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

作者:公子寻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陆涵之松了口气,这么算起来,这第一关算是过了。
      虽是演戏,可他真情实感的觉得,有娘的滋味真好。
      上辈子陆涵之父母早亡,一个人摸爬滚打独立惯了。冷不防有个人护着他,让他还怪不习惯的。
      不过他仍不能放松,苏婉凝那里还不知道带了什么金手指。如果由着她继续在陆家呆下去,自己再不在陆夫人身边,难保她不对陆夫人继续使用精神攻击。他得想想办法,怎样才能让陆夫人永远不受到苏婉凝的影响。

      不单单是陆夫人,陆含之当初死的时候,陆家的所有人都站在苏婉凝的身边。哪怕连个收尸的都不肯去,恨他恨到这个地步?如果不是苏婉凝使了什么手段,打死他都不信。
      三日后,东宫选良侍的诏书果然送到了陆家。

      鸾凤气呼呼的跑回来道:“杜姨娘房里的四少爷入主东宫博雅居,做了太子良侍。我真是替少爷不值,这个良侍的身份本来就应该是您的!人人皆知京城陆家三少爷貌可倾国,要不是……怎么能轮得到那个四少爷?您是没瞧见,杜姨娘的脸都快腆到天上去了!”
      陆涵之笑了笑,说道:“要不是怎样?你觉得,少爷我该听他们的劝,掐死阿蝉,换取自己一个清白的名声,入东宫享受荣华富贵?”

      鸾凤的脸色有些难看,说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少爷有情有意,怎么会舍得杀掉自己的孩子。而且阿蝉小少爷这么可爱,任谁见了都喜欢。只是……只是可惜了,明明您才是最有机会入东宫的人。”
      陆涵之摆手道:“没什么可惜的,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附。入了东宫,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儿啊!”
      鸾凤听不懂陆涵之的话,只知道既然少爷选择留下小少爷,那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哪怕陆夫人再强势,陆家也断然不能容忍生了孩子的在家郎君。据说陆老太太有意要让他去庄子上住,说得好听了是去管理那边的田产,说得难听了就是发配。
      三少爷从小锦衣玉食,怎么吃得了那样的苦?
      这两天陆家忙着张罗陆家四少爷陆皓之的婚事,都没空搭理陆含之。陆家出了个太子良侍的事也传遍了京城大街小巷。瞧热闹的同时,众人也不免生疑。

      “不是说陆家最标致的小郎君是陆含之吗?怎么入东宫的变成了陆皓之?”
      “那谁知道,这些高门大户,多得是让人想不能的事。”
      “这还用问吗?但凡陆含之没什么问题,都不可能让陆皓之这个庶子代替他入东宫。嫡子和庶子,能一样吗?”
       “什么意思?陆含之难道……”

      京城的街头巷尾飘满了流言蜚语,深居浅出的陆含之并不想知道。
      这几天他吃了睡睡了吃,醒了就逗逗小阿蝉。虽说阿蝉是原主生的崽,可是陆含之却喜欢的不得了。这孩子透着一副聪明相,一看就是个贵人命。
      说起来也的确是个贵人,他爹可是未来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终级暴君。
      他的思维,不能用常人来理解。喜怒无常,阴晴不定也就算了。杀人是小事,动不动就灭人满门都成了家常便饭。据说他的后宫从不收藏漂亮女人,只收藏对家的尸骨。

      关于宇文琝,陆含之的了解不多。他当初之所以会在陆家小住,是因为他二哥陆煦之与大皇子宇文玦交好。而大皇子的娘又认养了四皇子宇文琝,两兄弟亲密无间。
      所以不论宇文玦到哪里,都会带着小尾巴宇文琝。当初陆煦之邀宇文玦在家中小住,自然也捎上了宇文琝。
      好巧不巧,醉酒的宇文琝,就这么撞上了发情的陆含之。
      总而言之,就是一出狗血闹剧。

      他对这出狗血闹剧不感兴趣,但前提是千万别别被宇文琝知道了自己这里有个他的孩子。
      人怂志短的陆涵之只想过点简单随意的小日子,那些打打杀杀以及费脑子的权谋之道,还是交给不要命的人去吧!
      这几天陆家在忙着筹备陆皓之的婚事,所有人都懒得去管陆含之。这正如了他的意,抱着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长了足足三四斤的阿蝉小团子在院子里捉金蝉。

      雨后金蝉满院子的爬,陆涵之一个傍晚就捉了十几只。晚上让厨房的婆子给他用油煎了一下,香得他差点吞了舌头。这可是绿色纯净无公害无污染的美味,陆涵之儿时去乡下曾和小伙伴捉过。没想到他的院子里有那么多,明天还能捉点下饭。
      鸾凤觉得自家少爷的心是挺大的,前院高朋满座,道贺之声络绎不绝。陆皓之高兴的都快要上天了,自家少爷还有那心思抓知了。吃得下睡得香,还真带着阿蝉小少爷享起了天伦之乐。
      其实陆涵之也是焦虑的,因为陆翎曦这个小胖子太!能!吃!了!
      不过半个多月的时间,两桶900克的奶粉马上见底。如果不开工,小胖子就要饿肚子!他现在盼着陆皓之的婚礼赶快结束,赶快将他发配了。只有出了陆府,他才有机会做任务。
      好在还有一个兑换点数,陆涵之忍痛又兑了两罐奶粉出来,大概能吃上一个月。不过依陆翎曦这能吃的尿性,说不定吃个二十天就得告捷。

      终于终于,在阿蝉开启第二罐奶粉的第三天,陆含之终于等来了他的判决书。
      陆思危亲自带了几个婆子,悄悄处理了他的事。跟他预期的结果一样,送去郊外的庄子上管理田产。
      于是在陆老爷目瞪口呆的表情下,陆涵之包袱款款,兴高采烈的抱着崽子跑路了。  

      知道是他因为失身产子被陆家发配到了边缘区域,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别门高嫁了,这状态着实不像一个犯了事儿的小郎君。
      就连来瞧热闹的杜姨娘和周姨娘她们都觉得有些蹊跷,这陆老三怕不是撞了邪了吧?
      蔡姨娘和周姨娘胆子小,两个生的都是丫头,不敢像杜姨娘这么张扬。至少面上的功夫得做足,一人给了陆含之一个包裹,说是给小少爷的满月礼。

      陆夫人见她俩这么识趣,脸色也就好看了些。可是她在看到陆含之那憔悴的脸色后眼泪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拉着陆含之的手千叮咛万嘱咐。
      “我给你多带了几个得用的人,箱子里是金银细软还有庄子上的账本儿。这本是打算给你做嫁妆用的,眼下是用不上了,都给你傍身。夜里凉,得仔细着自己。阿蝉小,我给你找的乳母你为何不用?你都还是个孩子,怎么照顾得了孩子!鸾凤还有和鸣都是粗心大意的,娘把身边的琴瑟和在御给你带去。含儿……去了以后,万事小心!庄子里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万万别说阿蝉是你的亲生儿子,就说是路上捡来的,对谁都好!”

      陆含之见陆夫人怎么叮嘱都叮嘱不完,便拍着她的手背说道:“娘!您别担心了,郊外到城里不过十里路,您若是想儿子了,儿子回来看您便是。或者,您去庄子上小住几天。您放心,儿子到了庄子上,一定给您来个翻天覆地大变样!到时候,您也能常来常往了。一个小小的庄子,儿子还怕了不成?”
      陆夫人破涕为笑,点着他的鼻子说道:“把你能耐的,娘不指望你有多大能耐。娘给你备得这些金银田契,也够你下半生寻常过日子了。罢了,赶快启程吧!再晚了,天儿就热起来了。”

      在众人各怀心思的送别里,陆涵之上了马车。
      他撩起车帘往外看了一眼,刚好看到苏婉凝站在不远处的角落里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陆含之总觉得苏婉凝有些不太对。其实从一开始看书,他就觉得有些不太对。
      那本书是他在一个盗文小说网站上下载的,开头就是苏婉凝救下太子,发现家中失火,投奔陆家的桥段。
      他总觉得,这本书少了个开端。

      哪有夺嫡小说,一开头就写女主的?这不是喧宾夺主了?
      这会儿陆涵之才猛然意识到,这本小说是大大的有问题!
      夺嫡小说里女主的戏份过大也就算了,为什么披皮夺嫡大女主小说里,会有小郎君的设定?
      一般有类似哥儿小郎君这类设定的小说,都是以哥儿或都小郎君为主角。而这本小说却是反其道而行,以女主为主角,这太不符合常理。

      如果是要写言情,那小郎君的设定就是画蛇添足,为什么不把小郎君换成恶毒女配?你让一个男人和女主宅斗,这他娘的是有病吧?
      意识到这个问题后,陆涵之便开始沉思。
      随即他便出了一身冷汗,为什么女主会那么恨陆含之,为什么女主要把陆含之利用到渣渣都不剩,还让太子亲自处决了陆含之,这里面肯定有隐情。
      虽然他一时想不清楚,却也能猜个大概。

      难不成,陆含之其实才是《夺嫡》的真正男主,而苏婉凝才是手持金手指喧宾夺主的那一个?
      如果是这样,那苏婉凝手里的底牌恐怕不简单。他不但知道原书的剧情,恐怕更是握有十分强大的金手指。否则怎么以一人之力,将四大佬收入囊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一章!
    你们快来表扬我啊啊啊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