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攻带婚书找上门后

作者:风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拨撩(2)

      青年平日穿着一丝不苟的白t时,看着很清瘦,但没想到脱下衣服会这么有料,人鱼线在灯光下暴露无遗。唐天赐一贯色胆包天,走上前去摸了几把。
      
      还挺结实,手感也不错。
      
      孟神机的凤眼眯起,身边寒气陡生。
      
      唐天赐似无所觉,把人拨撩的呼吸粗重。
      
      楼底下传来突突突的声音,像是热水翻滚,这阵声音持续很久,突地,保险丝被烧断,整栋楼都沉入黑暗之中。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孟神机被唐天赐压倒在床,二人距离极尽,呼吸交缠。
      
      窗外月光洒进来,落在孟神机俊美无铸的脸上,美得惊心动魄。
      唐天赐着魔一般低下头,唇齿相接的一刻,闭上了眼。
      
      被他压在身下的青年,眸光一暗,唇角勾起一个危险的弧度。
      
      情到深处,唐天赐猝不及防被人掀起,反手就压到了身下。
      
      那一刻他睁开眼,正见青年的眼睛,眼神中的温柔褪去,其中的占有欲和黑暗让人心惊,待他想要看清,那人已经闭上了眼。
      
      唐天赐闭上眼,果然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孟神机的手指勾到唐天赐的裤子时,一枚铜钱从里面滑出,一瞬之间,什么激情都褪尽。
      
      他的目光中闪过狠戾,拳头捏的嘎嘎作响。
      
      唐天赐眯开眼,唇边带笑,似是在问他,怎么不继续了?
      
      孟神机起伏的胸膛起起伏伏,好一会儿才恢复平静,他别过脸去,唐天赐也不逼他,伸了个懒腰,“累了,睡了。”
      
      孟神机侧脸去看,他已经埋进被窝里。
      
      孟神机的发梢还往下滴着水,被子上有一小摊水渍。
      
      他下床套好了睡衣去卫生间拿了吹风机下楼,出门的时候还顺手关了灯,在二楼正好遇见许慎捣鼓保险丝。
      
      孟神机接手,修好了保险丝,整栋房子又被点亮,刚刚在黑暗之间发生的事情似乎只是一场幻觉。
      
      许慎问他,“你拿吹风机下楼干嘛?”
      
      孟神机,“他睡了。”
      
      许慎拍拍孟神机的肩膀,这年头,这么好的对象去哪儿找?
      
      孟神机在一楼吹好了头发,面对着窗外,望着阴沉沉的天空身形一动也不动。
      
      过了许久,二楼的灯也被熄灭,孟神机走到院子里,手指凌厉向一方一撇,椿树叶刷刷落下,一只黑色的鸟落在地面上化身成人。
      
      “果然逃不过你的眼睛。”吾须背着双手,站在孟神机面前。
      
      孟神机眸色凛冽,声音沉顿,“西十鬼王吾须,你来这做什么?”
      
      “明知故问。”
      
      “那东西是你给他的。”
      
      “是又如何。”吾须话音刚落。
      
      孟神机已在电光火石间到他身前,一手掐着他的脖子像是提溜只宠物似的将他撑在半空中,孟神机的眼眸中有光芒闪过,“我警告你,你敢碰他,我就杀了你。”
      
      强烈的威压压的吾须几乎喘不上来气,但是他很快就在危险的气息中找到了破绽。
      
      “你——”他的语气中还透着一丝兴奋,“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孟神机反手将他扔出去,吾须猛地被丢在树干前,震落一地的树叶。
      
      “区区鬼道,谁与你同类。”
      
      吾须正奇怪孟神机怎不怕房里的两人听见动静,他抬头一看,瞳孔倏然睁大,这人悄无声息间就布下了结界。
      
      他抬头看向孟神机,“看来不用我操心了,你的时间不多了。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件事,千年来,他将功德都给了我主幽冥,失去供奉的神祗,地府的待罪之身,没有功德,必死无疑。”
      
      他这番话像是触到了孟神机的痛楚,以他脚步为中间升起一股漩涡,结界之间,风声四号。
      
      吾须被威压压的透不过气,一口血就哽在喉头,一手撑着树干,强自镇定道,“你不能杀我。”
      
      “哦?”青年的脸上露出一个嘲讽又妖冶的微笑。
      
      “他如今连七星宝剑都无法祭出,已是强弩之末!只有我有办法救他!”
      
      凌厉的风刃在吾须面前凝滞,青年眸色幽深,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
      
      “凭我主幽冥,就要从魂灯中重生了。”
      ·
      那晚唐天赐做了一个很久远的梦。
      
      那是一个午后,他坐落在梨林之间,两袖携着清风,指尖琴音涤荡,琴声和着身边的笛声随梨花错落。
      
      琴音褪去,笛声敛起。
      白衣人收回玉笛,低声唤他,“御瑶兄。”
      
      随即将他推倒在地,青丝扫过他的肩头。
      
      那人低垂着头,呼吸近在耳侧,用世上最动人的语调对他倾诉着,“御瑶兄,我心悦你,你是否心悦我?”
      
      一朵梨花拂下,落在他的眼睑,他合上眼,怦然心动。
      
      
    插入书签 



    怀了总裁的崽




    炮灰女配拿错剧本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