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拾旧颜

作者:青曼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包子

      这村家三两户的不免在院子里养些鸡鸭鹅,后头的瀑布向来是村民的饮用之水,自然不好将鸭鹅放养于此。这人多便有了主意,自是从那湖里挖了沟渠引水到别处建了个池塘,而要过去,便会路过谭府庄子的大门口。
      
      这牲畜多是走到哪里拉到哪里,又恰逢夏季炎热,这时间长了便是一股怪味儿飘荡进来。
      
      起初谭文还未注意,待唐氏忙碌起来之后无人打扫后才晓得不止庄子里需要收拾,就连大门前大路也还得照看着。
      
      在潭府跟着姜夫人学习内务之时多是安排下去便有人去办妥帖,而庄子上的琐事多是亲力亲为。谭文活了两辈子,虽命有不顺但却未下过苦力,劈柴生火,担水施肥却是一个也不会。
      
      唐氏近些日子天未亮便蒸了包子与唐二一同去城里卖,正午时才会回来。婷玉自然起了大早正准备劈柴生火做饭,见锅里还有唐氏留下的两个热腾腾的包子,便只烧了些热水给谭文送去。
      
      婷玉端了水进了卧室,未看到谭文,一旁的架子上的裙衫却是不见了。想了想,放下手中的东西便寻了来。
      
      见着谭文正蹲坐在客堂前面的阶梯上,盯着前院半死不活的南瓜发神,不由走上前去询问道:“小姐,怎么了?”
      
      谭文转头仰着脖子说道:“婷玉,我难道离了家族的庇佑便一无是处?”
      
      婷玉想了想,走到谭文身边坐下,说道:“小姐,人与人不同,你生来便有人伺候着,哪能跟奴婢比呢?”
      
      谭文皱眉:“不会很无用吗?”
      
      婷玉愣了下,笑问道:“小姐,你出来之时,还安慰奴婢船到桥头自然直,今日怎么自己想不开了?”
      
      一开始本未打算将婷玉带上,可婷玉却说道离了谭文,也不知该做什么。就好像这么多年都在做同一件事,突然有一天,无事可做。
      
      谭文这些日子想了许多,决定待寻得离开的机会便写信于陈肃,将婷玉托付给青林。走了,也是一了百了。
      
      如今才知晓,离了人,竟是连顿饭都做不好!一向做事丝丝入扣的谭文也不得不怀疑自己在这事儿的处理上是否莽撞了。
      
      起身抱了抱婷玉道:“估摸是我多想了。”
      
      如今的天气甚大,唐氏守着庄子,顺道卖些包子赚点银钱为生。因繁琐之事过多 ,在周遭也就未种植其他的作物。
      
      谭文用了早膳,就在后院湖里提了清水。擦了擦鬓角的汗水,弯腰拿着水瓢舀水浇到那挂着干瘪南瓜的南瓜藤。
      
      婷玉见了忙将手中理着的菜放下,几步跑了来:“小姐,这事儿还是奴婢来吧!”
      
      说完伸手欲接过水瓢,却被谭文拍了一巴掌道:“我总不能一辈子让你伺候着!”
      
      婷玉听闻这话,还当是要赶自己走,连忙道:“小姐,可是婷玉做错了什么?”
      
      谭文一听,便知她是会错意了,可也不好直说自己想要撇下她远走高飞。
      
      张口正欲解释,大门外却传来了稚嫩童音,叽叽喳喳,喧闹得紧。
      
      两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不明所以。婷玉这才走上去将大门的门闩拿开,不看还不要紧,这一看差点气吐血来!
      
      自唐氏与唐二大早出门来,每日用过早膳后婷玉便会和谭文一同拿着扫帚将门外头的鸭鹅粪便规扫到一起。
      
      往日都是谭文不厌其烦地说道要倒远些,有时还会自己提了出去。而今日时间晚了些,再加上谭文的心思不在这上面,所以婷玉独自将粪便扫到一起后便寻思着待午膳过后晚点再铲了出去。
      
      而本该规整在一地儿的粪便,已被晒定型。此时正被几个孩童拿了小细棍子夹了一个个朝着庄子围墙上砸去!有些湿润的地方,竟是粘在墙上不掉!
      
      那几个孩童见此嬉笑成团,婷玉见此当即怒道:“你们作甚?”
      
      谭文听见了,忙将手中的水瓢放下,几步上来,却听闻对方用稚气声说道:“这大路上,咋的还不准人玩了?”
      
      婷玉愤怒转身,欲拿靠在门边的扫帚,见着谭文,抿唇唤了声小姐。
      
      谭文朝着门外看去,见一个四五岁的小童伸着脑袋往里瞅,头上顶着个小髻,包子脸上满是黏腻的汗水,古灵精怪的样子。与谭文对视一眼,嗖得一下缩了回去,喊道:“丑八怪来了,快跑!”
      
      说罢,一群幼童嬉笑着将手中的小木棍随意丢弃,一溜烟儿地跑了!谭文见此数步跨了出去,那小童一边跑着一边转头还不停地做鬼脸!
      
      谭文皱着眉头寻思了一会儿,也想起来那小童不就是自己来的那日在大门外玩滚珠的孩子王吗?后被唐氏训斥了一番,几日未见,没想到今日竟是来寻仇了?
      
      婷玉看着谭文不言不语,犹豫道:“小姐,今日时辰晚了些,所以......”
      
      谭文说道:“无事,待会儿一并收拾下便是。”
      
      俗话说得好,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谭文本想着那孩子折腾也折腾了,也算是报了那训斥之仇。没成想,这连着数日都来闹腾。也不知道哪里挖来的湿泥,就一个劲儿地往庄子围墙上扔!
      
      婷玉一边咒骂一边刷洗,却是怎么也洗不干净。本还算光鲜的围墙此时已经一片狼藉!
      
      谭文是彻底低估了这些孩子的精力,这般炎热的天气愣是不带歇的!
      
      谭文活了两世,也尚未有孩子,唯一见着的还是洪哥儿。只是那孩子性子怯弱,见着自己也是躲在李巧言身后怯怯地望着。要说这小包子,还是谭文遇到的头一个这么能闹腾的孩子!
      
      大人的恩怨总是笑里藏刀,这大人要是与孩子有恩怨了,倒是不知该如何了。
      
      唐氏见此,忙说道:“小姐,小包子是这些个孩子的头,奴才寻了日子便去跟那些个大人说道说道。这人少了,他也就闹腾不起来了。”
      
      谭文问道:“与那小包子爹娘直说,不是更好?”
      
      唐氏轻叹口气说道:“这小包子的爹呐,好赌又好酒,所以欠了不少钱。便拿这大女儿杨大姑给人做填房还债,他娘也是性子烈,见此当即忍无可忍拿了刀就捅了上去!哪知竟是桶对了地儿,当时便两脚一蹬去了!这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所以就只有这杨大姑独自一姑娘到城里做工,也就没时间管他。”
      
      谭文闻言,皱眉,寻思番道:“这杨大姑怎的没将他带上?这般年纪一个人,不怕出事?”
      
      唐氏掐着菜的动作一顿,接着抬头看了谭文一眼又垂了下去。
      
      一旁晾晒衣物的婷玉闻言,连应道:“就是,两个人也好有些照应呀!”
      
      唐氏将手中的菜往菜盆子一丢,瞧着两人充满疑惑的目光,叹口气道:“这事到底不好与姑娘家说道,既然问起,便如实说罢。这俗话说,父债子偿。杨大姑相貌也是随了她娘生得娇,一个姑娘家,年纪又小,哪能保得住的?这不,最后终是被卖到了花满楼做工还债。”
      
      谭文愣了下,这花满楼前世可去得不少。
      
      每每缺钱了,总会胡乱画些春宫图去讨些小钱。因文人雅士对描绘这些污秽之物不耻,多是民间画师手绘,算不得精。所以谭文这般照本宣科的图贵在精致,也是能换些小钱的。
      
      这去花满楼做工哪能有什么银钱,虽唐氏说得隐晦,但多是已卖身挂牌了。谭文本欲询问那杨大姑的名字,却想到花满楼多是用花名,问了也无用便歇了这想法。
      
      如今看来,小包子虽有个姐姐,但那花满楼毕竟不是什么好去处。
      
      谭文想了想问道:“这小包子如今一个人住着?”
      
      唐氏说道:“她爹虽是个不成器的,可他娘到底是帮衬了邻里不少,这孩子便被山里头那几户人家换着照料着。”
      
      唐氏说罢,想了想到底是不放心,说道:“小姐,这事儿奴才去便是了。”
      
      谭文笑了笑:“可是怕我收拾他?”
      
      唐氏尴尬地搓着手,说道:“这高低有别,只是这事......到是奴才多虑了。”
      
      谭文这几日跟着做了些杂事,这菜也是掐的有模有样,说道:“就如你所说般,这到了城外的庄子到底比不得大小姐了。有些事儿,总要好好看,好好学。”
      
      唐氏垂着头,没说话。倒是婷玉将衣服晾晒好后,提了桶过来问道:“唐婶子,这附近怎么都是三四岁的小童呢?”
      
      唐氏说道:“年纪稍大的,条件好自然上私塾,不好的也就随了爹早早出去找些事儿做,学门手艺也好。”
      
      谭文沉默,将最后一根菜丢进盆子里,便端了去灶房清洗。
      
      唐氏愣了一愣,也不知自个儿怎么说错话惹谭文不开心,见婷玉也是一头雾水,不由起身走了进去道:“换奴才来吧。”
      
      谭文笑道:“不碍事,我这些日子也跟婷玉学了些。”
      
      唐氏见此,忙从一旁拿了火匣子,点了干稻草放进灶台口手脚利索的将火生了起来。这会儿时间也能想到谭文为何这般了,想了想说道:“小姐有这准备到底是好的,不过也不急着一时半会儿,一个姑娘家,出来行事的确是难做了些。”
      
      谭文从一旁的陶缸中舀了水到盆子里,点点头说道:“不急。”
      
      将菜淘洗到筲箕里,锅里已经烧热,谭文正拿铲子挖了一旁的小陶缸里的猪油就听见‘咕咕咕’的叫声。
      
      心里一突,抬眸朝着窗台看去却见正站着一只灰扑扑的大鸽子,脖子间还有一圈白色的羽毛,就如同戴了玉环。此时正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伸长了脖子东瞅瞅,西瞅瞅。
      
      谭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