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

作者:啾咪啾咪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午夜公馆(三)

      没有任何外力推动,原本紧闭的公馆大门自行打开,程知初等人都浑身发毛,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只有白易走上前去,打开手电筒,顺着漆黑的缝隙往里照去,看了几秒,便伸手将大门往里一推。
      
      “吱——嘎……”
      
      随着一阵干涩的门轴转动的声响,上方的灰尘扑簌簌地掉落下来,大门慢慢敞开,一股陈旧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在手电筒昏黄灯光的映照下,公馆内的黑暗更显得厚重幽深。
      
      在白易推开大门时,其他人都露出了非常紧张的表情,见开门后没有什么异状,这才纷纷松了一口气。
      
      因为女友任雪,王建明看白易本来就不爽,此时更是极为不满,低声喝道:“你要开门怎么不和我们说一声,万一要是出事了该怎么办?”
      
      白易笑了笑,说道:“说明中提到只有在进入建筑物内部后,游戏才会正式开始,只是开门而已,不会有事。”
      
      听到他所说的,王建明张了张嘴,一时没想到反驳的话,任雪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角,轻声嗔怪他一句:“你别这么大惊小怪的……”
      
      “……”王建明闭上了嘴,脸色有些涨红,虽然他听了任雪的话,没有发作,看向白易的目光却更加满含怨怼,与白易擦肩而过,抢先一步走进了公馆,同时低声骂了一句,“装什么逼。”
      
      “建明!”任雪有些尴尬,对白易露出了抱歉的神色,“真是不好意思,他这个人有时候就这样……”
      
      “小雪,别道歉,跟他有什么好说的!”屋里立刻传来了王建明闷气的说话声。
      
      白易好脾气地笑了笑,似乎完全不放在心上,转身对全程充当小透明的程知初和路文静说道:“进去吧。”
      
      “嗯。”
      
      程知初应了一声,同时有些头大。这算什么烂事,为什么生死攸关的时候竟然还要上演这种狗血恶俗的感情剧,但是他还没法插嘴……只希望进去以后,他们不要再因为这种事情吵起来了。
      
      每个人都打着手电筒进入了公馆内部,一走进去,大门就慢慢合拢了,在外面闻到的腐朽味道更加强烈,当中混杂着灰尘和淡淡的臭味,差点让程知初一进来就打了个喷嚏。
      
      他赶紧捂住自己的口鼻,另一只手打着手电筒,紧绷神经,谨慎地观察四周。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似乎是客厅,地板、墙壁和家具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隐隐透出鲜亮的颜色和精美的纹饰,可以依稀看出曾经的富丽堂皇,但在屡屡发生离奇的死亡事件后,这里就被彻底弃置,变成了如今破败的模样。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这里的气温要比外面要低很多,程知初呆了没多久,就感觉到手脚冰凉,不由打了个寒战。
      
      他小心翼翼观察着客厅,见似乎没有什么异状,便开启线索提示,在昏暗的客厅中看到有两样东西隐隐闪烁着淡黄色的光,随即熄灭。
      
      其中一个就在路文静附近,她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正要走过去,程知初就走向了另一处闪过光芒的位置,那是一个破旧的皮质沙发,上面包裹的皮革已经开裂,程知初摸索了一会,又把手伸进露出的棉花里,终于掏到一个小小的硬物。
      
      程知初摊开手掌,用手电筒照亮这枚硬物,发现这是一把做工精细的小钥匙。
      
      【发现线索,获得经验50点,生存点100点。】
      
      【物品名称:钥匙。】
      
      【物品类型:副本道具。】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说明:银质的钥匙,似乎可以用来打开一扇隐秘的门。】
      
      每当在副本中拿到特殊物品,就会自动给出说明,程知初将钥匙放进口袋里,转过身去,正想给其他人汇报他发现的东西,然而当手电筒的光照亮地板时,他的身体却骤然僵住了。
      
      地面上的灰尘很厚,每个人在屋内走动时都会留下自己的脚印。
      
      这片区域只有程知初过来,本应该只有他一个人的脚印,然而在灰尘上,他十分清晰地看到了还有另外一串脚印。
      
      这串脚印极其怪异,脚步凌乱扭曲,有着少许拖痕,左脚的脚印还少了前半部分,剩下的一半则渗出了黑红的颜色,如同被砍断了一半的脚掌,正在往外涌出鲜血。
      
      程知初脸色一变,往后退了一步,而这时那串脚印的前面忽然又多出来了一个新的脚印,“啪嗒”一声轻响,鲜血滴落,脚尖对准的正是程知初的方向!
      
      “啊——!”
      
      一声充满恐惧的尖叫突兀地响起,来源自路文静,同时传来了木板断裂的声音,被她这样一叫,程知初的心脏也跟着骤然缩紧,被吓得大叫出声,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脸色煞白地指着脚印喊道:“有鬼!”
      
      “在哪儿?!”
      
      王建明和任雪面无人色地向后退去,离路文静和程知初都远了一些,白易则毫不犹豫地向着程知初这里走来,一把将他扶起,神色沉静地问道:“别怕,你看到了什么?”
      
      “谢、谢谢。”
      
      隔着一层布料,白易手心的温度隐隐传了过来,加上他冷静的态度,被吓得不行的程知初喘了几口气,狂跳的心脏慢慢平静下来。
      
      他不由感慨了一下白易的为人真的很不错,对他又多了几分好感和亲近。在道谢之后,他指着前方,依旧有些慌乱地说道:“就在那里,我看到了鬼的脚印……哎,怎么不见了?”
      
      程知初忽然止住话语,惊愕地微睁双眼,因为他发现刚才看到的血脚印竟然全都消失了,地面上仍是厚厚堆积的灰尘,只有他和白易的足迹。
      
      是他看错了?不可能,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出现在他面前了!
      
      程知初猛地想起刚才他看到脚印的同时路文静突然尖叫,该不会那东西是冲着她过去了吧?想到这里,他立刻把手电筒的灯光打了过去,焦急地问道:“路文静,你没事吧?”
      
      “我没事……”
      
      被灯光照亮身影的路文静脸色有点苍白,弯下腰来,用撬棍拄着地板,指了指自己陷进去地板里的脚,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地板烂了,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脚……”
      
      “有病啊,别总一惊一乍的行不行?”
      
      王建明被吓得够呛,现在一看是虚惊一场,立刻暴躁地骂了一句,路文静被他骂得露出了委屈的表情,握着撬棍低下了头。
      
      看到王建明粗鲁的态度,程知初不禁皱了皱眉,但王建明还没消气,又把枪口对准了程知初,上下打量着他:“你说有鬼的脚印?脚印在哪儿?”
      
      他那带着阴阳怪气的表情让程知初心里也来了火,表情冷了下来,说道:“刚才我确实看到了带血的脚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
      
      “没有脚印?其实就是你眼花看错了又不好意思承认吧?我说,你们能不能别老这么吓人,本来就够紧张的了,真把人吓坏了该怎么办……”
      
      王建明抱怨了一气,然后扭头换了副表情,小心翼翼地对神情难看的任雪笑了笑,说道:“小雪,你没被吓着吧?哎,你冷不冷?这里挺冷的,要不要我把外套脱下来给你……啊?不要?可是我看你脸都发白了,还是穿上——”
      
      “够了,你闭嘴,还嫌不够丢人啊!”
      
      任雪脸色涨得通红,觉得王建明简直丢死人了,伸手把他手上的外套打落下去,激起一地灰尘。接着她气冲冲地转身,走到路文静面前,帮着她把脚从烂掉的窟窿里拉了出来。
      
      王建明无措极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惹她生气,连忙慌张地开口道:“小雪,对不起,我……”
      
      “闭嘴!”任雪头也不回,吼了他一句。
      
      气氛一时间非常僵硬,白易扶着程知初,俊美的面容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看向其他几人的目光却十分淡漠,尤其是在掠过王建明身上时,更是冷了几分。
      
      程知初没注意到他的表情,只是觉得必须得有个人打圆场,于是虽然心里还是不爽,却也说道:“抱歉,哥们,刚才吓到你了,不过我们也不是成心的,而且我还是觉得我肯定没看错,这里真的出现过血脚印,左脚的前脚掌似乎还被砍断了,可能就是某个以前死在这里的人。”
      
      王建明没再吭声,路文静被任雪拉出来以后,拿出了一个染着血迹的陈旧信封,声如蚊呐地开口:“我找到了这个……看上去似乎是一封信。”
      
      “我也找到了一把钥匙,不知道是用来打开哪扇门的。”
      
      程知初把钥匙拿出来给大家看了一眼,五人重新聚拢到一起,程知初接过那个信封,先看了一眼封面的落款和地址,随后把信封拆开,解读着里面的内容。
      
      “这是……这座公馆第二任主人的书信,是寄给他妻子的。”程知初皱着眉说道。
      
      【给我的甜心:
      
      亲爱的,你一定想不到这次我会给你带来怎样的惊喜,我竟然买下了索尔查公馆,而且还是以一个极其不可思议的低价,我要开心疯了,现在就想把你和孩子接过来和我一起住!
      
      自然,索尔查家族肯卖出这座公馆是有着某个理由的……虽然你可能会害怕,但我必须和你讲明真实的理由。
      
      就在一年前,公馆发生了一桩惨案,它的主人,索尔查家族的小女儿,梅洁夫人,以及所有佣人甚至是活着的牲畜,全都在一夜之间惨死于公馆,而凶手至今还未逮捕归案。
      
      上帝啊,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凶手一定与索尔查家族有着极深的仇恨,否则不可能会做出如此灭绝人性的事情。
      
      看到这里,或许你会想问,为什么我没有提到梅洁夫人的新婚丈夫,难道他还活着?
      
      不,事实上,传闻中说早在这起惨案发生之前这位先生就死了,而且就死在公馆的地下室里,只不过没有证据证明,也没人见过他的尸体,所以警局一直是按照失踪登记的。
      
      附近的居民一直在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这位查理先生,也就是梅洁夫人的新婚丈夫,很有可能就是被梅洁夫人杀死的。
      
      结婚前的查理先生只是一个乡下出身的穷小子,但他长相英俊,梅洁夫人对他一见钟情,他因此入赘索尔查家族,成为了上流社会的一员。
      
      也正因如此,许多时候梅洁夫人对他就像是对待一条狗,稍不合她心意,她就会对查理先生恣意侮辱打骂,他在他的妻子面前根本毫无尊严可言。最后,可能他们之间发生了某些争执,梅洁夫人索性直接杀死了他。
      
      我在地下室里看到了一些骇人的证据:地下室的地面和墙壁上有很多抓痕,甚至还有陈旧的血迹。我曾请佣人来清理这些血迹,但它们无论怎样都无法被除去,不难想象,地下室里一定发生过极为可怕的事。
      
      或许后来的惨案就与查理先生有关,但我不想探究这里面的秘密,因此我决定把地下室永久地封闭。
      
      你同样不用担心,亲爱的,类似的烦恼绝不会出现在我们身上,因为我和你是如此恩爱,并且将会一直恩爱下去,直到永远。
      
      对了,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公馆二楼的主卧室,也就是他们夫妇曾经住过的卧室里有一道暗门,藏在一幅油画的后面,需要用钥匙打开,但我一直没有找到钥匙,暗门的材质十分结实,无法被外力打破。
      
      等你来了,我们可以带上孩子一起寻找钥匙,这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家庭寻宝游戏,一定会充满乐趣!】
      
      “……落款是‘你的挚爱’,信到这里就结束了。”
      
      程知初将书信念完,抬头看向了其他人,任雪听完,正要说些什么,却忽然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从后面碰了碰。
      
      她以为是王建明要楼她的肩膀,紧蹙眉头,挥手就要把他的手打下去,却落了空,什么也没有摸到。
      
      但与此同时,她仍然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触碰着她的肩膀,还滴落下了液体,在她肩膀的布料上晕染开来,散发出了淡淡的血腥味。
      
      她的身体骤然变得僵硬,缓缓地低下头去,通过□□的缝隙看了一眼下后方。
      
      一双足印清晰地出现在了地面上,紧贴着她的后背,左脚缺了前脚掌,在灰尘上印出了黑红色的血迹。
      
      “嗒。”
      
      +++
      
      白易的日记·第五部分
      
      为什么要惹知初生气呢?
      
      既然怀疑他,那就让你和你的女朋友真的撞鬼好了。
      
      PS:知初害怕的模样真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亲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白日作梦丶的手榴弹&地雷,君子当歌的手榴弹,偶不黑不白、下雪了的地雷×2,以及顾、月、麓桦、下沙、余幼时即嗜学、shiro和夜辞的地雷!!爱各位大宝贝!!=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