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锦鲤掉到男神浴缸该怎么破〔星际〕

作者:甜画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亲密互动

      何如歌一脸懵逼又受宠若惊地接过好人卡,黑框眼镜旁边有两个选项【戴上眼镜】【摘下眼镜】,如果是现实生活中,何如歌百分百会选择戴上眼镜。
      
      可是面对游戏中小白虎的态度,何如歌果断选择摘下眼镜,再忐忑不安地点击【抚摸】。
      
      态度已经从敌视变为漠视了,待遇应该会有一些提升吧。
      
      20号
      【20号灵活地避开你的手】
      
      屏幕中的小白虎没有抓没有咬,只是仰起小脑袋,给了一个蔑视的眼神。
      
      没!有!被!打!
      
      何如歌满怀憧憬地再次点击【对话】。
      
      20号
      【20号对你的行为感到困惑】
      
      小白虎端坐在棉窝里,湛蓝的眼眸凝视着眼前人,他面无表情地歪了一下脑袋,雪白的虎须随着动作幅度轻颤。
      
      ……卖萌可耻。
      
      何如歌故作冷静地推了一下眼镜,移动鼠标点击【喂食】,食物的选项只有新手大礼包的糖果。
      
      【消耗糖果数量*1】
      
      伤疤未愈的手握成拳,在小白虎警惕的注视下,手掌摊开,掌心放着一颗糖果。
      
      20号
      【20号闻到了香味,他什么也没做,冷淡地看着你】
      
      小白虎意识到何如歌没有攻击的意向,于是趴在棉窝上,身形像洒了芝麻的白面团子,蓝眸不像之前那样充满戾气,懒洋洋地看着眼前人,反倒带点死鱼眼的味道。
      
      我飘了……
      我想把他偷回家。
      
      何如歌严肃地反省自己,他刚想再试一次【对话】【抚摸】【喂食】三连,却发现十分钟的亲密互动时间已到,只能遗憾地走出隔间。
      
      在离开隔间时,何如歌本以为小白虎会扑上去趁机偷跑,但是小白虎并没有这么做,他趴在棉窝上,十分平静地目送何如歌离开,全程连尾巴也没有甩一下。
      
      *
      
      席归璨躺进游戏舱。
      
      耳边是嘈杂的人声,鼻尖萦绕着浓郁的血腥味,潮湿的冷意连绵不绝,全息游戏的高度拟真,让席归璨好似置身现实。
      
      他睁开眼。
      
      看到了星海孤儿院,还有那些忙碌的工作人员。
      
      这是游戏,席归璨无比清醒地明白,他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是虚假的游戏。
      
      因为……他曾经毁掉了这里的一切。
      
      后颈的皮被用力攥住,在这痛感百分百拟真的全息游戏中,席归璨能感受到刺痛,和全身被提起的悬空感。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在空中蹬来蹬去的小爪子。
      
      不是能够轻易夺取生命的利爪,而是超小只,肉垫还是嫩粉色的小jiojio。
      
      席归璨一时间感到了极大的震撼。
      
      蓝眸瞪得溜圆。
      
      黄发工作人员看到小白虎的神情,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将小白虎举高,凑近看小白虎的小模样。
      
      席归璨猝不及防和那只黄鼬对视,看见那只黄鼬眼里的玩弄。
      
      上一个这么看他的人,头早就被打掉了。
      
      受于年幼躯体的限制,席归璨只能遗憾地咬了对方一口,嘴里全是血腥味,让他觉得有些反胃。
      
      又来了。
      这种熟悉的作呕感。
      
      精神识海出现了旋流般的精神风暴,一点一点摧垮他的识海。一旦情绪有所波动,他的病就会开始发作。
      
      有另外一个工作人员攥住他的后颈,席归璨被病痛折磨还身残志坚地给了对方一爪。
      
      因为旋流精神空噬症,联邦特地为他病情制作的游戏,就是这种破游戏吗,他犯病时迷迷糊糊被丢进了铁隔间。
      
      那个曾困了他三个月,让他无比厌恶以至于痛恨的存在!
      
      这个认知让席归璨几乎气炸,他像个小炮仗一般想要冲出去,结果啪叽一声撞到了铁门上。
      
      席归璨:“……!!!”
      
      【滴——检测到玩家精神识海出现剧烈波动,为了玩家健康考虑,游戏将自动切断精神链接!】
      
      【三】
      
      【二】
      
      【一】
      
      【退出登录成功!】
      
      游戏舱自动打开,露出男人苍白的面容,他的眉头微蹙,薄唇紧抿,那张囚于病痛的脸有一种锋利而脆弱的美感。
      
      双眸猛然睁开,原本虚弱的病美人瞬间切换成怒发冲冠的将军,席归璨苍白的肌肤因为气愤泛起潮红,他一拳头打在了游戏舱的金属外壳上,号称军用金属制作的外壳,出现了蛛网般龟裂的纹路。
      
      而席归璨的拳头毫发无损。
      
      他拔出游戏舱上的光脑芯片,点开游戏存储,准备把这款破游戏删得一干二净。
      
      《你的专属恋人》
      
      什么破名字!
      
      席归璨将这款游戏拖进清理箱,然后他更加生气了!因为他发现这款辣鸡游戏无法删除!
      
      席归璨气到吐血。
      
      是真的吐出了血,他的病切忌大喜大悲,一旦出现较大的情绪波动,都会头疼、吐血……以及掉毛。
      
      席归璨的原型已经是只秃虎了,人形的头发还算浓密,所以他很久没有变成原型。
      
      他面无表情地用手背擦掉嘴边的血,拿起光脑联系主治医师,号码刚一按下,对方就立马接起,虚空中出现了一位微胖的中年男子,这就是联邦派来专门治疗席归璨的医师,舒子协。
      
      舒子协的目光落在席归璨嘴角未擦干净的血渍,吓得浑身一哆嗦,灰色的鼠耳从发间冒了出来。舒子协的原型是一只寻药鼠,他医术高超,缺点是胆子太小,特别是面对星战中杀虫如麻的席归璨,克制不住地怂。
      
      这位祖宗怎么又犯病了看样子还在气头上,我的娘哟,我该不会撞枪口上了吧。
      
      “席、席少将,您有事吗”
      
      席归璨指着光脑上的游戏图标,冷冷道:“你们给我的游戏怎么删不掉”
      
      舒子协的冷汗都顾不上擦,他哆哆嗦嗦道:“这、这款游戏不是我们给您的啊席少将,您看,这个《你的专属恋人》旁边的《游戏治疗》,这个才是我们发给您的,配合治疗的游戏。”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舒子协赔笑道:“席少将您平时还会下这些恋爱游戏呀,其实玩这种游戏还挺好的,有助于舒缓心情。”
      
      如利刃般的眼神刮向舒子协,把舒子协吓得尾巴都冒出来了,当光屏一片漆黑,显示席归璨结束通话时,舒子协虚脱般瘫在椅子上,力竭般变成一只小灰鼠,连连喘气。
      
      光脑那端的席归璨审视般盯着《你的专属恋人》的游戏图标,舒子协以为这款游戏是他下载的,可是席归璨从来都不玩游戏。
      
      所以……这款游戏是哪里来的为什么游戏里有星海孤儿院这款游戏背后的势力是哪一方他们想做什么
      
      席归璨沉默地找出了全新的游戏舱,再次进入了这款游戏。
      
      他讨厌未知,因为这会让他联想到一些非常不好的回忆。他倒要看看这款游戏,究竟搜集了多少他以前的资料,又到底想要做什么
      
      眼前再次出现了昏暗的铁隔间,席归璨这回冷静了许多,他趴在有些陈旧的棉窝里,垂眸看着自己脏兮兮的爪子。
      
      没洗。
      
      连舔爪子的兴趣都没有。
      
      这破游戏。
      
      空气中飘来一股奶香味,席归璨抽了抽鼻子,全息游戏的饥饿感也是百分百还原的,这股奶香对现在的席归璨来说,很诱人。
      
      可是明明已经这么饿了,他却有一种作呕感。
      
      只要一想到那是星海孤儿院的人,哪怕是虚假的游戏角色,他都觉得恶心。
      
      盖子被掀起,一道光线从圆孔投进这片昏暗中,越发浓郁的奶香味弥漫开来,席归璨则一动不动,蓝眸冷漠。
      
      他的迟迟没有动作,让那位工作人员感到困惑,对方竟然蹲了下来,将脸贴近圆孔想要观察情况。
      
      这难道不是上赶着求打脸吗
      
      席归璨大方地满足了对方,给了这个傻逼一爪后,他其实已经做好饿肚子的准备。
      
      以前在这个鬼地方,饿肚子是常事。
      
      然而出乎席归璨意料的是,奶瓶竟然被塞到了隔间里。
      
      也许是刚刚抓了对方,席归璨的反胃感减轻了不少,他下意识地舔了舔舌头,思考那个工作人员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难道是给他喝一口,然后迅速抽开这种弱智行为很符合那些人的作风。
      
      小白虎走到了奶瓶前,凶狠地张开嘴巴,然后用力咬住奶嘴!
      
      如果真的要抽走的话,他就使出吃奶的劲,看看最后关头能不能多吸两口!
      
      抱着这样的想法,席归璨喝奶和打仗一般,全身进入了十级警戒状态,连耳朵都立了起来,结果喝完了奶,那个人也没有做什么小动作。
      
      这真的是——非常浪费心情!
      
      席归璨生气地嗷了一声,问候了门外的傻逼,然后气冲冲地回到棉窝上,努力平复心情。
      
      因为一旦生气,是他自己最难受。
      
      这些人不值得他生气。
      
      “20号,你好呀。”
      
      突然的对话让席归璨惊得忘记了生气,他怀疑自己听错了,忍不住抖了抖耳朵,他知道自己现在处在“寒冰计划”,这些工作人员会避免和他们有言语交流,肢体接触。
      
      果然是游戏,一点也不严谨。
      
      他之前经历的寒冰计划,在充满哭声的封闭隔间呆了整整三个月,从头到尾,都没有和人交流过。
      
      “我能和你说说话吗”
      
      不能,滚,我和你无话可说。
      
      门外的人没有得到回应,好像离开了,席归璨顿时觉得世界清净了不少,哪怕满屋子的咕咕叽叽喵喵汪汪还没有消失。
      
      “咔哒。”
      
      突然起来的亮光一瞬间闪瞎席归璨的眼,下一刻,铁门被迅速合上,不速之客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席归璨面前,并且向他伸出了咸猪蹄。
      
      席归璨:“……”
      很好,你成功挑起了我的怒火!
      
      小白虎再次像小炮仗般炸起,狂野地使出了猫猫拳,在一片混乱中,不慎打掉一副黑框眼镜。
      
      当席归璨再次举起爪子准备揍人时,他看到了那张没有外物遮掩的脸。
      
      大脑一瞬间的空白。
      
      席归璨竟是一时失语,无法用任何辞藻来形容所看到的面容,除了好看,脑海里还蹦出来了“惊为天人”四字。
      
      冒出的尖爪踌躇了一会儿,默默收回了起来。
      
      那只手再次伸了过来,席归璨本来想要打人,但是看着那张脸,他有些下不去手,于是忍辱负重地避开那只手。席归璨不觉得自己是颜控,可是眼前人的脸已经超出了正常好看的范畴。
      
      “你好,20号,我叫何如歌,我想和你说说话,可以吗”
      
      席归璨:“……”
      你以为自己长得好看就能为所欲为吗再废话我就真的要打你了。
      
      那个人没有得到回应,也没有生气,他从口袋里好像摸出了什么东西,握拳放到席归璨的眼前,手掌摊开,露出掌心的糖果。
      
      席归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席归璨的人设图放在作者君微博啦,感兴趣的小天使可以去看看~
    作者君的微博:甜画舫
    小剧场:
    何如歌:【抚摸】【对话】【喂食】
    席归璨:这个小傻逼长得怪好看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