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他有个白月光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女儿心思

      南莲提着食盒进屋时,阮苓苓正在对着自己的绣鞋忧伤,一动不动,连平时最心爱的话本都不看了。
      
      “小姐?”
      
      叫了两声没答应,南莲吓得放下食盒,擦了擦手,去探阮苓苓的额头。
      
      不烫啊……
      
      “小莲莲,”阮苓苓忧伤的看着小丫鬟,“我怕是把大……大表哥给得罪惨了。”
      
      “哦,”南莲十分镇定,“又一遇到就跑了?”
      
      又?
      
      阮苓苓眨眨眼,感觉这话不对:“我以前……跑过?”
      
      南莲点头:“进府的时候啊,有两回,见了就跑,跟小兔子似的,连婢子都扔了……大少爷生的俊俏,小姐这是害臊,正常。”
      
      阮苓苓皱着眉头想了又想,还是没想起这件事。
      
      突然穿成表小姐,记忆混乱,前后的事有些断片,原来原身也一样,见了大佬就跑?这也不错啊,肯定不会掉马,大佬永远都不会觉得违和。
      
      “我还……骂了他。”阮苓苓纠结,说那什么‘非礼勿视’时的语气,好像是有些不善?
      
      南莲就惊讶了:“小姐竟然敢骂人了?”
      
      阮苓苓瞬间瞪眼:“我以前不骂?”
      
      “不是不骂,是绝对不会骂大少爷,小姐好像很怕他的样子……”说到这里,南莲倒是有些好奇,“小姐只幼时同大少爷见过一面,大少爷做了什么,让小姐这般害怕?小姐不是救了他么?”
      
      救命之恩,该是大少爷敬重小姐,小姐端姿态啊,为什么要害怕?
      
      阮苓苓心虚的呵呵傻笑,她哪知道?
      
      与原身的记忆融合出了些问题,有些东西她知道,有些却一点都想不起来!
      
      不过猜也能猜到两分,裴明榛心黑手狠,小小年纪就不是池中物,没准当初就不是什么救命之恩,而是裴明榛自己搞了什么事,叫原身看到了,又不敢说。
      
      糟糕!
      
      阮苓苓眼神登的失神,如果‘救命之恩’不存在,她还有什么倚仗?以后怎么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高富帅?而且原身那么害怕裴明榛,她却骂了裴明榛,大佬那么聪明,睿智无双又心细如发,会不会看出来她不一样了?
      
      看出来就会试探,试探出结果……会把她烧了!
      
      嘤。
      
      人生简直太悲惨了。
      
      阮苓苓幽幽的看了小丫鬟一眼:“……好惆怅哦。”
      
      “所以我给小姐带了好吃的!”心腹丫鬟即位时间不久,南莲已经摸透了自家小姐的性子,麻利的掀开食盒。
      
      阮苓苓眼睛立刻一亮:“冰酪!”
      
      还放了甜瓜块!
      
      莲莲真是贴心小可爱!
      
      给自家小姐束起飘逸好看的袖子,看着小姐眼睛弯成月牙,捧着冰酪吃的开心,南莲这才站在一边回话:“小姐叫婢子打听的事,婢子问到了。”
      
      阮苓苓拿勺子舀了满满一勺冰酪塞进嘴里:“这么快?”
      
      南莲点了点头:“二小姐不喜欢小姐住在这里,大约是因为她要经常来。”
      
      阮苓苓嗯嗯的点头,嘴忙着没说话,等着南莲继续。
      
      “小姐也知道,二小姐虽是庶出,却极得二老爷宠爱,也有些小性子,每每使性子赌气,不愿意别人找,就会到咱们这个院子来……或是小住一两天,或是坐一会儿就走。”
      
      南莲理解闺中心情,离家出走不可能,找个清静地方自我消解很正常,她不理解的是:“家里地方这么大,院子这么多,偏僻清静地走远了哪都能找着,二小姐为什么非要跟小姐杠,抢这个院子?”
      
      定是瞧不得小姐好!
      
      南莲十分气愤:“婢子刚刚打听到,之前二小姐抢过去的那些首饰布料,别说用,根本看都没看,又哪来的喜欢早看上了,她就是故意的!”
      
      瞧自家小姐不顺眼,非要过不去!
      
      和着裴家的东西,她不要可以,给新来的表小姐就不行?
      
      “二房还有位嫡长女呢,也不似她这般霸道!”
      
      南莲说着话,眼圈有些红:“要不是老爷太太去了,小姐何至于受这样的苦……”
      
      嘴里不经意塞进一口冰酪,南莲惊了一声:“小姐?”
      
      阮苓苓笑眯眯看着她:“冰不冰?甜不甜?”
      
      南莲皱眉:“小姐不好这样——”
      
      怎么可以喂下人吃东西?
      
      阮苓苓笑眯眯:“你只管答话,冰不冰?甜不甜?”
      
      南莲脸有点红嗯:“冰的,也甜。”
      
      “这就对了!”阮苓苓拍拍手,把剩下的小半碗冰酪塞进小丫鬟手里,“赏你啦。”
      
      南莲捧着冰酪,拒绝也不是,答应也不是。
      
      已经吃过一口的东西,怎么好还给主子?可不还,主子最喜欢的,她一个下人怎么能占?
      
      阮苓苓屈指弹了弹南莲的额头:“叫你吃你就吃,小小年纪想这么多。”
      
      大热天的,小丫鬟跑来跑去,额头上都是汗,放现代还是个高中生呢,她没办法安心做古代娇小姐,不闻不问。
      
      等小丫鬟吃完半碗冰酪,瞧着没那么热了,阮苓苓才问:“邻居呢?”
      
      南莲便答:“裴家房子大,邻居都是官身,尤其咱们这个院子挨着的,婢子仔细打听了,是安平公主。公主有公主府,并不时常住这里,这里是驸马自家的院子,也大,咱们这院子后头隔着街对面一大片都是,西边墙紧挨着的也是他们家自建的小花园,平时没人,偶尔设小宴会过来……”
      
      阮苓苓眼神深了深:“安平公主多大年岁,膝下可有儿女?”
      
      南莲点头:“有的,外头说有一儿一女,是龙凤胎,大约十六七岁的年纪,听闻公主正有意相看人家。”
      
      阮苓苓当即就笑了:“有位公子啊。”
      
      那裴芄兰打的,怕不是这个心思?
      
      南莲:“当今圣上只有安平公主一个妹妹,很是宠爱,这位哥儿一生下来就被封了郡王,听说安平公主要相看人家,媒人把门槛都踏破了呢。”
      
      阮苓苓笑眯眯:“小郡王长得俊不俊呀?”
      
      南莲登时警惕:“小姐问这个做什么?”
      
      那可是攀不上的人家,万不好起心思的。
      
      阮苓苓看把小丫鬟吓坏了,噗的笑出声:“没事没事,我就随便问问。”
      
      南莲狐疑:“真没事?”
      
      阮苓苓:“真没事。”
      
      南莲把食盒收好,小声嘟囔:“没事笑的这么开心……”
      
      心事有解,前方拨云见雾,阮苓苓笑眼弯弯,没骨头的托腮:“是啊,这么开心,吃点什么好吃的呢?”
      
      南莲:……
      
      “小姐方才吃了冰酪。”
      
      “只半碗哦,”阮苓苓摇了摇手指,“还有一半给了小莲莲呢。”
      
      南莲:……
      
      就说不该要的。
      
      “起风了呢,”阮苓苓站起来,走到窗边,享受凉风吹过发梢衣角,惬意的像只眯起眼睛的猫,“晚上怕是要下雨,会凉快,好莲莲,做个樱桃肉吃好不好?”
      
      南莲……南莲不想说话。
      
      别家小姐为了好身材,或者好口碑,少有大鱼大肉,偏她家小姐,从来不忌口,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小姐自己的说法是,吃不胖的类型,为什么要委屈自己?都对不起这体质。
      
      南莲瞄了瞄小姐的腰身,的确是不胖。
      
      小姐看起来脸有点圆,还带着奶味的婴儿肥,实则骨架小,一点也不胖,只要不穿特别贴身的衣服,就满身都是娇憨圆润的少女感,很可爱。
      
      还在长身体呢。
      
      南莲不再多话:“那婢子这就下去做樱桃肉,只是小姐万不可吃多积食,明日还要请安呢。”
      
      阮苓苓连连挥手:“放心吧,你家小姐是谁?”
      
      南莲的母亲是个厨娘,南莲继承了手艺,做的一手好菜,这樱桃肉做出来,码的整整齐齐,颜色红亮悦目,简直是□□,入口皮软酥烂,吃一口感觉以前吃的都不是肉了!
      
      “嗯嗯就是这个味!”阮苓苓吃的眼睛都眯,“就是份量太少……”
      
      不知道南莲故意的还是习惯,做肉菜总是份量不大,一碟樱桃肉,数一数一共才九小块。
      
      南莲束手站在一边,看起来略有些紧张:“主子,怎么样?”
      
      阮苓苓:“份量有些少。”
      
      南莲:“还有呢?”
      
      阮苓苓:“吃到后头舌尖有一点点苦,不是灶下火略大,就是上糖色时稍稍过了一点。”
      
      南莲告了个罪,另拿一双筷子上前夹走一小角,仔细闭眼尝了尝:“婢子记住了。”
      
      阮苓苓:“乖啦。”
      
      一夜无事。
      
      天转亮,就是请安的日子。
      
      老太太体恤小辈,没有特别的事,并不要求晨昏定醒,只让孩子们每五日过来一次,今天便是逢五。
      
      阮苓苓按规矩进屋请安,发现房间内气氛很是微妙。
      
      二舅母方氏带着嫡长女裴素兰坐在下首,裴芄兰坐在她们对面,脸上是带着笑没错,可这笑容……端的是意味深长。
      
      阮苓苓什么也不说,立刻请安行礼,问候外祖母睡的可好,吃的可香,不浪费一点时间。
      
      果然,请安流程走过,她屁股还没坐到椅子上呢,裴芄兰就开始了。
      
      “女儿瞧着母亲脸色好像不大好,还要多顾惜些身子才是,”她笑靥如花,优雅端淑,“听闻文华殿阁老有意收徒,三哥如今在翰林院表现上佳,颇得上峰同僚青眼,此次机会很大,怕是要还要累母亲多多准备些东西打点——爹爹近来公务辛苦,女儿不敢打扰,想来想去,只有求母亲了,母亲这些日子可生不得病。”
      
      她这话一点都不尖锐,说出来还温温和和,可字里行间隐意全是炫耀,全是挑衅,视线流转间,还似乎不经意的看了阮苓苓一眼。
      
      三哥是谁?是裴明昕,是她一母胞的庶子,小妾余氏和二老爷的心尖尖,他要前程,谁敢不重视?
      
      裴素兰按不住,皱了眉:“娘正病着,自己且顾不过来,你若着急,何不让你姨娘准备?”
      
      阮苓苓将摸向茶盏的手放下,心说要糟。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