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锦鲤掉到男神浴缸该怎么破〔星际〕

作者:甜画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的骑士

      外卖到了,何如歌退出了游戏,一边吃外卖一边搜索《你的专属恋人》。令他困惑的是,根本搜不到这款游戏的任何信息。
      
      难道还在内测阶段?
      
      他当初是怎么下到这款游戏的?何如歌发现自己好像失忆了,他有下过这款游戏吗?
      
      想不起来了,算了,不想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何如歌吃完外卖后,打开文档整理了一下细纲,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何如歌是一个作息很规律的人,早睡早起,一日三餐按时吃,他关上电脑,去浴室准备洗涑一下就上床休息。
      
      浴缸灌满温水,小黄鸭浮在水面上,何如歌的脸颊上有热气蒸腾出来的红晕,他低垂着眼望向玩具小黄鸭的目光含情,手指把小黄鸭转了个方向,何如歌自言自语道:“不要用这么可爱的表情看着我洗澡,我有点不好意思。”
      
      因为泡澡带来的轻松心情止于何如歌看到自己的脚——
      
      一双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在水波下散发出象牙般的光晕,奇异的血红纹路从大腿内侧生起,像是血缠玛瑙般覆上肌肤。
      
      何如歌屈起双腿,不可置信地看着蔓延开来的巴掌大小的一片瑰丽红纹。
      
      排列整齐的纹路,好似画稿只勾线未填充颜色的鱼鳞。指腹顺着红色的纹路抚摸,顺滑柔软,就像独特的纹身。
      
      何如歌匆匆忙忙披上浴衣,打开度娘搜索“腿上长出红纹是什么怪病”。
      
      众所周知,有病就去看医生,不要随便百度,因为如果你上网搜索,可能只是一个小感冒的症状,都会被说成得了不治之症。
      
      何如歌面色惨白地放下手机,六神无主地发呆静坐,沉默许久后,他登录上企鹅和基友发消息道:“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我以后可能不会再写文了。”
      
      没有感情的码字机器:“怎么了?被你文下的黑子气傻了?你别管那个傻逼,一看就是上网报社的猥琐男。”
      
      何如歌:“???”
      什么黑子?他今天沉迷于打游戏,还没有去看自己的评论区。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何如歌深深吸了一口气,悲伤地打字:“不是,我……”
      
      他不想说出自己可能得了绝症这个消息,让基友为自己伤心,于是何如歌委婉道:“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没有感情的码字机器:“你又没钱,穷得要死,是要跑出去穷游吗?机票钱买得起吗?”
      
      何如歌:“……”
      刚刚酝酿好的苦情气氛都被贫穷毁得一干二净。
      
      没有感情的码字机器:“你前几天还和我说入V后要努力日万,不然连下个月的房租都付不起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时速一千五,没有我时速五千这么多,每次和我拼字都会被血虐一脸,我不催你日万就是了。不过日六还是要的。”
      
      何如歌:“……你是魔鬼吗?”
      
      没有感情的码字机器:“行了,刚全职压力确实会很大,伤心的时候码码字,要化悲痛为力量,你这本涨势蛮好的,只要你不崩,我担保你这本会爆,如果不爆的话,我直播吃键盘,所以现在别担心。”
      
      没有感情的码字机器:“对了,你明天还要日万吗?”
      
      何如歌颤巍巍地打字道:“……日,天塌下来了,更新也是要码的。”
      
      没有感情的码字机器:“觉悟不错,明天你要是没日万的话,我就打死你。我先去看视频了,不聊了灰灰。”
      
      何如歌摸了一把脸,想起刚刚基友和他说的文下有黑子闹事。
      
      刷负?
      
      他退出了企鹅,打开晋江,神情麻木地点开自己的文,一片刺眼的“-2”霸屏。
      
      刷负事件的导火线是一条评论:
      
      网友:报社 所评章节:18 打分:2
      作者把反派的心理描写得这么详细,怕不是自己就是那种恶心的人吧,呕 
      1L:球球
      怕不是杠精
      2L:夏天的冰淇淋
      你才恶心
      3L:报社
      喷我可以,月石我有很多。骂我是吧,那我也不客气
      
      网友:报社 所评章节:7 打分:-2
      真有意思
      1L:没有感情的码字机器
      喷你的不是作者,你给作者刷负干什么?作者辛辛苦苦码字,你就这样发泄自己的情绪?
      
      报社:这么恶心的文还能上榜(-2分)
      报社:真好看(-2分)
      报社:真好看呢(-2分)
      报社:毫无逻辑,矫情(-2分)
      报社:感情来得莫名其妙,玛丽苏(-2分)
      报社:作者要点逼脸(-2)
      
      这种人一看就是现实中受气,于是披上马甲到网络上报复社会。何如歌见得多了,心平气和地点击举报,直到他看见了最新的一条负分评论:
      
      报社:作者这么恶心,一看就是有爹生没娘养,全家死精光
      
      平静的神情终于出现一丝裂缝,何如歌的视线落在ID名上,双手缓缓握拳,指甲都掐进肉里,何如歌却像毫无所察般。
      
      他好像听到自己埋葬在内心最深处的悲伤,从胸腔中跌落出来,下坠着,下坠着,坠到看不到尽头的深渊。
      
      何如歌是个孤儿。
      
      他不知道自己素未谋面的母亲是谁,叫什么,是生还是死,又为什么不要他。虽然他有时候也恨过那个遗弃自己的女人。
      
      可是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她。
      
      青年一动不动地坐在电脑前,像雕塑般沉默了许久,才僵硬地抬起手,将评论区往下拉。
      
      不堪入目的污言秽语,何如歌却像自虐把所有的评论认真看完。他是一个小透明写手,更新时间在中午十二点,现在是晚上十点,大部分追更的读者不会在这个时候看评论区。
      
      除了基友,几乎没有人为他说话。
      
      涨幅凝滞了,评论区骂声一片,很影响路人的感官。原本一小时会涨二十多个多收藏一动不动。
      
      他的指尖微微颤抖,迟缓地在键盘上敲下回复:“请你说话积点口德。”
      
      仅存的理智让他没有说出像对方那样没素质的话。何如歌推了推眼镜,将每条负分评点举报,举报“恶意刷负”,他用的是电脑,不知道为什么晋江又卡住了,举报的界面一直跳转不动。
      
      在这个时代,键盘侠能躲在屏幕后面肆意骂人。毁掉小透明作者的文根本不需要多大成本。
      
      寄托了他无数心血和对未来所有憧憬的文,就这样被人践踏。
      
      笔直的脊背忽然就弯了下去,像是承载了太多东西不堪重负的稻穗。何如歌摘下眼镜,移开键盘,沉默地趴在桌上。
      
      腿上莫名出现的红纹浮现在眼前,何如歌觉得自己所有的力气都被那些纹路吞噬。生命好像开始倒计时,也许是下一秒,也许是明天,他就会英年早逝,撒手人寰,留下没有填完的坑,和嗷嗷待哺的读者。
      
      如果……他死了。
      
      有人会为他伤心吗?有谁会第一时间发现他去世了呢?也许会是收房租的房主吧,房子死了人,肯定很难租出去,这样一想……好对不起房主啊。
      
      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许多记忆如走马灯播放。
      
      何如歌想起了自己银行卡上为数不多的存款,下个月的房租是一千,下个月要给孤儿院捐赠五百。下个月是他的生日。
      
      他其实很想养一只猫。
      
      本来想要在生日那天养一只猫,圆自己多年的心愿,也可以多一个陪伴。全职码字孤家寡人一个,有猫会开心很多。
      
      可是现在看来,应该不太可能了。他不想让猫跟着他吃土。
      
      脑子里乱哄哄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情在打架。何如歌想起前几天逛论坛的时候,有一个全职作者开了一个炫耀帖,那个全职的女孩子有猫有狗,家里人都支持她写文,她不用做家务,不用操心一日三餐要吃什么。她的父母总是忍不住炫耀她,哪怕她只是一个扑街写手。
      
      她的父母会自豪地说,我们家孩子呀,是个大作家。
      
      我们家啊……
      
      那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就触动了何如歌最软弱的点,他不知道自己是羡慕还是嫉妒,收藏那个字里行间幸福感都要溢出来的帖子。
      
      何如歌趴在电脑前睡着了,他梦到到自己全身上下长满了奇怪的红纹,所有人都对他避之不及,他穷困潦倒到去睡天桥,天桥下有一只流浪的野猫,骨瘦嶙峋却凶得吓人。他凑近那只小猫咪一看——
      
      竟然和他的小白虎长得一模一样!
      
      原本的噩梦画风一转,变成了美梦,何如歌醒来时的心情意外地平静。他没有看评论区,而是打开了《你的专属恋人》。
      
      游戏跳出来了每日签到,连续签到七天可以获得一次抽奖的机会。何如歌点击签到,再拿着奶瓶去投喂幼崽们。
      
      他消耗了一颗小爱心,打开了20号隔间的铁门,和棉窝上躺着的小白虎四目相对。小白虎还是一张臭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他钱一样,和梦里凶得不相上下。
      
      可何如歌却觉得自己被治愈了。他垂眸看着小白虎喝奶的背影,蒙在心上的灰暗都被吹散了不少。
      
      圆滚滚的虎耳一抖一抖的,小白虎忽然转过头,水汪汪的蓝眸凝望着何如歌,他看过来的眼神无比认真,连嘴角的奶渍都被这样严肃的神情感染的……更萌了一些。
      
      嘴角情不自禁地上翘,何如歌伸出手,指尖停留在电脑屏幕上小白虎额头的位置,他轻轻点了点。
      
      尾巴甩了一下,小白虎转过头三下五除二喝完了奶,然后把奶瓶放到何如歌的面前,并且摆出了非常标准的坐姿,颇有一种要和何如歌促膝长谈的架势。
      
      如果是平常,何如歌肯定会【对话】【抚摸】【喂食】三连,可是今天他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为了狗命着想,他要跑去医院看病!他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再抢救一下的!
      
      所以何如歌下线后,错过了小白虎……史诗级凶悍的表情!
      
      *
      
      席归璨一屁股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却没有心情挪到棉窝里。
      
      发生了什么?
      
      他昨天很累,在游戏舱就睡了过去,游戏舱做得再好,也不如大床睡得舒服。席归璨本来睡醒后准备下线,可看看时间也快到了饭点。
      
      嗯,他并不是想大早上就见到何如歌,他只是有点想喝热乎乎的奶。
      
      所以才继续在游戏舱中躺着,可是让席归璨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心心念念的何如……不对,是他心心念念的早点来了,但是何如歌居然送完奶就直接走人?!
      
      这像话吗?
      没有糖吃,没有歌听也就算了,现在连和他说说话也不愿意了吗?见到他也不笑了,面容憔悴神情忧郁。是他失去了魅力,还是游戏程序坏了出bug了?
      
      小白虎就像独守空房的怨妇一样,凄凄惨惨戚戚,他正要愤怒下线时,突然听到了游戏音:
      
      【滴——『你的专属恋人之守护骑士篇』正式开启!
      
      在爱情中有一个理论,叫“越付出,越在乎”,没有为恋人付出过的爱情是不圆满的。
      
      你的专属恋人何如歌他遇到了困难,何如歌在晋江文学城上写文,评论区出现了报复社会的键盘侠,疯狂辱骂何如歌。
      
      作为他的恋人,你是否愿意像守护骑士那般,为他披荆斩棘,为他保驾护航,为他打造岁月静好的避风港?
      
      ※如果你是我的天使,那么我就做你的骑士※】
      
      原本表情就很臭的小白虎,在这一刻终于变成凶神恶煞的可怕模样。
      
      ——谁敢欺负我的人?
      ——通通咬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是要和正文分开看哒,人物性格还是以正文为主哟~
    小剧场1:
    席归璨:老虎不发威,当我是HelloKitty啊
    小剧场2:
    何如歌:我得了不治之症,我要英年早逝了,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养猫呜呜呜
    作者君:……不,你只是要变成美人鱼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