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他有个白月光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不会欺负你

      回到自己院子,用凉水洗了把脸,阮苓苓心跳才渐渐平静。
      
      南莲递帕子给自家小姐擦手:“小姐那么害怕,为什么不让婢子上前?”
      
      阮苓苓摆摆手,没骨头似的瘫坐在椅子上。
      
      因为大佬喜怒无常,怕你这小丫鬟被记到小本本上不知怎么就会尸骨无存啊!
      
      认真想来,刚刚裴明榛行为并无失礼,只是距离略近了些,是适当的‘表兄妹’可以有的亲近程度,是她反应过度,太过夸张。
      
      还好理智尚存,打了手势不准南莲上前,否则——
      
      她不确定裴明榛是否会生气。
      
      可这话不好说。
      
      阮苓苓小眉毛皱着:“因为我感觉大表哥并没什么恶意……”
      
      “这倒是,”南莲点了点头,“大少爷看起来不好亲近,实际比三少爷君子多了。”
      
      至少没喝醉,没乱抱人。
      
      “那咱们……明天接着送菜?”
      
      小丫鬟只有这一个疑问。
      
      阮苓苓叹了口气:“……送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大佬会提这个要求,但人家话都说了,你不给面子试试?
      
      下集就想领盒饭了是吗?
      
      而且这样,也算变相完成了二舅母方氏的‘政治任务’。
      
      阮苓苓只是觉得,裴明榛同她的相处模式很奇怪,不大对劲。对待陌生人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对待救命恩人……是不是有些轻浮?静水流深的首辅大佬不该是这性格。
      
      那为什么?
      
      是在玩什么奇怪的游戏?
      
      阮苓苓冥思苦想半晌不得其解,不行,她对大佬了解还是太少,得多钻研才是。
      
      可又不能靠近……怎么了解?
      
      阮苓苓苦着小脸,感觉进入了恶性循环。
      
      南莲还在发愁:“咱们这初来乍到的,摸不清主子们脾性,也不知道大少爷喜欢吃什么,送的不合胃口不会被迁怒吧……”
      
      阮苓苓看了一眼南莲正在收拾的食盒。
      
      裴明榛送还,已经吃完了的食盒。
      
      她记得很清楚,为表心意,食盒放的太满不大好拿,必得先取出一个出剩下的才好拿。距离不远,阮苓苓看得清清楚楚,印子最浅的是装肉菜的碗碟。
      
      印子最浅,证明最早被取出。
      
      大佬爱吃肉?
      
      “明天做个手撕□□。”
      
      煮熟了撕成肉丝凉拌,用木姜叶小米辣点醋加少许糖,是肉菜,开胃爽口又不油腻,夏天吃起来最好。
      
      “小姐!”南莲惊恐的过来捂她的嘴。
      
      阮苓苓:……
      
      好吧,是她忘了注意,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那边裴明榛等阮苓苓身影完全消失,才看了一眼裴明昕的院子,转身往回走。
      
      “查,刚刚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是。”长随向英立刻应声而去。
      
      ……
      
      请宴的日子眨眼就到,从天亮开始,下人们就进进出出,不停检查各处有没有准备好,可有错漏,洒扫都提着十二万分小心,主子们也没一个敢怠慢,更衣梳发,整理配饰,试图表现出最好的自己。
      
      连裴芄兰都不作妖了,没时间‘问候’表妹,只顾着自己好不好看。
      
      主母将所有事简单问过,亲自巡视一二,厨房开始煮水,备茶,新鲜食材清点清洗,凉菜干果率先准备起来,门房脸上带笑,精神面貌极好的准备接待客人,第一位客人,第二位客人……
      
      日头一点点升起,裴家小宴有序开启,场面很稳。
      
      阮苓苓竟难得的清静。
      
      丫鬟南莲十分操心,指着场上人叫自家小姐认:“那位穿蓝衣服的公子是表少爷,二太太娘家侄子,小姐见到了也该叫一声表哥,他年纪轻轻就在礼部做文吏,看起来官小,实则很有前途,年纪熬一熬就出头了;那位是朱家的小姐,朱家和裴家关系不大好,小姐撞见了记得离远些;徐阁老没来,却也没拦着儿媳孙女凑热闹,那位笑容甜甜有酒窝的就是徐小姐,小姐千万记得要敬着些;啊还有那位,个子高偏瘦的褚衣公子,叫王衍,是咱们家大小姐的未婚夫,也中了进士,家里舍不得外放,走门路给他谋了个京官,小姐认一认脸,免的见到时应对出错……”
      
      阮苓苓:嘤。
      
      头好痛。
      
      懒的认这些人脸,记这些事,可她也知道,南莲跟她一样是初来乍到,为了打听这些不知费了多少心思,她怎么能得了便宜又卖乖?
      
      而且这些信息对她来说,并非可有可无。
      
      阮苓苓拍了拍自己的脸,调整心情重新看面前一切。
      
      方氏的侄子是官身,才学俱佳,处事也大方,很拉好感,娘家给力,方氏主母地位稳固,是小妾余氏比不了的。
      
      徐阁老没亲自来,小辈亲切而至,这也从侧面表明了态度,不直言看好,至少不讨厌裴家这两个翰林。
      
      王衍不大爱笑,人看起来有些严肃,但看大小姐裴素兰远远看过去的羞怯眼神,定是对这门亲事很满意。
      
      可惜的是,隔壁邻居安平公主家并没有人来,裴芄兰一定很失望……
      
      看着看着,阮苓苓发现不对,裴明昕的大丫鬟已经第二回接触徐小姐的贴身丫鬟了。
      
      虽然只是丫鬟……讨好的也太明显了!
      
      视线环绕一圈也没看到裴明榛的人,阮苓苓心说大佬你不行啊,别人都努力到这份上了,你就没点危机感?
      
      不过这份讨好,阮苓苓感觉有点悬。
      
      徐小姐人生的娇小甜美,两个酒窝可爱的紧,看上去是个软妹子,可她眉眼清正,行止有端,一看就是个心里有数的,不可能三言两语就被人哄了去。
      
      “小姐,大少爷过来了。”南莲扯了扯自家小姐的衣袖。
      
      阮苓苓身体一僵,拉起南莲就跑。
      
      南莲:……
      
      她就知道。
      
      跑出庑廊,阮苓苓躲在花木间回头看,裴明榛身影正徐徐走来。似乎不着急去人多的地方应酬,他和她一样选择了这略隐蔽的庑廊。
      
      来了还不走了,就在小亭子里坐下,不知是在想事,还是单纯想歇歇脚。
      
      并没有看到她。
      
      阮苓苓松了口气,拉着南莲绕出这片地方,看到前面有跑腿丫鬟添茶上果,想了想,招手让人过来,指了指身后的庑廊,吩咐给那位大少爷也上点。
      
      然后她就发现,为了躲避裴明榛跑出来,正面相向,不远处即将和裴明昕狭道相逢。
      
      还能怎么办?阮苓苓悲愤提着裙角转向,继续跑!
      
      原来只需要躲一个,现在好了,得躲两个!
      
      为什么她这么倒霉,为什么日子就是不能消停!
      
      小亭里,裴明榛看着新送上来的茶点,修眉皱起:“谁让你送的?”
      
      搭配完整,十分新鲜,一看就是特意重新拿过来的,并非凑巧,可他才刚刚到这里……
      
      跑腿丫鬟不敢不答,福身行礼:“是表小姐吩咐的。”
      
      阮苓苓要知道有这对话,一定后悔没多叮嘱两句,最要紧的是不能出卖她!
      
      ……
      
      处处都有宾客,不好失了礼数,阮苓苓只得微笑缓步从人群中经过。
      
      出来就被裴明昕堵了个正着。
      
      左右看看,没太合适的路,她只能礼貌不失尴尬的笑着打招呼:“三表哥。”
      
      裴明昕手负在身后,不管站姿还是微笑,看起来都俊逸非凡,颇有种公子风流:“表妹似乎总在人出乎意料时出现。”
      
      阮苓苓:“哪有,表哥谬赞了。”
      
      裴明昕唇角轻轻勾起:“嗯……说话也很有趣。”
      
      阮苓苓:……
      
      顿时不敢再说话。
      
      裴明昕笑容更大:“表妹方才在躲我?”
      
      “我?”阮苓苓煞有其事的指了指自己,非常严肃的摇头:“三表哥误会了,我都不知道表哥方才在哪里。”
      
      “这样啊。”
      
      裴明昕并没有追究,直接说道:“那日表妹特意来看我,我却仪态不周,没吓到表妹吧?”
      
      阮苓苓立刻道:“没有,一点都没有,三表哥便是饮多了也是秀雅君子,风流倜傥。”
      
      她带上最诚挚的微笑,用最诚恳的语气,希望对方相信自己,当然,也不忘观察斟酌对方表情。
      
      裴明昕笑的很不自然,眼底有层层深冰,很明显,那天酒醉人家没有断片,记得很清楚,并且非常介意,要找后账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信号……
      
      裴明昕继续微笑:“些许小事,我本不在意,可你们女儿家心思细,你又是才来家中,怕是忧思甚多,这个事会在心里过不去。”
      
      阮苓苓心说不是我过不去,是你自己过不去吧!
      
      裴明昕:“放心,裴家家风使然,我不会因此欺负你。”
      
      阮苓苓:“三表哥哪里的话,三表哥是君子,怎会欺负我一个小姑娘?”
      
      “瞧,你还是害怕,”裴明昕眼梢翘的像个狐狸,声音压低,“既如此,不如让我承你个情,怎么样?”
      
      阮苓苓登时警惕:“我人小力微,怕是什么都帮不了三表哥……”
      
      裴明昕唇绽浅笑:“放心,不会勉强你做为难的事。”
      
      阮苓苓更警惕了,不可能!
      
      来者不善,看对方的眼神就知道,今日不可能善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阮苓苓(微笑):今天吃手撕□□。(☆_☆)
    裴明昕(惊恐的捂住下面):!!!(⊙ω⊙)
    裴明榛(淡定又嫌弃):我不需要壮|阳。▼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