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

作者:啾咪啾咪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午夜公馆(六)

      日记之中,梅洁夫人的笔迹显得躁郁而狂乱,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满页之中记录下的都是她被背叛后的狂怒和怨恨。
      
      【没错,我杀了她,就是我杀了玛丽这个假装清纯的婊.子,而且我也把查理关进了地下室,马上我也会把他一起杀了!
      
      他们竟然敢背叛我!趁我参加宴会的时候,他们屡屡背着我偷.情,甚至查理还用我的钱为她买了一条祖母绿项链,他明明从来都没送给过我任何东西!
      
      太可笑了,他们以为自己是谁?不过是两个卑贱的平民而已。但在这场婚姻中我也同样愚蠢至极,什么没有任何男女之情的青梅竹马,我怎么会相信这样的谎话,还把玛丽招进来当女佣,结果是我亲自把她送上了我丈夫的床。
      
      只有杀了他们,才能消解我的心头之恨,那条项链本来我也想砸了,但后来我突然发现项链上刻着一行小字,那是他们家乡的文字,我看不懂。
      
      我去问查理,他什么都不肯说,哈,难道以为这样我就没有办法了?我要请人翻译这行文字,我一定要弄懂这对贱人到底在项链上刻了什么字。】
      
      “……所以项链上还刻了字。”
      
      程知初皱了皱眉,让王建明把项链拿出来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下,发现银质的链子上面确实刻着小字,但是看不懂,刚才他还以为这是花纹。
      
      “现在没有办法解读这行字,可能需要什么特殊线索。”
      
      他解释一句,让王建明继续把项链收着,又翻开了梅洁夫人的另外几页日记进行释读,却看得浑身不寒而栗。
      
      【玛丽怀孕了,她竟然怀了查理的孩子!他们不但背叛了我,而且还有了一个贱种!
      
      这是在我亲手剖开她的肚子时发现的,当时我发了狂,情绪失控,当我回过神来后,就发觉自己浑身是血地把她的肚子捣烂了。
      
      但我丝毫不觉得害怕,反倒很痛快,接着我把查理关进了地下室,那里没有阳光,没有水,也没有食物,只有一盏很暗的灯。
      
      但他不是孤身一人,他们一家三口在地下室团聚了——我把玛丽的头颅、手脚、肋骨和碎肉全都洒在了地下室(里面还混着那个贱种),一个铁桶盛放着从她身体中抽出的血,如果查理不想渴死,就必须喝她的血,不想饿死,就必须吃她的肉。
      
      我告诉他,这就是他心爱的玛丽,还有他们的孩子,我倒要看看他会不会选择吃掉她们,当然,就算他吃了我也不会放过他,这就是背叛我梅洁索尔查的代价!】
      
      【在我入住公馆之前,父亲曾经告诉过我,这里有几条密道存在,修建的目的是为了在遇到危险时可以通过密道脱身,所以只有极少数人知晓,他也是因为我要搬进去才告知于我,并特别嘱咐我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要告诉查理,因为就算是枕边人,也不知对方是否会背叛自己。
      
      我庆幸自己当时听了父亲的话,从未告诉过查理,所以他并不知道地下室其实有一扇暗门,可以通往二楼的走廊,我会从这里走下去,观察他的情况。
      
      查理并不知道我会站在暗门后注视他,我看着他坐在肉块之中害怕地发抖、呕吐,接着是不停地哭泣哀嚎,忏悔自己偷.情的行径,并祈求我放他出去,但我下令不许任何人接近地下室,自然也不会有人对他做出回应。
      
      我看着他变得虚弱而恍惚,精神也开始不正常起来。他开始用头撞击墙面,在地板和墙上留下血色的抓痕。
      
      玛丽的头一日日地腐烂,那张漂亮的脸烂到连眼珠都掉了出来,露出变黑的烂肉和森森白骨,可以看到蛆虫在她空洞的眼眶里爬来爬去。
      
      她的肉块也变得腐臭不堪,有时查理因为饥饿而发疯时,就会抓起一块,嘿嘿地笑着,然后一口吞进肚子里,在清醒过来时又全都呕吐出去,继续用头撞击墙面。
      
      我站在暗门后,目睹着这一切,不得不拼命地捂住自己的嘴。
      
      不然我会忍不住笑出来。】
      
      “她怎么这么变态……”
      
      读了两篇,程知初头皮发麻地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只觉得自己的胃里正在倒海翻江,要不是距离上次吃东西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他现在怕是真的能吐出来。
      
      “这篇日记里提到有一条密道,暗门在二楼的走廊里,可以通往地下室。”
      
      “地下室的大门被第二任主人封死,如果想要进入地下室,就要从暗门进去……嗯,两次提到地下室,估计之后肯定要通过密道去那里了。”
      
      他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跟其他人说了几句,随后翻开了最后一篇日记。
      
      【查理终于死了,他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我不知道他的死因,也许是脱水、感染或饥饿,谁知道呢,我并不关心他是怎么死的。
      
      由衷地祝贺他,他终于永远和玛丽还有他们的孩子在一起了——不知道当他们每一次背叛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是这样的结局。
      
      一起下地狱彻底地腐烂吧,你们这对贱人。
      
      巧合的是,就在今天,我从他们家乡请来的人终于到了,他看了那条祖母绿项链上刻的字,并告诉了我其中的含义,太可笑了,那上面刻的字是——】
      
      “我们未来的孩子将会叫约书亚。”
      
      【“我们未来的孩子将会叫约书亚。“】
      
      就在这行字映入程知初眼底的同时,他听到了任雪的声音幽幽地响了起来。
      
      “你能看懂吗?”
      
      程知初有些意外地抬起头,却猛地僵住了。
      
      就在离他不远的位置,任雪忽然露出了极度诡异的慈爱之色,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仿佛那里正在酝酿着一个即将诞生的生命。
      
      在她的脖颈间,那串祖母绿项链闪烁着古怪的光晕,透着森森绿意,刚才还拿着项链的王建明脸色一白,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却发现不知何时他就已两手空空,那条项链自行被佩戴在了任雪的脖子上!
      
      “小雪!”
      
      王建明急了,伸手就要去摘下那条项链,可任雪却反而先伸手掐住他的双肩,指甲变得又尖又长,轻易地刺穿了衣服和皮肉,扎得他的肩膀瞬间鲜血横流,痛苦地惨叫出来:“小雪!”
      
      “亲爱的,快回答我,你觉得约书亚是不是个好名字?”
      
      任雪的嘴角咧开一抹笑,随后她的嘴越咧越大,逐渐占据了半张脸,从喉咙里喷出大量的鲜血和肉块,舌头疯狂地甩动着,发出了极为刺耳的尖叫。
      
      “快回答我!是不是个好名字,是不是啊!”
      
      “小、小雪……”
      
      她的指甲转眼间已经刺穿了王建明的肩膀,王建明浑身是血,表情痛苦扭曲,却仍然努力地朝她伸出手,想要摘掉那条项链,却又无力地垂了下来。
      
      程知初呆住了几秒,吓得脸色苍白,猛然回头看向白易,焦急地求助道:“白易,你还有没有圣水了,快救他们两个!”
      
      白易微微蹙眉,摇了摇头说道:“看样子那条项链似乎含有某种力量,任雪已经被侵蚀,已经救不回来了。”
      
      怎么会?那条项链难道不仅仅是普通的副本道具吗?
      
      程知初张了张嘴,脸上被飞溅的血喷到,惊愕地看着刚才还好端端的两个人此时都倒在了血泊里,已经变成怪物模样的任雪抽出了利爪,张开了血盆大口,似乎下一刻就会一口咬掉王建明的头。
      
      他手脚冰凉,在僵硬一瞬后,看到路文静握着撬棍呆愣地站在旁边,突然咬牙冲上去夺过她的撬棍,在任雪即将撕咬王建明的那一刹,举起撬棍,狠狠地朝着任雪的头砸了下去!
      
      “嘭!”
      
      在异化的过程中,任雪的头骨不知为何竟变得十分脆弱,随着这下敲击,就像是落地的西瓜一样霍然爆裂,她的头颅和脸瞬间四分五裂,碎成一块一块的,喷出的血液、脑浆和颅骨的碎片流了一地,散发出了强烈的血腥味。
      
      没了脑袋的尸体软软地倒在了地上,不再动弹,那条祖母绿项链也随之脱落下去,“咚”地砸在地上。
      
      【恭喜击杀怪物,获得经验100点,生存点50点。】
      
      【玩家等级提升至3级。】
      
      “呼、呼……”
      
      程知初握着撬棍,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听到系统提示,他脸色惨白,心里难受极了。刚才还和他们说话的任雪转眼间就莫名变成了怪物,现在还被他杀了,这让人该如何接受……
      
      “砰——!”
      
      忽然在下一刻,程知初一下子被人推倒,后脑重重地撞到了地板上,令他瞬间眼前一黑。王建明揪着他的衣领,浑身浴血,状若恶鬼般目眦尽裂地大吼道:“你居然杀了小雪!是你杀了她!!”
      
      可那是为了救你……
      
      头晕眼花的程知初张了张嘴,正要解释,却被王建明狠狠扼住了脖颈,瞬间变得喘不上气,抓住王建明的手腕拼命挣扎起来,不过没有几秒,他就听到一声闷响,王建明忽然倒在了一边,接着程知初就被人拉起来抱在了怀里。
      
      “没事了,没事了。”
      
      白易将他抱在怀里,轻轻抚摸他的头发,用低沉温柔的嗓音一遍遍地安抚着他。
      
      程知初刚刚杀了变成怪物的任雪,又差点被王建明杀死,本来怕得浑身发抖,牙齿都在打颤,却在白易的抚慰中慢慢地平静下来,脸上终于有了一点血色,拽着白易的衣角,一声不吭,眼圈却有点发红了。
      
      “你做的没错,你也是为了救他。”
      
      俊美的男人拍着他的后背,声音温柔如水,目光却森冷至极,弥漫着黑暗的气息,望着倒在地上的王建明,如若在看着一个死人。
      
      过了一会,白易又给程知初喂了一点精神镇静类的药剂,程知初心情平复,冰凉的手脚重新有了温度,这才感觉到很不好意思,他竟然被白易抱着安慰了那么久。
      
      “谢谢……”
      
      程知初咳嗽一声,离开了白易的怀抱,又把撬棍交还给路文静。
      
      白易冲他莞尔,眉眼弯弯地说道:“想要被安慰的时候,我随时欢迎。”
      
      “……”程知初脸上发热,不过他只当白易是在调侃自己,并没有当真,转而开始头疼起被打晕过去的王建明该怎么处理。
      
      对于王建明要杀他的举动,他心里当然有怨气,毕竟他这是被人恩将仇报了。不过他杀了任雪,王建明想杀他报仇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如果丢下王建明在这里等死,他有些狠不下这条心,可是如果带上这家伙,他醒过来之后肯定又要杀他……
      
      左右为难之下,程知初想着干脆要不要先把王建明绑起来,等他醒了之后再看他是什么反应,再问问白易和路文静的看法,不过还未等他实施行动,路文静却忽然惊恐地尖叫一声,瞪大眼睛看着前方,步履踉跄地连连后退着。
      
      “咕噜……啪。”
      
      奇怪的声响自程知初的后方响起,他浑身紧绷,举着手电筒慢慢地回身看去,却看到任雪那具没有头颅的尸体正慢慢爬了起来,颈部血肉模糊的断口处烂肉噗噗地掉落,而耷拉出的一小段喉管里正在发出奇怪的气音。
      
      那分明不是活人在说话的声音,却又诡异地组成了一句完整的话。
      
      “……你说、他……他就叫约书亚,好吗?”
      
      +++
      
      白易的日记·第八部分
      
      那个男人必须死,他竟然想要伤害知初。
      
      很抱歉,知初,即使你想要救下他,他还是不能活下去。
      
      如果那时我没有抱住知初,我真的会当场将那个男人碎尸万段,之所以放弃,是因为我不想吓到知初。
      
      是他的怀抱让我保留了最后的理智。
      
      ……所以以后多抱抱我好不好?这样我就不会发疯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偶不黑不白扔的地雷×2,以及月、一只阿生、血殷葬誓、云凤璇星和1279已经要是个废废liao的地雷!=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