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锦鲤掉到男神浴缸该怎么破〔星际〕

作者:甜画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众生皆苦

      泡完药浴的席归璨很难受,这种源自体内的虚弱感,比外部施加的疼痛更让他难以忍受。
      
      因为这种虚弱感让席归璨产生一种错觉,好像他又回到了20号实验体的日子,软弱无力,任人宰割。
      
      药浴的副作用会持续三小时。
      
      直播的声音开到最大,却依然无法填满整个房间的空旷。他缓缓闭上眼,恍惚间耳畔边再次响起了轻柔的哼唱声,明明只是幻听,身体的虚弱感却奇异地被削弱了不少。
      
      好想见到那个人……
      
      想听到他的声音,想看到他笑起来的眼睛。无法克制地想念。
      
      席归璨魔怔一般躺进了游戏舱,当他进入游戏躺进棉窝里时,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就像被灌了迷魂汤,这就是传说中的网瘾吗?
      
      咔哒。
      
      圆滚滚的虎耳下意识地抖了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铁门被推开的声音和何如歌划上了等号,咔哒的钝响比百灵鸟的歌声还要悦耳。
      
      眼前人还是不开心的模样。
      
      ——怎么了?
      ——又有谁欺负你了?
      
      何如歌的眉头蹙起,神情是“愁”的,但是这种愁和上午的忧郁不同,它是一种系于他人身上的惆怅,好像席归璨的一举一动,都牵动了那张脸上的情绪波动。
      
      席归璨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了……他好像在心疼我。
      
      原来是我欺负了他。
      
      心中浮现的情绪陌生又奇怪,是一种窘迫的不安,带着一点羞赧的喜悦。更加奇怪的是,当他意识到何如歌在关心他,心疼他时,原本可以忍受的虚弱感,在此刻都放大千百倍来。
      
      沐浴在这样温柔的注视下,他躺着的棉窝好像都变成了天鹅绒做成,他就是在无微不至的关心照料中长大的小白虎,一点苦都不能吃,因为这种苦会在另外一个人眼里无限放大。
      
      ……我应该是很难受的。
      
      药浴的副作用在游戏里依然出现,保持弓起身、弯成虾米的姿势会好受不少,可是席归璨已经习惯了伪装出坚固的铠甲。
      
      在他常年所处的环境中,一旦他有所松懈,露出疲态,那些藏在暗处的人就会像闻到腥味的鲨鱼般围上来,找准机会往他身上扯下一块肉。
      
      席归璨也知道,联邦所谓的粉丝仰慕追捧的,只是一个被神化了的“联邦之刃”。没有人会关心他在星战中伤得有多重,他们只会为他的战绩欢呼。
      
      就像星海孤儿院的人关心的只是“实验品”的身体数据,而不是那只小白虎。
      
      身体虚弱的实验品,就等于残次品,是要被销毁的。
      
      他必须强大,就算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也只能躲在暗处舔舐伤口。
      
      可是——
      
      席归璨掀起眼帘望向何如歌,眼前人长了一张澄澈无垢的脸,细皮嫩肉白肤,干净到呈现出一种剔透感,无害又柔软,气质温柔,好像会包容他的一切棱角,亦会抚平他的创伤。
      
      仿佛不论他是端坐、站立、侧躺甚至是撅屁股,那个人对他的态度其实都不会改变。如果他强撑着保持仪态,并不会得到眼前人的……心疼。
      
      我应该是很难受的。小白虎不确定地想,我确实是很难受的。
      
      一点一点在心头泛滥开来的,是忐忑的期待,期待眼前人下一个举动。我已经这么难受了,你呢,你会怎么做呢?
      
      你会唱歌给我听吗?就像哄隔壁小兔子那样。
      
      而我又应该怎么做呢?
      
      一只手伸到了小白虎的面前,掌心放着一颗药丸。
      
      原本饱含期待的小白虎内心咯嗒了一下,他明明已经猜到了掌心的东西是何物,还是凑近闻一闻,希望能嗅到甜蜜的糖味。
      
      生活已经够苦了,他需要一点甜来调剂一下。
      
      苦涩的药味摧毁了他最后一丝幻想。小白虎闷闷不乐地转过身,不想面对背后不解风情的“恋人”。
      
      他没有病,只是有泡了生发浴的后遗症,而现在游戏中的小白虎有一身油光水滑的皮毛,他难受的理由何如歌恐怕不会相信。
      
      就算何如歌相信了,他也是不会说的。年纪轻轻就有掉发的危机,说出来岂不是让人笑话。
      
      如此一想,席归璨觉得脱发真的是难以启齿的痛苦,如果是星战上受了伤,他也能对着何如歌大大方方脱下衣物,指着身上的疤痕义正言辞道,这是荣誉徽章。
      
      席归璨喝着奶,幼小的身躯里装着一个充斥着大人忧愁的灵魂。
      
      “生病了就是要吃药的,不吃药难道病会自己好起来吗?”明明是责怪的话,因为说出口温吞的语气,变得轻飘飘,没有什么斥责之意。
      
      “我以前生病了也强撑着不吃药……”
      
      何如歌絮絮叨叨地倾述着大人的烦恼,小白虎捧着奶瓶惆怅地喝了一大口,当他听到“钱”字时,毛绒绒的虎耳抖了抖,小脑袋默默地转了过去——
      
      那个……我别的东西没有,就是钱多。  
      
      这个破游戏支持氪金吗?我拿十亿星币砸你,你以后不许难过了好不好?
      
      何如歌眼睫微垂,盯着掌心的药丸无端显出几分可怜相,席归璨最受不了这种表情,从不肯为任何事情让步的席归璨,心一软,认命般将药丸吃了下去,再啪叽一声倒在棉窝里思考人生。
      
      他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对这个人纵容起来的?
      
      背上传来那人手心的温度,那是恰到好处的、要烫到心里去的暖意,小白虎因为难受而蜷缩起来的身子微微舒展开来。
      
      对方抚摸的力道恰到好处,是令人贪恋的温柔。何如歌身上有太多他喜欢的特质,席归璨在此刻甚至不太明白,他是因为这些特质稍稍喜欢上何如歌,还是因为对何如歌抱有些许好感,于是爱屋及乌喜欢上那些特质。
      
      小白虎情不自禁地翻过身子,将柔软的、不设防的肚皮亮在青年面前,肚皮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体内的虚弱难受堆积在腹部,也许温暖可以驱散那些痛苦。
      
      “用手、捂一下我的肚子。”
      
      雪白的手垂了下来,指尖如蜻蜓点水般抚上柔软的肚皮,那只手小心翼翼地覆上,散发出熨帖的温度。
      
      席归璨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将最脆弱的部分暴露在另外一个人的面前,亲手将自己的生命安危托付与另外一人。
      
      哪怕这仅仅是一个游戏,里面的一切都是虚假的,这种举动对他来说还是太过疯狂了。
      
      这一刻,危机感突然极速飙升,超过了安全警戒的位置,他的毛都忍不住要炸起,每一根神经都在微微战栗,可是身体却很诚实地抱住那只手。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亲近“何如歌”这个游戏角色?
      
      这就是游戏幕后者想要得到的吗?一个新生的软肋?
      
      瞳孔一瞬间紧缩。
      
      不,他不允许自己有任何软肋!这个猝不及防的认知让小白虎惊恐起来,他手足无措地,就像病急乱投医般凶狠地咬了对方一口。
      
      咬得那样深,血腥味弥漫在舌尖,微咸的。小白虎被这个股血腥味刺激到后退一大步,他气急败坏又跌跌撞撞地一屁股坐回窝内。
      
      视线落在手上刺眼的红上,在雪白肌肤的衬托下,那点红过于艳丽,几乎要灼伤席归璨的眼。
      
      何如歌茫然又困惑地望了过来,一直以来,何如歌都穿着素净的衣物,就像圣洁无垢的天使,可是此刻,席归璨却觉得如果那片纯白染上红,将会是勾魂摄魄的艳色。
      
      小白虎唰得一下转过头,心跳如擂鼓。
      
      嘭。嘭。嘭嘭。
      
      之前吃过的那颗水果糖的甜味还残留着,与血腥味混合在一起,彼此之间都失了边界。
      
      席归璨的爪子神经质的缩起,他迟疑地用舌尖轻舔虎牙,血腥味中有一股极淡的草莓味,甜腻的,恍惚间,席归璨好似又嗅到了那颗水果糖的香气。
      
      他知道这是错觉,可是这股糖味无处不在,缠绕着他的全身,过分甜腻的香气,甜到让他的心头忽然升腾出一股战栗感,他想要咬破那个人的咽喉……
      
      汩汩的鲜血就会流出来,都是甜甜的糖果味,曲曲折折的小溪流汇聚成一条长河,那是嫣红的糖果之河,那个人就坐在天空的云朵上歌唱,一边温柔浅唱,一边洒出五彩缤纷的水果糖。
      
      不。他不能这么做。
      
      小白虎紧绷的身体打了一个寒战,蓝眸中浮现不可置信的神色。明明……明明他体内的怪物还未苏醒,为什么现在清醒的自己就有这种可怕的想法。
      
      这岂不是说明,他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心脏像被一只手用力攥住般地疼,爪子无意识地划破棉窝,也许是三秒过后,也许是更久,小白虎像是脱力般趴在棉窝中。
      
      何如歌。
      他念着这个名字,心中泛起了点点涟漪,那是浮光掠影的情绪,一闪即逝,连席归璨自己都不曾知晓心头的悸动,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个游戏究竟有什么阴谋,他不知道。他也不想去知道,有一些东西其实没必要去追根问底。
      
      他累了。
      
      席归璨想起自己上游戏的初衷,他想要听那个人唱歌,想要看那个人笑起来的眼睛,他想要靠近那个温暖的人。
      
      所以一切都不重要了,他需要一点温暖,不奢求太多,只要一点点就够了。
      
      小白虎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地走向眼前人,蓝眸望着那张雪白的脸,他必须要承认,在最开始,他就被这种无垢纯净的美蛊惑了,甚至此刻睁大眼睛望着对方时,都会觉得眼瞳刺痛。
      
      就如当初他离开B6房间,看到穿透窗棂的大片光晕,久居黑暗的他哪怕眼睛刺痛,依然目不转睛地望着光明。
      
      在昏暗的光线中,何如歌的双眸是明亮的,他可以清晰地看见对方眼里的光。
      
      明亮又柔软的光。
      
      那种折磨了他前半生的幽暗感再次漫延开来,席归璨低下头,舔舐着对方手上的伤口,再一次确认属于何如歌的味道。
      
      很好喝。
      
      可是以后不能再喝了,因为这个人会受伤的。
      
      “我保证,以后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了。”
      
      “包括我。”
      
      我也许不是你的骑士,可绝不会放任自己,沦落为伤害你的怪物。
      
      所以……不要怕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心翼翼求一下收藏,都看到这里啦,大家不收藏一下文章君吗?
    还有一件事,本文参加了“我和晋江有个约会”的征文大赛,参赛理由是何如歌在晋江写文~
    营养液一瓶算一票,霸王票一元也算一票,希望小天使们多多支持何如歌呀!只要票数足够多,就能被评为优秀作品~如果这本能被选为优秀作品,作者君加更一万字庆祝!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