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录之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作者:sapie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他二人顺着林间小路随意前进,慢慢转道向西。
      明彦斟酌一番还是开口道,“我一直有些好奇,无忧是如何知道秘境入口那株垂拂柳的事?想必有番奇遇。”
      无忧笑道,“我之前曾来过这儿,当时闲来无事就摘了许多灵草灵果,那时年少不懂事,拿着灵果当普通果子玩,尝尝这个什么味道,再看看那个什么颜色,也是巧了,我当时就坐在那垂拂柳附近 ,将尝过的果子随意扔到它脚下,而后就见它趁我不注意将那枝条插入果子里,不一会儿果子便干瘪了下去。初时它做的隐蔽,我也没察觉,只到后来我发现树下的果子都瘪的只剩下皮儿,才发现了它。当时觉得实在有趣的紧,就将几个辛辣无比的果子故意扔了过去,谁知它吃了后,一树的叶子抖个不停,树枝子上蹿下跳的挥来舞去,我见势不好,赶快要跑,还是被它一枝子抽飞了出去。幸好我三师兄就在附近,将我救了下来。”
      他眼中露出些许笑意,“我三师兄后来知道了原委将我好生骂了一顿。”
      明彦微微有些诧异,无忧的三师兄便该是三师叔祖,但明彦却从未听说过,此事只怕内有曲折,却不方便再继续问了。
      而此时,无忧脸上的融融笑意亦消失不见,长叹一声道,“这都是许多年前的事了,不提也罢。”
      明彦偷偷瞥了一眼,见他神色郁郁,遂立刻转了话题,说起自己出门游历时的趣事。
      他讲的绘声绘色,不过须臾,两人复又有说有笑起来。
      这一路也不知走了多久,也没遇到什么好东西,明彦正想问问无忧可要找地方休息时,忽然听见一阵呼喝声,虽还在远处,但怎么听都像是明睿的声音。
      明彦看了无忧一眼,显然对方也听到了。
      他想起之前遇到的事,心中颇为踌躇。
      来之前,师傅三番五次强调不可冲动行事,万不能令师叔祖身陷险境,但当真遇到同门有难,让他这个大师兄无动于衷也确实难以做到。
      还没等他想好,无忧反倒先开了口,“这声音听着怎么有些像明睿?要不咱们过去看看?”
      明彦心下诧异他竟知道明睿,但当下也没细想,只感激地点了点头。两人不再散步,纷纷操起灵器,御风而去。
      
      **********************************************
      
      林中,果然是青山弟子在与一物缠斗。
      此兽蛇身鸟首,长八丈,身上覆满鳞片,虽无脚但动作迅捷无比,尾部更有硬鳞,行动中来回甩动,令人猝不及防。开口长啸,便有无数水滴喷出,仿若凌厉飞刀一般,铺天盖地。
      此时,青山弟子已结成长山阵法,互为依仗,且战且退。虽拼尽全力,却依然是左支右绌。
      明彦见形势危急,提剑便要攻去,却被无忧一把拉住。
      “你且听我几句再去不迟。”
      明彦虽心急如焚但也知道他绝不是无的放矢,只得按耐下来听他说话。
      无忧也不卖关子,直说道,“此物名唤泽泓,修为颇高,居于瘴气沼泽之中,鳞甲坚硬,非比寻常,口中可喷水,沾之则瘴气缠身。只是它轻易不会离开沼泽之中,除非是遇到了什么事,或是来追什么东西。泽泓既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而今之际唯有将它斩杀方有一线生机,只是以你们的修为,对它来说与沼泽里的飞蝇蚂蚁一般无二,我予你两物,你且拿去对付它。”
      说完便将两件东西送到了明彦手里。
      第一件是个黄翡扳指,寸许高,入手光滑细腻,玉石的纹路细致柔和,一看便知是件十分精致的法器。
      “这一件黄翡扳指出于万钧山,得天地灵气滋养,又经千雕万琢才成就这一枚,你带着它,泽泓的水剑瘴气便不足为惧了。”
      “而这一件红玉莲火,则是助你取胜的关键”,说着他从明彦手里拿起了那枚绯红如火又栩栩如生的小莲花,“泽泓惧火,但其鳞坚甲硬,便是鸟头上的羽毛都如金似铁,因此你必要将其鳞甲打破,再以红玉莲火攻之,方可伤其根本。你可记住了?”
      明彦满心感激,郑重地将扳指带在手上,又将红玉莲火仔细收好,“我必将其斩于剑下,绝不辜负无忧一番心意。”
      无忧点点头,又仔细将驾驭法宝的口诀一一传授完才放心让他前去。
      此时明彦早已冷静下来,手中拿着两件法宝,镇定地寻着空隙朝双方鏖战之处飞去。
      而青山派弟子已是强弩之末,明睿虽拼死指挥众人结阵御敌,但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众弟子早已个个带伤,泽泓却连片鳞都没掉。
      眼看着巨兽再度扑来,明睿几近绝望,他强提所剩无几的灵气,准备硬扛一击为所有人争取一条生路。
      而明彦就在这个绝望到极点的时刻出现了!
      他如流星般自天边飞来,重重的撞到泽泓扑来的头上,将这条巨兽撞得翻倒在地,朝后滚出三丈远才停了下来,那些被它撞上的林木无一幸免,齐齐拦腰折断,倒落四处。
      不过眨眼间青山派众人的危机便化解了开去。
      明彦手中握着四尺二寸长的玄铁重剑,浮于半空中,天地间仿佛只剩他一人。
      明睿长呼一声,“大师兄!”
      青山派众弟子这才纷纷清醒过来,忍不住欢呼道,“大师兄来了!”
      明彦却没有他们这么乐观,只沉声道,“诸师弟速速避开此处。”
      大家都是一愣,还是明睿反应快,“朝西走,去咱们来时那片空地。”
      众人纷纷互相扶持着迅速离去,有那不愿离开的也推推攘攘的被明睿带走。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眨眼间,泽泓在地上滚了几滚,就再次将身子盘了起来,高昂的头颅上一副鸟喙闪着幽幽的绿光,两只黄眼透着熊熊怒火,只见他厉喙一张,一声震耳欲聋的长啸传来,还好明彦早有准备,当即催动黄翡扳指,在身周化出屏障,那带着瘴气的水剑从四面八方袭来,纷纷落在屏障上,蒸腾起阵阵白雾,仿佛要将它融掉一般。
      明彦本还有些心惊胆战,但过了一阵见屏障仍然无恙,便放下心来。
      只是那泽泓却不再跟他打斗,反身朝着青山弟子离去的方向追去。
      明彦心下一沉,想到了无忧的话,只是当此时刻他也没法去找人问个清楚,不得已,只得一跃跳上泽泓的脑袋,朝着它满头金铁般的羽毛砍去。
      泽泓果然停了下来,它几次转头试图将脑袋上的“跳蚤”甩下去,但明彦动作敏捷,在羽毛间左躲右闪都没让它得逞;而泽泓果然失去了耐心,立刻矮下身就地打了个滚,而明彦等的就是这个时刻,他看准时机从泽泓头上一跃而下,朝着它鸟头与蛇身相交的地方直刺而去!他动作奇快无比,哪怕是泽泓长了一对鸟目,也只来得及看到一个飞影闪过,殊不知,这个可恶的“跳蚤”正拿着柄利剑直朝它的脖子扎去。
      这一击的力量非同小可,明彦更是使上了九成功力,但泽泓脖子上的鳞甲却只是裂了道缝而已!
      饶是若此,它也痛得尖啸出声,更是忍不住再次翻倒在地打起滚来。明彦将重剑卡在那道刚劈出的缝隙里,死死扒在它身上,任凭来回晃动的羽毛如刀剑一般在身边刮过也没有松手。而泽泓只怕已疼到极处,它压下身子,昂起头,将整个脖子都贴在地面上向前游走,明彦无法,只得再次催动扳指,将自己包裹在屏障里,才没被泽泓生生压扁。而后不等他喘口气,泽泓又立起身子朝着树干冲去,明彦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拍在了三人合抱的大树上。幸亏有法器护身,否则五脏六腑都要被拍成浆糊了。
      只是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泽泓因疼痛而暴怒,令明彦疲于应付,找不到一丝反攻的机会,他不得不将重剑拔出,寻了个空隙自泽泓身上飞了下去。
      经过这一场,泽泓显然痛在身上,恨在心头。
      它也不去追青山派那些人了,而是左右转着脑袋狠狠盯着明彦,同时嘴里还滴哩咕噜的不停叫唤。明彦丝毫不敢放松,抬手将重剑竖在身前,亦守亦攻。他抓住这片刻时机迅速调息了下,刚刚连续两次催动黄翡扳指耗费了不少灵气。
      泽泓虽分辨不出他到底在做什么,但也知道猎物不动时攻其不备的道理,只见它眼珠一转,鸟头一抖,便有无数羽毛飞射而出,密密麻麻如蝗虫一般朝对方扑去。这一下出其不意,幸好明彦反应快,及时催动了扳指,才堪堪挡住了这铺天盖地的“飞刀”。
      这么耗下去别说宰了泽泓,只怕自己就要被它宰了!
      想到此,明彦目光一厉,将灵气催动到极致,朝着攻来的巨兽冲了出去!
      这次泽泓显然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不再让明彦轻易近身。见他袭来,便长啸出声,裹挟着瘴气的水珠子如滂沱大雨一般砸向了对方。明彦不得不再次催动扳指,堪堪挡住了当头袭来的瘴雨,而他身周数丈内的草木便没有那么幸运了,纷纷被那雨滴烧的枝枯叶烂,不出片刻已变成一片死地!
      而此时,泽泓的尾巴又自右侧出其不意的袭来!
      这一击隐有雷霆之势,明彦全无防备,一下被抽得飞了出去,连连撞倒十几棵大树才终于停了下来。哪怕有扳指所化的屏障保护,也是头晕目眩,两耳嗡嗡作响。
      可见此一击威力之巨大!
      还没等他缓过气来,泽泓已自远处游走而来,朝着他就是一顿长啸。明彦狠狠咬了下舌尖,逼迫自己清醒过来,在极短的时间内将灵力催动到极致,顿时撑在他身周的屏障亮起了一团黄色的柔光。明彦不再犹豫,擎起重剑飞速朝泽泓冲去。
      不过几息之间他便已至泽泓三丈距离内,此时那巨兽亦心急起来,连忙甩动尾巴企图故技重施,再次将他打飞出去。明彦见状一个闪身迅速朝前扑去,轻巧地躲过了一击。他不欲浪费时间,躲闪之际,慢慢靠近侧旁倒塌的树木,在泽泓的尾巴再次袭来的时候,瞅准空隙,迅速飞出。而泽泓的尾巴一下将十几根树木击了个粉碎,那扬起的木屑与泥土,顿时飞的到处都是。
      明彦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借着泽泓这片刻的凝滞,朝着它的脖子飞扑而去。
      只是他却忘了一件事,泽泓鸟首蛇身,身上的鳞片何止千万,在这千万之中再找到相同的那一片,再在那同一片鳞片上同一个裂缝处砍上千千万万次,何其之难?
      他一冲到泽泓脖子下就立刻意识到了这点。那一排排钢羽下的鳞片,颜色都是一模一样,哪里还看得到之前他劈过的那一片?只是箭在弦上 ,他不得不咬牙朝着最近的一片硬鳞狠命刺了下去。这一次却是撞了大运,他竟直接刺到了鳞片的根部,只一下便险些将整块鳞片都挖了下来!
      这一次泽泓的吼叫简直是撕心裂肺。
      有了上次的经验,明彦在它倒地打滚之前,将灵气层层灌入重剑,只见刺入鳞片的那部分剑身慢慢变的灼热发红,突然一股磅礴灵力如炮弹一般自那枚鳞片的根部爆炸开来!不过一记竟是硬生生将这枚鳞片挖了下来。
      明彦心下大喜,立刻便要将红玉莲火打入那刚露出来的粉生生的软肉里。但泽泓确实厉害非常,也不知它是觉察了危机还是怎么,竟硬生生停下因疼痛而翻滚的身子,反而将尾巴竖了起来,朝着自己脖子挥来!
      这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招式惊的明彦目瞪口呆,他虽御起屏障又将重剑狠狠刺入泽泓肉中,但仍被这破釜沉舟的一击狠狠拍了出去。
      只是泽泓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整个身子横着飞了几十丈远,扫倒无数林木后才重重摔在了地上。
      它的头勉强挣动了几下,竟是没能抬起来!
      足见这一下力量有多大。
      如此大好机会明彦当然不会放过,但同之前一样,现在再去找那块掉了鳞片的软肉实在太过困难,因此只得另想他法。
      明彦再次御起重剑,催动了扳指,一鼓作气朝着刚抬起头来的泽泓冲了过去!
      泽泓愤怒非常,先是甩动尾巴自侧面袭向明彦。当见到明彦一边躲避一边顺着蛇身游走之时便立刻放弃了用尾巴攻击。如此看来泽泓一点不傻,之前那种自毁一样的方法不到危机关头想必它也是不会再用了。
      因此当明彦顺着它的身体飞快前行时,果不出他所料,泽泓并不敢轻易吐出雨剑与飞出钢羽,而是突然伸动鸟头,如鸟儿梳理羽毛一般探向蛇身,企图用鸟喙将明彦这只恼人的“虫子”给啄死!
      这一下正中下怀!
      明彦不闪不避,直冲着泽泓的巨喙飞了过去。
      他催动全身灵气,以飞快的速度避过鸟喙锋利的前端,在它张口的一瞬间,极速冲了进去。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眨眼间。
      泽泓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当即愣了一愣,一对鸟目上下左右的拼命转动,却始终没能发现明彦的踪影。它似乎有些担心明彦再次躲在自己头上攻击脖子下的细鳞,便游走到一颗巨树旁将鸟头上每个地方都来回用力蹭了几蹭才肯罢休。待到确定明彦真的消失不见时,便不再寻找,再次转身朝着青山派众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只是,它始终没能追上那些它想追的人。
      一声沉闷的响声自泽泓腹中传来,初时如敲鼓一般“咚咚咚咚”,而后如鞭炮爆炸般“噼啪”作响,最后直如九天玄雷一样响彻天地。
      而泽泓就在这一声声的响动中,四处翻滚,声声悲啼。
      待到四处弥漫的烟尘木屑纷纷落下之后,曾经的茂密树林早已化作一片焦土,百丈之内均是一片死寂。
      而泽泓庞大的身躯就倒在地上,毫无动静。
      若是细看便会发现,它内里的骨肉早已被炸烂烧焦,只有外面一层皮还勉强连在一起,便是用树枝碰上一碰,都能戳出个洞来。
      而这时,自它口中忽然飞出一个小点儿,无忧本在远处观望,此刻见到这小点儿越飞越近才终于松了口气。
      待到小点儿飞到眼前,果然就是明彦。
      只是形容十分狼狈,道袍上到处都是火痕,衣角撕得破破烂烂,好在精神尚好,可见没受什么大伤。
      无忧心中对他多了几分欣赏,虽莽撞了些,但临危不乱,应对敏捷,当得上智勇双全了,因此忍不住多提点了几句。
      “你这一次太过冒险,需知道泽泓内外皆是坚硬无比,你即便进了他体内,不将他身体里破开个口子也是伤不到它的,而里面比之外面危险了不知多少倍,若不是有法器护体,只怕你早被它给化掉了。”
      明彦此时想来也觉得自己太过莽撞,因此及其虔诚地点点头,“无忧说的是,当时久攻不下,难免急躁,只好出此下策,幸亏有无忧两件法宝助我,否则后果难说。”
      无忧转而问道,“那红玉莲火威力非比寻常,一旦烧起便难以停止,非将整个肉身烧完不可,你是如何躲避的?”
      “多亏了这枚扳指”,说着明彦将手伸了出来递给无忧看。只见扳指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裂痕,这法宝已是废了。
      “我当时一进去便发现糟糕,泽泓体内并不好击破,于是便顺着它的身体而行,结果发现了一处极小的溃破处,不知是它做什么的时候弄破了一点儿,对它来说当然毫无感觉,但对我来说却是生死攸关的机会,我便将红玉莲火放了进去,一边催动法诀,一边御起屏障飞快朝鸟头的方向飞去,那莲火果然厉害,不过几个眨眼,便将泽泓体内烤的炙热非常,再加上它因疼痛来回翻滚,我只得边找地方躲避火焰,边往外走,最后从鸟头那里飞了出来。若不是有这扳指化做的屏障保护,只怕我已经化作人干儿了。”
      说道这里,无忧忍不住叹道,“幸亏你师尊历来是个大方人,要不然你今天岂不是要折在这儿了?下次万不可如此莽撞了。”
      明彦这才知道原来这扳指与红玉莲火都是清锋师尊给无忧的,一时心思有些奇妙,不过也没细想,只感激道,“这次真是多亏师尊了!”
      两人又说了两句话,明彦在无忧的叮嘱下,将泽泓尚未烧焦的部分收入乾坤袋中。
      至此他心中才真真生出无尽悔恨来 :若是自己更厉害些就能将泽泓生生打死,而不是一把火烧个干净,这样得有多少好宝贝可拿!而现在却只能捡些边边角角,怎不让人扼腕?
      他二人好一阵忙活才收拾完,明彦又整了整衣冠,这才朝着青山派众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发现有三位读者收藏了!感谢支持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