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拾旧颜

作者:青曼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鸳鸯玉

      谭文心平气和地坐下来与陈肃说起自己的想法,这还是头一次。
      
      陈肃讨了个吻后,这才回房换下那身繁琐的官服。拿了家当与信件,就去寻谭文。
      
      见她正拿筷子沾了米饭欲将那些银杏叶子一张一张粘起来,米饭干的慢,刚粘上便被银杏叶子挣开来。忙活半天,银杏叶子没沾上,倒是弄得满手都是黏糯的米饭。
      
      陈肃走上去说道:“你要将这叶子黏一起?”
      
      谭文正拾弄手上黏糊糊的米饭,听陈肃这般问起,说道:“这叶子,不就挺像花瓣的吗?反正也没什么事,便打算试试,哪晓得倒是想多了。”
      
      陈肃想了想说道:“米饭的黏性不好,待会儿回去的时候去木匠铺子买些鱼鳔胶罢。”
      
      “鱼鳔胶?”
      
      陈肃坐下来,将手中的银票递给谭文说道:”木匠多用于黏合家具的胶,你没接触过,不知也正常。“
      
      谭文哼了一声,也不见接那银票,而是反问道:“你怎么就知道了?”
      
      陈肃愣了下,说道:“去寻木匠定制家具时,见着了。”
      
      谭文看了他一眼,也未在这上面过多纠缠。见着那信,一顿。随后将银票收下后,当着陈肃的面数了数,笑道:“那会儿倒没发现,你还有这能力!”
      
      陈肃说道:“那会儿不是怕你拿了银子就溜吗?”
      
      谭文笑得不怀好意:“如今就不怕我一人私藏了银子,待你卸甲归田时一脚踹了你?以报那时的的怨怼?”
      
      陈肃道:“你的性子,我还不知道?”
      
      谭文哼了一声,将银票迅速塞进了怀里,摊着手掌道:“还有没,今日日头好,便一并交了罢。”
      
      陈肃憋笑,轻轻给了谭文手心一下,说道:“都快揭不开锅了!”
      
      青林见着那些个银票,那是心疼得直滴血!见谭文还这般得寸进尺,更是气闷。自个儿又是做小厮,又是做管事,还担任陈肃的贴身侍卫。这快到月底,府上这么多张嘴巴等着呢!没了银子,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若是换做以往,青林自是没怀疑过自家主子的决定。可如今陈肃已经不能用痴情来形容,简直就是魔愣了!待将送离婷玉与谭文的马车安排好并目送她们离开后,青林实在憋不住了。
      
      将陈肃的烟杆子递了过去并点上,这才说道:“主子,这......”
      
      还未说完,陈肃道:“哦,对,我寻了禾奉常喝酒来着,倒是给忘了!”
      
      说罢,就要起身出去。
      
      青林忙抱住陈肃的腿,还没将心里憋了良久的话哭诉出来,婷玉却是去而复返。青林忙起身拍了拍自个儿的衣摆,婷玉自然是瞧见了。
      
      抿了下唇,这才行了一礼后将数张银票双手递了上去道:“小姐让奴婢交与陈大人些银票,说......就说是陈大人近些日子表现良好的零花钱。”
      
      说罢,将视线落在略尴尬地青林身上,哼道:“小姐还说,若是再不给零花,你家青林的眼珠子都快憋出来了!”
      
      陈肃一下笑出了声儿,伸手将银票结过。转而塞给了青林,对婷玉道:“我这在此谢过夫人的体恤!”
      
      婷玉瞪了青林一眼,这才与陈肃告辞离开。
      
      青林摸着怀里的银票,倒是彻底放下心来。见陈肃又坐回去抽烟,问道:“主子不是要与禾奉常喝酒吗?”
      
      陈肃缓缓吐出一口烟雾,说道:“我记错了。”
      
      青林:“......”
      
      陈肃笑着说:“没了银子我自会想办法,哪能让你操心的?”
      
      敢情还是自个儿想多了!青林抑郁不已!
      
      接着听陈肃问道:“我倒是问你个事儿,你身上可有块圆润相扣的鸳鸯玉?”
      
      青林愣了下,半晌才道:“是有一块,主子,怎么了?”
      
      陈肃吧嗒吧嗒使劲抽着烟,上下打量了青林许久才道:“你小子,藏得可够深的啊!”
      
      青林一下子回神,忙问道:“主子可是见着了那带着另一块玉的人?!”
      
      陈肃闻言咬着烟嘴没有动作,见青林这般模样,不由道声奇怪:“你不知道?”
      
      青林一头雾水:“知道什么?”
      
      陈肃说道:“你不知道你大晚上去寻人家小丫头做什么?”
      
      青林脸一红,接着神色一变道:“那玉在婷玉手上?!”
      
      陈肃皱眉,见青林这般神色,不由坐直了身体问道:“等一下,你俩到底怎么回事?”
      
      青林面露苦笑,说道:“那玉虽在奴才身上,却不是奴才的!”
      
      陈肃前世对青林有恩在先,这人认理,便跟了自己这么多年。这一世调职丽城后,身边实在没个用得顺手的人,便寻思着去寻寻这青林。哪知,竟是寻着了。
      
      青林向来爱跟随着陈肃行事,行言,就怕给他丢了脸面。如今陈肃这般不着调,他也变得活跃了些。可对于他过去的事情,却是很少提起。所以,陈肃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这里头还有这些个事儿!
      
      那会儿婷玉被陈庭之打杀之时,他是如何的表情,陈肃实在记不清了。
      
      想了想,终是说道:“那丫头,心悦你。”
      
      青林抬起头,张了张嘴,随后紧闭牙关。过了半晌,才说道:“奴才乃临南人士,住在一个小村子里,具体哪却是记不住。只记得那年饥荒肆掠,本就是山间的小村子,这般的灾祸没了官府的扶持哪能挨得住?
      
      这般等着,村里的人却是渐渐饿死。爹那会儿正值壮年,见此便提出逃难一说。有的不愿离开故土,有的却是背上了行囊。其中,就有婷玉一家人。”
      
      青林深吸口气,说道:“因生在乡野间,日子清贫。我爹与婷玉爹娘两家人自然相互扶持着。时间长了,这便亲厚起来。
      
      农家多是生女娃就溺了,所以这男娃在乡野娶亲向来困难些。自古长幼有序,再加上奴才那会儿体弱多病,大夫多说活不过十五。而婷玉,自然是许与了奴才的大哥!”
      
      陈肃闻言,拿着烟杆子未说话。如今那玉还在,青林的大哥却不见了。这逃难之路向来不好走,走散丧亡的比比皆是。怕是已经......
      
      青林说道:“大哥虽去了,婷玉......怎么也是奴才的嫂子,奴才自是会多加照顾。”
      
      陈肃前世虽处事温润有礼却干了不少的混事儿,就连谭文这个侄媳都敢使硬手段给拱了。听闻青林这般的话,只觉得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这个有什么忧心的?
      
      不由说道:“拱到了就是自己的!换个方式,不也是照顾?”
      
      青林看了陈肃一眼:“......”
      
      陈肃却起身拿烟杆子敲了敲他的脑袋道:“逝者已逝,活着的人,总要看着前头!你前些日子番动作,真当我不知晓的?”
      
      说罢,转而问道:“我让你带些不贵重的物件上去赔礼,可是去了?”
      
      青林摸了摸被敲的脑袋,说道:“送了,感觉她更生气了。”
      
      接着抬头道:“我寻了日子便去与谭小姐说道这事,也好让她别再将奴才与婷玉凑一起。”
      
      陈肃闻言,竟是气笑了,伸了伸烟杆子,愣是忍着没敲下去:“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青林埋下脑袋:“奴才虽未饱读诗书伦理,但也知晓这伦理长纲之事。婷玉与大哥已定下亲事,虽大哥已逝,可到底还是奴才的嫂子!大哥在那苦难之时的照顾,自当铭记。”
      
      陈肃笑道:“既然如此,我改日便去寻了谭小姐将这事儿与她说道说道。”
      
      青林握拳,半晌躬身道:“谢过主子。”
      
      钟氏到底还是听儿子林耿的,第三日便给了谭文答复。
      
      谭文早有准备,也没多少意外。钟氏一个妇人在这京城做些营生,又选了那么个地儿,自然做不长。而林耿刚入京,缺了人提拔,这个事儿不过是故去所需罢了。
      
      钟氏自是不会将自个儿制胭脂的手艺交给谭文,人总会为自个儿留一条后路也是理所当然。谭文的目的也不在于此,好爽地拟了雇佣契,待林耿过目后,这才签了五年。
      
      谭文选的铺子地势,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差。自然应了陈肃的要求,离他府上稍近。
      
      此时正闭门修建粉饰,而谭文在这里当是来监工一番的。
      
      林耿收下契,谭文说道:“这契签了,那后头的工坊想如何建,我也不晓得。钟婶儿不如去瞧瞧,要些什么物件儿便与我说,回头给安排好。”
      
      钟氏见此,抹了抹手心的汗意,这才去了后头的。
      
      林耿笑道:“在下的娘,便有劳谭小姐多加照料了!”
      
      谭文说道:“我倒是忘记与陈大人提了,今日若是有空的话,你不如去见他一面,当面问问?”
      
      林耿难得找到一张小凳子,随意提了过来坐到谭文不远处说道:“若是能问出的,在下也不会想要借谭小姐之口了!”
      
      谭文此时仍是一身男装,因着身姿薄弱,显得娇小了些。正拿着银杏树叶黏着,旁边放了一碗已化好的鱼鳔胶,和几支做好的金色花朵。
      
      听闻林耿这般说,笑道:“我虽不知他为何如此助你,不过能从只言片语中看出对你倒是没有别的心思。”
      
      林耿看着谭文的动作,半晌才道:“就怕是没有目的呐!”
      
      谭文抬眸瞧了林耿一眼,见他将小凳子的靠背置于胸前,双手随意抓握住。一副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样子。
      
      想了想问道:“谭太傅,之后可寻了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