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他有个白月光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好好坐着,别晃!

      裴芄兰来势汹汹,闺秀团窃窃私语眼色表情各种深意,场面气氛暗潮涌动又充满危险。
      
      阮苓苓的护胸动作在这一刻显的那么……另类。
      
      在大多数人都没解读出这个动作用意的时候,突然一声脆响划破长空。
      
      “啪——”
      
      一个玉扳指,重重摔在裴芄兰脚前,砸的粉碎。
      
      裴芄兰吓了一跳,身体不仅立刻停住,还往后退了两小步。
      
      裴明榛从人群中穿过,不急不徐,优雅如君子:“抱歉,走路略有些不小心,二妹妹可吓着了?”
      
      裴芄兰对上那双墨黑双瞳,下意识摇头:“没有。”
      
      被撞危机尽去,阮苓苓松了口气,又是保住了对A的一天!
      
      面前裴明榛背影高大颀大,肩膀很宽,很给人一种安全感,阮苓苓心里有点乱,一边想大佬怎么来了,一边看了看地上摔成渣渣的扳指,这是走路不小心摔的?谁信?
      
      “表妹忘了件东西。”
      
      一只手伸到了阮苓苓面前,掌心摊开,放着她非常眼熟的荷包。
      
      这只手指节修长,不似女子柔软细腻,多了男人的强韧,指节有茧,是常年练笔留下的痕迹。掌心荷包是浅浅的雪青色,上面绣了竹枝和蜻蜓,边缘褶皱,以姜黄系缎扎口,成了胖乎乎的圆形,针脚肉眼可见稚嫩,放在这样骨节分明的手上,形象对比简直惨烈。
      
      阮苓苓有些迟钝,怂怂的不敢拿:“我……忘了?”
      
      裴明榛面色温和:“表妹做好荷包,许是太开心,便拿来给我看,南莲说请你试衣服,你试完衣服就忘了,荷包放在我那里没拿回去——我只好给你送来了。”
      
      徐紫蕙看见荷包,噗一声笑了:“还真是你的手艺!”
      
      荷包很可爱,颜色淡雅大方,绣样构图极为精巧漂亮,无奈制作者手艺……
      
      这是一枚对女红并不熟练的新手作品。
      
      周围所有人有同样的认知。
      
      “原来真是忘了带……”
      
      “差点提前送了哈哈。”
      
      “虽然手艺略粗糙,可这绣样画的不错,有点灵性。”
      
      “嗯嗯配色也好,远远瞧着我都想要。”
      
      “咳,就我一个人记着呢么?阮姑娘要是没偷没抢,荷包也早准备了,那裴二姑娘就……”
      
      “深宅大院,一言难尽啊。”
      
      “看来裴家对阮姑娘很重视么,裴大公子可是翰林呢,人说睿智无双,短短时日就解决了很多问题,让同僚赞誉有加……”
      
      “这以后再有人说阮姑娘不顶事,过不几天就会被裴家人赶走,我是不信的。”
      
      “我也不信!”
      
      裴芄兰站在一边,感觉脸都要被打肿了。
      
      这姓阮的小贱人就是她的克星!
      
      裴明榛又是怎么回事,敢明目张胆给她撑腰!
      
      新旧加旧怨,裴芄兰眼神似淬了毒,恨不得立刻搞死阮苓苓。
      
      徐紫蕙看的太明白,根本没给她发挥的空间,拉着阮苓苓的手从裴明榛掌心拿过荷包,再帮忙挂上:“多谢裴大公子啦,我们还要去玩,一会儿我亲自送阿阮回家,保证晚不了,你和裴二姑娘就放心吧!”
      
      说完拉着阮苓苓就走,当真玩去了。
      
      阮苓苓直到现在都有些懵圈,见裴明榛没任何表示,明显不反对她去玩,这才释了怀。
      
      只要大佬没特殊指示,没特别情绪,别的管它去死!开心才最重要!
      
      稍后,经徐紫蕙解释,她明白了‘荷包’规矩是怎么回事,自也明白了刚才那一幕……
      
      裴芄兰最后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回头肯定要闹什么幺蛾子。但阮苓苓不怕,一回能顶过去,两回能顶过去,三回四回,她同样能!
      
      她其实胆子很小的,害怕麻烦缠身,不想跟裴明榛离太近,也因为胆子很小,她能做出很多大胆的事,让别人觉得她不好欺负,不敢随意下手,而裴明榛这样站在她身前,已经不是第一次。
      
      阮苓苓捂着胸口,收回往远处看的视线,心里祈祷大佬可千万别这样了。
      
      再这样——
      
      她害怕自己有了底气,会更放纵,会胆子更大,会……
      
      想依靠那个人。
      
      ……
      
      灯会很好玩,不管街市上的兔子灯莲花灯,还是放到天上的孔明灯,放到水里的河灯,烛火闪动的光泽,总是那么令人心动。
      
      玩完一通回来,时间并不晚。
      
      阮苓苓照例去给长辈们请安报备,长辈们今日也各有活动,问过没什么事,就让她回院子了。
      
      这么轻松?裴芄兰先回来了,没搞事?还是……憋着大坏,准备找后账?
      
      阮苓苓想不出来,干脆放飞,管呢,到时候再说。
      
      跑的一身汗,阮苓苓去洗个了澡,郑重吩咐南莲把这身烟霞锦收整好,她还没穿过这么出风头的名贵衣服呢。
      
      洗完出来,换上宽松睡裙,绞干头发,没找着系发缎带,她随便拿手帕一扎,叫南莲去准备食篮,自己则跑到书房选笔找纸——
      
      今天还没跟新认识的小伙伴聊天呢。
      
      南莲手脚麻利,食篮准备的很快,东西都不用选,今天小姐吩咐做的红豆酥,早就备上了。小黄狗来的也很快,这些天下来都成习惯了,狗鼻子也灵,从不迟到。
      
      阮苓苓就……
      
      想说的话太多,一时半会写不完啊。
      
      小黄狗坐在地上,紧紧挨着食篮,十分乖巧的等,一点也不心急,阮苓苓看过去的时候,它还摇摇尾巴,嘴角微微一咧,竟然很像在微笑。
      
      阮苓苓很放心,继续写。
      
      “在写什么?”
      
      又是熟悉低音炮。
      
      阮苓苓下意识就是把纸藏起来:“没,没写什么!”
      
      小黄狗似乎很擅长分辨王霸之气,十分没义气的抛弃了阮苓苓,不再乖巧等待,嗷一嗓子算是道了别,叼起食篮就跑,圆润小屁股一晃一晃,很快消失不见。
      
      阮苓苓:……
      
      她只好悄悄把藏在背后的纸撕了,微笑问裴明榛:“大表哥有事找我?”
      
      裴明榛目光掠过小姑娘背过去的胳膊,慢慢眯了眼,转身走到门外院子里:“赏月小酌。”
      
      长随向英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不是顺路走到了看一眼么,为什么要喝酒!!
      
      阮苓苓很想说你没病吧,孤男寡女,大晚上一起看月亮喝小酒?顺便再谈谈人生?你的脑子呢大佬?被小黄狗叼了吗?
      
      然而大佬要是能让人看透就不是大佬了,阮苓苓不敢反抗,只好……怂哒哒跑出来和大佬赏月小酌。
      
      院子里有棵桂花树,桂花树下有方圆圆石桌,院门大开,二人在石桌前对坐。
      
      酒菜上得很快,裴明榛亲手执壶,给阮苓苓倒了杯酒。
      
      桂花酒,闻着就清甜,缠绵幽远,芳香馥郁。
      
      阮苓苓不大愿意和大佬赏月,心里想要不要干脆喝醉?醉了就躲过去了……
      
      裴明榛:“你该不会想灌醉自己——这样就能避免和讨厌的人相处了。”
      
      “大表哥又乱说话,我怎么会讨厌大表哥?”想法被看穿,阮苓苓脸上嘿嘿傻笑,心里脏话马赛克,“再说我怎么可能会醉,我最擅长喝酒了,根本就没醉过!”
      
      三小盅下去。
      
      裴明榛看着脸颊绯红,眼神迷离的阮苓苓:“……没醉过。”
      
      阮苓苓眯眼:“裴明榛你给我好好坐着,别晃!”
      
      裴明榛:……
      
      阮苓苓其实没说谎,现代的她的确酒量不错,古代酿酒技术并不精进,度数能有多少高?她是真不带怕的,可惜跟大佬在一块时,尤其大佬一激,她总是智商掉线,忘了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
      
      原身对酒……并没有什么涉猎。
      
      这个场景略略出乎裴明榛意料,他随意夹了一筷子肉。
      
      阮苓苓托着腮,看着他吃吃的笑。
      
      裴明榛吃东西姿势很缓慢而优雅,被人盯着看都没崩:“笑什么?”
      
      阮苓苓:“你很喜欢吃肉呀!”
      
      裴明榛动作一顿,又若无其事的继续:“我喜欢——吃肉?”
      
      “嘿嘿……我知道哟,给你送菜过去,第一盘被拿走的一定是肉,肉菜也是你吃的最快最干净的,习惯不会骗人哟……”阮苓苓歪了头,继续傻笑,“我自己也是这样的,爱吃肉么,不过我习惯吃肉是因为肉顶饱,吃完不会那么容易饿,你嘛——肯定是因为懒!”
      
      裴明榛眼梢微眯。
      
      只有一种人,会因为肉顶饱喜欢吃肉——
      
      挨过饿的。
      
      他父母尽亡,过过不足与外人道的日子,阮苓苓却该是衣食丰足,受尽宠爱,会挑嘴的娇娇女。
      
      面前的小姑娘,人前永远明媚活泼,天生一双笑眼,似乎世间没烦心事,实则只是看起来乖巧,她惯会识人眼色,不敢挑嘴,不敢有意见,生气不敢大声,又聪明又怂。
      
      她不是娇娇女。
      
      阮苓苓喝多了,思维很跳脱,看着看着裴明榛,又鼓起了脸:“你说同我赏月,却从没看天上满月一眼,好像并不喜欢,你们文人不都是要这么起文思——”
      
      裴明榛:“谁说我是文人。”
      
      阮苓苓顿了顿,视线迷茫的落在石桌上菜碟,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也是,文人惯会架人设拗气质,不染纤尘,必是喜欢吃素的,你不一样……你这人真是好难懂哦。”
      
      说完还大着胆子瞪了裴明榛一眼。
      
      裴明榛唇角微扬:“害怕?”
      
      阮苓苓连连点头:“害怕的。”
      
      裴明榛:“所以看到我就躲,不想和我扯上关系?”
      
      阮苓苓小声哼哼,看酒盅看月亮看菜,就是不看裴明榛。
      
      默认的不要太明显。
      
      裴明榛盯着她:“只因为我难懂,就怕成这样?”
      
      “嗯……”阮苓苓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看看左右,身体往前靠,说秘密似的,手盖到唇边,用自己以为很小,其实很大的声音喊,“也因为你很厉害,聪明又强大,以后必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很厉害很厉害的人!”
      
      四周陡然安静。
      
      良久,裴明榛看着小姑娘柔白纤细的手指:“ 这么厉害的人,不是应该交朋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裴明榛(镇定):破案了,这是个赝品。▼_▼
    阮苓苓(各种紧张):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求大佬过放……我给你跳个舞好不好?或者斗地主?我不是吹的,我有超强对A!!欧巴擦浪嘿哟~比心心~(づ ̄ 3 ̄)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