是谢云霞,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后便走到一旁一人盯着不远处的宫灯,遇上同僚拱手打一声招呼。
      
      谭文笑道:“多谢。”
      
      谢云霞与谢太尉闹也闹过了,哪知向来心疼自己的爹竟在这事上寸步不让!直言那陈肃若不登门求娶,这事自是不成的!
      
      随后才从娘那里得知,这儿女情长,哪有爹仕途重要?
      
      而谢云霞的性子向来要强,还没有自个儿未得到的东西,当即便连夜便翻墙欲离开。哪知因太子盐局司一事便心有不悦的谢太傅闻谢云霞提起陈肃后,竟是怒火攻心,随后是狠狠地一巴掌!
      
      关了些时日待出来时,陈肃与谭文已奉旨成婚好些时日了。
      
      如今这一见着梳起夫人发髻的谭文,不由想到在青岚寺,两人一同求那姻缘时候。
      
      到如今不由心生苦涩,只叹一句:“真是命运弄人呢......”
      
      谭文看着谢云霞,半晌说道:“是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