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他有个白月光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也来护回短

      阮苓苓没想到裴明榛速度这么快,语气还这么淡。
      
      “过去和二老爷见一面而已,亲人之间,尽可随意,不必紧张。”
      
      他素衣浅坐,眉眼如墨,修长手指随意翻着书卷,仿佛这是一件完全不值得一提的小事。
      
      阮苓苓肃然起敬。
      
      未来首辅指点江山,翻手朝堂变幻,覆手敌国或可倾覆,相对而言,她这可不就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大佬没这本事,谁有这本事?
      
      不能紧张,但凡一点失态,都对不住大佬给她打下的江山!
      
      阮苓苓昂首挺胸,意气风发的去了。
      
      走过悠长庑廊,提裙迈过门槛,进了书房,她规矩完美的福身行礼,笑容明媚灿暖,喊裴文信一声:“二舅舅。”
      
      裴文信态度出乎意料的和蔼,微笑冲她招手:“苓姐儿,过来坐。”
      
      双方会谈进行得十分融洽,裴文信亲切慈祥,各种关爱问候小辈的生活,阮苓苓本色演出,乖巧甜软又傻乎乎,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花花轿子抬人,她最会了。
      
      裴文信到后面笑容越来越大,阮苓苓走时,他还叫管家过来,点了一堆东西给表小姐送到院子去。
      
      阮苓苓细细回想,裴文信并没有问任何敏感问题,她都不用找理由应付,他就已经似乎明白了一切……
      
      这心机,啧,当官的就是不一样!
      
      有人受赏,就有人被罚。
      
      余姨娘没事,因为她是裴文信宠妾,女人不懂事么,在内宅眼界浅耳根子又软,容易被人蒙蔽,一时想错了也惹不出什么大祸,裴芄兰亦如是,就罚了些月例,抄几遍书,女人不需要科考上进,管一管规矩德行就行了。
      
      裴明昕就倒霉了。他是裴文信最喜欢的儿子,又资质出色,入了翰林,爱之深责之切,裴文信气他眼界浅,看不高远不知重点为何,消减了他的花销,压制了他与余姨娘见面的机会,布置了一堆功课,还狠心打了五大板。
      
      要不是顾念他每日还要去翰林院点卯,裴文信都想打得他起不来床,好认真反省。
      
      裴明昕不服。
      
      但他不能说,打他是他爹,他不敢怪,只能更恨阮苓苓和裴明榛,尤其裴明榛,要不是他,境况怎会如此!这仇必须得报!
      
      余姨娘和裴芄兰当然更不服,咬牙切齿暗骂阮苓苓小贱人花样多。这回的事太丢人,脸也被打肿了,‘阮苓苓要倒霉’的话就是从她们这传出去的,所有人包括她们自己,都在等裴文信发落阮苓苓,结果被发落的反倒成了自己。
      
      裴芄兰觉得太丢人,哭的眼睛都肿了。
      
      余姨娘一边拍着女儿的背,一边眯眼盘算:“没关系,是姨娘大意了,这次不行,还有下回……等这阵风波平息,给她找个好婆家吧。”
      
      她不愿见裴明榛好,他要一时半刻死不了,妻子最好是个上不得台面的,方氏动阮苓苓的心思,她之前没什么太大的意见,现在么……
      
      这等会装疯卖傻,同她相克的小贱人绝对不能留在裴家!
      
      风口浪尖,余姨娘不能有什么大动作,太容易被抓住把柄,不甘心,只能用些小手段泄泄愤。阮苓苓现在有裴文信捧着,老太太看着,不好下手,余姨娘就示意下面,冲着裴明榛去了。
      
      很快,裴明榛院子里的东西总是会晚一点,份例,月钱,包括饭菜,都晚,有时还会缺漏,下人们殷勤道歉,后面也会补上。但有些东西眼前缺就是困扰,过后反而没什么了。
      
      不伤筋也不动骨,就让他不舒服。
      
      余姨娘知道裴明榛不会闹,这么多年,惯来如此。
      
      裴明榛也的确没闹,他对外物并不在意,为这些事闹不值得,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不说,还浪费时间精力。他甚至不理解,为什么对方会执着于这样的手段,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只是加深了仇怨。
      
      他要这么恨一个人——
      
      裴明榛眸染墨色,眼底潮汐涌动。
      
      阮苓苓很不开心。
      
      大佬因为她受委屈了!
      
      没有那些七拐八绕,瞻前顾后的心思,阮苓苓撸起袖子,什么也不说,就是抢!不管大佬怎么想的,会不会介意,有什么深意,她为人立世,首先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别看她在裴明榛面前又怂又软,面面的一坨,拎都拎不起来,在别处可不是,小心眼一堆一堆的,现在又有二老爷怜爱加持,老太太喜欢,想要抢点东西,不要太容易。
      
      抢回来自己也不用,一堆送到裴明榛院子,还时刻观察留心,裴明榛自己还没察觉到什么东西短了,已经被迅速补上。
      
      因为这段时间裴明榛公务特别繁忙,简直披星戴月,她还只做不说,饭照样送,字照样练,茶照样泡,笑照样傻,深藏功与名。
      
      第一回裴明榛没发现,第二回裴明榛没发现,时间渐长,他怎会看不到?
      
      他看不到,向英珍珠也不敢隐瞒。
      
      又一次肩披星月而归。凉夜冷风如刀,书房里炭火正旺,烛影轻摇,香鼎中桔饼还未燃完,满室暖香,茶炉里温着饭,桌上有热热的茶。
      
      还有小姑娘今天写完待检查的字。
      
      墨渍初干,手指轻触,纸页上似乎还留有小姑娘白生生小手余温。
      
      纸是新纸,上好的熟宣,和桌边摞着的一刀明显是一批。而这批纸,今晨他离开时都还没有。
      
      心硬如裴明榛,也无法不动容。
      
      “就这么……见不得我吃亏么?”
      
      裴明榛眸底漫出笑意,扬声喊:“向英。”
      
      向英迅速进来:“主子。”
      
      裴明榛:“我库里好像有块狐狸皮,红色的?”
      
      向英:“是。”
      
      裴明榛:“颜色太鲜亮,我留着没用,拿去给你们表小姐做件大氅。”
      
      小姑娘生得白,穿这个一定好看。
      
      向英机灵道是,刚要转身走,裴明榛又加了一句:“还有那些个宝石珍珠,挑点好的出来,做批头面给表姐戴着玩。”
      
      只一件衣服有点拿不出手。
      
      向英懂,他太懂了,亲自跑腿督办,把事办的漂漂亮亮,没几天,观赏性实用性俱佳的衣服头面就做好了。
      
      可惜送过去的不是时候。
      
      阮苓苓刚接了一批老太太送过来的冬衣,见向英珍珠托着老大的托盘跟着裴明榛过来:“还有东西啊!”
      
      裴明榛:“嗯。”
      
      阮苓苓喜滋滋:“老太太对我真好!”
      
      裴明榛视线明显顿了一下:“嗯?”
      
      女人没有不喜欢衣服首饰的,阮苓苓兴奋的声音都高了:“刚刚那一堆我以为很多了,没想到还有!哇这是狐狸皮么?好软好暖和!这红宝石好大个!做钗子是不是有点浪费了!”
      
      向英:“这不是……”
      
      裴明榛斜了向英一眼。
      
      向英识趣的闭了嘴。
      
      好吧。
      
      可我小长随就不信你嘴硬的很开心!
      
      裴明榛当然痛快不到哪去。不痛快,就要从别的地方找回来。
      
      于是阮苓苓准备的,想让小黄狗带给小伙伴的糕点就被截胡了。
      
      裴明榛拿着点心:“给我的?”
      
      偷偷交朋友这个事一直瞒着对方呢,阮苓苓哪敢说不是?委屈巴巴的点头:“……嗯。”
      
      裴明榛慢条斯理吃完几块小点心:“太寡淡了,我不喜欢。”
      
      阮苓苓心说当然!又不是按你口味做的!
      
      面上屁都不敢放:“我错了……”
      
      裴明榛看着怂哒哒,委屈可怜又不敢说的小姑娘,心满意足:“下回知道怎么做?”
      
      阮苓苓:“加三分糖。”
      
      裴明榛:“嗯,很乖。”
      
      阮苓苓欲哭无泪。
      
      不知道大佬今天在发什么疯!他是满意了,没什么负担的走了,可是给小伙伴的东西怎么办!一会儿小黄狗来了她给什么!
      
      “想什么呢?”
      
      阮苓苓这一愣神就有点久,直到耳边传来裴明榛尾音上扬的声音,才清醒过来。
      
      回神就发现不对,她一直在盯着裴明榛手上的茶盏。
      
      釉青瓷的茶盅,没什么花纹,很素,因底色出彩,显的格外干净剔透,映着人的修长手指,非常好看。
      
      和那天那个茶盅一样。
      
      她不小心‘亲’到裴明榛手指时,端着的茶盅。
      
      刷的一下,阮苓苓脸就红了。
      
      “没……没什么……”
      
      好尴尬啊!
      
      裴明榛低笑出声,阮苓苓更尴尬了,看都不敢再看他一眼,抱起茶壶就冲出了房间:“茶冷了,我去泡壶新的来!”
      
      ……
      
      阮苓苓觉得,她有必要给裴明榛送份谢礼。
      
      抢东西不算,裴明榛是因为她被连累,这本就是她应该做的,裴文信那边的忙,得另算。
      
      她有点发愁。大佬眼光很高,寻常东西定然看不上眼,又亲口说过不看重礼物只看重心意,真要送不上心不行。荷包送过了,要不绣个帕子?可是一想到帕子在这个时代的用处和表达的含义,她就敬谢不敏,裴芄兰和准姐夫王衍私见的画面至今让她犯恶心。
      
      送什么好呢?裴明榛是文人,做官也是文官,常有案牍之累,要不……送一杆自己做的毛笔?
      
      这个念头并不算出格,上辈子因为工作相关,她意外了解过制做毛笔的流程,自己做有难度,可认真做,做出一杆好看点的,能用的并不是问题。
      
      前思后想认为可行,阮苓苓就开始动手了。
      
      找资料问题,了解这个时代有没有制作难题,应该注意什么,选材怎么选,在哪里好买……
      
      阮苓苓的忙碌,别人许看不出来,裴明榛却心里一过,明白了。
      
      他把平时常用的毛笔收起来,看着光秃秃的笔架,心情甚好。
      
      就差一只好毛笔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向英(长随今天也要吐槽):主子今天也在欺负人。表小姐还没被欺负哭。<( ̄▽ ̄)>
    裴明榛(从容不迫):坐等新毛笔。▼_▼
    南莲(瑟瑟发抖):实不相瞒,这毛笔……小姐这么认真,就像个flag,婢子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