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锦鲤掉到男神浴缸该怎么破〔星际〕

作者:甜画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恋人滤镜

      恋爱商城里的商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不论是食物、药品甚至机甲都能买到。
      
      何如歌看了看机甲的售价:小爱心9999
      
      他再看向自己的余额:小爱心20
      
      何如歌:“……”
      对不起,打扰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小爱心的数量好像是和好感度挂钩的,所以好感度的提升是救了小白兔的奖励吗?
      
      那么现在,小白虎对他的好感度也是20点吗?
      
      想要查看好感度,必须点击小白虎身旁才会出现的悬浮框,何如歌使用了最后一个一次性监控器干扰仪,打开铁门,看到了一脸懵逼的小白虎。
      
      何如歌推了推眼镜,确定以及肯定,他从对方毛绒绒的脸上看到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过这种惊讶稍纵即逝,很快小白虎又变成了面无表情的模样,和之前的张牙舞爪、横眉冷对相比,小白虎的状态明显放松了很多,微微摇晃的尾巴就暴露了他愉悦的内心。
      
      状态:
      【友善】:对20号来说,你是特别的存在,好感度20
      【未觉醒】:还没有人发现20号是一个小怪物,除了你
      
      哇哦~
      特别的存在~
      
      心中的快乐变成了荡漾的波浪号,何如歌满怀期待地点击【对话】。
      
      20号:
      【……吼吼你说】
      
      这是何如歌第一次听到小白虎平静的声音,听起来其实有点像打呼噜的声音,很轻的呼噜声,夜里不会被吵醒的那种。
      
      不知道是不是何如歌对小白虎自带滤镜,他觉得这呼噜声还怪可爱的,鼠标再次点击【对话】。
      
      20号
      【……吼嗯(他看起来不太擅长闲聊,每次回答前都要思考许久)】
      
      小白虎认真地吼了一声,尾巴在棉窝上懒洋洋一甩。
      
      何如歌被小白虎乖巧的态度萌到心肝颤,他觉得自己可以不停点对话,看对方的反应看到天荒地老。
      
      鼠标遵循内心点击【对话】。
      
      20号
      【……(他不太想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你)】
      
      小白虎的下巴压在两只爪子上,蓝眸凝望着眼前人。
      
      何如歌看着几乎要瘫成猫饼的小白虎,已经不满足于单纯地对话了,他……他想要撸猫!
      
      何如歌颤巍巍地点击【抚摸】,屏幕上的手伸了过去,小臂贴着的创可贴尤其显眼,当指尖要落在小白虎脑门的“王”字上时,何如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屏住了呼吸。
      
      小白虎歪了一下脑袋,轻松避开了何如歌的手,唯一让何如歌欣慰的是,小白虎不像之前那样,如同避瘟疫般躲开一段距离,只是歪了歪头。
      
      屏幕上的手僵硬地停在半空。
      
      就如何如歌此刻的心情,不管怎么自我安慰,他还是有点小失落。
      
      就再何如歌马上就要自我调节完毕时,小白虎忽然抬起了爪子,屈尊降贵般举起小爪子碰了碰指尖。
      
      20号
      【20号歪头避开了你的触碰】
      【……(他看着略显沮丧的你)】
      【他碰了碰你的指尖】
      【嗷?虽然不是很能理解,但是这样做你会开心一点吗】
      
      镜片后的眼睛,因为惊喜一瞬间睁大,何如歌几乎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喜悦,他的嘴角疯狂上扬,道:“开心开心!非常开心!”
      
      何如歌一边说着,一边再次点击【抚摸】。
      
      这次没有摸头,而是摸向了小爪子,小白虎微微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让眼前人捏了捏小肉垫,虽然只捏了一下,虽然只是幻肢捏的小肉垫,可是当镜头对被捏的肉垫来一个特写时——
      
      粉嘟嘟的肉垫被捏得微陷。
      
      血槽一瞬间清空。
      
      20号
      【嗷只给你碰一下】
      【……吼这样被捏的感觉好奇怪】
      【(手上传来20号肉垫的柔软触感】
      
      小白虎低低嗷了一声,像是被轻薄的小媳妇般收回了手,当何如歌再次点击【抚摸】时,伸出去的手被小白爪按住,小白虎严肃地摇了摇头。
      
      20号
      【20号拒绝了你的触碰,爱是克制,当恋人明确表示不要时,千万不能误以为是闺房情趣,因为你们的好感度还没有高到那个程度】
      
      何如歌有些遗憾放弃抚摸,他有一种预感,如果自己再摸下去,可能好感度就要倒扣了。
      
      说起好感度,何如歌再次点击状态,想要看看现在的好感度有多少了。
      
      状态:
      【友善】:对20号来说,你是特别的存在,好感度25
      【未觉醒】:还没有人发现20号是一个小怪物,除了你
      
      天!
      好感度整整加了5点!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了!按照这样的涨幅,他离快乐撸猫的日子还远吗?!
      
      何如歌感到前途一片光明,而且……
      
      目光落在端庄矜持的小白虎上,嘴上说着不给摸,其实内心还是很快乐的吧,真是口是心非呀。
      
      屏幕上原本端坐的小白虎像打了个寒颤般抖了抖身子,他有些困惑地望着眼前人,而后把自己瘫了猫饼,趴在棉窝上思考人生。
      
      没有做表情的小白虎,眉眼间有一种奶凶的气质。浅蓝色的眼瞳,黑色的瞳孔极小,有个词叫“吊睛白额虎”,说的就是这种眼梢上翘的眼型。
      
      加上雪白皮毛上的黑色花纹,有两道花纹正好从眼尾长出,像是鲜明的外眼线。
      
      何如歌忍不住想起了游戏开屏上的军装男神,那个男人低着头,帽沿遮住了眼睛。
      
      如果他抬起头露出蓝眸,那双眼不笑时眼梢也会上翘,却不显魅惑,而是不怒自威的漠然。
      
      如果……他笑起来呢?
      
      这样的眼型,笑起来肯定是两个月牙,不不不,小白虎这么凶,笑起来应该不是甜党,他的眼睛会像弯刃,可以刮伤人的锋芒毕露,配上军装能让视觉神经一阵战栗。
      
      何如歌几乎要被自己的脑补帅弯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开屏角色的第一眼,就有怦然心动的错觉,好像对方真的是按照他的心意长的专属恋人。
      
      ……除了性别不太对。
      
      指尖轻推镜框,何如歌开始头脑风暴,思考自己是双性恋的可能性,深思熟虑后,他得出一个结论——
      
      我应该是纸性恋。
      
      纸片人这么好看,穿上军装性感撩人,脱下军装能变成小猫猫卖萌,可盐可甜,又有谁不爱呢?
      
      宠溺的眼神投向屏幕上的小白虎,鼠标轻点【喂食】,“来,我们来吃糖糖~”何如歌看着屏幕情不自禁道,语气像哄孩子般温柔。
      
      花苞般的虎耳微微抖动,小白虎垂眸看向掌心的糖果,像是经过了激烈的心理斗争,和何如歌僵持许久,才用爪子扒拉下糖果。
      
      何如歌期待地看着屏幕,眼睛眨也不舍得眨,生怕自己错过小白虎吃糖的画面。
      
      小白虎抬眸瞥了何如歌一眼,接着叼着糖果转了一个身,用屁股对着何如歌。
      
      何如歌:“???”
      
      20号
      【20号接过了你的糖,他有点害羞,所以转过身,背着你吃糖】
      
      哇哦~
      是害羞呀~
      
      何如歌内心的快乐再次化为荡漾的波浪号。
      
      席归璨听完一长串的游戏说明,才忽然意识到他玩的是一款恋爱游戏。
      
      而他的“专属恋人”,就是除了好看、声音好听、拥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善良、性格温柔外一无是处的……何如歌?
      
      嗯,名字好像也挺好听的。
      
      生平从未夸过别人的席少将,别扭地在心里把“好听”改成了“顺耳”。
      
      若是让主治医生舒子协听到,恐怕要惊到变成原型,因为席归璨这个人看任何东西都不顺眼,听任何话都觉得不顺耳,说过最高的评价,也只是“一般”。
      
      正在席归璨默默评价何如歌时,青年推开了铁门,眼前站着的人好像刚从他的心里跑出来,这种错觉让席归璨大脑空白了片刻。
      
      何如歌这次戴着黑框眼镜,席归璨认真看了一眼,心想眼镜还挺顺眼的。
      
      “我能和你说说话吗?”眼前人半蹲了下来,尾音愉悦地上扬,轻快悦耳。
      
      他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为什么高兴?
      
      镜片也无法遮挡黑瞳仁的明亮,那是极其通透的眼睛,眼波流转间闪烁着顾盼生辉的光彩。
      
      席归璨无法描述此刻的感受,而那点光彩,就像眼前人在他心头方寸之地上纵火,烧得他心神摇荡。
      
      他下意识就答应了:“……你说。”
      
      等席归璨反应过来刚刚说了什么,他自己都愣住了。
      
      席归璨不喜欢和别人聊天,也许是幼时经历了“寒冰计划”,他对语言的表达欲望被剥夺了,不想说话,不想接触他人。
      
      “聊天”这种事情好像离他很远,“发号施令”、“医患沟通”在他的词典中,是取代聊天的词汇。
      
      可是……
      
      何如歌真的是特别的存在。
      
      一切讨厌的事物,和这个人挂钩,都变得顺眼起来。青年低着头,眼神细柔,眼底漾开了层层笑意。
      
      沐浴在这样的目光下,耳畔响起这个人独有的温柔嗓音,席归璨忽然回忆起自己脱离“寒冰计划”时,他第一次离开呆了三个月的铁隔间,被人关在笼子里转移位置,那些人提着笼子走在过道上,在狭长过道的尽头有一面半开的窗户,午后的阳光穿过窗棂洒落一地,他目之所及的世界摇摇晃晃,摇摇晃晃着摇曳出了一片光芒——
      
      很温柔的光。
      
      就像何如歌推门而入时,光线从他的背后涌入,晕染开了温柔的颜色。
      
      席归璨想得入了神,连何如歌什么时候结束对话都不知道,直到一只手伸了过来时,他下意识地歪头避开。
      
      咫尺的距离,近到席归璨能嗅到对方指尖萦绕的奶香,皮肤是奶白色的,莹润的白,舔一口可能还是奶甜味。
      
      ……想咬一口。
      
      席归璨被自己忽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他蒙圈地抬起头,看到了手不尴不尬停在半空的何如歌。
      
      那是肉眼可见的失落,这个人的眼睛是水汪汪的,快乐时黑眸像会发光一样,一旦失落了,潋滟的黑眸就像盛了泪水。
      
      席归璨感觉自己的心口被什么东西轻轻蛰了一下。
      
      他不清楚这种陌生的情绪。因为在他贫瘠的感情之海中,从未有过这种柔软又尖锐的情感。
      
      可席归璨忽然很想做一些事情来弥补,随便做些什么都好,虽然他不能理解何如歌老是对他动手动脚——
      
      毛绒绒的小爪子略显踌躇地举起,蜻蜓点水般碰了碰青年的指尖,动作又快又轻,像是谨慎的小兽。
      
      虽然不是很能理解,但是这样做你会开心一点吗?
      
      眼前人惊喜地笑了,他几乎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喜悦,连声道:“开心开心!非常开心!”不光这样说,他还伸手摸向席归璨的小爪子。
      
      席归璨:“……”
      你这是在得寸进尺恃宠而娇吗?
      你以为我是那种随便给摸的老虎吗?
      
      ……
      
      好吧。
      只能摸一下。
      
      肉垫被捏了之后,有着挥之不去的奇怪感觉,席归璨一想到这只爪子被何如歌捏过,就觉得自己以后无法坦然地对它舔舔舔。
      
      他皱眉按住了那只还想再摸的手,没有想到左手按住了,对方的右手居然伸了过来。
      
      手掌摊开,掌心静静躺着一颗糖果。
      
      这是隔壁的小兔子很喜欢的糖果,他却不喜欢,他已经过了爱吃糖果的年纪,可是……
      
      每个小猫猫都不能抗拒的东西,除了小鱼干,恐怕还要再加上这个人期待的目光。
      
      在这么热切的注视下,全身上下都变得好奇怪,席归璨有些不自在的转过身,嘴里弥漫着水果糖的香甜,那是格外陌生的味道。
      
      在星海孤儿院,他断奶后只能喝口味单一、味道寡淡的营养液,日复一日后,他的食谱里好像也只剩下了营养液这一个选项。
      
      哪怕他成为了席少将,不再是困在20号隔间的幼崽,依然习惯进食营养液。
      
      所以对他而言,这颗糖……真是甜到过分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奶香味是游戏里何如歌的手握了奶瓶o(*////▽////*)q
    小剧场:
    何如歌看小白虎:可爱滤镜
    席归璨看何如歌:百万柔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