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锦鲤掉到男神浴缸该怎么破〔星际〕

作者:甜画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如梦似幻

      哄完小兔子后,何如歌消耗了一颗小爱心,打开了20号隔间的铁门。隔间内的小白虎坐在棉窝里,抬眸望着何如歌,蓝眸闪烁着及其复杂的情绪。
      
      何如歌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从一张毛绒绒的虎脸上看出了五味杂陈的情感。
      
      他点击小白虎身边的悬浮框查看状态。
      
      【友善】:对20号来说,你是特别的存在,好感度37
      【未觉醒】:还没有人发现20号是一个小怪物,除了你
      
      好感度还能自动增长的吗?他记得前不久还是35点。
      
      说来也奇怪,不管心情多么糟糕,看到小白虎后就一下子放晴了,哪怕对方是一张臭脸,何如歌也觉得牛气哄哄可爱坏了。
      
      他点击【喂食】,投喂的选项中只有奶瓶,最后一颗糖果已经被何如歌喂给小兔子了。
      
      手握住奶瓶,奶嘴凑到了小白虎嘴边。何如歌托腮望着屏幕,期待能看到小白虎吸奶的模样。
      
      是不是乖巧仰起小脑袋,对着奶嘴拼命吮吸?因为喝得太起劲了,噗呲噗呲的喝奶声不断响起,粉色的小鼻子一抽一抽,花苞似的虎耳随着喝奶的节奏律动……
      
      之前几次喂奶,都是隔着铁门喂的,何如歌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着声音脑补。作为想象力丰富的写手,何如歌听到吸奶声就能联想到白肚皮,想到白肚皮就能联想到温香暖玉在怀的吸猫画面。
      
      在何如歌脑补得心潮澎湃时,小白虎忽然咬住奶嘴,向后退了好几步,将奶瓶从何如歌的手中扯了下来。
      
      20号
      【20号独立自主又容易害羞,不习惯被别人喂奶,也不习惯在他人的旁观下进食】
      
      小白虎转过身,用屁股对着何如歌喝奶。
      
      何如歌失望地看着小白虎的背影,忽然间,镜片后的黑眸渐渐亮起来——
      
      毛绒绒软绵绵的小屁股也很可爱呀!还有那不自觉抖动的尾巴尖,勾得何如歌心肝颤。
      
      虽然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但当他刷爆好感度后,游戏能提供摸屁股这个选项吗?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每日任务:
      投喂实验体(晚餐已完成)】
      
      喝完奶的小白虎叼着奶嘴,将奶瓶拖到何如歌身前,放下奶瓶后,何如歌眼尖地发现小白虎的嘴巴沾了一点奶渍。
      
      这是一个喝奶和打战一样的急脾气小朋友,如果变成正太模样,那应该是豪放地端起奶杯一杯吹,咕噜咕噜下肚后放下杯子,脸上可能还会沾着一层奶圈。
      
      以小白虎这样不拘小节的性格,不会在第一时间发现奶圈,没准还会面无表情地瞪过来,奶凶奶凶地问,你在笑什么。
      
      脑补完全停不下来,何如歌觉得自己完了,继“想要偷小白虎回家”的大胆想法后,他又想要“拐一个超凶的小正太回家”。
      
      脸上带着谜之微笑,何如歌点开互动的选项,先是日常的唠嗑环节【对话】。
      
      何如歌心里其实有很多话想和小白虎讲,比如小白虎喜欢吃什么,这样他就可以去恋爱商城买零食了。又比如小白虎今天头痛不痛,会不会和难过。
      
      可……这毕竟是一个游戏,小白虎也只是游戏里的角色,不能和他语音聊天。
      
      20号
      【嗷嗷黄鼬放出的臭气是臭鸡蛋的味道】
      【吼喜欢的味道?可能是……甜的吧。因为很少尝,所以觉得很特别】
      
      令何如歌惊喜的是,这次的对话小白虎难得话唠了一把,不再像以前那样沉默。这让何如歌有了一种和朋友闲聊的错觉,他情不自禁地再次点击【对话】,希望听到更多不一样的回答。
      
      20号
      【……】
      【20号突然闭口不言,一下子说太多的话,对他来讲有些困难】
      
      屏幕上的小白虎将下巴搭在爪子上,静静地看着地板。
      
      何如歌忽然觉得小白虎像是一只小蜗牛,外壳很坚硬,可是壳里的心却很柔软。他对外界充满了不信任感,要很努力很努力,很勇敢很勇敢,才会对喜欢的人迈出一小步。
      
      当触角小心翼翼地伸出壳外时,你不能做出任何惊动他的行为,因为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会缩回壳内。
      
      他真的……越来越喜欢这只小白虎了。
      
      鼠标点击【抚摸】,屏幕上的手缓缓靠近小白虎,小白虎抬眸看向越来越近的手,他不躲不闪,保持着下巴搭在双爪的姿势,平静地望着那只手。
      
      当手掌轻轻抚摸小脑袋时,小白虎也是平静的态度。正是这种平静如水的反应,让何如歌有了受宠若惊的感觉。
      
      20号
      【20号开始习惯你的触碰】
      【(手里传来温暖柔软的毛发触感】
      【20号慢慢闭上眼睛】
      
      小白虎像睡着一样。
      
      20号
      【20号有点悲伤,又有点快乐】
      【他累了】
      
      十分钟的互动时间还没有过去,何如歌还没从恋爱商城买好吃的东西投喂小白虎,可是此时此刻,他却自觉地离开了隔间。
      
      这样的做法也许很奇怪,可是……他的小白虎累了,累了就应该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会过去的。
      
      他不知道这个游戏的剧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不知道小白虎接下来会遭遇什么,何如歌生平第一次,涌起了氪金的欲望。
      
      如果这个游戏能氪金,他想要氪最多的金,把小白虎宠上天去。
      
      摘下头盔后,席归璨发现这个游戏好像真的能治疗他的病。原本已经失去控制的那片精神识海,重新和他有了若隐若现的联系。
      
      这倒是好事情。
      
      他倒在棉窝里,识海的阵痛没有立马平息,席归璨对于疼痛有着超乎常人的忍耐能力,也许是幼崽时候把世间大半的痛都尝了一遍,长大后的他难怕遇到再重的伤,也不会掉眼泪,不会示弱,不会吃痛地叫出声。
      
      都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当一个孩子怎么哭也得不到安慰时,就不会哭鼻子了。
      
      后来意外发现杀戮能减轻他的痛苦,当他头炸欲裂的时候,总会做出很可怕的事情。
      
      杀虫族是杀,杀星际人也是杀。其实很多时候,他都会觉得星际人和虫族没有什么分别。同样是杀戮,他在星战上杀红了眼,却会被吹捧成联邦之刃。可能是他对联邦没有归属感,难以把自己的行为和保家卫国划上等号。
      
      舒子协曾喃喃劝道,席少将您要热爱生活。
      
      他就一边尝试着去热爱生活,一边又不太想活。
      
      活着好累,没什么盼头,可是又不愿轻易了结此生,因为他的前半生都困在囚牢,被他人操控。好不容易有了自由,就这样死去了,未免有些可惜。
      
      可是这被病魇折磨的身子,活着好像也没什么趣味。他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没有恋人。他明明已经站在了高位了,却觉得自己无枝可依。明明居住在一颗属于自己的星球,却觉得还是被困在狭小的20号隔间。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隔壁传来了歌声,虎耳循着声源转动。
      
      席归璨在这一刻是有些发懵的,原本悲观的思绪全被这突兀的歌声打乱。他愣了一会儿,才理解了歌词的意思。
      
      小兔子乖乖?这么、这么幼稚的歌词?
      
      从来没有听过儿歌的席归璨惊呆了,他踌躇着、带着一点好奇,就像小时候他第一次到20号隔间,听到隔壁小兔子哭着叫妈妈时那样,轻手轻脚地走到铁墙上,悄悄将耳朵贴在墙上。
      
      一墙之隔,对面那个人在温柔低唱,他哼唱道:“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很多的叠词,那是唱给小朋友听的歌词,就像排排坐、吃果果。可是从来也没有人这样对席归璨说过。
      
      “快点开开,我要进来~”
      
      此刻的何如歌好像变成拇指大小,站在他的心门前,礼貌地敲门,询问他是否可以进来。
      
      那个人身后是另外一个世界,光怪陆离又色彩斑斓的世界,会有很多过分甜蜜的水果糖从天而降,噼里啪啦下起了糖果雨。
      
      何如歌就坐在云朵上歌唱,那个人的嗓音是柔软的,温声细语,讲话慢条斯理,但是开心起来又会很轻快,尾音愉悦地上扬。
      
      他手里拿着一把水果糖,摇头晃脑着从空中抛下去。
      
      空气中真的弥漫出了水果糖的香甜气息,小白虎抽了抽小鼻子,听到隔壁小兔子心满意足吃糖的咕叽声。
      
      原本无意识摇晃的尾巴停住了,小白虎闷闷不乐地坐回棉窝。他忽然就憋了一肚子气,有一种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的愤怒感。
      
      明明这是他的专属恋人。这些糖也应当是他的。
      
      而且……何如歌从未给他唱过歌。
      
      席归璨板着脸不开心地想。
      
      彼时铁门被推开,青年眼带笑意地走了进来,目光热切,黑眸像是会发光一样。何如歌在这个游戏中,是很特别的存在,设计这个游戏的人真是无比阴险。
      
      设计者将一切都如实还原,阴森的环境,幽暗到能孕育出魑魅魍魉。唯独何如歌是鲜活的存在,他的眼睛是明亮的,唇瓣的血色充盈,让这个人看起来是暖的。
      
      除了何如歌,没有人会对他好。
      
      所以在游戏中,他对这个游戏角色产生好感,简直就是必然的结果。扪心自问,他喜欢这位“专属恋人”吗?
      
      ……有一点点的喜欢吧。
      
      他喜欢何如歌看他的眼神,这让他不可抑制地产生一种错觉,好像他是真的被人爱着的。  
      
      像他这样的人,也会得到爱吗?
      
      席归璨喝奶时,全神贯注地思考这个问题。
      
      ——如果呀,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喜欢我,是有多喜欢我,会比喜欢隔壁的小兔子的喜欢还要多吗?
      
      ——不,应该这么问。在这个游戏中,你对我的爱是不是已经设定好了?如果设定好了,那么你对我的好感度,又有多少呢?
      
      他想要问出这个问题。
      可当真正要开口时,不知道哪里来的针,把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戳破了。
      
      小白虎就像泄了气的气球,蔫哒哒地趴在棉窝里,虎耳也耷拉着,目光落在地面上,他在心里自言自语:
      
      像你这样的怪物。
      
      怎么配得到喜欢?
      
      席归璨忽然就觉得疲惫了,好像又回到了急诊室的那天,他躺在病床上,听医生说陌生的学术名词。突如其来的怪病,令这一切就像荒唐一梦。梦里他还在驾驶机甲纵横星战,一睁眼,已经躺在病榻许久不曾肆意奔跑。 
      
      席归璨缓缓闭上了眼。
      
      带着奶香味的手抚摸上他的额头,那是过于温柔的触碰。
      
      他想,他应该是喜欢这样的触碰,就像一个过于美好、一碰就碎的梦。
      
      然而梦总是要醒的。
      
      醒来后的他,还是一无所有,孑然一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席归璨:我要听你唱歌,歌词里有我的那种
     何如歌: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席归璨:……你居然说我奇怪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