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锦鲤掉到男神浴缸该怎么破〔星际〕

作者:甜画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温香暖玉

      【滴——你的专属爱人何如歌使用读档功能,游戏时光倒流中——】
      
      什么时光倒流?什么读档?席归璨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耀眼的白光吞噬了一切,当他再次睁眼时,还是熟悉的昏暗隔间,唯一不同的就是何如歌姿势的改变。
      
      【滴——游戏时光倒流成功!】
      
      衣摆被拉起,露出一截纤细的腰肢,白到生出光晕的肌肤,眼前人其他部位都被遮得严严实实,不舍得露出半点风光,却将柔软的腰身克制而含蓄地露了一小段。
      
      腰部的曲线太弯太柔,显得极不庄重,好像时时刻刻都在引诱席归璨搂住这细腰。
      
      席归璨第一次知道何如歌这么瘦,他的皮肤又太白,显得格外脆弱不瓷实,好像用力一碰就会坏了。
      
      小白虎正呆呆望着时,忽然被抱入了怀中,近距离和那片肌肤亲密接触。薄薄的衣物被放了下来,将小雪团紧紧包裹住。
      
      席归璨:“……?!”
      
      一只手托住了小白虎的屁股,何如歌抱住小白虎开始走动,这个怀抱摇摇晃晃得有些颠簸,小白虎因为惯性,整张脸直接贴到了那片温热的肌肤上——
      
      柔软的,很滑,又很香。
      
      小鼻子撞在腰上,昏昏沉沉又暖洋洋的香气钻入鼻尖,那是从肌肤从弥漫出的暧昧香气,小白虎的脸一下子就烧红了,从脸红到脖子,甚至是脊背,如果不是毛发的遮掩,恐怕看起来就像只煮熟了的虾。
      
      连身体的虚弱在此刻都能忽略不计,小白虎身体僵硬地贴着那片肌肤,虎耳轻轻动了动,极近的距离,他能听到何如歌胸腔里传来的跳动的声音。
      
      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  
      
      更加急促的是自己的心跳声,他的心突然跳得很快。
      
      席归璨神情恍惚地盯着眼前的一片雪白,越看越觉得这像一个奶黄包,皮薄馅甜,绵软又热乎。
      
      香喷喷的,软绵绵的,舔一口……还是甜的。
      
      舌尖轻轻舔了一口光滑的肌肤,当小白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候,他惊到尾巴上的毛毛都炸开,爪子像按了弹簧般将整个身体推出一小段距离,幸好有衣服裹住了小白虎,何如歌的手也牢牢托住这个小团子,才没有让受惊的小白虎掉下去。
      
      被发现了吗?
      
      席归璨呼吸一窒,心跳都漏了半拍,他全身紧绷,发现自己的罪行并没有被追究时,才舒了一口气。
      
      我、我刚刚就舔了一口气,其实触感就像爪子不小心碰到的一样,咦,爪子好像没有湿漉漉的感觉,那就是我的鼻子不小心蹭到了。没错,就是这样!
      
      虎须颤巍巍地抖了抖,小白虎心如擂鼓地看向刚刚舔的那一处地方。
      
      雪白的肌肤上泛起薄红。
      
      他知道何如歌细皮嫩肉,却没有想到会……嫩到这个地步。好像起了奶皮的牛乳,用指尖轻轻一推,就会弄出褶皱。
      
      也许是他舌头太过粗砺的原因,舌头上的倒刺让他更加容易在对方身上留下痕迹。
      
      脸越来越热,闻到的气味越来越香,小白虎怀疑自己要被香晕了,或者是热晕过去,又抱着试探何如歌的反应的打算,费力地将自己的小圆脸挤出领口,外面的光线不是衣服里暧昧的柔光,乍一探出头,会有些不适应。
      
      小白虎眨巴了一下眼睛,尝试着要摆出最纯良无害的表情,装出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因为他没有卖萌的经验,在这一瞬间卡壳了几秒,表情还是一片空白,而后一脸懵逼的小白虎就被一只手冷酷无情地按压了下去!
      
      席归璨:“!!!”
      
      席归璨还记得初见时何如歌温柔小意的模样,怎么过了一天,他的待遇就一落千丈?
      
      大受打击的小白虎瘫成猫饼,半个身子都贴着那片柔软温热的肌肤,一只粉色的小爪爪无意识地进行踩奶动作,踩了一下又一下。
      
      开门声关门声依次响起。
      
      “我是来看病的。”
      
      席归璨听到何如歌的声音。他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就是那位病患。
      
      ……因为他表现得不舒服,就冒着危险带他来看病吗?
      
      “唔,你是上回和黄鼬那小子一起来的人。生病了?我的医药费可不便宜。”熟悉的声音响起,小白虎探出脑袋看见了坐在书页上的寻药鼠。
      
      毛正雍。
      
      席归璨想起了他快要遗忘的名字。
      
      获得“安拉霍斯医学奖”后选择自杀的寻药鼠。在安拉霍斯医学奖颁布前只是无名鼠辈,少年开始就被压在同辈天才的光辉下,中年进了联邦研究院却不得志,本来应是碌碌无为过完此生,这辈子都不可能和安拉霍斯医学奖有任何联系。
      
      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只寻药鼠为了所谓荣誉甚至能把自己的良心挖出来,捧着还热乎的心,用冰冷的手术刀切割开做研究。
      
      席归璨盯着这只苍老的寻药鼠,眼底是厌恶与怜悯交织的情绪。
      
      当寻药鼠说出“生发秘方”时,小白虎的眼里为数不多的怜悯迅速消失……果然,这只臭老鼠还是死了最好,自我了结,将遗体捐赠给研究院。
      
      气成河豚的小白虎被何如歌抱走了,小白虎在何如歌怀里好动般扭来扭曲,满脸写着不开心地给何如歌看自己茂密的毛发。
      
      ——我没有秃!
      ——真的没有!你快看!
      ——这里,这里,这里都是毛!
      
      “你带他走的时候小心点,销毁计划又开始了,不干净的东西到处都是……”
      
      销毁计划? 
      席归璨回想起自己之前冒出头时,看到何如歌的脸色不太好,本来皮肤就白,那个时候更是苍白到失了血色。当时是不小心撞到了销毁计划的执行吗?
      
      销毁实验品的清理活动,不论是被销毁的一方,还是执行者的一方,都是让人做噩梦的存在。
      
      所以是被吓坏了吗?
      
      小白虎眨了眨眼睛,正准备摆出一个治愈人心的造型,就猝不及防地再次被何如歌塞进怀中。
      
      被塞回去第二次的席归璨已经不会大惊小怪了,温香暖玉在怀顾不上生气,他找到自己喜欢的姿势舒舒服服地窝了起来。
      
      这可能是他三年来最放松的时刻,周身暖洋洋的,热气蒸腾开来的香味萦绕在鼻尖,深深浅浅的香,是令人安心的气息。
      
      因为精神识海出了问题,席归璨睡得总是不安稳,时常会做一些怪梦。非常古怪的梦,梦里的他强大又癫狂,带领虫族侵略了联邦,很多人哭着求饶,无辜的、不无辜的,年幼的、年老的,可是梦里的他头太痛了,只有杀戮能缓解他的痛苦,到最后无人可杀时,他毁灭整个虫族,也毁灭了自己。
      
      他的尸骸一直向无尽深渊坠落,强烈的失重感笼罩住全身,心里也是空落落的,仿佛始终缺少了一样东西。
      
      席归璨讨厌这些梦。如果能把游戏里的何如歌抱回家一起睡觉,他会有一个好梦吗?
      
      然而将游戏里的人变成现实,这个想法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因为全息游戏的存在,有一小部分星际人爱上了游戏中的恋人,甚至在游戏中举行婚礼,与虚拟恋人相守一生。
      
      席归璨不想要恋人,他只要“何如歌”,一个永远温暖、美好的游戏角色。
      
      蓝眸定定地望着何如歌。
      
      ——你会永远美好吗?
      ——永远纯白,不被黑暗玷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生日快乐,闲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