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拾旧颜

作者:青曼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庄子(上)

      京城名门之中,最是流言多。
      
      谭太傅在陈肃身上吃了个哑巴亏,也是咽不下这口气。告到皇上那里,只怕反被同僚耻笑自个儿一把年纪还被陈肃那臭小子摁在地上反复折腾。
      
      这脸,是丢不起的!可不回他一手,难咽这心头之气!
      
      谭太傅左思右想,虽官居二品,说白了也就是个教书的,并无多少实权。只待在新帝登基之时能更上一层楼,如今对这般没脸没皮的陈肃,愣是没点办法。
      
      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若是陈肃再来几次,这脸估计是掉了一层又一层!
      
      当机立断便要将谭文嫁出去,心思一活络,便想到了太子的侧敲旁击。这么一想,连连摇头。可这朝中,谁能压住陈肃又有意结亲呢?
      
      就这么寻思了数日,便听闻坊间流传谭府夜入盗贼,正巧去了谭小姐的院子!加之夸大其辞,将此事说的活灵活现,再配上些人人欲探一二的香艳之事,不到两日,便人人皆知!
      
      谭太傅气得七窍生烟,如今谭文被传道得这般不入耳,名门王家更是注重声望,到现在哪个还敢娶她?
      
      当即怒摔砚台,提过挂在墙壁上装饰用的配剑,就欲找那言而无信的陈肃算总账!
      
      姜夫人见此,连忙一把抱住,哭求道:“老爷!若是这一闹,明日传道的不是小贼,而是阿婉的叔叔了啊!”
      
      谭太傅气得直喘粗气,闻言沉默不语,接着将手中的配剑狠狠一摔道:“难道就任由那陈肃在我头上拉屎拉尿不成!”
      
      姜夫人将谭太傅扶坐在书桌旁的靠椅上,一下下顺着胸口,待他平缓些了才温声细语道:“老爷,这事儿如今被这么传,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哪能辩个清楚?”
      
      谭太傅叹口气,抓住姜夫人的手道:“蓉芙,世人可不这么认为啊!”
      
      姜夫人知晓他在意的不过是脸面罢了,轻笑一声道:“这流言蜚语不外乎就那么些时日,我记得在京城的郊外可是有座庄子?”
      
      老夫人在世时,因年纪大了,身子骨也受不得这酷暑。谭太傅自诩是十足的孝子,便寻了个依水傍山的地儿修了座庄子。
      
      虽庄子不大,但胜在夏季凉爽舒适。每年夏季酷暑时,老夫人便会带了伺候的人到那庄子上小住几月。直到老夫人去世后,这才渐渐荒废下来,只留了一对夫妇守着,做着日常的维护与整修。
      
      谭太傅听闻此言,皱眉道:“你的意思是将阿文送去庄子,待流言消弭时再接回来?”
      
      说罢,连连摇头:“不成,没个两三年,哪能消弭的。到那时,阿文年纪也该大了!”
      
      姜夫人宽慰道:“陈肃那般作梗这阿文的婚事,外人倒未觉得是因心喜。只当是与老爷有过节,见不得好。这会儿也寻不得与阿文相配的人家,不如送去庄子安静些时日,再在新起之秀中选上一位年纪大点的男子嫁与,也总好过陈肃这般阴魂不散啊……”
      
      谭太傅松开姜夫人的手,盯着她一字一句问道:“你实话与我说,可是阿文的意思?”
      
      姜夫人笑道:“阿文心思细腻,可到底是没见过大风浪的闺中女子,哪能受得住这般委屈?”
      
      谭太傅轻叹一口气,闻言只当自己多虑了,说道:“这事儿,容我再想想。”
      
      过了一会儿,谭太傅睁眼问道:“这林耿......长得可真像......”
      
      姜夫人笑了笑道:“林耿的娘我见过,只是个乡野妇人罢了。就连林耿这个读书人,也沾了些市井之气。不识脸色,可一点不像你所说的那个二哥。”
      
      谭太傅揉了揉太阳穴道:“世间相似的人何其多,大概是我多虑了。”
      
      姜夫人宽慰了几句,这才从书房中退出来。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看着园中的骄阳似火对程麽麽道:“去瞧瞧阿文吧。”
      
      姜夫人来时,谭文正在逗弄那只喜鹊。大概是因为夏日炎炎,那喜鹊看起来精神不济了些,呆呆的窝笼子里,也没了以往的跳脱。
      
      姜夫人走上前去,轻叹口气道:“这是你爹送你那只?可是病了?这般无精打采。”
      
      谭太傅当初送这喜鹊不外乎就是敲打谭文罢了。你虽有翅膀,可毕竟还是得关在谭府这个笼子里啊!
      
      闻言,谭文笑了笑,也实在说不出这雀是犯了相思,只好说道:“天气热,疲了些。”
      
      姜夫人坐下,婷玉忙上了凉茶。想了想,终是说道:“阿文,你老实告诉娘,可是你做的?”
      
      谭文停下逗弄的动作,笑道:“娘,女儿哪有这个胆子?”
      
      姜夫人看着谭文这般随意,心却是往下沉去,脑海中不由浮现了姜有仁的模样来。忙按下心中的异样情绪,端着凉茶连喝好几口这才道:“不是便好!如今你也大了,有自个儿主见,娘也顺了你意如是跟你爹说道了。只是......”
      
      谭文见姜夫人好似有点心神不宁,宽慰道:“如今那陈肃是纠缠上女儿了,如在待这京城中,怕是得闹出不少没脸没皮的事儿!不说谭府无光,就连女儿最后,怕也得名声尽毁,落得做人填房的下场。”
      
      姜夫人忧的便是这事儿,虽年纪大了不好寻人家,可也好过做填房夫人啊!
      
      谭文一开始便寻思着远离这是非地儿,一直寻不得机会,哪知陈肃竟是送上门来!如此风平浪静数日,谭文心道只怕陈肃与谭太傅有了些约辞。满城风言过后,可这事儿还是得姜夫人去说道才能将谭文摘个干净!
      
      姜夫人向来是以夫为纲,谭府声誉为前。可若是能有两全其美的法子,自是会帮衬着。
      
      谭文得到谭太傅的准信儿那日,天色已如墨。
      
      谭太傅支开了常跟在身边的达进后与谭文坐在湖面的亭子中,摆了小酒小菜自顾自说了许多,动情至深时还会黯然垂泪。
      
      谭文闻言却是哭不出来,好在天色不明,只得低垂着头故作有感的模样。
      
      谭太傅说了许多,概括起来无外乎是少年时的贫穷,到高中时的大喜。官场起起伏伏数十年,人生不如意之事一一道之。如今谭文遇到此事,心痛异常,但无他法,为了她好,这才送她去庄子小住些时日,全当散心。
      
      最后却是说者醉了,闻者醒。谭文看着已经醉趴下的谭太傅,心头涌出了一股戾气。伸出纤纤玉手,快触摸到那绸缎锦衣时,猛的缩了回来。
      
      端过一旁的酒闭眼喝下,酒入喉间,灼烧心肺。
      
      半晌,谭文才起身唤了远处的婷玉道:“爹醉了,你去寻人来扶他回屋子吧。”
      
      婷玉刚应下,哪知姜夫人却从阴影处走了出来,笑道:“我还当你们还会说会儿呢。”
      
      谭文笑了笑,说道:“爹忆起往事,多有感触,难免贪杯了一些。”
      
      姜夫人叹口气,走上前去抚了谭太傅滚烫的脸庞道:“也是很久未这般醉了......”
      
      说罢便唤着程麽麽,两人一同将谭太傅扶了起来。谭太傅口中还在呓语:“蓉芙......”
      
      姜夫人:“诶,我在呢。你醉了,我们回去可好?”
      
      谭太傅步履蹒跚,头也未抬,似透着哭腔:“谭义......娘......”
      
      姜夫人无奈,扶着谭太傅对谭文道:“时辰不早了,阿文早些回去休息吧,明日还要搬些物件呢!”
      
      谭文点点头,目送姜夫人扶着谭太傅越走越远。湖水的凉风带了些水腥味扑面而来,谭文站在小亭的梯步上,对着姜夫人被谭太傅压得佝偻的的背影唤了一声:“娘!”
      
      姜夫人动作一顿,没有回头,问道:“阿文可还有事儿?”
      
      略带凉意的风吹在身上,谭文轻笑一声,说道:“无事。”
      
      陈肃得知这满城风言碎语后便知要出幺蛾子,果不其然,这才几日便得知谭文被送去京城外的庄子上了!其美名曰:避暑!
      
      此时要说陈肃的心情,那是一言难尽。以谭文那倔驴般的性子,这一放出去,还能揪得回来?
      
      这信条也不写了,烟杆子也不抽了,当即掐着青林的脖子,面色扭曲道:“我送你去习武这么多年,可不是让你去寻丫头说俏皮话的!”
      
      虽是掐了下去,到底没用上多少劲儿。
      
      青林闻言那是有苦说不出,连忙说道:“奴才就是去瞧瞧!再说,习武也不是为了主子翻人家姑娘墙的啊!”
      
      陈肃眯眼,掐着的双手摇了摇:“你还嘴硬!我不主动点,你女主人就跟别人跑了!”
      
      青林抽了抽嘴角,什么叫跟人跑了?
      
      自陈肃秋月湖长跑之后又继夜半翻墙,这人的性子是生生变了个彻底。以往虽好那烟袋子,有时候会疯癫地叫一个从未听过的字。但也不是这般气恼了便会掐人脖子胡乱摇晃,更多的却是遇事儿谈笑风生,温润如玉。
      
      青林咽了口水,说道:“主子,你清醒点,谭小姐只是去避暑!”
      
      陈肃松开掐着青林的手,拿过一旁的烟杆子敲了敲。轻捻着碗里的烟丝儿,用压棒小心的塞进烟斗,后用拇指按压紧后,这才笑道:“这事儿多是她自个儿透出去的,她那性子,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若是直接下个狠药,就会乖了。”
      
      青林闻言,见陈肃终于正常了不少,说道:“那主子何不直接下个狠药,省的这般闹将。”
      
      陈肃寻了火匣子,却是没寻着,拿着烟杆笑道:“表面乖了,暗地里可就寻思着怎么让你早死!”
      
      青林忙从怀里摸出火匣子递了上去:“.......”
      
      陈肃接过,瞅了他一眼,不言。
      
      待烟雾袅袅时,陈肃靠在椅上道:“我怎么不记得谭府京城外还有庄子。”
      
      青林说道:“听说是太夫人以前避暑所建的。”
      
      陈肃咬着烟嘴:“可寻得到?”
      
      青林摇头:“建得有点......不合常理,所以......”
      
      陈肃:“我还是掐死你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