莹心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那天,是惊蛰之后的暖阳日,夜晚的春雷带走了冬日最后的冷冽,落花飘零的院里,莹心一如往常的在打扫院子,他自屋外归来,一身夜雨湿了衣裳,头发湿漉漉的搭在脸上,莹心抬头,看见了他。

      她抿了抿唇,声音微低,眉眼下垂,似有些委屈:“我煨了一夜的酒,未等到你来喝。”

      是了,前一天,他们还相约惊蛰这一日,要在屋里共饮暖酒,静听春雷与春雨。

      但是这天过了,明年,也不会有今日了。

      “你昨晚到底去哪儿了?”她看着他,似乎又有些心疼,“也未曾躲躲雨,我去帮你拿条面巾,你赶紧擦擦。”她放下扫帚,背过身打算进屋。

      “莹心。”他唤住她,莹心侧过头来,他腰间的剑便已经出鞘了,剑尖抵着莹心的后背。剑刃上还有渗入剑鞘的夜雨,映着朝阳的光,闪出森冷的光。

      “我是回来杀你的。”他平静的说出这话,莹心身形微微一僵,随即慢慢转过身来。

      她的表情比他想象中平静太多。

      好像莹心一直都是这样,当他开口说出令人骇闻之事时,她总是平静的接受。然而当他以为这些事平凡无常,不过如此的时候,她却常常会红了眼眶。

      他一直理解不了她。

      “你一定要……在今天动手吗?”

      她的问题,也总是如此不同寻常。

      不在意他要杀她,却在意他杀她的时间。

      “嗯。”他也没有多问的习惯,“一定是今天。”

      “为什么?”

      “我昨日明白过来,你对我动心了。而我的任务就是,你对我动心之后,就杀了你。”

      莹心笑了笑:“那从你遇见我的那一天起,你就可以杀我了。”她说完这话,又沉默了一会儿,“你可以……晚一天吗?我今天,还不想……”

      “我的任务,不能耽搁。”

      话音一落,他剑往前一送,毫无犹豫,一剑穿心。

      莹心看着胸膛的剑,又抬头望他,她没有多么哀怨的表情,甚至连痛苦也没有多少,她只是身体慢慢没有了力气,她倒在一夜雨后泥泞的地上。

      玉尘其实并不是想接住她,他只是要剖她的心,所以必须将她抱在怀里,方便动手。

      在剖开莹心的心脏前,玉尘看见她一直望着他,目光中是他看不懂的情愫。

      玉尘一直是一个不愿意多问的人,他对莹心没有好奇心,可以说,他对世间万物都没有好奇心。所以,莹心是谁不重要,她为什么对他动心不重要,她为什么不想在今天死去也不重要,对他来说,重要的只有结果。

      但此时此刻,看着莹心的目光,他忽然疑惑了,好奇了,他问:“你在看什么?”

      莹心以最后的力气,抬起手,拇指触碰他的脸颊,在他脸上轻轻一抹,湿润的感觉在皮肤上蔓延开,他以为是雨滴,但莹心却说:“别哭了,我早知道有今天。”

      他哭了?

      但他并未觉得自己的情绪又任何波动。所以一定是莹心看错了。

      “炉上酒尚温,喝完再离开吧。”言罢,她便慢慢闭上眼睛,鼻息也渐渐隐去,“北上,风凉。”

      她知道他杀了她之后,要带着她的心北上,但她怎么会知道?

      玉尘没法问了,她死了,留下了永远的疑问,

      后来玉尘剖了她的心,遂了她的愿,将炉上温酒饮尽,然后带着她的心,上了路。

      从这一日起,他要背离江南的春风暖阳,一路北上,直至还在天寒地冻的北国。将她的心,交给堂主,用以疗伤延寿。仿似是在以命换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